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凤帝九荒 > 第77章 唯一的主人

第77章 唯一的主人


  “夏侯缘、你敢!”
  夏侯霜面色生凌,看着那些试图动手的人,嗤了一声,“这是夏侯府、而本小姐是夏侯府的嫡女、也会说唯一的主人!今日我看谁敢动手、通通赶出夏侯府!”
  夏侯霜一向嬉皮笑脸,看似有天大的事情,也不会出现像今天这种狠话。
  往日里的一笑而过是无所谓,如今凛凛在,加上已经决定参加大比,所以她也不用在继续隐藏。
  过往的玩世不恭,却是如今的利刃!
  “夏、侯、霜!”
  夏侯缘咬牙切齿,她的话和命令这会儿在她眼里都成了笑话。
  明明她也是府上的二小姐,凭什么到最后都会是夏侯霜的!
  “你只是个女子,夏侯府不会交到你手里的!”
  夏侯缘尖声反驳。
  蓦地,夏侯霜笑了。
  那讽刺灼眼,好似听到什么最好笑的笑话。
  “夏侯缘你真悲哀。明明都是女子,最先瞧不起自己的居然是你自己。”
  啧......
  摇头的瞬间,夏侯缘再度愣住。
  是了。
  小的时候,不管是爷爷还是她娘,对她其实都不亲近。
  直到她娘再度生下来一个弟弟,娘的笑容才多了起来。
  娘时常说,要把弟弟保护好,以后夏侯府只会是她弟弟的。
  听多之后,她并不是因此对弟弟心生疼爱,而是比起对夏侯霜的厌恶感还要更深一层的给了她弟弟。
  凭什么她弟就可以让娘对于偏心,明明爷爷看到会高兴笑呵呵的,但这些其实都远不及爷爷看到夏侯霜时候的流彩。
  那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让夏侯缘谨记的同时非常自卑。
  自卑引发的自大和任性。
  虽然外人都说她差劲不如她娘,但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娘有多疼爱弟弟一分,她就会有多任性的扭曲。
  这种任性式的扭曲,让夏侯缘整个人也看上去多了分隐晦和阴暗。
  也不算是莫名其妙,想到这些的夏侯缘低下头的瞬间,面部扭曲的同时,又猛地一下抬起头:“你说什么?夏侯府以后的主人是你?别开玩笑了!”
  明明她就是一个女子,爷爷怎么可能会同意?!
  不,这肯定是她杜撰瞎说的,爷爷不可能会同意的!
  其实不光是夏侯老将军,夏侯霜没说的是她对那有些怨念的爹爹其实和老爷子的想法是一样的。
  早在她娘怀孕的时候,夏侯将军当年就已经有过了立书。
  可是偏偏,也是因为这立书,让夏侯霜觉得可笑。
  如果真爱她娘,为什么后来又三妻四妾的娶进门。
  娘死的时候,夏侯霜最恨的人便是还在温柔乡妾侍那头的夏侯将军。
  娘到死都还念着他。
  即便在听见娘过世后,夏侯将军从温柔乡出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好,狼狈不堪。
  可这份狼狈是给谁看的?
  夏侯霜觉得可笑。
  他逃去边关驻守的十几年,丢下她,又测出无玄脉之后,被欺得有多惨。
  尽管爷爷会护着她,可也总有看不见的时候。。
  在遇到君凛之前的自己,有多么狼狈可笑,她念过爹爹,可是出现改变她的却不是他,而是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