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2 章
“买三送一和第二件半价怎么说?这里面任意一件么?”
  
  一个清亮的声音让穷逼林小路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花苞头上缀着的小珠子一晃一晃的,头都还没抬起来,背书似的就啪啦啪啦喊出了一通:“买三免一挑三根灵草,最便宜的不要钱,武器也是两件里便宜的那件半价,您……”
  
  林小路还没背完,抬起头,看见来人,一个“您”字就卡住了,只见来人穿着一件灰色长袍,长发高高束起,身后背着一把林小路再熟悉不过的一把暗青色长剑,胡子拉碴的脸让林小路一下就没了今日开门红的雀跃,有气无力地道:“师傅是你呀……”
  
  陆衡冽听着小丫头看到是他就沮丧地垂下了头,不由好笑,背在身后的手上多了一个暗黄的油纸包,扔给小丫头,长腿一迈,往小丫头身旁席地而坐,然后伸手扯了扯小丫头头上的两个小花苞,把两个花苞扯对称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林小路显然已经习惯了自家师傅的动作,低头打开油纸包,就看到了两个热乎乎的大包子,她嘀咕了一句:“昨天我刚吃的辟谷丹。”
  
  一颗辟谷丹管饱十天,可不就浪费了……
  
  陆衡冽自然听到了小丫头的嘀咕,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小孩子家家的,这么早吃辟谷丹作甚?到时候长不高了可不要找为师哭。”
  
  扑鼻而来的香菇猪肉馅儿香气,让林小路不再坚持,一口咬下去,带着肉汁的包子皮儿,混着鲜香的馅儿就让她整个人都满足了,腮帮子鼓鼓的,看到一旁师傅不知打哪儿来了个喷水壶,含糊不清地道:“师傅,你干什么呢?”
  
  “帮你整整,”陆衡冽动作熟练,也不用法术,就摆弄着青布摊子上的灵草,很是嫌弃地道,“这么干巴巴的灵草也好意思整出来卖,你当修士都是傻大头么?”
  
  他一边叨叨着,一边青布摊子上的灵草就变得水嫩起来,一棵棵都绿油油的,然后他又伸手把青布摊上的有些生锈的武器也都用喷水壶喷了喷。
  
  咬着包子的林小路眼见着那些生了锈的武器都变得亮闪闪的,很是狗腿子地道:“师傅!这样也行?好厉害啊!”
  
  “当然行了!”陆衡冽颇为自得地扬了扬头,“也不看看为师是谁,你还嫩着呢,你做的这些为师早就做过了!”
  
  “生活不易,多才多艺,想当初为师还不是剑修的时候,连团破线都能整出个捆仙绳出来赚灵石,那其中一路坎坷啊……”
  
  啃着包子的林小路很是习惯地听着她师傅吹逼,她师傅和她印象中的剑修除了同样有把剑就完全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什么高冷少言,什么剑气逼人,什么高人风范都和她师傅一毛钱都不搭边。
  
  林小路有一茬没一茬地接着师傅话,任由师傅说着当年的鸡飞狗跳史,正听着师傅说道:“你不知道金毛老怪剑体双修有多难缠,一拳下去就跟块炼器的铁炉子一样,又烫又硬,得亏我当时……”
  
  “得亏你当时怎么样?是不是后来被人家打得头都秃了?”一道冰冷中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衡冽当即下意识反驳道:“哪里有秃?!就是被削掉了点头发,都是那老家伙出手奸猾!”
  
  林小路一看来人,就知道自家师傅这神奇的水壶哪里来了,只见来人一身月白文竹长袍,长相白净俊秀,皱着眉,轻“啧”了一声:“哪比得上你这个老家伙啊?!嗯?不要脸的老家伙又偷了我的东西来你徒弟这里显摆!”
  
  来人正是自家师傅的师弟,林小路的小师叔,也是归一楼炼器峰的峰主,归一楼三大长老之一的谢桓期。
  
  陆衡冽听了师弟的话,吊儿郎当地耸了耸肩:“诶哟,师弟,你这话说的,我不就帮你试试你这新出炉的法器好不好用嘛?”
  
  说着,又从林小路摊子里随便拿了把灵草塞进谢桓期怀里:“正好你好好检查检查这灵草变得这么水灵灵的有没有问题?可别把我徒弟坑得灵草都卖不出去!”
  
  旋即,林小路就看到她师傅趁着师叔低头看灵草的功夫,往她怀里扔了个东西,就足尖一点,长剑一踏:“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不要脸的老家伙!你给老子等着!”谢桓期反应过来,手中握着灵草,脚下出现一叶扁舟,空中一打旋儿就追了过去。
  
  看着师傅师叔远去的林小路抽了抽嘴角,低头就看见了师傅扔进她怀里的不就是刚刚师傅在她面前显摆的水壶么?然后还有一张传音符,林小路对着传音符输了点灵气,里头就传来了师傅洋洋得意的声音。
  
  “玉阙要和我抢东西还嫩着呢,乖徒儿,刚刚那把灵草给你师叔,这个灵器就当你向你小师叔买的了,你放心认主就是了,有问题师傅帮你顶着,不说了,你小师叔又要追来了,为师先走一步了!”
  
  玉阙正是林小路谢桓期小师叔的字,听着师傅毫不要脸的话,作为受益者的林小路只能想到她大师姐和她说的:“师傅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要脸,还不要脸得恰到好处,完美掌握了如何作死不会被人打死的那个度,你看师叔师伯们哪个不常常要和他打个一天八百次?最后一起喝酒的时候还是好得不行。”
  
  当初说这话的大师姐,最后是这样总结的:“不得不说,师傅这点我们都要好好学学。”
  
  林小路也渐渐从当初第一次看到师傅师叔打架的束手无策,到现在可以厚脸皮地划破自己的手指,对小水壶滴血认主了,摊子上还有一小堆武器还生着锈呢,铁锈都没了正好可以涨个价。
  
  灵草水嫩了,武器没锈了,再加上大促销策略,林小路赶在太阳下山前顺顺利利地把一摊位的东西都卖了出去,比原先预计的一块下品灵石的收入翻了一番。
  
  开心的林小路交了门派任务又领了两块下品灵石后,回自己洞府后准备翻出自己的全部灵石摆个聚灵阵修炼一番,然后就翻着翻着翻到了一团破破烂烂的布,那团破布也是林小路捡破烂捡出来的,是数十个破损得极其厉害的储物袋。
  
  当初把这些破储物袋收起来,也是林小路想着十几个破储物袋拼拼说不定就能拼出一个好的储物袋呢,自己可以用,也可以摆摊卖了,何乐不为?
  
  事实证明,是林小路想多了,储物袋也算是一件下品法器,就和法衣一样,哪里是和普通衣服一样拿着针线随便缝缝补补就可以的?就算是要缝补,也需要用最起码是中品法器的针线配以专门的术法才可以,对于现在的林小路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开启了隐藏储物癖的林小路没有舍得把这一团破布扔掉,目光看到今天刚认了主的小水壶上,林小路眼睛一亮,说不定这个小水壶可以呢?就算不能直接把破布变成储物袋也能把破布变成好布呢!
  
  这样想着林小路就拿起了小水壶,对着破布团开始洒水,刚洒了几下小水壶就不出水了,林小路想到师傅说的这是件灵器,便输了点灵器进小水壶里,这一输就坏菜了。
  
  林小路身上的灵气和不受控似的不停地往小水壶里涌去,若是有人站在林小路的洞穴里,就能看到林小路身上的灵气浓郁得几乎化成了液状,疯狂地在她身上所有的经脉上不停地游走,她整个人也差不多都被一个由灵气形成的绿色光圈笼罩住了。
  
  林小路只感觉自己识海隐隐作痛,耳边一直有着轰隆隆的响声,浑身经脉疼痛欲裂,她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丹田内幽蓝的小珠子不停地跳跃着,下一刻她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床上。
  
  小水壶上雕刻的花纹亮了一下,本来青铜色的小水壶通体发亮显出幽幽的蓝光,不一会儿又暗了下去。
  
  昏迷的林小路没有听到她的识海里传来一个声音:“玄轮宝壶已通过您的好友申请。”
  
  “尊敬的小主人恭喜你获得了第一个好友,现在开始你可以愉快地给众生万物发送表情包啦~\\(≧▽≦)/~”
  
  ……
  
  “玉阙够了啊!再跑我们都要跑到迷雾森林去了!”陆衡冽抱着剑,耸了耸鼻尖,“不就一个灵器么?我赔你一个还不成啊,哪里要这么穷追不舍啊?!”
  
  “呸?哪里是一个灵器!”谢桓期冷着脸,没好气地道,“上次琅嬛秘境里得来的碎星精我都放进去了,我本来想着再加点云锡石进去一起炼炼,就可以成为成长型法宝了,一个灵器和一个法宝能比么?都被你给折腾没了!”
  
  陆衡冽哪知道还有这一茬,他看着小师弟晾在院子里也没个阵法啥的,想到昨天见到自己乖徒弟摆摊的可怜模样,就想顺手拿了,陆衡冽挠了挠头,这会儿功夫,他那眼睛钻进灵石堆里的乖徒弟肯定已经认了主了,他从储物戒指里逃出来一袋东西:“这是我上次从琅嬛秘境接受传承的那个仙府里的东西,给你了。”
  
  谢桓期接过那一袋东西,看了几眼,脸色缓和了下来:“这还差不多。”
  
  陆衡冽嘿嘿一笑,伸手一揽谢桓期的肩头,大剌剌地道:“走,我们回去找玉苒喝酒去,我看他又酿了两壶好酒埋在灵药园里头呢!”
  
  正在灵药园里拿着把锄头的丹峰峰主范叶霖一边嘀咕着“这次我要给我灵酒摆两个禁制,看师兄还敢不敢来”,一边打了个响亮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