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凤帝九荒 > 第14章 半截舌头

第14章 半截舌头


  如果没有君凛……如果她没有出生的话。
  “你为什么要出生?不过一个连生母都不详的皇女凭什么有资格继承皇位!”
  落王的心理早已扭曲不堪。
  君凛让唐圆也退了下去,地牢中此刻只剩下这二人。
  眸色愈加深沉,只觉像是烈焰般几乎能将落王吞没。
  杀意吗?
  她不着急。
  打开了牢门,她也不担心落王这个时候还有力气逃出去,毕竟她的毒……还得好好招呼这个二皇兄。
  随着君凛的靠近,落王既害怕又怨恨,想要后退又想要靠近杀了她。
  “你别过来!”
  落王面部表情扭曲,短短的两个日夜,他已经承受了体内的毒带来的反复折磨。
  少女步伐轻缓,眉眼如画,唇角还挂着一如既往看似纯净而温和的笑意。
  只是此刻的笑意却达不到眼底,幽暗的眸子盯着落王,让落王有一种被死亡逼近的恐惧。
  他造反想做人上人,可他不想死!
  强大的威压让他的喉咙被抑制着无法呼吸,阴影密布,他再度后退,唇色惨白。
  “你这个魔鬼、你别过来!”
  落王惊恐之余,加上这两天被毒药折磨加深没有睡好,脑子隐隐出现问题,有种疯魔的现象。
  “真是过分呢,二皇兄这般说朕,朕该怎么对你?”
  君凛笑得更加温柔了。
  缓步靠近,俯下身子,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张帕子放在手里,这样抬起落王的脸,语气温柔。
  龙有逆鳞。
  她的逆鳞便是生母。
  尽管外人所不详或是不耻的生母,于君凛而言,却是无数次从父皇那里听他说起过生母的温柔和无可奈何。
  那些情绪骤然徒生,让君凛此刻看上去格外危险。
  落王眼神微微呆滞,她靠近过来的瞬间就迫不及待想要伸手打下她的手腕。
  君凛及时躲过,那隔层一样的帕子也被飘扔在肮脏的地上。
  “你必须放了本王!本王是你的二皇兄,你不能杀本王!”
  彰显她的大气温柔吗?
  这些,君凛统统不屑。
  落王在背后多次说过她是个小贱种,说习惯了、一时间改都难改。
  “你不过是一个贱种,本王说得不对吗?要不是先皇偏心你凭什么会坐上皇位!”
  落王嫉妒她夺得了一切,父皇的宠爱,皇位,以及……能力。
  明明生母不详,却偏偏天赋比他还高,还要刻意隐藏起来。
  君凛看着落王发疯,唇角笑容更加显眼。
  “本王知道了,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隐藏你的天赋!贱种果然是贱种,心思……”
  连叫唤都没办法。
  君凛轻轻一笑,挥手间,落王的嘴里已经猩红一片,半截舌头也软趴趴地掉在了地上。
  唔唔唔……
  口沫血腥,极度难看。
  “二皇兄既然不会说话的话,这舌头、也不必留着了。”
  君凛最后说得这话极冷。
  年幼之余,那会儿能力尚且有不足之处,初期因为那个妖孽自己也被封印了天赋。
  那年她三岁,落王十一岁。
  初期出生,君凛的身子骨羸弱,经常要被她父皇灌药生存。。
  落王设计使她落水,差点狗带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