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山中一间小庙里,一个十八九的青年惬意的躺在一口悬在半空中的棺材盖上,只见他胸前放着两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眼光不时在两本书之间扫视着,时而眉头微皱,时而嘴角上挑,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可惜啊可惜,这女人面相是好面相,腿型是好腿型,只可惜本该福财横溢的好身形,却被她自己硬生生拦段。胸是塞得漂亮了,好运却给塞没了,她早晚会被踢出娱乐圈的…”杨凡唉声叹气的摇着头,一副杞人忧天的样子。
  “嗯,还是这个好,胸够大、腿够直,如果眉毛再向上弯一点就完美了。”说着,他不知从哪翻出来一只毛笔,在一个画着大胸妹的图书上涂改着什么。
  林木葱郁,翠竹环绕,寺庙清幽,溪水潺潺,时而有几声蝉鸣声,让此地显出一幅世外桃源的样子。
  此时,一个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杨凡不好了,师父遇到麻烦了,你快点过去。”
  躺在棺材板上的杨凡吓了一个激灵,贼兮兮的向内院看了看,见没有人进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将画有大胸美女的书小心翼翼的合上,用砖头压在棺材板上,随后夹起胸前的另一本书,从十几米高的棺材上翻身而下,稳稳地落地上,然后拍了拍手向内院走去。
  说话的是杨凡的二师兄周虎,比占卦大五岁,原本老道收了七个徒弟,这个师兄排行第二,杨凡排第七。
  说起这个师兄杨凡有些哭笑不得,杨凡的几个师兄都学有所成,下山去大展拳脚。可偏偏这个师父最器重,跟师父时间最长的二师兄什么也没有学会,除了打架比较厉害外,别无所长。
  刚进后院,杨凡就听到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老骗子,枉我朋友推荐你,说你算的有多么多么的准,我千里迢迢跑来找你算命,你却给我算的乱七八糟,我家刚出了事故,你就说我家有喜,你存心给我添堵是不是?你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叫人拆了你这座破庙。”
  “我…”老道欲哭无泪,现在的整容神术,化妆神能太厉害了,就算自己得到了春秋时期,姑布子卿的相术传承,在这个年代却显得那么的孤寂无力。
  祖师爷相人无数,从未失误过,没想到却在自己这里被砸了招牌。
  就在老道无可奈何的时候,杨凡走了进来,摆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哇~师父,这个美女姐姐是谁啊?我从小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仙女姐姐哦,姐姐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说着,杨凡就把自己的背心撩了起来,将自己光洁的背部对着这个中年妇女,一副我很诚心要签名的样子。
  不待这个女子有所动作,杨凡紧接着说道:“姐姐,虽然你的老公不久前过世了,但你也不要太伤心。你的的下一个他,已然出现在你的生命中了。再就是要恭喜你,您就要成为奶奶了。”
  本来这个年近五十的女人听到杨凡叫她姐姐,愤怒的神色已有转缓,但杨凡的后两句话,她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不久前过世了?还有,什么我要做奶奶了?你把话给我说明白。”
  说对了?老道也一脸差异的看着自己这个最得意的弟子,刚刚自己只看出这个女人有喜,一直的说好话,所以才遭到这个女人的反感。
  “姐姐,像你这个天生丽质,根本不用画浓妆。也难怪我师父的天眼没看出来呢,原来是被您的脂粉掩盖住了。你的眉间有一丝丝黑线将双眉相连,正是丈夫过世的表现,黑线蔓延到眼角,你的丈夫过世有二十五六天了吧。”直起身子的杨凡盯着该女子,侃侃而谈。
  “是啊,今天过世正好二十六天。不过,你怎么说我快当奶奶了,我儿子还没结婚啊。”这个妇女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结婚就不能先有孩子了吗?您可以先给你儿子打个电话问问,也许他正发愁这事该怎么跟你说呢。”
  中年妇女一听这话,踏踏踏的跑出了房间,去打电话跟儿子求证,完全没提杨凡所说的她生命中的那个人,显然她自己心里有数。
  “呼!”见妇女跑出去,师徒两人同时呼出了一口气。
  “哎!一代新人换旧人,看来师父真的老了。”杨凡的师父祁连云叹道。
  记得二十年前,老道凭着一身风水相术行遍天下,当初的达官贵族们更是争相结识,正其祁神仙的名号。只是后来整容术袭遍全国,老道在给人看相的过程中处处碰壁。最终老道一怒之下,找到了这座破庙,带着众弟子隐居了起来。
  可他的徒弟们却算是人才辈出,在一起共创了什么看胸术、看手术、看臀术、看足术…虽然不是什么传统相术,甚至可以说是一些旁门左道,但偏偏能看出一些人的运势与未来,这让老道觉得又羞又愧。
  更让他无地自容的是,几个离开他的身边的子弟,都混得风生水起,隐隐的都有超越他的绉势。
  “小师父!小师父!你说的真是太准了,啵~”
  还没反应过来杨凡,被冲回来的妇女抱住,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口,顿时一个硕大的嘴唇印,印在了他的脸上。
  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掉渣,向自己抛着媚眼的老女人,杨凡内心一阵作呕,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谁让她是自己的“美女姐姐”呢,杨凡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师父。
  却见老道此刻正艰难的咽着口水,双眼瞪得溜圆,死死的盯着那张血盆大嘴,目光久久的不舍离开。见杨凡将目光看向自己,老道才愤愤的将脸转向一旁,摆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我擦,什么情况,老家伙思春了?”杨凡愤愤的想着。
  心思转斗间,杨凡出声道:“美女,我看你这次来是另有其事吧,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放开,让我们师徒好好地给你算上一算。”
  听到杨凡这样说,中年妇女才想起这次来这里的目的,立马松开了杨凡,有些激动的出声道:“两位师父,你们已经算到了我来这里的意图了吧。”
  杨凡看了看一旁摩拳擦掌的师父:“我师父说已经帮您算出个大概,您这次来是因为遗产纠纷,但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你自己细细说来。”
  “大师,您这都算出来了?”
  老道立刻摆出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说道:“算是算出来了,不过你的情况可不乐观啊。”
  手机站:

返回目录

绝品小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买房买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买房买房并收藏绝品小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