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5 章
据说很早很早以前,皈依寺并不是归一楼的邻居,那时候的皈依寺是在林小路看来很远很远的东海东边的岛屿上,一心小和尚和林小路说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皈依寺有一任主持名为岑垣老祖,岑垣老祖带着寺院里的弟子们千里迢迢来到这穷山僻壤里。
  
  一心小和尚说云江城这小地方是穷山僻壤是有底气的,一心这个小萝卜头在来皈依寺前是个小国的皇子,虽说是个小国,却是个十分富饶的小国,和三大门派之一的沧海派也有关系。
  
  但是是一心的娘把他嘱托给了他师傅,他师傅把他带来了皈依寺,一心天生早慧,傲气得很,一堆破烂里他一眼就能看出哪个是宝贝儿,曾经的一心是非天域蚕丝被不睡的,现在的一心穿着破破烂烂的百衲衣滚得浑身是泥也不打紧。
  
  林小路不知道什么天域蚕丝被,只知道那似乎是听起来就躺着很舒服的被子,一心看着她笑弯了眼说“听起来就很舒服,有一天我也要睡一下”的时候,嗤笑了一下。
  
  一心把手里的树枝串着烤土豆翻了个跟斗,然后撒了把盐,就递给了林小路:“被子这玩意儿,有的睡就睡,没有就拉倒,不要本末倒置了……哎呀……你小心烫……慢点吃……算了,给我,我帮你去了皮儿你再吃!”
  
  和自家师傅关系很好的岑渺老和尚,也就是一心的师傅,曾经说过一心是他见过最有慧根的人,天生佛心,最适合走佛之道了。
  
  具有慧根的人就是一心这样的窜天猴儿么?皈依寺里摆放的法相严肃的佛像们,皈依寺里背挺得笔直,看见女施主面不改色的和尚们,哪一个都不像一心,在林小路眼里,一心不像皈依寺的,倒像是她模糊记忆中丐帮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修士是丐帮的。
  
  吐槽归吐槽,别的不说,就一心这上蹿下跳,还能在山里随时随地倒腾点吃的出来的本事,就让林小路个抱大腿第一名,心甘情愿跟在一心后头了。
  
  比如现在,天色还早,一心已经在土里煨了一只鸡,用石头垒了个小火炕,烤起了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红薯。
  
  “我和你说,你这回儿头发都短了,干脆剃了,跟我回到皈依寺里,我天天带你玩,”一心这家伙,从来都没个正形,“你和我同辈,以后你就叫一林得了,当我师妹,出门我都罩着你!”
  
  林小路一边老老实实地听一心的话捡来了干柴,一边闻言反驳道:“嘁,我有大师姐和小师弟他们,他们可好了!而且你们寺里都是光头和尚,连个尼姑姐姐都没有,大师姐说没有女修士的门派去不得。”
  
  一心笑了笑,一副老江湖似的口吻道:“你大师姐就是歪理多,以后肯定是个男人降不住的女人,她要是有道侣,道侣可有的受了。”
  
  林小路见不得人说她大师姐,回想了一下平日里大师姐和小师弟的斗嘴,从中挑了一句出来道:“瞎说,你个小屁孩儿,毛都没长齐,什么都不懂!”
  
  一心很早之前是真的想过要把林小路偷偷带回皈依寺的,他还是小皇子的时候,什么东西划拉划拉就都是他的,所以他一度最烦的就是林小路一口一个她家大师姐,她家小师弟。
  
  可是当他抬起头看着林小路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他破烂院子里头吃饱了窝在角落里鼓着腮帮子的小松鼠,他难得没有反驳,树杈拨动了下干柴火,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他们哪里有我好了……”
  
  林小路没有听清,只听到一心打了个呵欠,然后道:“待会烤得差不多了,我就带你飞过芦苇湖,就是在芦苇湖那头,还有好多萤火虫……”
  
  “你已经有飞行法器了么?”林小路一下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眼睛都亮了起来。
  
  一心得意地点了点头:“我娘留给我的,我修为到了练气八层就可以用了,现在我练气九层了!”
  
  “还挺舒服的,可以坐好几个你!我们待会就在上面吃烤鸡和烤红薯,然后看萤火虫!”
  
  林小路听得猛点头,林小路修炼常识还是不够多,她不知道一般飞行法器都是筑基期才能用,而练气期就能用的飞行法器就和她的玄轮宝壶已经是成长型灵宝了。
  
  只见一心从土里一扒拉,裹着土壳的鸡就扒拉了出来,拿着小石头把土壳一敲,荷叶包着的鸡肉香就飘了出来,一心又从百衲衣里扯了张荷叶,把烤红薯滚进了荷叶,吹了声口哨,他怀里就钻出来了一朵和他一身灰扑扑的百衲衣极为不相称的纯白莲花。
  
  林小路眨着眼,纯白莲花就变成了一个刻着莲花纹路的白色玉钵,玉钵泛着淡淡的白光,通体慢慢放大,不断放大,逐渐变得足足可以装得下五六个林小路那般大才不再变大。
  
  “好厉害!”林小路毫不客气地赞叹道。
  
  一心一手一只荷叶鸡,一手一包荷叶烤红薯,脸上还带着泥灰,眼睛却净透明亮:“那当然了,快爬进去吧!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嗯!”林小路连连点头,双手一撑玉钵边沿就翻了进去,一心脚下轻点,也进了玉钵。
  
  通体莹白的玉钵缓缓飘起,泛黄的芦苇荡随风轻扬,湖面月光粼粼,初秋的凉风习习,甚是舒爽。
  
  荷叶鸡鸡肉嫩滑鲜咸,微烫的烤红薯香甜软糯。
  
  一心见林小路腮帮子都塞得鼓鼓的,鼻尖上都还沾着一点黄澄澄的烤红薯,正想作弄林小路一番,就见林小路猛地站了起来,举着半只烤红薯,顶着冒黄的鼻尖,眼睛晶亮亮,声音欢欣雀跃:“一心一心!你看!真的有萤火虫诶!”
  
  他扭头,就看到微亮的萤火虫,泛着浅淡的绿光,连成一片,与天上的漫天繁星交相辉映,煞是好看,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太好看了,以后我们再来看好不好?”
  
  奶声奶气的林小路生机勃勃,声音里藏着以后的以后,她说:“到时候,我们大家一起看!我把师傅、大师姐、小师弟、狄大师姐、柳嘉小师兄、余大师兄、小师叔们、师伯们还有你师傅你师兄都叫来……大家都来!我们做很多很多的烤鸡,一起吃烤红薯,然后一起看萤火虫!”
  
  他想说那些家伙早就辟谷了好嘛?他想说他才懒得做那么多烤鸡烤红薯,麻烦死了,他想说那么多人来萤火虫都要被吓跑了!
  
  但是他一回头,就看到萤火虫的微光仿佛落进了林小路晶亮的眼里,林小路“吧唧”又咬了一口烤红薯,仓鼠似的腮帮子又鼓了起来,傻乎乎地说:“真好呀,嘿嘿。”
  
  他偏过头,看着漫天的萤火虫,暗想偶尔人多热闹一下也不赖:“天凉了,等明年吧,盛夏那会儿来刚刚好。”
  
  “嗯!明年大家一起来!”
  
  ……
  
  “果然两个小家伙还是小孩子啊,”微凉的秋风里,盘腿坐在烈焰毛狮上的女子声音柔媚,轻笑着说,“不过你徒弟倒是比你细心,自己不能吃肉,还给我师侄烤了一只鸡。”
  
  此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归一楼唯一的一个女长老,林小路的大师伯,御兽峰的峰主管如云,而站在烈焰毛狮边上一袭浅黄袈裟,眼神无悲无喜,面容祥和的老和尚正是一心小和尚的师傅皈依寺的后堂岑渺。
  
  岑渺闻言眼神柔和了一分:“一心自然是比我好的。”
  
  “你呀,”管如云听到这句无趣地撇了撇嘴,她当初看上这家伙,真是瞎了眼,她严肃了几分,谈起了正事,“我听师叔说东禅宗的首座来找你们主持了?可别让他们发现一心了。”
  
  岑渺气定神闲道:“东禅宗是东禅宗,皈依寺是皈依寺,万法皈依,皈依我佛,一心向佛。”
  
  管如云轻笑出声:“你这张嘴,头都秃了多少年了,嘴还是这么不饶人。”
  
  ……
  
  日子又晃悠了俩月,当深秋的初霜降下的时候,头发已经齐耳的林小路身旁摆满了聚灵阵,盘腿坐好准备闭关突破练气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