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9 章
《苍云经年史》是一本在修真界广为流传的苍云大陆编年史,佚名者著,编年史以百年为单位,每百年会更新一版经年史。
  
  平铺直叙,不带丝毫情绪的陈述画风,万年的编纂历史,使得《苍云经年史》成为当之无愧的苍云大陆通用历史书。
  
  更神秘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没有风云大会的时候,最新一版的经年史总是出现在各个被人哄抢的上古洞府或者某个突如其来的秘境里,有风云大会之后,就会出现在风云大会上。
  
  也并非没有哪个门派或者修士想过假装自己就是那个佚名者,或者造一本假的。
  
  可是一来《苍云经年史》的文风毫无八卦情绪,通篇就和最枯燥的经脉基础讲解似的,而且上头只会记录影响较大的事情,小事一律不记,这样一来就算假冒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要被人不断反问各种问题,惹得一身腥。
  
  比较靠谱的猜测是这《苍云经年史》出自现存的两大古门派太初派和沧海门,不过两个门派对此不置可否,明显没有兴趣,众人的猜测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久而久之看《苍云经年史》就和看日历似的。
  
  不过不知为何,万年前的编年史详述不详,寥寥几笔草草带过,给苍云大陆后人们留下了不少未解之谜,比如当初的另外两个上古门派青山羽霞到底怎么消失的,比如开篇里提及的魔族是真的存在的么,又是如何消失的呢,比如上古时期神器满地跑跑哪里去了,那些神器都成灵飞升了么,最初的时候大家都有灵根是真的吗?
  
  风云大会出现后,每次风云大会前三的名字都会出现在《苍云经年史》里。
  
  据《苍云经年史》记载,风云大会距今已有一千年历史了。
  
  风云际会,群英荟萃,聚天下英雄豪杰于一堂,苍云风姿尽显无遗,最开始是十大门派之间的互相比试,渐渐的也加入了二流门派以及散修的自愿报名,参加的人数每次只增不减。
  
  不过这大事与归一楼没啥关系,归一楼倒是对弟子们参加与否没有限制,只不过为了避免鱼龙混杂,减少滋事闹事的情况,风云大会一般以门派或者家族为单位参加,如果选择个人参加的话,散修要有散修盟开的推荐书,非散修要登记门派信息和家族信息,门派或者家族信息不全的就要参与风云大会最开始的大乱斗。
  
  归一楼从不以门派为单位参与这回儿事,原因很简单,风云大会是归一楼的大家长们忙着赚灵石的大好时机,一个个的都卖丹药的卖丹药,被大门派请去炼器的炼器,被财大气粗修真家族借去御兽的御兽,归一楼的灵脉有好几条都是靠着风云大会的风头赚来的。
  
  “那狄师姐他们也没有去参加过么?”林小路一边咬着余祥大师兄夸她马步越扎越稳送来的牛肉干,一边摇晃着小腿看小师弟李翰宸在她院子里空手练剑。
  
  端着另外一大盘牛肉干的苏晏涵一边帮林小路扎着头发,一边摇了摇头轻笑道:“怎么可能没有,我们归一楼的人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参加的么?”
  
  林小路已经懒得管大师姐爱乱用成语俗语的习惯了,她听着大师姐用着与有荣焉的语气继续侃侃而谈:“狄大头最喜欢专业代打乱斗场,她不是除了臭铁鞭子以外还有个千面罩么?”
  
  “大乱斗一场一百人,十天十场,她可以代十个修士代打十天,特别是那种小家族,报家族信息通不过的,就爱找她这种代打的,代打一场两块中品灵石起步。”
  
  “胖子呢,你也知道的,最有门路的,和不少大门派弟子都关系很好,每次都不知道倒卖了多少观看票,他看人贼精,一般也不会故意把票卖得很高,看得顺眼的,他还会送票。”
  
  “不过胖子这人恶趣味得很,还喜欢把高价票卖给那种喜欢打肿脸充胖子要在自己勾搭上的女修面前显摆的那种。”
  
  “小柳子你看他平日里沉迷阵法,一到这时候简直比百花楼里的老客还要会玩,他就专门接那种情债生意,提供各种乱七八糟的阵法,就那种什么做梦可以梦到心上人的阵法啊,可以让情敌走错路的阵法啊之类的,生意每次都特别好。”
  
  “反正师傅师叔们也不管,只要不出乱子,随便玩嘛。”
  
  林小路听到这里,不得不感慨不愧是他们归一楼的弟子,人才济济,她伸手给大师姐喂了一个牛肉干,歪着脑袋揉着咬牛肉干咬酸了的腮帮子:“大师姐和小师弟这次也会去吗?练气后期的就都可以参加了。”
  
  苏晏涵咬着小师妹投喂的牛肉干,看着自己给小师妹扎的小辫子,嗯,还要给小师妹别上两个毛绒绒,满意了:“去,五十年一次,总要去见见,听说三大门派的美人都各有千秋,太初派的气质出尘,沧海门的英姿飒爽,瑶光阁的娇艳欲滴,不见见可太可惜了,前十名还能住一个山头呢!”
  
  “满满一个山头都是美人的芬芳,多么美妙啊……”
  
  不愧是你,而且怎么可以这么自然地仿佛自己已经是前十名一样了啊!
  
  不知何时练完剑的小师弟李翰宸闻言“啧”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家小师姐小辫子上毛绒绒,嗯,还是小师姐的头发好揉一点:“我也去,省得某个不要脸的被人打瘫了没人收尸。”
  
  “干!你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突破筑基很拽嘛,突破筑基就驻颜了,一直到元婴期你都是小矮子哦,辣鸡小矮子师弟。”
  
  “说的你不是小矮子一样,过几年小师姐就会长得比你都高了,真菜。”
  
  林小路眼见着两人又要开始一言不合大战三百回合了,默不作声地抱着牛肉干战略性后退,然后很舍得地给自己罩了个柳嘉师兄给的防护罩阵法,盘腿坐好,以标准的吃瓜姿势,开始围观大师姐和小师弟的日常干架。
  
  人生啊,总是在吃瓜的路上不断成长的。
  
  ……
  
  归一楼,逍遥峰凌霄阁。
  
  游济桢看着不请自来的某人微微皱起眉头,用着极其嫌弃地语气道:“你来做什么?不是说五百年内都不会回归一楼一步么?”
  
  “师弟,那是师傅让我这么做的,我可没答应,”来人一身白袍,眉眼尽显潇洒肆意,手上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小铁锤,“落凤山出现了这个……”
  
  他说着,小铁锤一收,手心一翻,一只冒着黑气的指节就飘在了空中。
  
  游济桢一看这指节,脸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语气中含着几分不可置信:“不可能,按照师傅当年算的,起码还有百年时间才会出现,怎么会……”
  
  说着,游济桢语气凝重了几分:“落凤山的封印松了么?”
  
  “这倒没有,”来人轻轻拍了拍游济桢的肩头,轻飘飘的语气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师弟,我这次来,希望归一楼也能参加这次的风云大会……”
  
  “没必要……”游济桢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
  
  “归一楼已经隐世太久太久了,瑶光阁在赤星海海内陀罗岛发现了上古阵法,只有本次风云大会前十的门派才能共同前往。”
  
  “师弟,归一太初本为一源不是么?我在太初等你消息。”
  
  话音刚落,来人就身形减淡,消失在了空中,原来不过是一缕凝实的成形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