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乱世栋梁 > 第三十章 志向

第三十章 志向

    新平公府邸,黄姈看着李笠的信,眉头紧锁,一旁竹帘后,薛氏姊妹正在琵琶、吹笛,奏乐为主母解闷。
  
      黄姈现在很郁闷,但本来应该高兴,因为李笠加官进爵了。
  
      去年,李笠随军出征,立下不少军功,如今封赏下来。
  
      李笠进号平北将军,军号班秩第三十,此为重号将军,非杂号将军可比,而军号最高班秩是三十四班。
  
      加金紫光禄大夫,此为加官的虚职,文武十八班中班秩第十四,官位同中领军、中护军、吏部尚书,但虚职无实权及职责。
  
      而李笠原来的加官是散骑常侍(班秩十二)。
  
      进爵新平县公,食邑三千五百户,由原来的侯爵,变成公爵。
  
      又封李笠长子李昉县子爵位(子爵)
  
      拜李笠为徐州刺史,使持节都督徐州诸军事,此为实际职务。
  
      徐州是新设的州,治所在彭城,目前,梁国徐州治下的城,就只有彭城而已。
  
      让黄姈觉得郁闷的事情,就是“拜徐州刺史”的任命,因为这个任命,让李笠身处险境,稍有不慎,就会出事。
  
      若不是李笠在亲笔信里,向黄姈仔细说明了情况,那么黄姈有理由认为,这个“徐州刺史”的任命,就是让李笠去死。
  
      彭城不好守,还要面对齐国大军的反扑,如果官军在野战中无法击退齐军,那么彭城外无援兵,迟早失守。
  
      换谁来守也守不住。
  
      李笠却要守彭城,为的就是‘徐州刺史’一职,因为只要朝廷设徐州(治彭城),那么,当了徐州刺史的李笠,就能打开新局面。
  
      风险极高,收益极高,简而言之是豪赌,赌注是李笠的命。
  
      黄姈担心李笠的安危,说实话,不希望李笠这么玩命。
  
      毕竟即便不玩命,按照李笠现在的官职、爵位,足以锦衣玉食,度过余生。
  
      但是,李笠有志向,她不可能阻拦,所以能做的就是守在家里,教育子女,打点产业,为李笠做好‘后勤’。
  
      却如同守活寡。
  
      我在建康守活寡,你在外面找女人!
  
      一想到这里,黄姈觉得有些恼火,把信收好,缓缓喝茶。
  
      音乐悠扬,颇为好听,但听在黄姈耳里,却有些心烦。
  
      年初,李笠打了个大胜仗,随后,派人送回来两个小娘子,黄姈见了后,心中不快:
  
      这两个小娘子貌美如花,善弹唱、歌舞。
  
      而且还是姊妹,姊姊美而艳,妹妹美而媚。
  
      李笠把两个小娘子送回来,明显是要收为妾的意思。
  
      黄姈认为自己不是妒妇,嫁给李笠之前,李笠就有了妾,她也想好了:李笠一定会发迹,发迹了迟早会纳妾。
  
      所以,黄姈不反对李笠纳妾,但自己在建康独居,年纪轻轻如同守活寡,李笠却往家里带女人,两相比较之下,她还是觉得恼火。
  
      不过异母兄黄?在私信里说得明白,既然李郎迟早要纳妾,那还不如‘以攻代守’。
  
      薛氏姊妹是齐国人,在梁国没有亲戚,做了李笠的妾,不会有便宜亲戚上门蹭吃蹭喝、煽风点火,将来又打李家产业的主意。
  
      薛氏姊妹出身倡家,虽然‘未经人事’,却必然精通狐媚之术,有这两位‘看’着李笠,就如同两扇紧闭的大门。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就没有其他小娘子的事了。
  
      黄?说得有理,黄姈的娘杜氏也劝,说李笠把小娘子先交给正室处置,正室就得大度,不然就显得善妒。
  
      反正黄姈已经生了儿子,将来还有的是机会生儿子,作为持家的正室,长得也不比这薛氏姊妹差,还年轻,有什么好担心的。
  
      “行了,不用弹了。”
  
      黄姈说完,摆摆手,薛氏姊妹便停了下来。
  
      听得主母让她们过来,薛月嫦、薛月娥姊妹有些惶惶,来到面前,垂手而立。
  
      当初,她们还以为会被那个梁国将军带在身边‘享用’,结果却被送到这里,听主母发落。
  
      万一主母起了心思,而当家的不在府里,她俩随时都会被整死。
  
      “你们在府里住下,也有一阵子了。”黄姈看着两个小娘子,缓缓说着,“鄱阳话,也学了一些,但还不够,继续学。”
  
      “是,主母。”姊妹俩赶紧回答。
  
      “还有,你们是邺城人?”
  
      “是,主母,奴婢家在邺城。”
  
      “那好好说说邺城的情况,我会细细问。”
  
      黄姈对齐国国都邺城不感兴趣,不过李笠在信中让她帮忙收集‘情报’,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就把这事办好。
  
      见这姊妹俩低眉顺眼,黄姈也不为难,但两人可不能白吃白住,要干活的。
  
      “府里没有歌舞伎,你俩既然精通弹唱,那好,我选几个人,跟着你们学弹琵琶和吹笛,你们用心教,不然,我若不满意...”
  
      黄姈的目光扫过姊妹俩面庞,她自幼女扮男装,弓马娴熟,杀过人见过血,只身降伏群寇,胆气和‘杀气’可不逊男子。
  
      目光这么一扫,薛氏姊妹只觉得后背发凉,仿佛老鼠见猫,战战兢兢:“是,奴婢明白。”
  
      。。。。。。
  
      傍晚,客厅,黄姈与东冶监作贾成交谈,李笠要守彭城,需要很多物资,其中一些物品,譬如铁制品,由东冶负责提供,而贾成负责‘验收’。
  
      李笠要的铁制品,其实是许多零配件,数量不少,形状比较复杂和奇怪,定下图形和尺寸后,由东冶铸造或者锻造出来。
  
      这些铁制品有严格的尺寸要求,虽然不至于严苛到必须分毫不差,但也不能差太多,否则实际使用时还得修型。
  
      贾成为李笠管理水力作场多年,十分熟悉各种机器及零配件,正好又是东冶监作,负责铸造、冶炼事宜,所以由他来负责验收,再合适不过。
  
      “齐国必然大举来犯,君侯守彭城,很可能没有援兵,只能硬扛,十分危险,他定的零配件,一定不能出问题。”
  
      黄姈仔细看着清单,边看便说,贾成几乎要拍胸膛保证:“夫人放心,我都仔细检查过,这些定制的零配件都没问题。”
  
      贾成是自己人,且做事十分用心,所以黄姈只是多叮嘱几句,并不是提醒对方该怎么做。
  
      “你说,君侯要这些零配件,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我怎么觉得,这是在拼装机器,办水力作场,而不是在备战、守城?”
  
      “夫人放心,君侯要这些物品,一定有原因的。”贾成大概猜出李笠的谋划,却不好明说。
  
      事关机密,李笠让他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若李笠想让夫人知道缘由,自然会在家书里说。
  
      若不说,夫人来问他,他只能装聋作哑。
  
      黄姈很聪明,见贾成含糊其辞,而李笠也不跟她明说有何打算,那她就不再打听。
  
      反正李笠既然敢主动要求守彭城,想来就一定有把握。
  
      她能做的,就是按照李笠的吩咐,把各项事务做好,做好内当家,不让李笠分心。
  
      姑婆(婆婆)吴氏在鄱阳,有林氏、李昕以及赵孟娘照顾,所以不需要她操心,鄱阳的产业有赵孟娘管着,管得很好,她省心许多。
  
      所以,按照李笠的清单,置办各类物资送往彭城,是眼下当务之急。
  
      而贾成不久之后要前往彭城,在李笠身边做‘监工’,负责修建各类城防设施,黄姈便有所嘱托。
  
      “君侯打仗喜欢身先士卒,这能鼓舞士气,但也很危险,若战事紧急,那是没办法,可若无必要,你们得拦着。”
  
      “他如今已是徐州刺史,为全军主帅,自身安危关系到那么多将士的生死,不能再轻易身处险境。”
  
      “夫人放心,我会劝的,梁郎他们也会注意的。”
  
      黄姈又吩咐:“还有,君侯身边,没有贴心人跟着照顾日常起居,你得多提醒那几个莽汉,多用心。”
  
      贾成点头称是,但知道这嘱托纯属多余,因为他知道李笠打仗时没那么矫情,日常起居,由随从负责就行。
  
      黄姈也是知道的,但没有‘贴心人’在身边,自然就放心不下。
  
      所谓‘贴心人’,就是侍妾,这年头将领们出征都带着侍妾,一来是享受,二来有女人伺候,确实比较舒心。
  
      但李笠没那么讲究,一般不带女眷出征,无论将士俱是如此,说是少一份牵挂和累赘。
  
      当初黄姈跟着出征,那是拗不过。
  
      “夫人,我等说话,君侯未必听得进去,不如夫人手书一封,仔细嘱咐,君侯自然会注意的。”
  
      “我就是怕他听不进去,又不能在身边盯着...”
  
      “君侯有大志向,不拘小节,还请夫人放宽心。”
  
      “唉,实在是这次太危险了。”黄姈其实就是担心李笠的安危,所以关心则乱,变得絮絮叨叨起来。
  
      贾成知道李笠如此拼命,其实不光是为自己,也是为了大伙。
  
      李笠有大志向,大伙有小志向,他也想为这个团体尽一份力,所以劝道:“夫人放心,君侯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我等追随君侯多年,知道君侯的志向,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此次既然做了如此之多准备,想来一定能守住彭城,请夫人在建康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