小说山 > 我有一柄打野刀 > 第2025章 现在不行

第2025章 现在不行

骑兵队长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刚刚那一声惨叫,他的弟弟死了。
  
  和副队长一样,身体被那些触须刺入身体,只剩下一张人皮,像是风筝一样在半空中随风飘舞。
  
  嗡!
  
  尖锐的呼啸声从身后袭来。
  
  骑兵队长根本来不及思考,猛地一拍跟随了自己数年的战马马背,在战马凄厉嘶鸣着倒地的同时,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翻滚向前窜出数丈距离。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那些触须的真正模样,在银色月光下泛着冰冷的黑色光芒,上面遍布狰狞倒刺,大量尖利牙齿的嘴巴,以及密密麻麻的眼睛,让人不由得头皮发麻,遍体发寒。
  
  紧接着,又是接二连三的凄厉惨叫响起。
  
  一根根的触须从后方涌来的黑暗中飞射而出,卷住了一个个同僚的身体,将他们变成了只剩下一张人皮的风筝。
  
  “还是低估了这些怪物的恐怖,看来就算是想要将情报传递出去都无法做到。”
  
  咔嚓!
  
  一道寒光闪过,将一条飙射过来的触须硬生生切为两截。
  
  触须后半段迅速缩回黑暗深处,被切掉的部分在地面上不住翻滚舞动,同时从断口处流淌出大片黑色液体,闻之腥臭扑鼻,令人头晕目眩。
  
  战马被杀,所有队友全部死亡,只剩下孤家寡人的骑兵队长反而平静下来,甩去长刀上残留的黑色污渍,面向了将清冷月光渐渐吞噬过来的那片黑暗。
  
  哗哗的声音从黑暗深处响起,仿佛有一条大河在其中奔流不息。
  
  随后又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便来到了近前。
  
  紧接着,一道身影自黑暗之中缓步走出,站在了骑士队长的面前。
  
  看到来人身材样貌的那一刻,骑士队长不由猛地眯起眼睛,重重呼出一口满含着血腥味道的浊气。
  
  “就连巡查使大人,也已经沦为这些触手怪物控制下的傀儡了吗?”
  
  对面的那道身影不发一言,只是缓缓抬起了一只手臂。
  
  唰!
  
  这只手臂倏然化作一条遍布尖刺与利齿的触须,在月光下闪烁着森寒的墨色光芒,犹如一道黑色闪电,朝着前方激射而来。
  
  骑兵队长一声暴喝,七窍中齐齐涌出大团鲜血,自体内轰然爆发出璀璨的银色光芒,不退反进一步跨过数丈距离,将所有精气神凝聚在这一刀之中,重重向下斩落。
  
  咔嚓!
  
  长刀与黑色触须正面对撞,爆出一团璀璨的火星。
  
  然后那柄百炼精钢打造,又经过神殿灌注神力的神兵,直接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骑士队长被巨大的力量冲击得向后抛飞,落地后就连支起身体都成为了一种奢望,只能是虚弱无力仰躺在混合着鲜血和泥水的地面上,呆呆看着那道身影若无其事收回触须重新变成手臂,一步步慢慢朝着他走了过来。
  
  他不停咳出大口鲜血,低低叹息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们这一支巡查队拼了命地才能从那片黑暗森林边缘中逃出,最终却还是没能将那些怪物的情报送出,让神殿的大人们提早做出准备。
  
  早知如此,倒还不如就在那座小镇停下,满饮几杯烈酒,直接回头和这些怪物拼命,那样的话,给小镇的居民也能争取到些许的时间,让他们朝着四面八方逃命,或许就能有几个幸运的家伙逃出生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全部死光,化作这些怪物疯狂生长扩张的养料。
  
  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啊。
  
  虽然在巡查中不经意间看到了那片恐怖的黑暗森林,算是最先发现了恐怖降临的先兆,但只恨实力不强,既不能在黑暗森林中护住同伴,也没有将情报传递回去,白白将整个巡查小队的性命全部都丢在了这里。
  
  但是,骑士队长艰难抬头,再看一眼那位高高在上,自己也只是在一次大会上远远见过一面的巡查使大人,心中的那点儿遗憾与悔恨忽然间便烟消云散。
  
  就算是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仅在神座神将之下的巡查使大人,既然连他们都已经被黑暗森林中的恐怖怪物控制,变成了受其控制的傀儡,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巡查小队的队长而已……
  
  算了,反正自己也尽力了,那就这样吧。
  
  骑士队长又叹了口气,握紧了已经断成两截的长刀,对准了自己的要害部位。
  
  巡查使大人马上就要过来了,他要趁着自己还能活动,抓紧时间自裁了断,也免得一会儿还要眼睁睁看着黑色触手刺入自己的身体,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吸成人干。
  
  啪嗒,啪嗒。
  
  巡查使就像是一具僵硬的尸体,迈着机械的脚步,一点点来到了骑士队长身前。
  
  “你,有资格成为被选中者。”
  
  巡查使张开黑洞般的嘴巴,语气语速没有任何起伏缓缓说道。
  
  他抬起头,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巡查使大人,我选你娘亲啊!”
  
  手中的半截断刀猛地朝咽喉要害刺下。
  
  咔嚓!
  
  一道炽白光芒亮起。
  
  骑士队长却是眼前一黑,只觉得浑身都被包裹在暖洋洋的温泉之中,没有感觉到利刃入体的灼热,也没有被触须刺入的痛楚,有的只是昏昏欲睡的舒爽,全身上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迎接着犹如新生般的升华。
  
  巡查使缓缓转动头颅,空洞的目光落在悄无声息出现的那道身影上面,忽然间身体僵硬不动,片刻后自眼中升起一道墨色光华,才忽然间仿佛回过神来,缓缓开口说道,“外来者,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
  
  顾判同样在仔细观察着他,闻言不由得笑道,“其实我也并不想来,但也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或许是太阴元君手法太潮,给了我一个错误的定位坐标,也有可能是我冤枉了她,坐标是正确的,只不过在最后穿梭降临的时候受到了某个老先生的干扰,才将我送到了这个地方。”
  
  “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也是,像你这样除了一张人皮,里面全部都被那些恶心触手填充的东西,智商欠费听不懂人话也是应有之意。”
  
  “外来者,你忤逆了此方天地的意志。”
  
  “此方天地的意志?”
  
  顾判抬头看了看上方的那轮皎洁明月,缓缓摇了摇头道,“你还代表不了此方天地的意志,或许将来可以,但至少是现在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