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3 章
师傅说,秃头,哦不,光头也从不影响修炼,大师伯顶着一头秀发一百八十年最后也打不过隔壁的大秃驴,所以生活还是要继续,修炼还是要努力。
  
  师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师伯的宝贝灵兽烈焰毛狮燃着一身火焰就毫不客气地喷了师傅一身火,然后师傅就被大师伯揪着耳朵走了。
  
  新晋光头小宝贝儿林小路师傅渐行渐远的声音,不得不感慨,修炼的确很重要,同样是火,区区一炉丹火就把她给炸秃了,六阶烈焰毛狮的烈炎术喷了师傅一身,师傅的头发都还稳稳地待在他的头顶上,不愧是金丹期修士。
  
  重整旗鼓继续修炼的林小路,开始了她忙碌的小日子,晨起打坐扎马步,下午练术法,每三天接个门派任务,每十天去坊市摆个小摊,卖卖杂物。
  
  一个多月后,林小路再也不会被御兽峰的妖兽追着跑了,偶尔余祥大师兄给她准备的烤肉被灵兽抢的时候,她也敢跳起来一抢就跑了,也能打理灵药园的一阶灵药了,放晴雨术玩的时候还能美滋滋地整个小彩虹给自己看。
  
  这天,光头变寸头的林小路仍旧戴着个毛绒绒的小帽子,哼着小曲儿准备接个门派任务,从扶摇峰上修炼下来的大师姐苏晏涵就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师姐接了个护镖的任务,刚好缺一人,带着你一块去。”
  
  门派任务里除了简单的单人任务,当然也有一些复杂点的组队任务,苏晏涵接的这个就是个四人护镖的任务,一般这种需要修士的护镖任务都是要出城的。
  
  这次这个护镖的任务也是,要从云江城到数百里外的柳城,护的镖是一车队的红妆,据说是柳城的城主小公子娶亲,云江城的绣品十分出名,便从云江城定了一车的珠光绣品,不过日子订得紧,需要两日内就送到,凡人的速度自然是赶不及的,才会有这么个护镖任务。
  
  “师姐,我才练气三层啊……”林小路被大师姐苏晏涵扔进一叶扁舟的时候,一边跃跃欲试,一边又有些担心。
  
  苏晏涵坐在舟前,仍是一身男装,手里拿着柄扇子,扇子一开,就带出了几分风流肆意,她轻笑道:“你怕啥,这任务是狄大头接的,不仅有我,还有柳嘉那个小白脸,本来我们三个人就绰绰有余了,想着你还没出过城,就带你一起玩玩。”
  
  听到狄大师姐和柳嘉小师兄也在,林小路就放心了,三个筑基修士在,就她小胳膊小腿儿的怎么也拖不了后腿。
  
  林小路才五岁,虽然这一年时不时会去坊市自己摆摊,但实际上她连云江城都没好好逛过,师傅看着大老粗啥都不管,却早早就给林小路定下了不能乱跑的规矩,这规矩还得到了大师姐和小师弟的强烈认同。
  
  天知道老不羞师傅说了多少吓人的故事来警告林小路绝对绝对不能乱跑,什么山里吃人的妖怪啊,什么城里抓人当小媳妇儿的臭老头儿啊,什么拿小孩子心当补药的婆婆啊,愣是成功吓住了林小路,让她每次去完坊市都能在天黑前乖乖地回归一楼。
  
  等到林小路到镖队在的地方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红色骑装,英姿飒爽的狄大师姐,还有阵旗不离手,穿着墨青长袍秀气文静的柳嘉小师兄。
  
  还有十八个看起来身材壮硕,一身短打的大汉,以及两个穿着锦袍一副主人家架势的男子,一个是脸上有着细纹却又严肃的中年男子,另一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看人是眼角微微上挑,无端透出几分不屑。
  
  看到林小路和苏晏涵来,年轻男子当即皱了皱眉,上挑的三角眼微微一眯:“怎么来了两个小孩子啊?”
  
  年轻男子话音刚落,林小路就见到他一旁的中年男子抬手狠狠敲了一下年轻男子的头,然后扭头对着一旁的狄虹雨和柳嘉道:“我儿子还小,不懂事,没见过世面,还请仙师们不要见怪。”
  
  狄虹雨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柳嘉直接“扑哧”笑出声:“你儿子都快可以当我小师妹爹的年纪了,还小呢。”
  
  这话一出,中年男子顿时有些面红耳赤,苏晏涵更是直接地手上闪出一个雷球,牵着林小路对着年轻男子道:“我小师妹打不过你,我打你绝对绰绰有余。”
  
  年轻男子眼见着雷球向他飞过来,堪堪在他眼前停住,不由脸一阵青一阵白,居然是个雷灵根。
  
  从云江城到柳城,要穿过黑灵山,一路上林小路四人与镖队的二十人都泾渭分明,林小路常去的坊市是专门给修士用的坊市,林小路看到的凡人实际上不多。
  
  这一路林小路却深刻体会到了修士和凡人间的不一样,壮硕的镖师也都有些武功底子,五个镖师合力打一只妖兽,却抵不过自家大师姐的一个雷球术。
  
  一路上,自家大师姐最积极,动不动就甩个雷球扔个火焰啥的,柳嘉小师兄就是想试验自己阵法的时候,会出手随便扔个阵法,狄大师姐一般都不动手,林小路还发现狄大师姐偶尔动鞭子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用灵气。
  
  别说最开始还面露不屑的年轻男子,就连十八个镖师个个都对他们四个尊敬得不得了,连对着林小路这个小萝卜头,对方都一口一个“仙师”,这让林小路颇有些不自在。
  
  自家大师姐忙着动手,狄大师姐又沉迷打坐,林小路就粘在成天琢磨各种阵法的柳嘉小师兄边上问东问西。
  
  柳嘉小师兄虽然嘴巴偶尔毒了点,一边说着林小路傻乎乎的,一边对着林小路又有问必答,一路下来倒让林小路对五行一道有了初步的认识,要看的玉简单子又安排好了一长串,加上时不时苏晏涵也会让林小路练练手,林小路这一路过得还算充实。
  
  等到了柳城城主府,已经是第三天黎明的时候,柳城比云江城大上不少,城墙看起来就极为气派,据说这十八车的绣品不过是柳城小公子准备的十分之一聘礼。
  
  关于这柳城小公子的婚事,林小路也在自家大师姐中听说了。
  
  柳城城主是柳城陆家的嫡系长子,陆家也是不大不小的修真家族,不过这柳城小公子并没有灵根,但他打小就是柳城城主最宠爱的幺子。
  
  柳城城主小公子要娶得的姑娘是柳城朱家的一位大家闺秀朱家三小姐,朱家也是个修真家族,朱家三小姐也没有灵根,两个人好像是柳城花灯会的时候偶遇的,一见倾心,喜结良缘。
  
  柳城由四个修真家族为主要势力,方陆朱顾,关系错综复杂,这陆朱两家联姻自然是柳城的一件盛事。
  
  大师姐说到这事的时候,镖队里年纪最小的虎头也凑了上来:“得亏两个刚好都是凡人,若是一个有灵根一个没有,这亲估计就结不成了,这样的事也并非没有,不过陆家一直都出痴情种,真要这样也不一定。”
  
  虎头算是镖队里唯一一个在林小路说了不用对她一口一个仙师后,还会偷偷教林小路玩弹弓的少年。
  
  苏晏涵听到这话兴致就来了:“哦?陆家多是痴情种怎么说?”
  
  林小路也不由歪着小脑袋,眨巴着眼睛等下文。
  
  虎头老气横秋地道:“这陆城主就是个有名的情种,他之所以那么宠陆小公子,就是因为陆小公子长得肖似其母,陆城主就那么一个道侣,可惜是个凡人,不过八十就去了,陆城主也没再娶过。”
  
  “陆城主有个弟弟,也是个凡人,如今都过了古稀之年,也始终没有娶亲,据说年轻时办了次喜事,不过却是假成亲,气得当时陆老夫人差点打死陆城主弟弟。”
  
  林小路不禁插话:“假成亲?为什么?”
  
  虎头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双手放在后脑勺,缓缓地说:“好像因为他钟爱的姑娘是个天资极好的女修士,他为了骗那个女修士死心,所以就故意找了个人假成亲,后来那女修士就去闭关了,再也没出现了,这一晃儿都五十多年了,还是我娘和我说的这故事呢!”
  
  虎头话音刚落,林小路就奶声奶气地道:“说不定那女修士愿意陪他呢,不过是百年,他怎么就不敢呢?”
  
  “哎哟哟,不愧是我的亲亲小师妹,”苏晏涵听着自家小师妹的童颜稚语不由失笑,她伸手揉了揉小师妹的头发,目光轻轻地落在闭眼打坐不动丝毫的狄大头身上,轻轻地说,“于我们而言不过百年,于凡人而言却是一辈子。”
  
  ……
  
  按理说送完镖他们这趟的任务就算完成该回归一楼交任务了,不过当苏晏涵三人留意到小师妹留恋不舍的四处乱看的小表情的时候,都不由好笑,苏晏涵捏了把小师妹的小肉脸嘴角微扬:“交任务不急,我们带你逛逛柳城怎么样?”
  
  很好拐的小豆丁林小路一听这话猛点头,牵着自家大师姐的手,迈着小短腿就完全不知道累,这边看看,那边望望,这个买点尝尝,那个买着玩玩,整张小脸都写满了欢欣雀跃。
  
  等到林小路终于逛累了,天色也黑了,他们随意停在一家客栈准备歇息一晚。
  
  林小路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她揉着眼,没有看到自家师兄师姐,就打着哈欠走到了客栈小院里,然后她看见了狄大师姐的身影。
  
  林小路迷迷糊糊中下意识地跟了上去,就看到了河岸边柳树下,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而狄大师姐和那个老头并肩而坐。
  
  她看到老头轻轻说着什么,脸上扬着温柔的笑,狄大师姐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得面颊绯红,宛如一汪春水,令林小路一下就停住了脚步。
  
  狄大师姐在林小路眼中一直都是一个性格爽朗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粗犷起来连余祥大师兄都比不上,这样小女儿家的作态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那就是虎头说过的陆城主的弟弟,一个终身未娶的小老头儿陆姜元,”大师姐苏晏涵的声音在林小路身旁响起,“狄大头曾经和我说陆姜元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个人,都老得皮都皱起来了哪里好看了。”
  
  “狄大头以前很喜欢吃,从小就圆滚滚的,越吃越胖,修炼都不管用,她那会儿还没筑基的时候都快一百八十斤了,看到东西就想往嘴里塞。”
  
  “有一天她做任务来柳城附近找草药的时候,遇到了陆姜元,陆姜元是个大夫,两人刚好碰到了一块。”
  
  ……
  
  修士一般是不会胖,狄虹雨之所以会越吃越胖还越想吃,是与她的功法有关,除非等她筑基了,不然瘦不下来,也因此让狄虹雨养成了不修边幅的性子。
  
  遇到陆姜元是一个意外,这个笑起来像阳光从森林里倾泻下来的年轻大夫,差点被毒蛇咬死,被她救下后,就一定要报救命之恩红着脸跟在她后头。
  
  她一时觉得好玩,就假装自己是没有修为的孤女,她好吃,小大夫不会说话,红着脸夺下她手中的碗:“不能吃这么多,会不舒服的!”
  
  门派里一群大老粗,加上她功法问题,哪个不是任她吃,只有这么个小大夫怕她吃伤了,盯梢似的愣是不肯让她多吃。
  
  她馋得很了小大夫就变着花样给她做少油少盐的清汤淡粥,她想开口让小大夫别整些有的没的,该胖还是会胖的,看着小大夫平日里只捯饬着破草药的修长手指认认真真地洗着米粒,她哑了声,就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小大夫在烟雾缭绕的厨房里一边忙碌着,一边会扭头对她说:“渴了要和我说哦……”
  
  她又不是没手没脚,她还有术法,渴了她不会自己喝水啊,她这样想着,嘴角却扬了起来。
  
  有时候,狄虹雨会想如果小大夫那个傻子对谁都这样温柔就好了,偏偏她看到过小大夫对着别人抿着唇不苟言笑的样子,偏爱是最让人心动的。
  
  “小大夫,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她大大咧咧地问,心头跳得飞快,她性子和个汉子似的,又胖得不行,成天懒懒散散的,她明明是归一楼这一代修为涨得最快的天才,却猛然自卑了起来,她垂着头,笑着说,“我开玩笑的,我又懒,又不会做饭,草药也会认错,我真是太没用了……”
  
  她的唇被一只手挡住,手的主人,向来对她都是笑着的,这会儿却抿着唇,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你不准这样说自己,我会生气的。”
  
  “你会功夫,耍鞭子的时候特别威风,遇见猛兽的时候也毫无畏惧,目光坚定,知道《博源志》的作者是谁,对经脉穴位一清二楚。”
  
  “吃东西总是吃得特别满足,每天都会早早起来打扫院子,见到人都会笑着打招呼,还笑得很好看,睡觉一沾枕头就能睡着……”
  
  小大夫说着说着脸红了,捂着她唇的手也松开了,她轻笑道:“吃饭起床睡觉不是谁都可以么?这算哪门子好话啊!”
  
  小大夫额头急出了层薄汗,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可是我只有看到你这样的时候,会想一直看着你……”
  
  小大夫手足无措的模样逗笑了她,她大笑道:“那你娶我啊!”
  
  ……
  
  “后来呢?”林小路看着大师姐苏晏涵,小声催促道。
  
  “你知道狄大头的功法叫什么名字么?”苏晏涵目光幽幽,她没有等林小路回答,就接着道,“是乾坤素女诀,难得的上品功法,只不过元婴之前不能失去元阴,否则修为尽毁,与一般凡人无二,再也不能修炼。”
  
  ……
  
  她呀,在让他娶她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自废修为,与他安度百年的准备了。
  
  可他在她的细枝末节里发现了她的天资卓越,发现了她的秘密,发现了她天高海阔任鱼游的自由潇洒。
  
  哪里有什么假成亲,十里红妆送与的人是她,头戴凤冠一身嫁衣的是她,与他一拜天地的是她,与他二拜高堂的也是她。
  
  洞房花烛夜里,他轻轻摸着她的鬓发,眼神温柔,夜色之中笑起来就像月光都洒向了她,他笑着对她说:“娘子不该被为夫困在这里,娘子想去冥渊之北,娘子想去黑渊密林,娘子想去万里冰山,都是为夫去不了而娘子去得了的地方……”
  
  “娘子呀,为夫最喜娘子笑了,娘子笑起来可真美。”
  
  凡人啊,是没有灵根不能修炼的。
  
  可他啊,因为满眼只有她,却比她更早地看出了她心中要走的道,看出了她心底始终没有熄灭的火。
  
  他大可以阻了她的道的,他明白就算他阻了她的道,以后的以后,他们一起白发苍苍的时候,她也不会怨他。
  
  但是,他的娘子是他的宝贝啊,他怎么舍得呢?
  
  很久以前,他娘子从天而降一鞭子甩走那条蛇,往他身上一罩袍子,嘴里塞着抹了糖霜的柿饼,一边咬着,一边笑着对他说:“小大夫别怕,我厉害着呢!”
  
  那会儿,漫天大雪里,他裹着暖和的袍子就舍不得了。
  
  ……
  
  “娘子从前还老笑为夫是呆子,为夫猜得没错吧?”他白发苍苍地靠在面容妍丽的她身上,声音轻轻的,“娘子啊,我想看雪……”
  
  炎炎夏日,烈阳高照。
  
  她却揽着他,笑得灿烂:“好呀。”
  
  她手一扬,漫天雪花飞舞,他半睁着眼,看着雪花飘落,他靠在她怀里轻轻说:“娘子,好暖和啊……”
  
  ……
  
  林小路抬头看着高悬在天上的太阳,低头看着手心里飘下的雪花,鼻头泛酸,原来这就是仙凡有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