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5 章
林小路一直觉得自己要是想要不长歪地长大,必须要靠自己,因为她有个为老不尊的老顽童师傅,不要脸天下第一。
  
  除此之外她还有个大师姐,一言难尽天下第一。
  
  每次想到自己大师姐的时候,林小路就会觉得自己瞎瘠薄乱说的文字水平总是不能很好地概括自己大师姐。
  
  大师姐其人光看客观条件,绝对是个天资过人的可塑之才,天生单品雷灵根,悟性极高,一点就透,又善举一反三,长相也过人,豆蔻年华就显出几分倾城色,林小路可以打包票,按照这条件,只要大师姐过了十五岁,风云榜和美人榜必然有她大师姐苏晏涵的名字。
  
  然而大师姐有两个林小路不知道该夸还是不该夸的优点,拥有强烈的好奇心且十分好学。
  
  好奇心只出现在两个方面,好看的人和猜人有一腿,大师姐原话:“看遍天下美人绝色,品尽众生爱恨情仇,实乃一生追求。”
  
  小师弟听了这话嗤笑一声总结道:“说得好听,还不就是好色和八卦!”
  
  彼时,大师姐毫不客气地用雷球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小师弟烫了个方便面头,然后挥了挥手中装逼用的扇子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庸俗!”
  
  至于好学,则只体现在一个方面——乱七八糟的□□众长,具体表现为师傅不要脸得恰到好处要学,知名采花大盗应轻鸿采花而不留下骂名还迎得众女修士一致好评要学,谢小师叔打师傅从不手软铁面无情要学,器峰大师姐骂人一个时辰不带一个脏字要学……
  
  大师姐毫不避讳自己的学习史,并乐此不疲地培养林小路走在和她一样的学习道路上,常对林小路耳提面命道:“小师妹,学海无涯,学无止境,我们的路还长着呢!”
  
  每每这时,林小路总会被带跑偏,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偏偏又觉得大师姐说的都很有道理。
  
  久而久之,林小路就有了一本册子,名为《大师姐语录》,里面写满的都是大师姐的骚话。
  
  就这样的大师姐,会是什么一听就很狗血的清冷苏文女主,怎么可能呢?
  
  林小路忍不住想摇头,肉乎乎的脸蛋被捏着,就听到她大师姐和她说:“走!趁着小师弟没回来,我们一起去喝酒看美人吃烤肉!”
  
  十三十四岁的小姑娘牵着五岁的小萝卜头大摇大摆地去喝花酒的荒唐事,也就苏晏涵做得出来了。
  
  ……
  
  林小路小脸微醺地窝在百花楼花魁花玉娇床上的时候,闻着花玉娇床上淡淡的莲花香,忍不住轻轻用脸颊蹭了蹭软软的被子,她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百花酿好喝呢?听苏苏说你要来,就特意给你准备的果味的,会甜一点。”
  
  林小路点了点头,百花楼的花魁的确是一顶一的美人,道不清美在哪里,看起来和她闻到莲花香一样一尘不染,嘴角一扬,又令林小路仿佛看到红莲盛开,阳光透过窗柩漏下了光影,落在花玉娇粉色长裙身上,绽出一朵朵小花来。
  
  光落在花玉娇白得晶莹的面庞上,竟有几分透明的感觉,似乎她随时就能随着光影消散而去,林小路微微一怔,不由脱口而出:“花姐姐,你真好看!”
  
  花玉娇“扑哧”一笑,伸手挠了一下林小路的鼻尖,透着清冷的眼神融进了阳光里,柔和了下来:“你呀你呀,可不要真的变得和你师姐一样了,你师姐当初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只就比你大两三岁,开口第一句话也是这个。”
  
  “变成大师姐那样不好么?”林小路有点犯困了,声音里的奶气都显露无疑。
  
  花玉娇轻轻拍了拍林小路的后背,就像寻常妇人哄自家小孩睡觉一样轻柔,她像是在唱安眠歌谣一样,缓缓地说起了过去的故事。
  
  “变成你大师姐一样不好哦……苏苏这个小姑娘呀,就和她的灵根一样,都说雷灵根天生辟邪,天雷看不得半点藏污纳垢。”
  
  “苏苏待人也是如此,认定的事也好,人也好,就会掏心掏肺,我喜白渊雪莲,味淡却绵长,她去白渊试炼的时候,练气九层就敢对着四阶的妖兽乱劈一气,就是为了给我摘两株白渊雪莲。”
  
  “我们姐妹几个都曾和她说小姑娘家家的,就该少来这里,她却不管不顾,想来就来,遇上欺负我们的人,第一个就会冲上去,我们妈妈说她呀,比我们这的龟公还卖力。”
  
  “你呀,可别学她,她这小傻子,以后总会吃亏的……”
  
  花玉娇说着低头一看,窝成一团的小丫头,睡得正香甜,还轻轻吧唧了两下嘴,她伸手动作轻柔地帮小丫头掖了掖被角,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几年前苏苏那个小姑娘,第一次喝完烈酒的时候,也是这样睡得香甜。
  
  ……
  
  “苏晏涵,你没有心!上穷碧落下到黄泉,我也不会放过你!”凄厉的女声让林小路不由紧皱眉头。
  
  这是哪里?
  
  “这是全息小说投影哦~现在这一幕是女主苏晏涵和女配池傲凝从昆仑秘境出来的时候,女配池傲凝痴恋大师兄,爱而不得,心魔缠身,而她心爱的大师兄,却眼中只有一个女主苏晏涵。”
  
  “堂堂药王谷大师兄,却甘愿成为女主苏晏涵的裙下之臣,为了帮女主苏晏涵洗去驳杂的灵根,千里迢迢跑去寻找洗髓丹丹方,甚至为了洗髓丹丹方中的一味千年雪莲而与五阶紫魔雷蛇缠斗,因而修为大跌,经脉尽碎。”
  
  “殊不知啊,女主苏晏涵可是打从一修炼就坐拥神器的人,有着藏着天才地宝的空间神器,区区一味千年雪莲女主苏晏涵的空间不知道有多少株呢,万年的也不是没有。”
  
  “不过这药王谷大师兄,性格温吞,长相不过就中上水平,常年一副书生模样,进不了修罗场,只能当一个深情男配,也是必然的事情。”
  
  发出凄厉女声的女人一身白色长裙被尽数染成了鲜红,双眼赤红,披头散发宛若厉鬼,看得林小路心头一跳,而耳边那个烦人的提示音却仍在絮絮叨叨。
  
  “这池傲凝也是可惜了,单系木灵根的好苗子,就因为和女主苏晏涵屡次作对,每次都偷袭不成,反被打,女主苏晏涵打完,其他几个男主接着打,真是又蠢又弱,大道无情,何必如此执拗呢?”
  
  “闭嘴!”林小路拧着眉头,她声音还有些奶里奶气的,却铿锵有力,“我大师姐才不是你口中的苏文女主!她是我最好的大师姐!”
  
  画面消失,声音消散,阳光又从窗外倾泻了下来。
  
  林小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她好像做了个梦,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抬起头,看见她大师姐翘着高高的二郎腿,拿着酒壶对她肆意一笑:“醒啦小师妹!可以吃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