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乱世栋梁 > 第三十三章 破绽

第三十三章 破绽

    获水畔,萧县,此时已变成帐篷的海洋,御驾亲征的齐国皇帝高洋,处理完事务后,在金碧辉煌的大帐里,和昭仪段氏交谈。
  
      段昭仪为段韶之妹,有闭月羞花之貌,又多才多艺,是高洋的宠妃,也是高洋的表妹,此次随高洋出征,一路相伴。
  
      因为段韶是在救援彭城时兵败身亡,所以当大军即将彭城之际,高洋和段昭仪谈起敌情。
  
      “梁军以寒山堰蓄水,将彭城化为水泊,方圆数百里,兵马不能涉,又以舟师驻泊城垣,还在寒山堰两岸筑垒,是为南北二塞。”
  
      “塞有石墙、木栅,又有灌水壕沟围绕,寒山堰上似乎有水寨,可与彭城以水路往来。”
  
      “寒山二塞,规模不小,驻防兵马数量暂时不明。”
  
      “梁国设徐州,徐州刺史,便是那捉了侯逆的梁将,李笠。”
  
      高洋躺在榻上,优哉游哉说着,看着侯景手骨所制如意,将其作为交谈对象:“看来,你被那李笠活捉,不是意外?”
  
      一旁,段昭仪看着这白森森的人骨如意,觉得有些不适,默默坐着。
  
      “孝先的仇,我一定会报。”高洋放下如意,坐起,让段昭仪坐在身边,他在家人面前,自称不用“朕”。
  
      段昭仪缓缓说着:“妾闻‘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请陛下请大局为重,若寒山难攻,不能为此误了战事。”
  
      “我说过,孝先的仇,一定会报。”
  
      高洋说着说着,笑起来,笑容里带着杀气:“那个李笠,如今守寒山,正好,我一定要将其活捉,带到邺城游街!”
  
      高洋已知彭城如今变成湖中岛,而要把湖水放干,就得拿下寒山堰。
  
      守彭城(寒山)的梁军将领,是梁国新任徐州刺史李笠,这个李笠,就是当年活捉侯景的那个李笠。
  
      当时消息传到邺城后,高洋还戏言将来若捉到了李笠,就要李笠在邺城当个里吏。
  
      结果,李笠此人接连击败齐军,还击杀了高洋的表兄、晋阳诸将领袖段韶,这让高洋收到噩耗后暴跳如雷。
  
      他如果不收复彭城,把梁军赶回淮南,何以服众?不挫一挫梁军的嚣张气焰,淮北怕是要动荡起来。
  
      但是,按照斥候所探军情,寒山堰可不好攻,如果傻乎乎的在寒山和梁军耗,极易得不偿失。
  
      “梁军在寒山严阵以待,构筑许多堡寨、石墙、壕沟,就等着官军去攻,呵呵,倒是好算计。”
  
      段昭仪默默听着,高洋兴致勃勃的说:“我打算派兵堵着寒山,然后分兵攻下邳、宿豫,把梁军赶到淮南,之后,再慢慢攻寒山。”
  
      “届时抓了李笠,我可以先把他交给你,任你处罚。”
  
      段昭仪赶紧回答:“有陛下为妾报仇,妾便心满意足了。”
  
      “放心,我会收拾他的,至于西贼,呵呵,官军已收复阙南,洛州清净了,他们想乘虚而入,那是妄想!”
  
      高洋既是在和爱妃交谈,其实也是给自己鼓劲。
  
      此次御驾亲征,不容有失,既要收复彭城,又不能拖太久,否则西贼(魏国)极有可能趁火打劫,进攻河东。
  
      虽然河东有大军镇守,不至于出什么大乱,但高洋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既然御驾亲征,就一定要成功。
  
      段昭仪见高洋说得兴致勃勃,仿佛敞开心防,但她不敢大意,因为常伴高洋身边,知道高洋是什么品性。
  
      简而言之,高洋喜怒无常,有时明明还在开怀大笑,却可以因为接下来的一句话不合心意,瞬间变脸。
  
      别看她极受高洋宠爱,但高洋真要发作起来,谁都敢打骂。
  
      当年,她嫁给高洋(其实是为侧室)时,女眷闹喜,按习俗捉弄新郎,她嫂子元渠姨(段韶正室之妇)因为闹得过火了些,惹恼高洋。
  
      高洋当时就大发雷霆,对段韶放话,说要杀了元渠姨。
  
      当时元渠姨吓得面如白纸,赶紧逃到高洋之母娄氏那里,从此之后,不敢出府半步。
  
      虽然高洋未必真的要杀人,但这喜怒无常的高二郎,万一哪天恼怒起来拔刀就砍,人死了,后悔也没用了。
  
      段韶身为贵胄,连自己正室的性命都没把握保住,段昭仪侍奉高洋身边,自然是小心翼翼。
  
      生怕哪天惹恼高洋,一刀下来,不死也残。
  
      而且,段昭仪担心高洋心中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所以不敢恃宠而骄。
  
      当初高洋称帝,关于皇后人选,勋贵们反对正室李祖娥为皇后,理由是“汉女不能为后”,极力要求高洋立段氏为皇后。
  
      但高洋力排众议,立李祖娥为皇后,以段氏为昭仪,从那时起,段昭仪在李祖娥面前愈发小心翼翼,生怕言语不当,让高洋听了去,产生误会。
  
      如今,兄长段韶兵败身亡,段昭仪更加小心,高洋方才说若抓了李笠,便先让她处罚,她哪里敢接这话。
  
      高洋说着说着,问爱妃:“其实,寒山堰那里,有一个破绽,致命却简单,足以让寒山堰失效,你猜猜,是什么?”
  
      “妾如何知道呢?不通兵事。”
  
      “猜猜,很简单的。”
  
      “嗯....”段昭仪眉头轻拧,片刻,试探着问:“妾以为,莫不是到了隆冬季节,水面结成厚冰,官军兵马便可踏冰去攻彭城及寒山堰?”
  
      高洋闻言反问:“爱妃如何想到这法子?”
  
      “妾听闻,西贼每年冬季,都要凿黄河之冰,生怕官军兵马踏冰过河去攻。”
  
      “哈哈,爱妃说得好,只是徐州这里,虽然冬季湖泊也会结冰,但冻不牢,你所说待得水面结冰,官军兵马踏冰攻彭城或寒山堰,行不通。”
  
      高洋知道段昭仪不通兵事,所以稍作卖弄,便公布答案:“大禹治水,堵不如疏,我们可以挖掘沟渠,绕过寒山堰,把彭城周围的水排干。”
  
      “譬如,在寒山堰南北两端,距离梁军堡寨数里外,各挖掘一条深渠,直接把水排到下游,如此一来,彭城周围又为陆地...”
  
      “而那寒山堰,就成了一堵土垣,梁军舟师如涸辙之鱼,南北二塞及梁军,不过是破冢,及冢中枯骨罢了。”
  
      段昭仪闻言惊讶不已:“这就是破绽?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高洋笑起来,带着不屑,“那李笠以为把寒山堰两端围得如同铁桶般,别人就无计可施?笑话!”
  
      “我军只需调集大量青壮,在地势较低之处,挖掘沟渠,将水排走,他就是作茧自缚,如瓮中之鳖!”
  
      段昭仪有些担心:“挖沟渠,恐怕耗时不短吧?万一梁军发觉不对,派兵出击...”
  
      高洋不以为意,去年秋冬,他巡北时,调集大量青壮,在崇山峻岭之间修筑长城,相比之下,在平原挖区区一两条排水渠,又算得了什么?
  
      他搂着爱妃,笑道:“只要劳力够,挖沟渠就绝无问题,至于梁军是否出击,呵呵,他出击,那官军不就候个正着?正好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