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0 章
归一楼,掌事峰。
  
  空旷的广场上,此时难得地站满了一大波人,说是一大波也就二十几人的样子,有躺在芭蕉叶上的,有靠在琵琶上的,有站得笔挺的,也有盘腿坐着嗑瓜子的。
  
  站在他们正前方的是一个背着青铜细长长剑胡子拉碴的男子,凌乱的头发随意地扎了个发髻,簪着把简单的木头簪子,他声音带着点些微的沙哑,却十分响亮。
  
  “这次呢,你们都要去跟着我一起去仙台山,不能自己擅自行动,这是我们归一楼难得的集体行动,你们就都不想体验一回儿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是找架打么?”
  
  这话说得很凶,男子脸上却噙着笑,话音刚落,那站都站不齐的十几个人就七嘴八舌地说着。
  
  “二师叔,打架你是想要我们群挑你一个,还是你一个群挑我们呀?”
  
  “二师伯,为啥这次风云大会我们不能自己去啊,我还等着这次机会大捞一笔呢!”
  
  “我也是!我东西都准备好了,还特意找散修联盟的朋友盖了个假章。”
  
  “二师伯,我们师傅也去么?楼主去么?”
  
  男子等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才慢慢开口道:“他们也会去,不过他们会等我们拿到前十后才会去。”
  
  “我们这次之所以一起去,是因为我们要在风云大会中拿到前十,本次风云大会的前十才有机会去上古大阵的秘境。”
  
  “你们不想去看看么?”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林小路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师傅陆衡冽,林小路站在人群中,左手被大师姐牵着,右手被小师弟牵着,她看着站得笔挺的师傅,觉得师傅今天的胡子拉碴特别帅。
  
  就在这时候,有人开口道:“我有个问题!我们中有谁正儿八经地参加过风云大会么?知道里头都有哪些门道么?”
  
  “我没有。”“我也没有。”“巧了,我也是。”
  
  “风云大会参加的门派家族大大小小足有上千个,我们怎么拿到前十?”
  
  此言一出,大家都不禁议论纷纷,归一楼的弟子都年岁不大,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狄虹雨大师姐筑基后期,然后就是两个大师兄筑基中期,再加上六七个筑基初期的,加起来不超过十个,其他的都还是练气期,出去历练过的总的来说和从来没出过云江城的对半开。
  
  “普通大门派里外门弟子可能就成千上百人了,内门弟子不下百人,一个大门派就靠人数,筑基期横竖都有几十个,那些一流门派更别说了,听说三大门派筑基期都有百来个。”
  
  “有些修真大家族也是,虽然比不上大门派,但也有二三十个筑基期。”
  
  “可我们大师姐大师兄都超厉害啊!”
  
  “但是,还有团体决斗啊,不能都靠大师姐他们啊……我们人太少了啊……”
  
  林小路听着听着,心也忍不住微微发紧,是了,归一楼不过是一个全门派加起来都不过几十个人的小门派,要不是云江城地处偏僻,又多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哪轮得到归一楼占这么多山头啊。
  
  从苍云大陆上千个门派中脱颖而出成为前十,对归一楼而言可能么?
  
  焦虑不安这种情绪是很容易被感染的,林小路的心情低迷了下来,她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就看到了小师弟的双唇紧抿成了一条线,眼眸微垂,眼神中隐含不甘和担忧,她感觉大师姐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她听到大师姐轻声说:“可恶,早知道我应该更早突破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大师姐和小师弟都已经超级超级厉害了啊!
  
  林小路虽然从来没有出过云江城,可是她看过《苍云经年史》,她看过不少书,就算在书里头十几岁的筑基初期放在几千年前都是天才,更遑论现在,最早的风云大会,金丹期都可以参加。
  
  可如今元婴期少之又少,金丹期也寥寥无几,才会变成主要以筑基期为主的风云大会了。
  
  林小路见不得自家大师姐和小师弟这副模样,她忍不住歪着脑袋蹭了蹭大师姐的小臂,然后又拽了拽小师弟的手。
  
  小师弟李翰宸微微低头,就看到他家小师姐板着小脸,用老气横秋的语气,极其认真地大声说:“大师姐,小师弟,你们都是最厉害的,所以一定会赢的!”
  
  大师姐苏晏涵看着自家小师妹一板一眼的样子,微微一愣,然后又听到小师妹奶声奶气地说:“你们不要怕,输了我也会保护你们的,我娘说了打不过就跑,我疾风术再练俩月就可以带人了!”
  
  李翰宸与苏晏涵不由一顿,突然他们齐齐笑了,他们为什么会紧张?为什么会怕?
  
  因为他们想赢,因为他们想自己赢,因为他们想归一楼赢,因为他们自己输没关系,但他们不想因为自己让归一楼输。
  
  但是,归一楼会输么?
  
  不会的。
  
  因为他们会一直赢!
  
  既然如此他们还怕什么,他们还紧张什么?
  
  在场的修士,修为最低的就是林小路,哪个不是耳清目明的,谁会听不到他们小师妹的话?
  
  余祥大师兄闻言拍了拍他的大肚子毫不客气地道:“你们这群孬的!都好好像小师妹学学!一个个都在慌什么?!别人都还没打呢,自己就被吓跑了?平日里上房揭瓦闹腾的时候咋不见你们这么怂呢?”
  
  “就是就是!怕啥!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呢!”狄虹雨大师姐长发一撩,“老娘没正儿八经参加过,但好歹参加了几十次大乱斗,也算经验丰富了!”
  
  柳嘉小师兄抿了口随身带着的酒葫芦:“心疼钱的,老子这次准备拿去卖的家伙,谁赢得多就给谁玩了!”
  
  是啊,他们在怕什么呢?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呢?他们归一楼哪怕从来都没参加过,那又怎么样呢?第一次参加又如何,只管干他丫的就是了!
  
  广场又闹哄哄了起来,陆衡冽看着不远处被大徒弟和小徒弟抱着玩飞高高的小团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不愧是他陆衡冽收的徒弟,就没一个差的!
  
  “师叔啥时候出发啊!可以坐好一点的飞行法宝么?”
  
  “缺灵药的和我说啊,亲情价要的报名哈!”
  
  “有没有炼器峰的师兄师姐帮我修修这灵器啊,我灵石照常给的~”
  
  “我准备再去练武场练练,有没有一起的?”
  
  “姐妹,扶摇峰走一波?”
  
  ……
  
  归一楼,逍遥峰凌霄阁。
  
  游济桢身着一身灰色长袍,长袍上绣着浅色的青松,他面色冷凝,手中执一面六棱星阵旗,阵旗星光点点,而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副星盘,星盘上斗转星移,不知何时落下的破军星和苍狼星,打乱了整副星盘,一切都是天之将乱的模样。
  
  他不由得想起师傅临行前曾对他说:“玉弈,你可知为何如今的苍云大陆灵气愈发稀少,你可知见过上万年前苍云大陆元婴遍地,你可信苍云大陆曾经真的神器游走,万物生灵?”
  
  “而今,苍云大陆元婴寥寥,伧洱去日给我传信,告诉我他兵解了,他比我洒脱,一千两百年说兵解就兵解。”
  
  伧洱这个名字年轻的小辈们可能听都没听过,在《苍云经年史》里风云大会中伧洱这个名字出现了一次,一次榜首,是金丹期的榜首,之所以没有得到第二次榜首,是因为在下次风云大会前他已经突破至元婴期,而风云大会早就不是那个金丹期修士也参加的风云大会了。
  
  要能够自行兵解,至少也得是化神期的修为,而游济桢师傅的好友伧洱是千年前的天才,比门派中的几个小家伙还要天赋绝伦,曾经太初派的一代天骄。
  
  年少成名,年仅十八的最年轻金丹修士,不到百岁的元婴修士,不到三百岁的化神大能,游济桢不知道最后伧洱的修为到底是什么,是炼虚?是合体?是大乘?还是已至渡劫了?
  
  游济桢都不知道苍云大陆有多少年没出过大乘修士了,不知道当年那些师傅给他当睡前故事里的大乘老怪们还在不在。
  
  渡劫之后便是飞升了,可是伧洱兵解了,修真之人并非完全没有轮回,有功德之人便有轮回,兵解则意味着自行毁灭,放弃一切,重新投胎转世,而之后若是凡人,便有且只有那一世再无轮回,若是有灵根之人,则有可能再从头再来。
  
  不过据说兵解之人不得天道喜爱,就算有灵根也不会是很好的灵根,而且气运很差,反而不如做个凡人。
  
  是什么让伧洱做出了这个决定?为什么师傅当时说的时候语气中甚至隐含着一丝欣羡?
  
  他师傅是个不正经的占卜师,走的卜算之道,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常常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而如今,他还是听不懂。
  
  “若是有一天,我算的卦出了错,那么众星必然齐乱。”
  
  师傅曾经占了一卦,一百八十年后,会出现魔族之物,要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师傅那一卦占错了,距离他离开仅过了八十年,魔族之物就出现了。
  
  游济桢看着面前凌乱的星盘,师傅卦占错了,说的话又仍是未卜先知。
  
  “徒儿啊,我知自己命数将近,就不呆在归一楼折腾了,我将隐世,归期不定。”
  
  “这归一楼便交予给你,别成天板着张脸,你要把那些小崽子们都当作自己的孙子孙女疼知道不?你师侄们虽然看着不靠谱,但都是懂事的,都会帮着你的,你从前是归一楼的小师弟,小时候嚷嚷着要当大师兄,现在可好,楼主都给你当了,开心不?”
  
  游济桢轻轻收了阵旗,他看向不远处,听着弟子们嚷嚷着要和二师侄群挑一,有人身板笔直,脚下虎虎生风,有小小的一团,正正经经地比划着一招一式……
  
  他仿佛想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手拿白毛掸子的不着调老头,也是站在那里,还有一群少年少女,嬉笑打骂,舞剑耍枪,术法齐飞,热闹得像个大坊市,人群中他师兄揪着他的耳朵对他笑骂道:“诶哟,本事了小师弟~还想长大后把师兄吊起来打?师兄先把你吊起来打一顿怎么样?”
  
  光阴似箭,一晃经年,他看着不远处轻声说:“师傅,这归一楼一直都是老样子,您老外头玩得开心了,就回家看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