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异世界当老师 > 第13章 妖怪,吃我一剑

第13章 妖怪,吃我一剑


  孙小小得到了掌门的首肯,当即就朝炼药组而来。对于一个大门派来说,丹药的炼制永远排在第一。东西没了可以再造,人没了就全完了。
  炼药组的组长出门迎接,笑道:“孙大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孙小小道:“掌门听闻炼药组最近废寝忘食,日夜都在为了门派而辛劳,特意让我来慰问你们。”
  炼药组长道:“区区小事,都是门下弟子应尽的职责,怎敢劳烦掌门挂念?”
  这样说着,组长心里却想着:“果然是掌门下的命令,还好我跟着隔壁炼器组学了,不然指定要被责骂。哼哼,阵法组的兄弟们,你们就等着被收拾吧。”
  孙小小忽然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了?我没笑啊?”炼药组长狡辩道,“哦,掌门破天荒头一次夸奖我们,我正想着和兄弟们分享喜讯来着。”
  孙小小皱眉道:“你赶紧去吧,不用管我。”
  送走炼药组长后,孙小小又朝阵法组的山峰赶来。
  刚走到门口,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着实将她吓了一跳。阵法组的外门弟子,每个都灰头土脸,仿佛才逃难归来。
  孙小小惊道:“怎么了?莫非有人来攻打青羽山?”
  “谁?什么人赶攻打青羽山?简直不要命了,快来试试我们新发明的乾元归一大阵……哦,孙大小姐,是您来了?”
  “你们怎么回事?为何如此狼狈?”
  阵法组长道:“最近正在研发新的阵法,大伙都很忙碌,连吃饭睡觉都顾不上,所以看起来有些不太符合时宜。”
  孙小小诧异道:“你们研发新的阵法?”
  阵法组长昂首挺胸,自豪道:“没错,我们阵法组的弟子们,可以拍着胸口说,我们也能设计阵法了。”
  “……”
  孙小小觉得这个世界仿佛都变了,一群外门弟子竟想着研究阵法?须知就算是修炼到天赐期的百年宿老,也不见得能摆出新的阵法。
  就这群外门弟子?天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孙小小问道:“你们怎么想到研究阵法来了?我记得门派给的任务,是让你们炼制阵脚。”
  阵法组长道:“他炼器组能够炼制新式法宝,偏偏我阵法组就炼不得新式阵法?孙大小姐,掌门再怎么偏心,也得将道理吧?”
  “炼器组?关他们何事?”
  “大小姐不知?隔壁炼器组连日来都在加班,我们再不行动,岂非要被比下去了?”
  “原来是炼器组的毛病。”孙小小点头道,“你们的阵法先且放下,等我去炼器组看看。”
  炼器组人声鼎沸,才刚到山外的大门口,孙小小就被其中的喊声给震动了。她记得炼器组似乎只有五十人不到,可听里面的声音,仿佛几百人都不止。
  这究竟怎么回事?莫非爷爷瞒着她给炼器组增添了人手?
  攀上山顶,一块飞驰而过的铁疙瘩刚好从她身旁掠过,就从她的一角处贴身擦着过去,把她的衣袖都给擦破了一块。
  孙小小吓得连连后退,心里震惊不已。
  “什么妖怪?竟敢袭击青羽山!休走,吃我一招!”
  孙小小望着飞驰的铁疙瘩,提剑就刺。可长剑都还没拔出,身旁忽然就又浮现出七八个铁疙瘩。
  “原来是一群妖魔鬼怪!既然来了,就都留在这里吧!我青羽山岂是尔等想来就来的地方?纳命来!”
  长剑刚要刺出,忽然其中一个铁疙瘩里竟走出一个人来。孙小小仔细看过去,这不是炼器组的组长胡必行吗?
  胡必行嚷嚷道:“全都给我停下!惊扰了大小姐,你们可担待得起?”
  话音刚落,飞驰的七八个铁疙瘩,全部都立地停住,在地上滑出七八道刮痕。
  孙小小道:“胡必行,这是什么妖怪?”
  胡必行道:“大小姐不知道?这就是陆兴发明的汽车。掌门钦点,让炼器组在本月内全力炼制一百辆。”
  “陆兴是谁?”
  “我也不知道。”胡必行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不知道陆兴究竟何人也,“总归是掌门找来的人,又是刘长老亲自带来的,还能有假?”
  转头又问道:“你们谁知道陆兴是谁吗?”
  “对呀,陆兴到底是谁啊?你们知道吗?”
  “好像还真不知道。管它呢,跟着他混还能有错?管他是谁。”
  “也对,管他是谁,反正他是我老师。”
  忽然,有人说道:“掌门不是收了陆兴做关门弟子吗?大小姐不如去问掌门,掌门肯定知道。”
  孙小小勉强点头道:“你们先忙着吧,我走了。”
  “大小姐慢走。见到掌门,请代为转告,一百辆汽车再过几天就能炼制完毕了。”
  “知道了。”
  孙小小并没有去找孙承坤,反而转头找到了陆兴的住所。几日前她便曾听闻,从偏东岭来了位记名弟子,仅一天的时间,便跃迁成了内门弟子。
  如今看来,那位传说中的掌门关门弟子,恐怕就是他了。
  孙小小向来霸道惯了,也不敲门,一脚就将陆兴的院门踹开,径直往陆兴的房门奔去。陆兴吓了一大跳,赶紧从床上蹦起,提剑就冲了出来。
  “青羽山掌门亲传弟子在此,谁敢放肆?”
  “青羽山掌门亲传孙女在此,还不滚过来!”
  “原来是孙大小姐,真是有失远迎。孙大小姐能够来此,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
  “少废话,你就是陆兴?”
  陆兴纳闷道:“孙大小姐认识我?”
  孙小小道:“你管那么多!我且问你,你给炼器组的弟子下了什么药?”
  “什么什么药的?”
  “我还要问你呢!炼器组的弟子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刻苦勤劳了?”
  “原来是这事。”陆兴无奈道,“感情炼器组的弟子以前很懒惰的?我上哪儿知道去,难道不是掌门下的命令吗?”
  孙小小骂道:“掌门何时下过此等命令?”
  陆兴道:“一个月之内要炼制一百辆越野车,这难道不是掌门的命令?如果不加班加点的干活,岂能完成掌门下达的任务?”
  孙小小的声音弱了半截,小声道:“难道真是爷爷无意间造成的?那个谁,陆兴是吧?外面那些铁疙瘩,是你发明的?”
  陆兴道:“请称呼它们为汽车。”
  “我问你,汽车是干嘛用的?掌门让你造那么多汽车出来,又准备做什么?胆敢有半点虚假,当心你的小命。”
  “汽车当然是用来开的,不然还能做甚?”陆兴无语道,“越野车比赛的事情,掌门没和你说?”
  “越野车比赛?”孙小小犹豫了片刻,道,“当然给我说了,掌门还能有事瞒着我?你滚回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大小姐,这好像是我家吧?”
  “哦,那我先走了,你好生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