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季汉长存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器更易 二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器更易 二


  对于许攸的话,刘备不置可否,许攸如今存在的意义也仅仅只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毕竟天子被弑之案不能变成无头公案,否则千百年后,保不齐有什么阴谋论甚嚣尘上。
  于刘备个人而言,与刘辩也算有一段君臣情分,二人也算得上君臣相得,能为刘辩报仇,也是了却了一块心病。
  陈群叹道:“为人谋可谓忠,为人臣可谓逆,春秋史笔,也未必会一直唾弃他。”
  刘备淡淡的道:“忠逆本就是站位不同,只要大汉还在,那他便永远是逆臣。若大汉有朝一日不存了,孤也管不了那么多。”
  “大王倒是看得很开。”
  “三皇五帝神圣事,夏商周秦皆云烟,孤虽然一直想着大汉能万世相传,哪怕世系更易,可终归也只是想想。始皇帝欲传万世大秦,却二世而亡,正是前车之鉴。孤能做的都做了,能做到临终无悔,便足矣。”
  陈群失笑道:“大王这番话可莫让他人听去了,或者说……大王又在暗示什么?”
  “孤暗示什么?”刘备抬眼瞥了瞥陈群,慢条斯理地道:“孤只是觉得话不用说的太透,毕竟陈侍郎是聪明人,天下还没有真正安定,有些人,有些急了。”
  陈群打了个哈哈:“臣只是小小的中书侍郎,参知政事,又能做什么?唯大王与李相之命是从罢了。”
  “可有些人似乎认为陈侍郎更适合做中书主官?”
  气氛顿时凝固,刘备的话语中甚至带了些冷意,陈群恍若未觉,笑道:“哪有这么不长眼色的人?李相开屯田之先、传教化于天下,又有剿黑山、平青州、定徐州、涤荡关陇、川蜀臣服之殊功,可谓中兴第一臣,臣不过一书生耳,焉能窥视首相尊位?”
  刘备默然半晌,面色稍霁,淡淡的道:“孤与诸卿共起于微末,愿勿相负。”
  陈群肃然揖道:“臣愿做懿侯。”
  懿侯曹参,西汉第二位丞相,于后世流传最广的故事,便是成语“萧规曹随”,以曹参自比,陈群也算是剖明心迹。
  刘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公达、公与他们,或许都想做一做懿侯。”
  陈群面露苦色,挠挠头道:“那也无妨,臣比他们都年轻的多。”
  一番戏言,君臣之间此前那凝固的气氛也化为乌有,刘备笑着点点头,看向西方:“若让明远知道你这般‘觊觎’他的位置,又该作何感想?”
  “十年内,李相不会放手,十年后,李相会急着脱手。”
  刘备默默咀嚼了一番这句话,失笑道:“确实如此,十年内他要掌握一切,十年后步入正轨,以他的性子,恐怕更想做范蠡、张良。”
  “大王是高祖,不是勾践。”
  “那孤还想说一句。”刘备敛起笑容,肃然道:“二十年内他若放权,孤死之日,他会死无葬身之地!”
  陈群并不惊讶,饶有兴致的道:“所以大王急着推李相上位?”
  “这是孤应该给他的。”刘备看着黑白交错的棋盘,幽幽道:“他助孤实现了野心,令天下复归安宁,孤也当完成昔日之诺言。千载之后,刘玄德与李明远,会是更胜高祖与留侯的君臣仪范!”
  陈群眼中闪过一抹艳羡之色,叹道:“惜哉未能早识大王。”
  “以长文之家世,早些认识孤,恐怕也不会放在眼中吧。”
  陈群也不否认,这是大家心知肚明之事,莫说是当初一文不名的刘备,就是权倾冀州的刘备,他们当时也是抱着考察的心态去观察的,对此也只能叹息一句“时也命也”。
  看向西方,刘备悠悠道:“明远想必也快到雒阳了,长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陈群揉了揉额角,喟然道:“臣省得,有些人太过不智,留在中枢于国有碍,臣会将名单呈报政事堂,请相国们定夺。”
  刘备笑着点点头,正待再言,外间传来孙慎的声音:“大王,西边有烟尘,斥候回报似乎是长安来的勤王之师,是否……”
  孙慎显然有些为难,长安方面的勤王之师按理说不会有问题,首相很可能也在军中,但他肩负护卫王驾的责任,显然也不能让其他军队随意靠近。
  刘备一怔,掀开车帘看向西边,略一算时日,笑道:“无妨,明远不会让你为难。停车吧。”
  言罢,不待车辆停稳便躬身欲出,惊得御者连忙拉住马缰,其余人也就地停下,大略明白情况的许攸一时有些发愣,怔怔看向西边。
  不多时,已隐隐可见旗帜和兵马,护卫们略有些紧张,欲护住刘备,但到了大约三箭之地外,那远来的兵马便勒马驻足,仅两骑驰骋而出,行至一箭之地,已可见面容,声音更是清晰可闻:“中书令李澈领兵勤王至此,前方是哪部人马?”
  孙慎大声道:“中郎将孙慎见过李相,大王王驾在此,李相勿要惊扰!”
  李澈自是听的出孙慎的声音,但出于谨慎,还是小声问了下视力极好的吕玲绮:“夫人可能看得清对面是谁?”
  吕玲绮细细观察一番,轻轻颔首道:“确实是大王,还有陈侍郎和孙将军。”
  李澈舒了一口气,观对面军阵显然不是败退而归,说明雒阳危难已解,心中大石落下,李澈笑道:“走,去见大王。”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两人骑马转眼便到阵前,士卒们早已让开一条道路,刘备一脸喜悦地迎了上来,看到李澈二人的样子后又是忍不住一阵惊讶:“你们这是?”
  蓬头垢面,若非身上甲胄和金印紫绶,恐怕谁也看不出这位是当朝首相,一旁的吕玲绮虽然稍好些,但也难见昔日丽质。
  那一瞬间刘备甚至怀疑李澈是被发配到凉州驻守去了,而非是在大汉的西都长安。
  李澈有些尴尬,行礼道:“臣接天子诏书后便星夜前来,救驾来迟,请大王恕罪。”
  “你……”刘备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什么都不需要说,不管是张飞百骑冒险入河南,还是李澈星夜驰援,他们的关系早已不是一般的君臣可比,远在兖州东部的关羽此时想必也已经在来的路上。
  对他们勉励道谢,反倒是生疏了。
  最终,刘备只是拍了拍李澈的肩膀,递过一块绢帛,对孙慎吩咐道:“去给李相他们寻些清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