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除根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除根


  
      静姨娘冷笑着勾起嘴角,不屑的道:“什么人间正道,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罢了,谁赢了谁就是正道!”
  
      静姨娘直起身子,一改往日娇柔怯懦的模样。
  
      看着陌生的枕边人,顾三老爷只觉心如刀绞,呢喃着问道:“为什么?你为什要这么做?”
  
      静姨娘神色复杂的看着顾三老爷,她对他有爱,但也有恨,因为他在她与顾锦璃之间,选择了顾锦璃!
  
      “因为我不满她对顾承晏和顾承暄都那么好,却偏偏疏远昌儿,我恨她,所以就要毁了她!”
  
      “只因为如此,你就要加害锦丫头?”顾三老爷觉得难以置信。
  
      “这些还不够吗?”静姨娘尖锐着嗓音控诉着心中不平,“同样都是三房的公子,为什么她给顾承晏找了兵马司的差事,甚至连顾承暄那个该死的小鬼都得了皇子伴读的位置,却独独对于昌儿不理不睬?”
  
      顾大老爷担心二房三房会因此心存嫌隙,冷着脸道:“那你为何不说承晏承暄待锦儿如何,承昌待锦儿又如何?
  
      锦儿以前受欺负时,都是承晏帮她出头,当平阳王府被人构陷时,承暄义无反顾站在锦儿一边,承昌那时又在做什么?
  
      与同届学子暗中声讨平阳王府,力求划清界限,这些事你真当我不知情吗?
  
      人与人交往是要换心的,你们既不拿十成的心意对待锦儿,又怎么好意思要求锦儿一视同仁?”
  
      静姨娘也不反驳,只讥讽的勾了勾嘴角,显然并不将顾大老爷的解释放在心上,只认命般道:“事情都是我做的,要杀要剐随你们!”
  
      “静姨娘不惜揽下所有过错也要为你背后的人遮掩吗?”
  
      静姨娘的眼中闪过一瞬的惊慌,她怒目瞪着顾锦璃,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锦璃笑笑,耐心道:“既然静姨娘一时想不起,我便帮姨娘好好回忆一下。”
  
      “我父亲曾在户部被人诬陷,实则却是他将计就计,那日姨娘曾到碧竹院吧?”
  
      静姨娘避开视线,“那又如何,不过凑巧而已。”
  
      顾锦璃也不气,继续道:“李家人获罪之际,祖母曾想救李家老太太出狱,大伯母怕祖母出去惹事,是以特意盯着松鹤堂。
  
      结果不巧那日静姨娘去找大伯母商量事情,祖母趁机离开府中,落入了对方的圈套,是也不是?”
  
      静姨娘越发心惊,“你在那时便已经怀疑我了?”
  
      顾锦璃冷冷的看着她,不置可否。
  
      其实她当初并未想的那般深,毕竟静姨娘深居简出,这么多年在府中从未惹出过什么事。
  
      她真正怀疑静姨娘还是在顾三夫人杀害暗龙卫指挥使那日。
  
      她出现在那本就值得怀疑,她与顾承暄说的那些话又饱含煽动之意,显然不是一个心思简单的人。
  
      再细细回想静姨娘曾经的举动,有些事就很值得推敲了。
  
      “一个人宁愿死也不愿招认另一个人,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你对那个人有着深厚的感情,二是你忌惮畏惧对方。
  
      听说静姨娘很少出府,想来不会是第一种可能,难道是因为那个人位高权重,你担心他会报复三哥?”
  
      顾锦璃语落,顾大老爷长长松了口气,默默擦了擦额上的汗。
  
      吓坏他了,他还以为三弟头上要绿,幸好幸好。
  
      不然老三可就太可怜了!
  
      静姨娘紧紧抿唇,眸光飘忽不定。
  
      顾锦璃眯了眯眼睛,一口断定道:“你效忠的人是英国公,对不对?”
  
      静姨娘猛然抬头,顾锦璃见她如此,便知自己的猜测没错。
  
      竟又是他在背后捣鬼!
  
      “英国公?你是国公府的人?”顾三老爷只觉的一个头两个大,一个又一个转折仿若戏文中写的那般精彩。
  
      若他不是当事人,想必他定会看的津津有味。
  
      见静姨娘仍旧抿唇,顾锦璃冷声道:“姨娘想必比我更清楚英国公的为人,你觉得你不说,三哥就真的会安全吗?”
  
      静姨娘何尝不知这些,只她对英国公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
  
      她们这些暗桩都是从小培养的,不听话的人杀,敢背叛逃走的人杀,甚至就连那些人的亲友也一样会被杀死。
  
      而且每一次杀人都会让她们去现场观看,飞溅的鲜血,残缺的尸体,这些都成为了足以毁灭她们的噩梦。
  
      英国公给他们留下的阴影难以抹去,她们对英国公的恐惧也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缓解。
  
      顾锦璃垂眸看她,幽幽道了一句,“三哥是顾府的公子。”
  
      静姨娘抬头,与顾锦璃四目相对。
  
      顾锦璃这句话有多重意思,顾承昌是顾府的公子,顾府可以护着他,但若顾府想动他,比起英国公还要方便许多。
  
      静姨娘自嘲笑笑,不管是英国公还是顾锦璃,他们都比她聪明,与这群人谋皮,只有死路一条。
  
      静姨娘低垂下头,不再抗拒,将自己是如何成为暗桩,如何蓄意接近顾三老爷的事一一道来。
  
      静姨娘的背叛已经让顾三老爷觉得难以接受了,可没想到就连当初所为的一见钟情都是假的。
  
      他们的情投意合,她的温柔理解不过是在调查他之后,依照他的喜好所表现出来的。
  
      说着说着,静姨娘也忍不住泪落如雨,“老爷,我当初的确骗了你,也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我对你是真心的。”
  
      受了情伤的顾三老爷整个人通透了许多,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哽咽的嗓音咽回,隔着眼中的水雾望着他爱了许多年的女子。
  
      “从你想要杀害暄哥儿开始,你便不再爱我了。”
  
      若她一心为他,岂会忍心看他悲痛丧子?
  
      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失望至极的看着她,“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善良温柔,可现在看来,你是赵氏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毫无差别。”
  
      这句话算是彻底断绝了他们所有的情谊,静姨娘绝望的掩面痛哭,清楚的知道失去了偏爱的她,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这一晚,静姨娘暴毙离世。
  
      但众人都知道,事情远不会如此结束。
  
      英国公几乎在所有权贵府中都安插了暗桩,这等同于在床榻之下卧着一条毒蛇,只等控蛇人发起信号,便会随时跑出来给人致命一击。
  
      便如同宋府三夫人那般,险些害的宋府家破人亡。
  
      无论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还是为了朝堂社稷,英国公这颗巨大的毒瘤都不得不除。
  
      只妻妾皆丧的顾三老爷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两个兄长每日想着法的哄慰他,顾锦璃则和顾二夫人变着样的做好吃的。
  
      伤了心,更不能苦了胃,否则迟早会憋出毛病。
  
      被全家人关怀的顾三老爷硬生生被喂胖了好几斤,若对外人说他很是神伤,对方一定会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顾三老爷不能算是聪明人,但他也并非钻牛角尖的死性子。
  
      他知道现在不是他任性的时候,他们被一个可怕的敌人盯上了,如果他不坚强起来,又该如何保护住自己的孩子。
  
      顾锦璃见顾三老爷状态渐好,便准备回平阳王府了。
  
      建明帝为温凉选了一处府邸,有许多东西都等着她去收拾。
  
      顾婉璃依依不舍跑来锦华院,拉着顾锦璃的手道:“大姐姐,我舍不得你走。”
  
      府中只有她一个女孩儿,就连个说知心话的都没有。
  
      “那感情好,王府还有许多东西要收拾,不如你随我回去吧。”有人送上门来,顾锦璃自然不会错过抓壮丁的机会。
  
      “好呀!我这就去与我娘说一声,再收拾几件衣服,大姐姐你等我哦!”温凉这个姐夫话虽少,但讲究也少,顾婉璃在王府越来越不拘谨,只要顾锦璃开口,她便欣然去住下。
  
      “三妹妹,我想找清儿帮我收拾点东西,可好?”
  
      “可以呀,那我先回去,一会儿就过来找你们!”顾婉璃脚步轻快的离开,翻飞的轻纱罗裙宛若蝴蝶彩色的翅膀。
  
      少女天真单纯的背影让顾锦璃与陈晴都不禁扬起了嘴角,或许正因为她们不可能回到那样的心境,所以她们才不约而同的想要保护顾婉璃的美好。
  
      “清儿,此番多谢你。”顾锦璃郑重说道。
  
      赵氏去世后,顾锦璃便怀疑到了静姨娘的身上。
  
      只顾大夫人和顾二夫人都不擅长揣摩人心,顾大夫人虽能比顾二夫人强上一些,但让她打理府中中馈还行,让她是试探静姨娘就有些强人所难了,是怕届时还会打草惊蛇。
  
      结果正巧陈晴无意间救下了春桃,并偷偷带话给她,顾锦璃才想起这个话虽不多,但很是聪慧通透的清儿。
  
      在被卷入羽儿一案后,顾锦璃便让陈晴帮她留意顾府中与静姨娘来往密切的人。
  
      结果陈晴果然不负所望,帮她找了一个如李管事这般“完美”的人选。
  
      陈晴额上仍旧梳着厚厚的刘海,她半垂着头,将巴掌大的小脸完全掩下。
  
      “王妃客气,这本就是奴婢之责,不敢居功。”
  
      “这次若无你帮衬,我也不会如此顺利挖出顾府的毒瘤。
  
      清儿,谢谢你。”
  
      顾锦璃冥冥中有个想法,她总觉得清儿额前的碎发不仅遮住了她的容貌,也遮住了她的灵气与通透。
  
      顾锦璃甚至想着,春桃被她所救或许也并非意外。
  
      “王妃,您若无事吩咐奴婢,奴婢便回去帮三小姐收拾行李了。”陈晴屈膝行礼,见顾锦璃点头,便转身欲走。
  
      “清儿。”顾锦璃突然开口,唤住了陈晴。
  
      陈晴回头,两人倏然间四目相对。
  
      两人的目光同样清亮明澈,透着聪慧的冷光。
  
      陈晴敛下眸子,轻声问道:“王妃可还有什么吩咐?”
  
      顾锦璃弯唇,柔柔一笑,“没什么,就是你与三妹妹说不必带太多行李,府中有她用的东西。”
  
      “好,奴婢知道了,奴婢告退。”
  
      顾锦璃站在门前,望了陈晴许久,直至她走出院子,消失了影踪。
  
      如此聪明的女子,当初竟会落得险些被穷恶亲人逼入花楼的境地吗?
  
      清儿身上有一种荣辱不惊的气度,即便她往日里伏小做低,有意表现得怯弱,可那种风华已经存在了她的骨子里。
  
      “小姐,可是清儿有什么不对吗?要不要让姑爷查查她?”如意走上前来,经历过许多事后,如意也学会了谨慎。
  
      顾锦璃含笑摇摇头。
  
      每个人心底都难免藏着几个秘密,不管清儿藏着什么秘密,只要她对三妹妹的心是好的便足够了,没有必要非要去窥探他人的心事。
  
      宣亲王近日忙碌异常。
  
      宣亲王已下定决心不再回京,是以许多贵重的东西都要打包装走,俨然要将王府搬走的架势。
  
      这些事都不用傅蓉操心,她每日只趴在床上静静养伤。
  
      宣亲王府的药膏都是顶好的,不出两日傅蓉身上的就已结痂了。
  
      这日傅蓉收到了一封信,信封上没有落字,傅蓉挑了挑眉,展开略扫了一眼,不屑的勾起嘴角。
  
      温旭仍对她余情未了,在刑部见过她的真容后,便巴巴的给她写了信。
  
      言语中的关切与爱慕呼之欲出,虽酸的掉牙,但还算受用。
  
      假的终究是假的,就算长得有几分像她,也取代不了她在温旭心中的地位。
  
      傅蓉眼眸微动,略一思忖,便命婢女替她回了书信,答应了温旭相见的请求。
  
      她不日就要离开京城,可她绝不甘心就这么放过顾锦璃。
  
      温旭对她深情不改,正好可以用来对付顾锦璃。
  
      不管能成与否,哪怕给顾锦璃添些堵都是好。
  
      两人相约在雅清茶楼会面。
  
      雅间中,温旭坐立不安,频频的望向门外。
  
      他局促的揉搓的衣角,待房门被人推开,他惊得颤了一下。
  
      看清来人,他立刻站起身,却未敢向前挪动一步,只默默站在原处望着走过来的少女。
  
      傅蓉坦然的走过来,径自落座。
  
      见温旭还未动弹,傅蓉挑眉扫他一眼,“温三公子不坐吗?”
  
      趾高气昂的凌厉嗓音,是温旭所熟悉的。
  
      其它贵女纵使高傲,面上也惯会做出温柔有礼的模样,只有她会将不屑与冷嘲写在脸上,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入了他的心。
  
      温旭缓缓落座,眼睛不离傅蓉片刻。
  
      他迟疑着开了口,“你是临安郡主吧……”
  
      傅蓉抬手遣走了婢女,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她摘落了面纱,露出了一张明艳的脸庞。
  
      锐利的眼角,高挺的鼻梁,她的相貌一如她的性格,饱含攻击力。
  
      “真的是你,你没死……”温旭呢喃出声。
  
      傅蓉点点头,冷淡的问道:“我没死,温三公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若再早两日得知此讯,温旭自然是高兴的。
  
      他因为她的病逝,兀自神伤了许久,还因酒后冲撞顾锦璃,被大伯父狠狠揍了一顿。
  
      可现在,那高兴两个字犹如鱼刺般扎在了他的喉咙里。
  
      见他神色复杂,傅蓉掩下眼中的不耐,轻轻将手覆在了温旭的手背上。
  
      温旭瞬间犹如触电了般,身子酥麻的动弹不得。
  
      “你在怪我?”冷冷的声音似有挑逗之意,“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那又为何要找羽儿那种货色来作践我?”
  
      “我没有……羽儿她……”
  
      “我打听过了,她不过就是一个妓子罢了。
  
      一个低贱的东西竟也敢长得与我相似,难道她不该死吗?”
  
      温旭闻后皱眉,傅蓉却忽的捏紧了他的手,用一双咄咄逼人的眼望着他,“你既喜欢我,就要全心全意才对,你这般,着实让我不喜。”
  
      那双眼似有魔力般困住了温旭的心神,温旭鬼指神差的回握住了傅蓉的手。
  
      傅蓉身子一僵,心里厌恶至极。
  
      “你……你可还愿再给我一个机会?”温旭弱弱问道。
  
      傅蓉心口起伏了一瞬,抽回了手,笑道:“我若不愿,岂会与你相见?
  
      以前是我识人不清,被温凉的皮囊迷了眼,却错过了真心对我的人。”
  
      温旭目光浮动,紧张的喉咙微动,“那我们……”
  
      “先别急。”傅蓉起身坐温旭身边,少女身上的香气让他心神晃动。
  
      “我在温凉身上受了伤,你若想得到我的心,要先经过考验才行。”
  
      “什么考验?”
  
      傅蓉眼中浮现了幽冷的恨意,“你可知我为何一度不敢见人?”
  
      温旭茫然的摇了摇头。
  
      她抬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蛋,冷幽幽的道:“因为顾锦璃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一切。
  
      温旭,你若真心喜欢我,帮我杀了顾锦璃可好,哪怕毁了她的脸也可!”
  
      温旭瞳孔一缩,“可我打不过温凉,顾锦璃身边又时常有护卫在,我怕是无法接近她……”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顾锦璃很看重她的三妹妹还有沈妩几人,你只要能抓住她们中任何一人以此威胁顾锦璃,便有机会接近她。
  
      你事先在匕首上涂上剧毒,只要她一靠近,你便将匕首刺入她的身体。”
  
      傅蓉越说眸色越亮,她用力的抓着温旭的手臂,眸光阴险癫狂,“你要将匕首刺入顾锦璃的心脏,对,捅进她的肚子也可以!
  
      她的肚子里有温凉和她的孽种,那个贱种就不该生下来!”
  
      这样的傅蓉让温旭觉得可怕,他喜欢的是她的骄傲张扬,而不是她的残忍狠毒。
  
      “就如你杀了羽儿那般?”
  
      傅蓉贴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不要再想着羽儿了,你马上就可以得到我了,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可就算我杀了顾锦璃,温凉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温旭眼中的光一点点黯淡,声音也逐渐冷淡。
  
      傅蓉却只沉浸在兴奋中,毫无察觉。
  
      “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难道连这一点风险都不愿冒吗?
  
      而且你放心,我外祖父可是宣亲王爷,我会让他保下你的。”
  
      傅蓉郑重承若,温旭却只字不信。
  
      若宣亲王有这种本事,为何不直接动手杀了顾锦璃?
  
      说到底她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在她眼中他与羽儿一样都只是一条贱命而已。
  
      傅蓉见他不语,冷冷起身,重新覆上了面纱,“你若连仇都不肯帮我报,还凭什么说喜欢我?
  
      你好好考虑吧,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若抓不住就算了!”
  
      傅蓉拂袖而去,没听到温旭悲痛的呢喃声,“可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傅蓉目不斜视的走下楼,刚刚走到一楼时忽听一妙龄少女的惊呼声,“大姐姐,你是大姐姐吧!”
  
      傅蓉闻声望去,不远处站着两个衣着普通的少女,两人都惊喜含笑的望着她。
  
      傅蓉蹙眉,对两人没什么印象。
  
      那两个少女却热情的迎了过来,朗声道“大姐姐,我们是贾莹和贾茉呀!
  
      大姐姐,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她们的相貌虽然陌生,可这两个名字她却记得清楚!
  
      贾莹贾茉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只她们为何会在京城,又为何能一眼认出覆着面纱的她?
  
      她们到底想做什么?
  
      想到了眸中可能,傅蓉心口猛地一沉,难道她又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