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7 章
突破练气四层之后,林小路整个人又生龙活虎活过来了,今天跑到掌事峰广场晃悠一圈,明天跑去练武场扎个马步,一路听着“恭喜小师妹进阶”了时候,林小路咧着牙,一人一个清洁符发喜糖似的发过去:“同喜同喜!”
  
  那模样别提有多傻了!偏偏归一楼的人都吃这一套,各个美滋滋地接了十灵珠一枚的清洁符当宝贝似的别在腰间,比如大师姐苏晏涵去百花楼的时候,就会若有似无地把那个用荷包包着的清洁符露出来。
  
  花玉娇一边素手捻琵琶,一边笑问道:“这是哪来的荷包呀?”
  
  苏晏涵就会扬起谦虚的笑,眼里藏不住得瑟劲儿地道:“这呀,我小师妹送我的,里头还装了枚她自己摆摊挣来的清洁符,我哪里用得到呀?她还一定要给我,说特意在这里绣了个‘苏’字,只有我能用!”
  
  林小路那五岁小毛头蹩脚的绣花针功夫,那个苏字的一笔一划都连到了一起,能认出来都费了花玉娇老大一会儿劲儿,偏偏瞧着苏晏涵那得瑟样儿,花玉娇怼不出一句话,不自主地跟着苏晏涵也笑了起来。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陆衡冽和李翰宸等人身上。
  
  陆衡冽的荷包上绣了把胖乎乎的小剑,都胖得和个大白萝卜似的,他还凑到隔壁皈依寺岑渺老和尚前一口一个“我徒儿绣的庆麟剑真是惟妙惟肖”,乐呵得直接让岑渺老和尚双手合十慢悠悠地来了句:“是挺好的,这位施主,您笑得脸上褶子都笑出来了。”
  
  李翰宸的荷包和清洁符上画了两个红通通的李子,鲜艳的大红色出现在向来穿得浅淡的李翰宸身上格外显眼,友人问起时,李翰宸就会嘴角微扬,淡声道:“我小师妹说看到李子就会想起我,这是她亲手画的,没你们的份。”
  
  谁想要这么丑不拉几的荷包啊!友人们看着那圆滚滚红艳艳的李子,再看看冷若冰霜的李翰宸,竟然意外得还有点和谐?莫名有点酸怎么回事,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李翰宸收到小师妹的礼物了!别人家的小师妹真好!
  
  还真是如此,林小路这个小萝卜头,是从小收礼物收到大的,归一楼里她最小,大家都宠着她,有好东西也会想到她,林小路一开始还有着模糊的上辈子记忆还很不好意思,她自己的小包裹里有啥就往外掏啥。
  
  修真无岁月,林小路却是整个归一楼里知道大家生日最清楚的一个,她的破储物袋里,有个旧本子,那是在她还没引气入体的时候就用着的就本子,里头歪歪斜斜地记着归一楼师兄师姐们的生日,然后她就会迈着她的小短腿,把自己认为的好东西送给师兄师姐们当生日礼物。
  
  遇见开心的事情,她就很想把自己的开心分享给别人,开心会传染么?
  
  林小路不知道,明明引起入体后,她眼珠子都快钻进灵石堆里,这发糖似的给人发礼物的习惯也没改,玄轮宝壶林小路用得最多的时候,就是发礼物前,把她破储物袋里有的东西都通通捯饬一遍,然后再通通送出去。
  
  玄轮宝壶作为一个成长型法宝就这样在林小路毫无所觉中被迫勤奋修炼着。
  
  一心小和尚曾经在知道林小路这个习惯后给了林小路一个脑门蹦:“你真的傻,你师兄师姐们好东西多着呢,给你的那点不过是他们指缝里漏出来的,你就那么点破东西,还不好好收着,积少成多你懂不懂啊?”
  
  “你也说我的都是破东西了,”林小路揉着自己的脑门,奶声奶气地振声道,“我师兄师姐们才是真的好,他们明明值得更好的,收了我的破东西,还从来都不嫌弃,他们真好。”
  
  别人有几百件宝贝,随手给你林小路一件罢了,而你林小路的破东西就是你全部的宝贝了啊,一心小和尚听着林小路这话,气得想骂林小路是大傻瓜,可大傻瓜林小路接着说:“反正我很开心,嘿嘿嘿!”
  
  一心小和尚看着笑得灿烂的林小路,不由想到他师傅和他说过的一句话:“林小施主,心思澄澈,自有自己的道。”
  
  人各有志,如其道,一心小和尚最早明白这一点,就是在林小路身上明白到的,当时因为与林小路的这一番对话,一心小和尚还当即顿悟了一场。
  
  顿悟之后,一心小和尚也不骂林小路大傻瓜了,古语有云,傻人自有傻福诚不欺他,只不过他明白了林小路师兄师姐们忍不住给林小路小礼物的心情了,从那以后,给林小路准备的东西只多不少。
  
  送了一波礼物,还抱回来一堆的林小路,亮着眼睛,在床上打了几次滚以后,到灵兽园都有了底气做不敢做的事了——偷偷减点灵兽毛,做个领子。
  
  她最近开始看识字越来越多了,她开始看话本子了,摆摊的时候,因为好奇从坊市里买了几本,话本子里头的少爷小姐们,到了冬天,无一例外,都顶着个毛领子披风,话本子还带着图,看起来又好看又暖和。
  
  林小路倒不是为了好看,她的荷包一经出手,师兄师姐们都纷纷夸她,什么绣工天才!什么要是她没有灵根锦绣庄肯定要来归一楼抢人了!什么带出去老友们都可羡慕这手艺了!
  
  林小路红着脸听着夸奖,默默记在心里,并且膨胀了。
  
  她摆摊的时候,隔壁方大婶就老和她说:“做人啊,要有门手艺打底,你看这修士吧,炼器炼丹布阵的最赚钱,除了剑修,哪个出门在外没点手艺,琴棋书画哪样不是赚的?”
  
  “就连我们这样的凡人吧,你看那锦绣庄卖绣品,我包子铺卖包子,没点手艺哪能养活自己啊!”
  
  林小路已经想好了,灵兽园的灵兽天天掉毛,与其它们自己变秃,不如靠她!
  
  等她把灵兽毛们整一起,整出毛领子,那肯定比普通的毛领子要暖和威风啊!
  
  拿出去一卖,那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肯定给灵石给得痛快!
  
  她可真是平平无奇的变废为宝小天才!
  
  膨胀的林小路想得没错,灵兽毛都是宝贝,但是灵兽毛平日里都只有幼兽才会掉毛,成年灵兽往往都是要进阶的时候才会掉毛,想剪灵兽毛可不是剪羊毛那么简单。
  
  所以,当林小路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把小剪刀,踌躇满志地出现在灵兽园的时候,手一扬,准备“咔嚓”那么一剪。
  
  ……她的小剪刀脆声一响,就断了。
  
  林小路有点懵,举着断的小剪刀,四条腿随便哪条腿都比她高的飞天巨阳羊,就蹄子一踩,转过了身,竖起的瞳孔,特别冷漠地看着她,发出了幽幽的绿光。
  
  下一刻,这只巨阳羊的同类凑了过来,一排个个都比她高的飞天巨阳羊,都齐刷刷地看着她,眼冒绿光。
  
  林小路挠了挠头,尴尬地咧嘴:“嘿,我就帮你挠挠痒,嘿嘿嘿……”
  
  下一刻,林小路就被她剪过的飞天巨阳羊一口叼住了衣领,飞天巨阳羊羊蹄剁了两下地,从鼻腔里发出了“唔——”的一声,林小路脖颈间被喷了一股热气,旋即她整个人都悬空了,渐渐离地面越来越远:“啊……我说了我只是挠挠痒啊……会飞了不起啊!我以后也会飞的!”
  
  这一天,扶摇峰的弟子们,就看到天空中一道神奇又美妙的景象,一排飞天巨阳羊整整齐齐地一串飞着,领头的那只嘴里叼着他们的小师妹。
  
  “果然小师妹很受喜爱啊,连脾气暴躁的飞天巨阳羊都这么喜欢她!”
  
  “是啊,要不小师妹来我们御兽峰吧?”
  
  “你滚,亲亲小师妹只能是我们剑峰的!”
  
  ……
  
  “呜!……你飞慢一点啊!”林小路捂着脸,从手缝里看到了扶摇峰仰头望着她的众师兄师姐们,不由伸手摆手大喊,“大师姐!看我!小师弟!我在这里啊!余祥大师兄!这边这边!”
  
  大师姐/小师弟/余祥大师兄难得默契:“我们看到啦!我们小师妹真棒!飞起来了呢!”
  
  ……不是,你们这夸奖的语气怎么回事啊?!你们真的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想让你们带我下去!林小路还没来得及喊出下一句,飞天巨阳羊已经带着她飞向了远方。
  
  ……
  
  回到自己院子,再也不敢随便剪羊毛的林小路,看到了院子门口挂着的一排各色毛领子,抽了抽嘴角,师兄师姐们绝对是故意的!
  
  她这次绝对绝对要生气,决定了!三天之内她都不会理他们了!哼!三天太长,一天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