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青玉流 > 第55章 诡异的器修

第55章 诡异的器修

只是无论云韵任何催促刘子轩还是在慢条斯理的吃着美味的竹筒饭,对于刘子轩来说云韵的修炼路线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虽然比原计划提前了很大,但终究没有超出自己的计划不是。
  
  吃过早点后刘子轩先安排水媚儿收拾锅碗瓢盆,然后让她准备今天中午的食材。
  
  然后才在云韵满怀期待的目光中走到她身边,刘子轩让彩鳞也到自己身边坐下道:“不要着急韵韵。”
  
  “这些东西我都是准备在十年后再告诉你的,只是你修炼裂天星剑诀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我不得不在现在就讲。”
  
  云韵急不可耐的道:“哎呀急死人了,有什么你就快点说啊。”
  
  刘子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好好,因为彩鳞在这里我有些话话题我也重述一遍。”
  
  “以前我对你见过修炼体系的分类,但是你知道一共有多少种修炼体系吗......事实上不是你认为的两种。”
  
  “你以前主要修炼斗气,这是属于灵炁修炼体系中的一个分支,有的修炼者修炼的叫真炁、有的叫元炁,但殊途同归都是需要修炼者不停的提纯、凝聚这些能量。”
  
  “而我和彩鳞修炼的是肉体力量,这在修炼体系中分为炼体修炼体系,炼体修炼体系中最具代表性的分支是炼体和炼力两个。”
  
  “彩鳞,你修炼的龙劲气血录就是炼体修炼体系炼力分支的修炼功法,也就是说你现在是一名体修者。”
  
  这些知识以前刘子轩对云韵非常笼统的讲过,至于彩鳞则是第一次讲,但她们都能听明白刘子轩在讲什么。
  
  说到这里刘子轩感觉自己有些口渴,又去用山泉水泡了一壶茶过来继续讲述。
  
  “韵韵,你知道你修炼的裂天星剑诀是属于什么修炼体系的功法吗。”
  
  云韵听完刘子轩的话微微一愣,她修炼的裂天星剑诀既不像斗气修炼体系这样修炼斗气,也不像炼体修炼体系这样修炼力道和肉身防御。
  
  刘子轩微微一笑道:“你走的既不是灵炁修炼体系、也不是炼体修炼体系......而是一种非常奇异的器修修炼体系。”
  
  “还记得我对你说的话吗,裂天巨剑就像是另外一个你......因为你的实力并不是体现在你自己身上而是体现在裂天巨剑上。”
  
  器修修炼体系无论是云韵还是彩鳞都听得一脸懵逼,刘子轩舔了舔嘴唇继续道:“你们实在是理解不了的话就把裂天巨剑本身当成斗技就可以了。”
  
  “和斗技不同的是裂天巨剑一直存在,而且会随着它本身的品质提高而变强。”
  
  纠结了一会儿云韵和彩鳞总算是转变过来,只是她们还是有些懵逼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刘子轩所说的话。
  
  刘子轩见状只是微微一笑,老实说云韵和彩鳞只是听一遍就有这么多收获已经是大大的超出了刘子轩的预估。
  
  看了看彩鳞又看了看云韵刘子轩继续道:“之所以说器修修炼体系怪异是因为修炼者本人的缘故,因为只有大斗师斗气实力的韵韵,可以使用裂天巨剑发挥出斗皇巅峰的实力来。”
  
  “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运使灵兵,韵韵说培育的裂天巨剑就是她自己的灵器,即便是主人没有多强也可以通过运使灵兵发挥出超强的攻击来。”
  
  过了好半天云韵才开口道:“小轩,我还是没怎么听明白......运使裂天巨剑发乎出斗皇巅峰的攻击是什么意思。”
  
  刘子轩也知道在没有器修修炼体系的斗气大陆,云韵是不可能理解运使这个词汇是什么意思。
  
  站起身来让云韵拿出裂天巨剑道:“韵韵,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做......先保持为裂天巨剑注灵。”
  
  “现在你在保持注灵的时候释放一次裂旋风·清岚,要记住释放这一式剑诀的感受。”
  
  云韵闭上眼睛按照刘子轩所说的方法开始为裂天巨剑注灵,随后心里刚刚想到释放裂旋风·清岚。
  
  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挥动裂天巨剑,挥斩出了一道带有强烈旋转劲力的剑气,在自己面前的石板、泥土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刮痕。
  
  裂旋风·清岚这一式剑诀是裂天巨剑黄阶中级时出现的,威力只是相当于斗气大陆黄阶高级的斗技。
  
  能在石板上留下一道三十多米长的刮痕已经是这一式剑诀的极限威力了,彩鳞看了看云韵面前的刮痕不屑的瘪了瘪嘴。
  
  刘子轩看见后并没有说她什么,而是看向云韵道:“是不是感觉特别轻松,释放剑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消耗。”
  
  云韵睁开眼看着刘子轩点了点头道:“嗯,我只是心里面起了这个念头就释放出了裂旋风·清岚......可是这威力。”
  
  “哈,你再试试最新领悟的剑诀呢。”
  
  刘子轩微笑着在云韵的肩膀是拍了拍,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云韵本着对刘子轩的信任,保持着为裂天巨剑注灵的架势在心底现在释放第裂天星剑诀的第五式剑诀。
  
  “裂罡风·纵横......。”
  
  骤然云韵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挥动这裂天巨剑迅速的在空中斩出了三道银白色的剑气。
  
  这三道银白色的剑气划过空气的时候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随后飞了四百多米斩在了彩鳞设下的空间封印上。
  
  “轰......轰.......轰,咔......。”
  
  三道无比剧烈的轰鸣声过后,彩鳞设置的空间封印竟然碎裂开来。
  
  裂罡风·纵横剑诀的威力不仅仅吓到了美杜莎,就连云韵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说起来她将裂天巨剑的品质提升到了玄阶中级后从没有试过施展这一式剑诀,能打破彩鳞设置的空间封印至少也是斗皇巅峰的攻击力。
  
  刘子轩适时开口道:“彩鳞,你觉得让一个九星斗皇打破你设置的空间封印要耗费多少斗气。”
  
  彩鳞转过头看了云韵一眼道:“至少要耗费他半数以上的斗气,甚至更多......因为这还是不是本王最强的空间封印。”
  
  “韵韵,你感觉你能施展多少次刚才施展的剑诀。”
  
  听完彩鳞的话以后刘子轩又转过头看向了云韵询问道,云韵的眼睛骤然瞪得溜圆,张了张嘴却不是该说什么好。
  
  “器修修炼体系的修炼者怪异的地方就是这里,他们发动如此巨大威力的攻击基本上没有什么消耗。”
  
  刘子轩在云韵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代替云韵说出了器修的怪异之处。
  
  “也就是说只要你愿意,可以成千上万次的发动裂罡风·纵横这一式剑诀进行攻击。”
  
  听完刘子轩的话以后云韵兴奋得难以言表,彩鳞却是心头一震、只感觉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蹿天灵盖。
  
  讲道理,刚才云韵斩碎她空间封印的攻击就是上十次她就无法招架了,更不要说成千上万次的攻击了。
  
  就在云韵傻笑不止的时候刘子轩话音一转道:“但是,作为一名器修你本人就是最大的弱点......。”
  
  “彩鳞要想击败你仍是易如反掌,因为你只是一个实力相当于大斗师级别的战五渣。”
  
  云韵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刚才还在云端飞行、现在又被刘子轩一句话给踩到了地面上。
  
  彩鳞听完刘子轩的话以后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她的确只是想到了云韵攻击的恐怖而忽略云韵本体的弱小。
  
  说到这里刘子轩无奈的道:“裂天星剑诀终究不是人族的修炼传承,人族的器修不可能只培育一件灵器。”
  
  “最少要有培育三件灵器,一件主防御、一件主逃遁、一件主攻伐......这才是人族器修的标准配置。”
  
  云韵听完刘子轩的话急忙道:“这没关系啊,我可以修炼斗气来增强我自身的实力......哼哼。”
  
  说着还冲着彩鳞扬了扬自己的拳头,刘子轩听完云韵的话以后摇了摇头道:“没用的,等你将裂天巨剑的品质提升到地阶以后就需要你将裂天巨剑纳入体内温养。”
  
  “到时候裂天巨剑吞噬一切不属于你原生的东西,包括斗气、气血、精神力这些能量。”
  
  “什么......我我我我,这么说来我永远都是战五渣了吗。”
  
  云韵听完刘子轩的话以后顿时被刺激的结结巴巴起来,彩鳞却是眉开眼笑的准备落井下石。
  
  刘子轩赶在彩鳞开口前道:“怎么可能,等你将裂天巨剑的品质提示到地阶你将拥有斗尊级别的攻击力。”
  
  “实力弱于斗尊的都不可能是你的一击之敌,就算对手是斗尊他也要有打碎裂天巨剑的实力才行。”
  
  “裂天巨剑虽然会吸收一切不属于你原生的东西,但是也会为你提供一副硬度与裂天巨剑的硬度相当的身躯。”
  
  云韵感觉自己的心很累、彩鳞也感觉自己的心很累,这一切都源自于刘子轩这忽高互底的讲话方式。
  
  只是云韵和彩鳞哪里注意到,关于器修的知识刘子轩只是讲了一遍,她们就将其清清楚楚的记在了脑海中。
  
  “刘子轩,你说话能不能一次说完啊......这一惊一乍的我的心脏都快炸了。”
  
  云韵抓住刘子轩的右臂又气又喜的大吼道,彩鳞看着刘子轩也是这样的表情。
  
  等彩鳞和云韵的心态恢复平静后刘子轩拍了拍手道:“好了好了,接下来才是我要说的正事。”
  
  “韵韵,如何运使裂天巨剑战斗唯有你自己去刻苦修炼、我能帮你的也就只剩下这一件了。”
  
  说着刘子轩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分心控制法递给了云韵,一心多用才能完美的将裂天星剑诀的威力发挥出来。
  
  看着云韵兴奋的脸色刘子轩继续道:“分心控制法的修炼我也没办法帮你,分心控制的修炼的过程是相当缓慢和痛苦的,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恒心。”
  
  彩鳞见云韵的实力飙升到了和自己比肩的程度,急忙抓住刘子轩的左臂道:“子轩.......我呢,我该怎么修炼啊。”
  
  刘子轩转过头看了彩鳞一眼道:“紫极魔瞳、鬼影迷踪步你已经修炼得有几分火候了很不错,而龙劲气血录的修炼是水磨工夫急不来的。”
  
  “你唯一可以修炼的就是乱劈风锏法,所以你接下来的修炼分为实战和实练两个部分进行。”
  
  彩鳞听完刘子轩的话急忙点头道:“好,实战、实练......怎么个实战法、又是怎么个实练法啊。”
  
  刘子轩听完彩鳞的话呵呵一笑道:“实战自然是和韵韵进行实战了,鬼影迷踪步和紫极魔瞳也是需要通过实战才能加快熟练度。”
  
  “至于实练嘛自然是还原乱劈风锏法的修炼方法了,乱劈风锏法脱胎于乱披风锤法......一套属于铁匠的地阶高级连续锻造锤法。”
  
  说着刘子轩将自己从迦南学院密室中挑选出来的金属拿了出来,当着彩鳞的面用震之意捣鼓出了一柄铸造锤和铸造台来。
  
  挥舞了两下铸造锤对着彩鳞道:“用紫极魔瞳看我是怎么施展乱披风锤法的,等你什么时候能像我这样一口气将这块生铁打造成精铁,第一阶段的修炼就算是完成了。”
  
  说完刘子轩拿起一坨三十多斤的生铁用震之意高速震动加热,到了最佳铸造温度后将其扔到铸造台上。
  
  然后抡起手里的铸造锤施展起了乱披风锤法,看着刘子轩手里抡得溜圆的铸造锤彩鳞眼中却是长锏的模样。
  
  一坨寻常的生铁在刘子轩一顿猛锤后变成了一锭精钢,放下铸造锤后刘子轩在心底暗道:还好......没搞砸。
  
  刘子轩从没有系统的学过乱披风锤法,不过是耳濡目染之下知道该怎么使用乱披风锤法而已。
  
  暗中庆幸一副后刘子轩将铸造锤递到美杜莎面前道:“不要觉得打铁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简单的事情中也蕴含有大智慧。”
  
  “那些只是看到了事物表面的蠢货哪里知道真理已经被他忽略掉了,所以他们一辈子也就那样没什么搞头。”
  
  “而你不一样,你是蛇人族的美杜莎女王,生来就拥有这世间上一等一的头脑和眼光。”
  
  刘子轩最后这一碗鸡汤灌下去,彩鳞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