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画江湖之盖世传说 > 第五十五章 未知的梦

第五十五章 未知的梦


  曾几何时,几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山鬼谣将坠入黑暗,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时,唯有云丹始终坚信山鬼谣不会无由背叛玖宫岭,仍然对抱有希望。
  在的记忆中,年少时的山鬼谣是何等的气风发。当普人刚刚抵达两仪境界时,他早已远在太极,是玖宫岭当侠岚中出色的天才。
  两个人从小便结下了深厚的谊,又师出同门。本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却因为肩上的使始终没能走到一起,便是这样两个人的心中仍互在乎着彼,历经生死后他们的感也变得加深厚,两个人就这样互扶持一走到现在。
  “独龙似独断专行,他的内心也有善良的一面。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学生,我绝对不信他会出背叛玖宫岭的。”云丹着山鬼谣说。
  “当初可是他伤了弋痕夕,若不是我使赶到后将不堪设。比起对他的了,我信我所到的。”
  望着山鬼谣渐渐走远的身影,云丹在地愣了好久,喃喃自语:“难真的是我错了……”
  月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陡峭的山上依稀出现三个身影。
  “我实在是不白,玖宫岭已然我摧毁。仅剩下的那几个侠岚眼就要我们一举歼灭,为何却要让我们退守至昧谷。”离魂的语气中隐约带着不满,满眼都是抱怨
  离魂身为梼杌座下得力干将,亲率众零大军创极阳界,手上所沾染的鲜血是数不胜数。那时的他可谓是风无限,如今却要听从一个叛境侠岚的号令,来实在是令他不爽。
  “那个女娃娃和一样都不是这个界上的人,如对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话那尽前去便是,我绝不阻拦。”仲长不紧不慢的说,似乎离魂的埋怨早在他之中。
  仲长简洁索的一句话,却一下子让离魂闭了口。
  当年四大凶兽是为了逃亡才迫来到极阳界,而极阴界的数不胜数,甚至还有超越上古凶兽的存在,起那足以毁灭天地的大力量,不经让离魂不寒而栗。
  “虽然不这个雪莉来极阳界的目的是,我一定和辗迟托不了关。”假叶。
  “既如可好了对策?”
  假叶的眼珠微微转动着,慢慢的咪成了一条缝。
  “要是人皆有弱点,人心是脆弱的。辗迟自身有着横的零力,又有混沌和雪莉庇护,与其面锋也占不到太多便宜,不如从他身边近之人下手。”
  “是说,辰月?”
  ……
  辗迟望着眼前宫殿似的筑,金黄色的玻璃瓦在阳下闪耀着耀眼的芒。屹立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地方是那样的似曾识,仿佛自己以前真的来过,却又怎也不起来。
  当辗迟推开门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火。大火蔓延至宫殿里的每一处角落,犹如一肆无忌惮的野兽欲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殆尽。
  熊熊的大火没有使辗迟停下脚步,而是继续迈着沉的步伐前行走,终消失在火中。
  辗迟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紧着开始浮现出无数个零碎的片段。这些片段是那样的真实,仿佛就是辗迟的亲身经历一样。
  见大火的深处引出一女子,那女子背对着辗迟,身材十分的窈窕,散发出淡淡的体香。似十分从容,丝毫没有因为火势的凶猛而感到半点惊慌。
  “几千年过去了,无,还过的好?”女子依旧背对着辗迟,轻声。
  刻辗迟已确定这里没有其他人,对方应该是在和自己说话,便询问:“
  “姑娘所唤之名…为何人啊?”
  女子没有答辗迟的话,而是继续说:“我已等了千年,曾说过永远不会负我。为何后要离我而去,还爱上的女人?”
  辗迟不白女子的话是,当准备继续问楚时,女子的背影逐渐开始变得模糊,后剩下无尽的大火……
  辗迟猛的睁开眼大口的喘着粗气,这突如其来的应倒是给旁边的游不动和颜如婴吓了一跳。
  “辗迟,这是怎了?”
  见辗迟的额头上大把着冷汗,枕头早已湿透。
  辗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开始刚刚梦中的经过,“我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有一个大的宫殿,大火将宫殿所有的一切都燃烧殆尽,然后出现一个女孩…紧着…”
  辗迟拼的忆着那些零星的片段,奈何却怎也不起来。见辗迟开始头痛欲裂,终一瘫倒在床上。
  “辗迟,不过是一个梦而已,醒来之后就都没有了。何必为难自己呢?”游不动着辗迟,安慰。
  “不,这个梦对我来说我非要。梦里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实,我似乎失去了一对我而言要的东。”辗迟拼尽全力从床上爬了起来,有气无力的说。
  颜如婴拍着辗迟的肩膀,:“现如今要紧的是赶快给身体养好。这一昏就是三天三夜,可给我们吓坏了。在昏迷间辰月几乎是寸步不离,我和游不动好番劝说这才让去睡会儿。”
  “辰月,……”
  “好了,我给煮了爱吃的三生饺子,一会我俩给送过来。”
  刻的辗迟也无心留其他,在脑中不断复梦境中的画面。辗迟隐约觉得,这未的梦似乎传递着要的信息。
  游不动来到食堂,将好的三生饺子从锅中捞出,香伴随着热气扑鼻而来。
  颜如婴坐在桌子前,眉头微微皱着,十分凝。倒是与昔日十分不同。。
  “游不动,说这辗迟在昏迷时说的大婚,到底是?我总感觉似乎没有那简单。”
  “唉,我也不。不过这还好有混沌在,将辗迟体内的零力稳定下来,不然还不会发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