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前辈! 二合一

第四百四十六章 前辈! 二合一

邈水宫供奉刚刚冰解破碎,一抹灵力便往邈水宫的护山法阵上撞去!l
  
  “咚咚咚!”
  
  不绝的撞钟声不停地传来,传遍整个邈水宫。
  
  邈水宫正在修炼的修士、正在休息的修士还是正在享受从凡间掳来女子的修士,纷纷是抬起了头凝气了神,拿起手中的武器争先恐后地跑去。
  
  同时,邈水宗那还没有几座山峰的长老纷纷飞出!
  
  不只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竟然敢擅闯我邈水宫。
  
  而在邈水宫的主宫后院之中,云雾飘渺,温泉落进池水的声音哗啦作响,这池子是由酒水浇灌而成,在一棵棵碧玉的假树上,挂着一块块灵兽的熟肉。
  
  池水中,池水旁,一个个身穿清凉只披着一层轻纱的婀娜女子来来往往,莺莺燕燕,嬉笑声声不断。
  
  “小老弟你确实是会享受啊。”
  
  泡在温热酒池之中那来自治怆宫的大长老狠狠搂住了扑在他身边几个女子!
  
  这些女子皆是从凡尘掳来,或者是邈水宫内那些诱骗而无法回头的女弟子,亦或是一些修为低下的山泽野修。
  
  “哈哈哈,这些婢女虽然是凡尘的胭脂俗粉,但也有几番姿色,”
  
  “确实如此,不过可惜了,她们终究不会修行,不过红粉骷髅,而起还会吃喝拉撒,有些让人无奈。”
  
  “唉,兄长所言极是,可惜了,那些中五境的女子大多都有后台靠山,有点麻烦。”邈水宫宫主附和道。
  
  治怆宗长老:“唉,中五境的女修士确实不错,而且最近一直听说万妖国的舞愫愫那姿色身形皆是极佳,我心往已久,要是能让我享受一晚,我死也愿意啊。”
  
  “哈哈哈,这怕是有些难了。”
  
  “哈哈哈,确实,不过做梦还是可以的。”
  
  “梦也不能白白做啊,我邈水宫有一姿色极为不错的内门弟子,竟然可以习得我宫失传已久的变幻之术,预计一个月后入洞府境。
  
  那女弟子姿色本就出众,我宗一直好好培养,没有动过,届时我将其送给兄长,让她百颜善变,想变谁就变谁,届时让她服侍兄长,岂不美哉?”
  
  “哈哈哈,这怎么好意思呢。”
  
  “应该的。”
  
  “好吧,既然是小老弟你的好意,我就先收下了。”
  
  “那水淼国之事?”
  
  “放心小老弟,区区一个小小的人族国度而已,届时我就帮小老弟把那灭了,让你的邈水宫变邈水国。”
  
  “如此甚好,小弟我就先谢过,届时那宫中嫔妃,皆给兄长送去!”
  
  “甚好甚好。”
  
  “哈哈哈!”
  
  邈水宫宫主正和治怆宗的大长老相谈甚欢,相视大笑。
  
  毕竟邈水宫宫主将自己女儿给送了出去了,治怆宫和邈水宫两家结好,搭上了治怆宗的车。
  
  对于邈水宫,如果治怆宫能够帮助自己吞并水淼国这个小国的话,那自己的邈水宫,也能成为邈水国了!实力更加强大。
  
  而就在二人举杯换盏之时,突然,宫殿震动。
  
  下一刻,护山法阵发动,而一个男弟子也是急忙忙冲了进来跪下禀报:
  
  “回宫主!诱人擅闯我邈水宫,五名观海境供奉长老,皆是战死!”
  
  “嘭!”
  
  那男弟子话语刚落,邈水宫宫主气得满脸通红,巴掌一拍,酒泉四溅,酒池肉林之中,女子皆是俯首瑟瑟发抖。
  
  “来者何人!如此放肆。”
  
  “弟子......”男弟子咽了咽口水,头冒冷汗,“弟子不知......”
  
  “他是什么境界!”
  
  “五境武夫......身上还有剑气,可是却无任何飞剑,应该是持有剑道法宝......”
  
  “Five!!!”
  
  一道血红手掌法相朝着那男弟子拍过,顷刻间,那男弟子化为血雾,被甚哏旭吸收进身体。
  
  被一个持着剑道法宝的五境武夫单枪匹马闯进自己的宗门,杀了自己的供奉,这丢人丢到家的耻辱让甚哏旭脸庞火辣。
  
  “哈哈哈,小老弟不要动怒。”
  
  治怆宫大长老站起身,拍了拍甚哏旭的肩膀。
  
  甚哏旭拱手道:“让兄长您耻笑了。”
  
  “没事没事,你我什么关系,走,我们去会会他,将他千刀万剐又有何不可?只是听说邈水宫少主,侄儿他很喜欢慕容庄的女子,她们样貌很出众不成?”
  
  “确实出众。”甚哏旭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届时小弟我将那慕容母女给兄长您送去。”
  
  “哈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治怆宫大长老摇身穿衣,直接飞出!甚哏旭也是紧跟其后。
  
  其实那慕容沁他是想自己享用的,给不给儿子无所谓,但现在,给送去了,还是有些痛心。
  
  待到他们刚出了酒池肉林,在邈水宫的练武大殿上,一名男弟子就朝着二人飞了过去。
  
  甚哏旭大手一挥,将这弟子血气全部吸入。
  
  定睛一看,练武场上,只见宫内弟子横七竖八地倒成一片,那些长老们不是重伤奄奄一息就是已经气断身亡。
  
  而那武夫男子只是站在场面中心,一袭白袍胜雪,脸庞竟然如此俊美,宛如画中书生,但却又有儒将气势,阳刚无比!
  
  在男子的身后,竟然是那慕容沁!她抱着一个样式奇怪,有几分像是这武夫男子的布娃娃,那双美眸望向自己,有的只是仇恨。
  
  “有意思!这是慕容小姐所找来的武夫吗?为的就是给你的父亲报仇?慕容小姐也太小瞧我邈水宫了吧?”
  
  邈水宫宫主嘲讽道,心神则是警惕,他开始怀疑,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武夫五境?为何他的实力如此夸张?
  
  虽然自己邈水宫的长老最高也不过观海境!但也是观海啊!而且人数也有五六个!
  
  可是就这么被解决掉了?
  
  “你就是邈水宫宫主啊。”
  
  收起拳头,江临换了口武夫真气。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用过初雪,只是最多释放自己一点剑气,灵窍都没有解开过,而这一路锤过来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痛快。
  
  毕竟自己平时身边面对的都是各种天才,自己好久没有这种虐菜的感觉了。
  
  而对于被自己打杀的这些修士,江临没有任何一点心理负担。
  
  因为邈水宫的弟子,尤其是男子,没有一个不是作奸犯科杀孽深重的。
  
  再说了,同为修士,你既然要打杀我,那就要做好被我打杀的准备。
  
  拿起刀,就要有被刀的觉悟。
  
  修士之间,本就生死自负。
  
  而邈水宫的女子,江临就不清楚了,反正她们也没冲过来,自己也就没有去管了,也没几个女子。
  
  “阁下师从何人?”
  
  看着江临,邈水宫甚哏旭拱手道,眼神中尽是克制住的杀意。
  
  “浩然天下日月教江临。”江临淡然道,“不过你也不用管那么多,我是来杀你的。”
  
  “哦?那阁下为何杀我?”
  
  “奇怪了。”江临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在你们妖族天下,杀人还需要理由吗?”
  
  被江临这一反问,甚哏旭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摇了摇头:“确实不需要。”
  
  江临:“那不就得了。”
  
  甚哏旭:“看来阁下很是适合我们妖族天下啊。”
  
  江临:“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全家了啊。”
  
  说罢,江临直接将几个灵牌以及一块从甚嘘身上扒出来的玉佩丢到他的面前。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你儿子被我杀了,真菜。”
  
  当看到自己儿子玉佩的那一刻,在他的心中的首先不是悲伤,而是愤怒,愤怒的是自己培养出的有望进金丹境的儿子竟然陨落了!白花了那么多冤枉灵石!
  
  愤怒的是在治怆宗的面前!自己竟然丢了如此颜面,以后还怎么和治怆宗讨价还价!
  
  “狂放小儿!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甚哏旭已经是忍到了极致,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然后让他眼睁睁看着他身后的女子是如何惨遭毒手的。
  
  语落,没有对线赢过“祖安文科状元江临”的甚哏旭臂膀一张,狂风吹着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一道巨大的幻影从甚哏旭的身后缓缓脱离、直起、变大,最后高达五丈(约莫十六米)的巨大法相显现而出。
  
  发现双眼猩红,全身殷红,布满血气魔色。
  
  “吼!”
  
  血红法相一身狂吼,如魔一般长发散舞!就连治怆宗大长老看到都不由吃了一惊!
  
  这就是邈水宫的绝学吗?果然有些东西。
  
  “受死!”
  
  已经是金丹境后期的甚哏旭举起手臂,那法相也是举起大手,一巴掌往下盖来!
  
  邈水宫练武场上,江临衣摆飞扬,在这威压之下,江临嘴角竟然微微上扬!
  
  “轰!”
  
  江临武夫真气震散而开,慕容沁被震飞到数十米外,再被江临的武夫真气拖住落地。
  
  迈步向前,江临眼眸银白,真气如丝缠在在江临周围,如破水流觞,也似那冰气水雾!
  
  每走一步,便是一个深坑,深坑越来越越大,直到最后,江临一拳递出,双拳竟然隐隐夹杂雷鸣。
  
  仿佛此刻,天地之间,只有江临一人。
  
  “老子锤你个胸口!”
  
  江临尚未张嘴,可是巨大的法音传荡整个邈水宫,回荡于山水间!
  
  一拳递出,从上往下俯视看去,江临那渺小的拳头夹杂雷霆之火直击而去!
  
  瞬间巨大的气浪席卷而开,而那猩红色法相由掌心开始出现蛛网般的裂痕。
  
  “怎么会!”
  
  甚哏旭法相由这一道裂痕蔓延全身,他想收起法相,可是却发现被那拳罡阻止!
  
  “相”由心生。
  
  甚哏旭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座大山砸上!
  
  “噗!”
  
  一口鲜血从甚哏旭的口中喷出!
  
  他怎么都没想到面对面的碰撞,金丹境的自己在他的武夫第五境面前竟然像是纸糊的一般!
  
  而他更不知道!
  
  江临其实只有武夫第四境!
  
  “兄长救我!”
  
  就在甚哏旭全身开始龟裂,血液从那瓷器网纹裂痕上渗出之时,甚哏旭求救道!
  
  “要我救你?可以,以你道心起誓,这辈子为我是从,永远做我的狗!”
  
  “你!”
  
  “怎么,不答应,那就算了,小老弟你放心,你的邈水宫我会好好接手的。”
  
  “我发誓!这辈子唯胡兄你瞻前马后!说一不二!”
  
  甚哏旭也是果断,在第二时间直接起誓,语言飘入进他那虚幻悬浮的心脏之中,誓约迅速完成。
  
  “很好!”
  
  名为胡失致的治怆宗大长老很是满意,今天收获颇丰!
  
  心情很好的他祭出一座黑色玲珑塔!这是他的本命物!也是他的杀手锏!是他在一古境中所得!
  
  玲珑黑塔悬浮在江临上空,瞬间扩大直接罩下。
  
  “江公子!”
  
  “beng~~~~”
  
  宝塔落地的声音掩盖了慕容沁的呼喊。
  
  胡失至掐念口诀,宝塔之中,鬼声大震,如泣如诉,摄人心魄!
  
  塔可炼人,亦可束人!
  
  在胡失至看来,不用一炷香的功夫,江临就会被自己练成血水,然后魂魄拘束在塔内!最终为自己所用!
  
  吸取如此强的武夫魂魄,自己玲珑黑塔必定可更上一层楼!
  
  黑塔之中,发出阵阵声响!是江临一拳又一拳锤击黑塔。
  
  每一声响都响在了胡失至的心上,与灵魂相连的他感觉到,这个人族武夫竟让将塔内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拳印!
  
  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咚咚咚!咚咚!咚!”
  
  最终,当胡失至心头不停滴血,觉得自己要用不少灵石和天材地宝来修补宝塔的时候,终于,动静消失了。
  
  “哈哈哈,小子,你何必找死”
  
  胡失至抹了把冷汗,终于松了口气,自己的宝贝终于不用遭受摧残了。
  
  黑塔打开,在黑塔镇压的远处,是江临剩下的那条师父曾经给他做的现代四角裤衩。
  
  “前辈!”
  
  就在慕容沁眼泪划过眼角,冲上前紧紧抱着江临的裤衩泣不成声,哭成泪人,心中自责不已。
  
  自己该阻止前辈的!自己该阻止的!
  
  而胡失至看到那虽是凡人,但却美得脱俗的女孩哭成泪人,更具诱惑!
  
  但当他张开手聚起灵力要去抓起她拉到自己身边时。
  
  突然之间,一道铜币碰撞大理石的声音响起。
  
  只见光着身子的江临站在少女身边,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然后淡定的将自己的裤衩从少女的怀中抽出,缓缓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