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超神采集 > 第469章 想多了?

第469章 想多了?


  “那到时候就麻烦丘管事了!”
  许昼感谢道。
  “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丘益川到没有在意。
  许昼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如其他外门弟子一样,把手上这一块灵池谷令牌放置进卡槽之中,顷刻间灵池谷入口处,犹如一道无形屏障显现,形成一条入口,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从入口处散发出来的天地灵气是何等的浓郁又是何等的精纯。
  稍微吸一口气,就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想都不用想,灵池谷内部,尤其是灵池,其效果又会是何等的惊人。
  也难怪整个万剑城中,无数武道修为非凡的外门弟子,都愿意花费极大的代价,就是为了来参加一年一次的灵池谷开启。
  “各位师兄姐们,我现在进去,希望你们可别让我失望,我可不希望你们只会嘴上如泼妇般冷嘲热讽,手上的本事不堪一击!”
  许昼没有急着通过入口,而是转过身去,扫视一遍,如长龙般的队伍,还有许多外门弟子没有进入其中,冷哼一声之后,这才转身走入入口。
  不多时,随着许昼进入之后,裂开的入口逐合拢,许昼的身影也从众人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
  “我草,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
  一名名外门弟子忍不住破口大骂一声,虽然许昼的身影已经从他们视线之中消失不见,可是许昼刚刚的那一番话还是在他们耳边回响,眼前仿佛再一次浮现出许昼刚刚那般嚣张不可一世,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差一点没有把他们气爆。
  他们能够通过万剑宗的考核,进入万剑城成为外门弟子,无一不说明,每一个人都是武道天才,能参加今年这一次的灵池谷开启,更是证明,他们每一个人也都是武道非凡之辈,以及背景不可小觑。
  不敢说在万剑城横行无忌,可却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被别人冷嘲热讽过,尤其还是被一个面容稚嫩,年纪明显是没有他们大的小鬼冷嘲热讽。
  不管是男是女,也都差一点被许昼嚣张的态度气死。
  “希望等我进去之后,这小兔崽子还没有被人打死!”
  一名外门弟子阴沉着脸色,双眼之中,尽是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想多了,就这小兔崽子的态度,怎么可能会没有被刚刚进去的那些人打死!”
  一名外门弟子遗憾道。
  “好了,也别废话了,还是早点进去吧,或许还能赶上,在那小兔崽子没有被打死之前,也能出一口恶气!”
  一名外门弟子迫不及待道。
  一时之间,一名名外门弟子进入灵池谷的速度也都下意识加快了许多。
  不多时。
  轮到了周英、冯莲。
  周英没有急着进入灵池谷,而是扭头看向一旁的丘益川,好奇地询问道:“丘管事,你不会是真觉得许昼那家伙能一个人打败全部人,霸占整个灵池谷里所有的灵池吧?”
  “这位师妹,你怎么会这么想?”
  丘益川疑惑道。
  “丘管事,主要是你刚刚对许昼那家伙的态度,还有最后说出的那一种话,没有怀疑许昼那家伙是不是真能一个人霸占整个灵池谷,仿佛是真的就相信许昼那家伙,所以我才会这么想!”
  周英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丘益川忍不住失声发笑,见周英一脸的疑惑,不明白他为何会发笑,再一次开口说道,“师妹,你不会真以为许师弟进入灵池谷,是为了霸占整个灵池谷里所有的灵池吧?”
  “丘管事,难道不是吗?”
  周英疑惑道。
  “当然不是!”
  丘益川微笑道。
  “那不知道许昼那家伙进入灵池谷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何还会说出那种话?”
  周英却是愈发的疑惑不解,不太明白丘益川话语中的意思。
  “许师弟那小子,其实就是个武疯子,刚刚说出那一番话,可不是真的为了霸占整个灵池谷里所有的灵池,而是为了和其他人发生冲突,好大战一场!”
  丘益川脸色一正,脸色多少流露出些许敬佩之意。
  不管许昼的所作所为是何等的可笑,可就凭借这小子对于武道的态度,多少还是值得他敬佩。
  因为这种纯粹的武疯子,仅仅为了战斗,不惜得罪任何人的武疯子,已经很少很少了。
  “武疯子?”
  周英眉头微微一皱,喃喃自语,有些理解丘益川话语的意思,却又有些不理解丘益川话语中的意思。
  “武疯子其实就是那种除了武道以及战斗之外,就没有其他想法的家伙!”
  冯莲突然开口解释了一句,下意识抬头看向丘益川,眼神之中全然是好奇,疑惑道,
  “丘管事,你是如何知道,许昼那家伙是武疯子的?”
  “眼神,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的!”
  丘益川正色道。
  “眼神?”
  不仅冯莲就连周英也是无比的疑惑。
  “因为我从许师弟的眼神之中看出了纯粹的战意,这种战意,除了武疯子之外,很少会有人再有了!”
  丘益川叹息道。
  “原来如此!”
  冯莲点了点头,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也不再怀疑,她无法做到的事情,不代表其他人也无法做到,她还是选择相信丘益川,因为人家不可能在这种可有可无的事情上欺骗,感慨道,
  “如果许昼这家伙是武疯子的话,那就可以解释通,这家伙为何会一下子变得如此膨胀!”
  周英忽然好似想到什么事情,瞳孔紧缩,浑身一颤,惊疑道:“冯姐姐,你说会不会许昼这家伙不是没有看破望哥他们的算计,而是有意为之?”
  “或许还真有这种可能!”
  冯莲点了点头。
  “算计,什么算计?”
  丘益川好奇地询问道。
  “丘管事,也不是什么算计,只是刚刚我们挺疑惑许昼这家伙为何会一下子变得这般膨胀,猜测是中了其他人的算计,被别人捧杀,所以才会一下子变得这般膨胀!”
  周英解释了一句,只是这一件事,有可能涉及望哥他们的名誉,也不好说得太详细。
  “你可能想多了,许师弟或许没有中人家的算计!”
  丘益川若有所思道。
  “丘管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英疑惑道。
  “因为呀,对于许师弟这种武疯子,捧杀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丘益川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