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3 章
林小路是在自己的一身恶臭和饥肠辘辘中醒来的,深知一枚下品清洁符十颗灵珠行价的林小路捏着鼻子,哼哧哼哧从井里打了六桶水,感慨着夏天真好不用烧水,就跳进了浴桶里胡乱扑腾。
  
  扑腾得浑身清爽了,林小路坐在浴桶里她发现自己卡了一年左右的练气二层居然蹦到了练气三层。
  
  练气三层是练气初期的门槛,练气三层就意味着可以学习入门级术法了,比如低级晴雨术啦,低级疾风术啊,初级防护罩啊都可以了。
  
  学习了入门级术法也意味着林小路可以接最简单的门派任务了,门派任务的收入显而易见比摆摊高多了,林小路心情瞬间舒爽了起来,她已经看到源源不断的灵石向她招手了。
  
  林小路美滋滋地哼哼了两下,笑嘻嘻地自言自语道:“冲鸭!”
  
  “随机日常新手任务已开启——给自己发送一个表情包。”
  
  “现已接收到小主人给自己想要发送的表情包,由于‘冲鸭!’表情包开启灵气不够,自动为小主人转换为‘我已经尽力啦……’,表情包已发送……”
  
  林小路乐了没三秒钟,就被脑海里出现的声音给整蒙了,紧接着,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电子屏幕,旋即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大大的躺倒在地灵魂出窍的小人,小人上面写着一行字——我已经尽力啦……
  
  然后林小路瞬间浑身无力,眼皮一耷拉,视线模糊,就特别犯困,整个人就慢慢滑进了浴桶里,迷迷糊糊中,林小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她飘到了自己院子里的桃子树枝桠上,她看到自己整个人都是透明的,直接穿过了桃子树的树干,想摘片树叶都摘不下来,这就是灵魂出窍的感觉么?
  
  她正新奇着,就看到自己房间窗户没关,她一眼就能看到房间里大大的浴桶,还有浴桶里漂浮着的头发,那是谁的头发啊?
  
  哦,是她自己的,原来她自己憋气功夫这么好的么?
  
  居然可以整个脑袋埋进水里这么久,她好厉害!
  
  正想着,林小路就有种大脑缺氧的窒息感,洗澡水灌入鼻中,林小路在水中挣扎了起来,在成为被洗澡水淹死的第一人前她咳嗽着从浴桶里挣扎了出来,耳边就是清脆雀跃的提示音:“表情包接收成功!”
  
  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的林小路,盯着眼前的透明屏幕,整个透明屏幕都和现代社会的聊天界面一样,设置那个图标里跳出了一个红点,林小路板着小脸点了一下那个红点,就看到了“使用说明”四个字。
  
  林小路一言不发地看完了上面写着的使用说明,使用说明只有一句话:表情包使用说明,只要灵气充足,小主人想给谁发表情包都可以,具体用法小主人自行探索哦~
  
  好垃圾的说明……林小路撇了撇嘴,然后看到好友列表里有一位好友,她点进去一看发现好友的名字是“目前还不会说话的玄轮宝壶”,头像正是青铜小水壶,她点了点头小水壶头像,就出现了聊天界面,还有熟悉的输入法键盘,她试着打出两个字:“你好。”
  
  就自动跳出来“你好”相关的表情包,她随便点了一个,就弹出来一个消息提示:当前无好友可用灵气,对方无法接收消息,建议下次再来。
  
  ……这和人聊天发现对方是超级会员不屑和自己聊天的即视感也太强了吧!
  
  林小路抽了抽嘴角,点了点透明屏幕右上角的红色小叉就开始收拾自己,一边想着自己开始练哪个术法比较好,听小师弟说灵兽园好想生新的崽崽了,要是早点养熟的话,是不是能和大师伯蹭一只?
  
  ……
  
  “恭喜小师妹进阶了,这个防护符送你玩~”踩着长鞭路过林小路的器峰大师姐一边凌空而起,一边扔给了林小路一个防护符。
  
  “小师妹终于进阶啦,过两天可以来我这里尝尝遇风烤鸭了!”胖乎乎的丹峰管事师兄扛着锄头,捏了把林小路的脸蛋扬长而去。
  
  “小师妹是要去藏书阁吧,这瓶灵酒你给王老头,他会少折腾你一下!”拿着一卷五行书念念不停,手还不停比划着五光十色阵法的阵峰小师兄袖子一甩,就扔给了林小路一瓶灵酒。
  
  空手出门的林小路,走着走着就揣了个满怀,归一楼人口稀少,规矩也少,多数被捡回来的都是走投无路的孤儿,整一个就是个大家庭,林小路是归一楼里年龄最小的。
  
  林小路脑海里关于前世的记忆在她周岁后就不知道为什么渐渐模糊,她都记不清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成年了没有。
  
  不过这问题不大,自诩内里是成年人的林小路,一开始不好意思门派里的师兄师姐们的热情,走路都还摇摇晃晃的时候,就会板着小脸骄矜地一口一个谢谢。
  
  殊不知,她板着肉乎乎的小脸蛋,睁着大大的眼睛认真点头说谢谢的模样有多可爱,完全不是她自己以为的成熟高冷,一跃成为门派众人心中最会撒娇的小师妹。
  
  对这些毫无所知的林小路,迈着小短腿走进了有些破破烂烂的草房,草房上挂着个摇摇欲坠的牌子,写着狂野的三个字——藏书阁,一个腰间吊着个酒葫芦的老头坐在一块木门板上,把草房的门挡得严严实实。
  
  “哟,还知道带酒来我这?酒拿来吧!”老头鼻头红红的,开口就咧嘴笑了起来,看起来多了几分慈祥憨厚,“练气三层,一楼的都可以逛逛,三刻钟后出来。”
  
  老头姓王,据说修为比楼主还要高出不少,却从来没人知道他多少岁,成天一副老人模样,器峰大师姐却说王老头比范师叔还年轻,年龄不超过两百岁,说是天纵奇才也不为过,总是窝在藏书阁这破烂草房里不知道是闲的还是咋地。
  
  林小路大师姐与器峰大师姐狄虹雨是好闺蜜,臭味相投,大师姐有言:“王老头身上要是没点情债,我就把狄大头的铁鞭子都给生吃了!”
  
  林小路想到这里给酒瓶的时候不由多瞅了王老头两眼,王老头仰着头喝了口酒,半眯着眼:“还不进去是想去幻境里玩玩?”
  
  林小路连忙收回了视线,接过一根稻草,走进了草房,草房看起来破破烂烂,里头却别有洞天,抬头就是漫天星空,满满当当的书架飘在空中,还有一座长长的仿佛望不到尽头的长梯,长梯去往藏书阁的第二层,据大师姐说二层有不少能看的好东西。
  
  不过,就一楼满满当当的书架就令林小路应接不暇了,三刻钟显然十分紧张,得亏这些书架都十分具有灵性,或者很有脾气,林小路这菜鸡学不了的术法书架自动离林小路远远的。
  
  林小路拿出储物袋里的刻录玉简忙碌了起来,感觉还没过多久,玉简才刻录满了三四个,晕晕乎乎的她就被传送出了草房,王老头懒洋洋的声音悠然响起:“你可以走了……”
  
  这懒洋洋的声音有提神清醒的效果,脑袋有些昏昏涨涨的林小路瞬间舒服了不少,她还感觉到自己进阶练气三层还没稳固好的修为也巩固了几分,林小路扬了扬唇,往王老头怀里扔了个东西,就转身离开:“这个给您!”
  
  是她在翻书的时候,翻到的一纸包麦芽糖,她自己掰碎咬了点,还新鲜着,甜滋滋的,不知道是哪个粗心大意的师兄师姐落下的。
  
  王老头看着怀里的纸包,视线落在纸包上刻着的一行小字上,那是几千年前的人们用的文字了,上面写着:“归一,归一,吾要归一……”
  
  他微微垂眸,纸包内的糖消失得无影无踪,纸包亮起了幽幽莹光,上面渐渐浮现出了一幅残缺的阵法图,他轻声说:“玉弈,我要闭关了。”
  
  玉弈,归一楼楼主游济桢的字。
  
  ……
  
  林小路窝在房间里整整学了三个月,在再一次险些把自己院子搞得一塌糊涂前,终于练熟了清洁术、疾风术和晴雨术,当然都是低级的。
  
  她哼着小曲儿,踌躇满志地准备去接个最简单的门派任务。
  
  耳边响起了一个提示音:“做任务何不试试给自己一个表情包?事半功倍了解一下!”
  
  低劣的宣传广告语,令三个月没有半点额外收入的林小路没有记住半点教训,她,可耻地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