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8 章
如果要问林小路扎马步是什么样一种体会?
  
  林小路肯定会皮笑肉不笑道:谢邀,刚下飞剑,人在死去路上,也就每天在想死的边缘徘徊那么百八百次吧,你做不到,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嘻嘻嘻。
  
  锻体的扎马步和林小路所理解的扎马步完全不是一回儿事,归一楼内有一修炼场,东边有一块场地是专门用来给弟子们锻体扎马步练习用的。
  
  那块场地有专门的阵法,人刚一走进去,就会感觉到自己猛然被压了几百斤的大石块,林小路此前一直都是在自己小院子里扎马步的,头一回被小师弟带进修炼场的时候,很不争气,直接跌了个狗吃屎。
  
  捂着腮帮子要哭不哭:“小师弟,我牙没被摔掉吧?”
  
  小师弟李翰宸一边无可奈何地指尖化出镜子,一边拉起林小路:“没,你牙好着呢。”
  
  就林小路这个弱鸡,没有负重扎马步已然扎不了半个时辰就要歇菜了,身上仿佛驮着块大石头一样还要扎稳马步,对林小路来说着实是一件难事。
  
  “小师姐,我要松手了,你要自己站稳,静下心来,让体内灵气随着心法运转,稳住心神,锻体会有一点疼痛感,但这都是正常的,你要忍住,我也是这样疼过来的,习惯了就会感觉舒服了。”
  
  “你终有一天要自己离开门派历练,苍云大陆地域广袤,各路修士都有,能让人灵气停滞的法宝术法也并非没有,一旦不能运用灵气,你的储物袋打不开,你的法器用不了,你术法用不出,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到时候最佳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成为武器,你肯定会问我,每一次修为增进不是都会自发淬体么?但是你反问一下自己,你修为进阶灵气淬体,别人呢?他们没有么?比你修为高的人呢?”
  
  “你也并非不可以一直待在门派里,一直待在云江城,可是你想想余祥大师兄说的,锦梧城的美味天下一绝,想想柳嘉小师兄说的,海雾城美不胜收,想想谢小师叔说的,楠石城众炼器修士十年齐聚一次的盛况……”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师姐,这片苍云大陆终将任你驰骋!”
  
  小师弟李翰宸喂的一手好鸡汤,当时林小路听完心中豪气万丈,只觉得天高海阔任她游。
  
  然而当她勉强站稳后,马步一扎,仿佛瞬间就被压了千斤重,她咬着牙,汗就已经流进了眼睛里,可她完全没有力气抬手去擦汗,整个人被压得浑身的骨头都能随时被压碎一般,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好像能够听到自己筋脉都被压得咔咔作响。
  
  她想到小师弟说的随着心法运转灵气,她努力屏气凝神,背着背了无数遍的心法,努力让灵气运转起来,可是当灵气运转起来后,她瞬间疼得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平日里再温顺不过的灵气此刻变成了凌厉的风刀在经脉中流窜。
  
  林小路眼前一片模糊,她觉得自己肯定已经疼得哭出来了,可是她连自己哭了没有都分辨不出来了,她嘴里好像有铁锈味,又好像没有,在一片视线模糊中,她看到了站在她对面的小师弟。
  
  十二三岁,放到她上辈子的时候,也不过是初中生的年纪,却能在两年前就和个老夫子似的一直对她悉心教导,现在整个人扎着马步也都腰背挺得笔直,他难道一开始就能站得笔直么?
  
  显然不是的,林小路这样自问自答的,修炼修炼,大家都在修炼,她也可以修炼就开始修炼了。
  
  修炼一事,寥寥几笔根本描绘不了,看着别人轻轻松松修为就噌噌噌往上涨了,但是事实呢?
  
  林小路想到她曾经见过常年乐呵呵的余祥大师兄,衣衫红了一半,脸色惨白,却还笑着对她说:“是小师妹来看我了呀,师兄这些天不能给你做辣子鸡了,不能因为想吃辣子鸡哭鼻子哦~”
  
  她曾经见过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柳嘉小师兄,布阵布得直接在阵法里昏迷,紧皱眉头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醒来后第一件是就是跑回自己的阵法里苍白着脸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压根没有想过先养一下自己的伤。
  
  她也曾见过踩着铁鞭英姿飒爽的器峰大师姐狄虹雨有一回伤得不能用灵气,瘸着一只腿,还站在冰冷的瀑布下眼神坚毅地不停挥动着她的铁鞭,林小路给她送饭过去的时候,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摸着林小路的头发:“谢谢小师妹送的话本,别看我腿现在瘸了,但是一点都不疼哦,小师妹不要担心~”
  
  修炼难么?难!很难!
  
  修炼疼么?疼!很疼!
  
  既然这么难这么疼为什么还要修炼下去呢?为什么不放弃呢?为什么不当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生活百年呢?
  
  “小师妹,我的亲亲小师妹,快让师姐抱抱,师姐和你说啊,我这次去安凉城看到了一个绝色,等你再大点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看!”
  
  “小师姐,书上这里是苍云大陆之北冷渊,有着万里冰川,据说北渊每年三月星星极低,仿佛触手可及,小师姐是想去看看么?行,到时候我陪小师姐一起。”
  
  “二徒弟啊,隔壁那群老秃驴又人多势众欺负我一个老头子,等你长大了,帮师傅把他们山头里的小秃驴都打一顿怎么样?我打老秃驴,你打小秃驴我们师徒二人以后打遍天下无敌手!”
  
  林小路就一个普通人,生不出什么雄心壮志,上辈子收收房租混吃等死,老爸老妈就是她最大的牵挂。
  
  这辈子,林小路都觉得自己这资质是来归一楼里凑人头数的,也生不出什么雄心壮志,别人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很喜欢师傅,很喜欢大师姐,很喜欢小师弟,也很喜欢别的师兄师姐,很喜欢师叔师伯,自己这辈子最喜欢归一楼了。
  
  而这就是她现在修炼的理由。
  
  天下道心无奇不有,道之途从来都不是一开始就明晰坚定的,林小路不知道当她如此想的时候,她已然踏上了她自己也未知的那条道。
  
  体内灵气疯狂运转,进阶练气三层后没有动过的心境松动,她渐渐能够扎稳马步,身上还是很疼,她看了眼对面站得笔挺的小师弟,咬着牙又屏气凝神,开始了新一轮的心法运转。
  
  她没有看到小师弟微微抬眸,嘴角微扬。
  
  ……
  
  与此同时,苍云大陆五十年一度的风云大会,将于一年后在苍云大陆三大宗门之一太初派举行。
  
  云游侠士人手一本的《苍云经年史》开篇里曾这样写道:南太初,北沧海,东青山,西羽霞,此乃苍云最古。
  
  而今,万年前的四大门派只剩下了俩,南太初,北沧海,再无人听闻东青山,西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