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2 章
当归一楼的人停下忙碌到疯狂的修炼,赶去关心他们传说中把自己炸进丹炉里的小师妹的时候。
  
  狄虹雨以自己的道心作保证,她绝对主要是以担忧心情为主,没有一丝一毫的幸灾乐祸。
  
  但是当狄虹雨看见剑峰梨花山头坐着的那一团黑团子的时候,黑团子眨巴着亮闪闪的大眼睛,哭啼啼地对她喊着:“狄师姐,我我我……我毛没了?”
  
  狄虹雨拎着她地长鞭猛然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地给小师妹扔了个清洁术和回春术,然后黑乎乎地黑团子又白净了起来,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鼓起了泪包,泪珠子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变成白团子的黑团子委屈极了:“我头发……眉毛……都没了……”
  
  狄虹雨定睛一看,果然小师妹脑袋光秃秃的,小眉毛也掉得一干二净,肉乎乎的小脸愣是成了点了两个眼珠子的大白馒头,狄虹雨一个没忍住:“噗哈哈哈哈,真的都掉没了诶!”
  
  “呜……”不远处赶着给二师伯传信的余祥远远听见小师妹的嚎啕大哭,暗想小师妹肯定断胳膊断腿了,可得好好炖点花猪蹄子补补。
  
  ……
  
  两盏茶后,林小路看着院子里围着讨论怎么帮她长头发和眉毛的一群大师兄大师姐,抽着鼻子,挂着晶莹的泪珠子,丢人又难过。
  
  万万没想到,她只不过就是正常炼个丹,步骤一二三四全部没错,“好运喷雾”一喷,丹炉盖子一起,丹药整个都炸出来了,直接把她炸了个黑不溜秋,她伸手一抹,手心里就都是自己宝贵的毛发。
  
  她就这么活生生拥有了她修炼以来的第一个黑历史。
  
  她已经看到了有师兄师姐在用留影石了!呜呜呜她太难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夕阳下被群兽狂追的小短腿英姿早已被记录的林小路哭得格外得真情实感。
  
  这不得不提一下,林小路也看过不少师兄师姐师伯师叔们的黑历史。
  
  她师傅那种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样有差点被削秃噜皮儿的黑历史就算了,林小路眼中木讷静默清秀的丹峰范叶霖三师叔曾经年轻的时候为了一株灵药女装跳舞,清冷毒舌谢桓期小师叔曾经为了自己炼制的乐器街头当街卖艺,绝对御姐御兽峰大长老曾经暗恋过隔壁皈依寺的大秃驴……
  
  狄虹雨大师姐筑基前是个一百八十斤的超级大吃货,柳嘉小师兄曾被袖衣门的师姐狂追了三年,最后以柳嘉小师兄被狠狠揍了一顿而告终,余祥大师兄因为曾经错把云江城家二小姐当拜把子的兄弟,这段友谊以余祥大师兄把壮.阳.药推销到对方那而就此断交。
  
  这些都是大师姐苏晏涵分享给林小路,林小路当时吃瓜的时候,吃得不亦乐乎,饭都比平时多吃两口。
  
  而这回儿轮到自己了,林小路不由感慨曾经吃瓜吃得有多开心,现在就有多心痛。
  
  不过当下,林小路默默竖着耳朵,比较担忧地听着师兄师姐们讨论着自己的头发和眉毛到底能不能复原。
  
  “巧了,我最近刚好在为了风云大会练了破镜重圆术,小师妹毛只要都在我可以一根不少地给她整回去!”
  
  “你滚,小师妹的毛大部分都被火烧了,破镜重圆术都是要原物齐全的,你这不行!”
  
  “我木灵根,小师妹刚好也有木灵根,前段时间我试了荆棘术用在灵兽身上,还挺有用的,棕色或者绿色头发都好看,要不我用用试试?”
  
  “谁想要绿头发啊,你用灵兽身上是为了决斗包围用的,和长头发是同一回事么?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我我我!让我来啊!我刚好在练回春焕发术,恢复青春,焕发必备,让我露一手,小师妹的眉毛和头发就都回来了!”
  
  “那是给鹤发童颜的老人或者修复伤口用的吧,小师妹才这么点点大,你用了给你整成三岁小萝卜头怎么办?”
  
  “本来小师妹现在也是萝卜头嘛?不会差很大的!”
  
  ……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谢谢!
  
  竖着耳朵,认真听着的林小路听着听着,逐渐冷静,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吐槽,这群辣鸡师兄师姐太让人糟心了,一个一个的就是欺负她现在年纪小,会的术法少,等她修为上去了,啥乱七八糟的术法她都会学个遍,通通都用在他们身上!哼!
  
  “检测到小主人已用‘记仇.jpg’表情包,自动为小主人日后日常任务随机增加了术法训练,小主人已静音,此为默认系统消息。”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还给自己挖了个训练大坑的林小路在绝望中被罩了个毛绒绒的帽子,软乎乎的触感,让垂着小脑袋的林小路抬起头来,然后她就被一把抱了起来,肉乎乎的小脸就感受到了一阵熟悉的胡子拉碴。
  
  陆衡冽对着那群不靠谱的师侄们轻哼了一声,然后伸手轻轻拍着小萝卜头林小路的背。
  
  下一刻清朗中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在林小路耳边响起:“诶哟,我的乖徒弟诶,把我的胡子都弄湿了,这么不开心啊,我的乖徒弟好看着呢!”
  
  林小路忍不住脑袋埋在师傅的肩头,轻轻蹭了蹭,然后又听到娇俏中带着几分流里流气的声音:“对,不就没个眉毛么?你大师姐哪混的啊,美人堆里混大的,想要啥好看的眉毛都能给你画出来!”
  
  本来林小路被没个正形的师兄师姐们闹腾着,已经气得憋住眼泪,也觉得没啥事了。
  
  结果师傅大师姐这么一开口,林小路绷紧的小脸眼眶又红了,金豆豆又有些忍不住了,她埋在师傅肩头小声抽抽,小萝卜头忍不住撒起了娇顺便开始告状:“不好看,丑,他们刚刚都笑我!”
  
  “哪个敢笑!师傅帮你削他!笑一个削一个!”陆衡冽眼中带着宠溺的笑意,故意说着凶狠狠的话,还作势要拔出他很少出鞘的青铜长剑。
  
  院子里的人纷纷求生欲极强地应道。
  
  “二师伯不敢!”“小师妹好看着呢!”“小师妹最可爱了!”“哎呀,我们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师妹呀!”
  
  林小路听着都不好意思哭了,自我嫌弃,丢人!居然还撒娇!也不好意思抬头,刚刚眼眶里的红都去了脸蛋上,小脸蛋红扑扑的。
  
  “行了,一个个的,该干嘛干嘛去!还有就风云那点事儿,也值当你们这群泼猴儿都变了样?出息!就这怂样还敢笑你们小师妹,就应该让小师妹笑你们胆小儿!”
  
  “二师伯说得对!”
  
  “二师叔说得好!”
  
  “走,胖子我们撸串去!”
  
  “撸串带我一个,说起来我好几天没喝酒了,我馋了!”
  
  “我也是,走走走,赶紧的,晚了酒楼该打烊了!”
  
  ……
  
  陆衡冽看着小萝卜头还埋在他肩头,感受到肩头的一阵湿濡,他的大徒弟小徒弟捡回来的时候就都很有自己的主见了,只有这二徒弟,小小的一团咿咿呀呀的时候,就被他随意捡回来了,窝在襁褓里,听他唠嗑就会弯着大大的眼睛笑。
  
  他的声音也不由轻柔了几分:“好了,我的乖徒弟不哭了啊,他们都走了,师傅让你大师姐给你画眉毛好不好?师傅还从你三师叔那里拿了丹药,吃了头发长得贼快!”
  
  林小路点了点头,红着脸把脑袋钻了出来,脸蛋红扑扑的,嘴唇红红的,乍一看像是没有眉毛的小福娃,戴着毛绒绒的兔毛帽子还怪可爱的。
  
  苏晏涵弯着唇掐了一下林小路红扑扑的小肉脸,伸手就是一支笔,像是细细的毛笔,她凑近林小路,动作轻柔,大大咧咧地道:“百花楼的有些姑娘,还要特意把眉毛都刮了呢,小师妹这样画眉毛正好……喏,好了,又是我的漂亮可爱的亲亲小师妹了!”
  
  说着,还凌空变出了面镜子,大师姐的手法果然没得说,林小路看得都有些怀疑自己眉毛本来就长那样了,不由有些满意,眼角也弯了起来。
  
  然后林小路就听到有些冷冽的声音在院子中响起:“小师姐。”
  
  林小路抬起头,就看到小师弟李翰宸一身浅蓝长衫,五官俊逸,整个脑门锃光瓦亮,见她看过去,小师弟微微扬唇。
  
  不得不说,好看的帅哥,就算是光头,还是帅哥!
  
  小师弟李翰宸走上前摸了摸林小路毛绒绒的兔毛帽子,语带笑意:“小师姐不哭,我陪你一起长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