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18 章
云江城是一个很宜居的小城,四季分明,最后一波秋霜落下后,雪花便落在鼻尖,手一张开,手心里晶莹剔透的冰凌花慢慢融化,院子里梨树的枝桠被压白了一片。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林小路是个不管几次见到雪,当每年初雪降临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感慨“哇!下雪啦!”的小屁孩。
  
  小屁孩林小路已经开始盘算等雪厚了要堆几个雪人了,这样想着,她穿衣服都忍不住愉悦地哼起了小曲儿,说好了要不搭理师兄师姐们一天的林小路,睡了一觉就不记仇了,毛领子脖子上一搭,对着镜子忍不住开始臭屁:“今天的我,也算是半只脚迈入有钱人家了!”
  
  臭屁了一番后林小路就盘腿打坐,美好的一天,就要从认认真真修炼开始!
  
  ……
  
  云江城的初雪总是下得格外张扬,斜风细雨似的雪是不存在的,寒风那么一刮,鹅毛似的大雪就大张旗鼓得大片大片地落下来,不出三个时辰,雪就积了一层。
  
  这银装素裹同样装点了归一楼,青竹的竹楼盖上了一层雪,青白交织,精雕细琢的楼宇少了几分往日的肃穆,多了几分纯白的柔和。
  
  从扶摇峰看去,重峦叠嶂的山峰白雪皑皑,高高矮矮的亭台楼阁成为了一片白中鲜明的亮色,交相辉映,又过了好一会儿,刚刚还只鞋底那么一层的雪,没过了脚踝。
  
  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一个雪球横空飞过,清脆的笑声同时响起:“看招!”
  
  明明是归一楼最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们,区区小雪球瞬息就能用一百八十种方式闪过,这个雪球却砸了个正着。
  
  被雪球砸中的弟子,咧嘴大笑,一边拍掉竹青门派长袍上的雪,一边弯腰两手一抓,再一捏,手里又是一个雪球,站起身,手一扬:“让你砸我!看我的!”
  
  “来啊!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笨死了!这么小不好砸,要用大点的!看我这个!”
  
  “哇!大师姐!你不能跑!快!大师姐要跑!我们都去砸她!”
  
  “胖子,你往哪跑呢?跑到掌事峰那里我让小师弟们都通通一起砸你!”
  
  “师姐!我是冰灵根,往我衣领里塞雪,你幼稚不幼稚?……既然如此,那师弟我也是要奉陪到底的!”
  
  “靠!李翰宸!你给老娘我等着!师姐今天教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
  
  等林小路打完坐,准备找余祥大师兄蹭吃的时候,围着毛领子刚出自己院子,就被一个雪球直接砸中了脑门,揉着脑门抬眼一看,就看到了师兄师姐们打雪仗打得火热。
  
  头发眉毛一个个的都白成了老头子老奶奶,衣服甭管什么颜色通通都沾了白。
  
  平日里看起来最爱形象的柳嘉小师兄嘴咧得老大,笑得和个二傻子一样,余祥大师兄被一群小师兄们围着,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大雪人,狄虹雨大师姐再也没有大师姐的御姐范,起哄得比谁都要欢快。
  
  冷淡正经的小师弟李翰宸难得多了几分孩子气,因为砸中了大师姐苏晏涵一下而得意地扬起了嘴角,向来流里流气但穿得要多讲究就有多讲究的大师姐,此刻衣衫凌乱,头发都披散了开来,却眉眼弯弯。
  
  她还走路不利索的时候,大师姐会给她穿得严严实实的,厚厚的袄子直接把她裹成了一个小熊崽。
  
  本来就人小腿短,走路不利索,裹成了小熊崽,走路更加不利索,雪地里,小短腿刚从厚厚的雪里□□,被雪球一砸,一个不稳就倒进了雪里,雪厚实,倒是不疼,却一直没享受到打雪仗的砸人乐趣。
  
  今时不同往日,她可不是以前那个走路都不利索的林小路了!
  
  林小路想着,看着,就跟着师兄师姐们笑了起来,然后不知道打哪边来的雪球就砸到了她身上,她地上一蹲,抓起一个雪球,迈着她的小短腿,奶声奶气地大喊道:“我来啦!”
  
  ……
  
  逍遥峰凌霄阁,身着一身牙白绣着飞鱼纹长衫的游济桢看着大大咧咧在他屋里头煮着酒的师侄们,抽了抽嘴角。
  
  “楼主小师叔,”陆衡冽一身藏青劲装,长剑如往常一样背在身后,坐在椅子上,两腿高高翘起,放在窗沿上,双手背在后脑勺,吊儿郎当地道,“这下雪啊,就合该青梅煮酒论英雄,成日憋着修炼,会炼傻的!”
  
  “呸!你以为小师叔是你啊!”眉眼冷淡长相俊秀的谢桓期当即翻了个白眼,“玉苒辛辛苦苦种的清心水韵梅就被你这臭不要脸的成日惦记着呢!”
  
  一旁动作行云流水,煮酒仿佛作画一样一气呵成的范叶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又对着楼主游济桢道:“小师叔,清心水韵梅煮过的酒没什么酒气,就算是不会喝酒的也能喝,还能益于修为。”
  
  游济桢看着这群不着调的师侄们,特别是陆衡冽和谢桓期,完全看不出这两个是自己那个成日里和个老古董的似的正经大师兄的徒弟,一个个皮得和他那个一天到晚乱跑的小师兄养大的似的。
  
  这样一想,游济桢不由为归一楼的未来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绯红身影从窗外飞身而入,脚还翘在窗沿上的陆衡冽直接被踩了一脚,不由大叫:“哇!大师姐你看着点啊!”
  
  飞身而入的管如云长裙一摆,轻巧落地:“我故意的,你那脚放着太让人想想踩了!”
  
  理直气壮地说完,管如云直接在隔空取物取了把空竹椅,随便那么一躺,就流露出了几分千娇百媚,偏偏说出来的话却与娇媚都毫不搭边:“那群小崽子,打雪仗从扶摇峰打下来,待会估计都会滚成一团。”
  
  “就像你们以前一样傻,个个打雪仗的时候,都最多用用身法,愣是一个都不用术法。”
  
  “嘁!”陆衡冽又翘起了腿,酒杯一饮而尽,“你当时还不是一样,还要拉着我们一起去砸隔壁老秃驴……”
  
  “皈依寺那群和尚打雪仗是笨呼呼的……”谢桓期也笑着说道。
  
  ……
  
  游济桢摸着手心里微热的冰玉裂纹杯,听着一旁师侄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过往糗事,透着热酒飘上来的氤氲雾气,看向窗外。
  
  不远处,弟子们不论修为,果然都如同凡人小孩们一样打雪仗打成了一片,氤氲雾气里他仿佛看到了曾经一板一眼的大师兄一边喊着“不可胡来”,一边被调皮捣蛋的小师兄砸了满身雪花飞溅……
  
  他嘴角轻扬,轻轻抿了一口酒,温酒入喉。
  
  从前的从前他们亦是如此,时间呀,长了脚,总是跑得飞快。
  
  ……
  
  陵水泉是归一楼第七峰灵脉的一汪泉水,距离林小路的剑峰差着三个山头那么远,因此小短腿林小路还没来这边玩过。
  
  打雪仗打爽了的林小路,作了个大死,看着师兄师姐们一个个打完雪仗,还乐滋滋地往冰天雪地的陵水泉里跳,她也一个乐呵跟着一起跳。
  
  要知道这漫天大雪,都没让陵水泉结冰,林小路用脚趾头想想这陵水泉也是热乎的啊!
  
  结果林小路这个菜鸡怎么都没想到陵水泉冷得沁人心脾!
  
  ……
  
  一众师兄师姐们也是玩嗨了,忘了陵水泉是特意用来刺激他们炼体这茬儿事了。
  
  一不留神,小师妹也跟着跳下来了,他们捞都来不及捞。
  
  等狄大师姐手疾眼快地把林小路从陵水泉里揪上来的时候,林小路已经冻得直打哆嗦了,眉毛头发都结成了霜。
  
  菜鸡林小路哪怕及时被回春术暖和了,陵水泉里寒气还是在她体内乱窜。
  
  这第七峰底下藏着寒冰晶石,晶石也是灵石的一种,但是是属性特别明显的一类灵气,据说上古时期灵气充足的时候,晶石灵脉还能孕育出不同属性的晶灵,获得与自己灵根一样属性的晶灵,能让双灵根修炼速度变单灵根。
  
  因此这陵水泉的寒气是能够淬炼经脉的,才会被归一楼的弟子们用来炼体。
  
  一般都是练气中期也就是练气六层以后的弟子才能来,而整个归一楼就林小路还在练气初期待着了。
  
  此刻,林小路倒也不是很疼或者很冷,因为她冰灵根的小师弟李翰宸一直用自己的灵气在她体内疏导着那股寒气。
  
  但是因为体内寒气的关系,林小路除了眼珠子和嘴能动以外,身体完全僵得动不了,大师姐想了个法子,把她想看的话本子让师兄师姐们轮流念给她听。
  
  林小路一开始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会不会太麻烦了啊,还要修炼……”
  
  下一刻,余祥大师兄首当其冲:“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丹峰最近正好在炼一个新丹方,小师妹尝一下能不能驱这个寒气?”
  
  柳嘉小师兄不甘示弱:“我有个阵法啊,老早就想试验一下了,就是想看看对低修为的修士在灵气不能用时还有没有效果!”
  
  瞬间,林小路就很好意思了,还开始点名要看哪个话本子。
  
  这样过了几天后,林小路已经发现她好多师兄师姐其实都是被修炼耽误的说书奇才,他们显然从中找到了乐趣,还有着特殊的修炼术法方法。
  
  一个个的不仅话本句子念得深情并茂,还带表演的,服化道都靠自己一人搞定,衣服袖子一扬就瞬间换了一套,表情也极为丰富。
  
  不仅如此还会根据话本剧情添加特效,话本里下雨了,他们一个晴雨术院子里也下雨了,话本里公子哥弹琴了,他们响指一打,琴声悠扬……
  
  别说,这可比林小路自己捧着话本子看要带劲儿多了。
  
  这令林小路有点沉迷,她都有点希望自己一直寒气入体好了。
  
  这天,今日份说书师兄还没来,小师弟李翰宸先来了,林小路的手脚已经可以动了,她翻着一个话本子,眨巴着眼睛问道:“小师弟呀,你说有钱人家的小姐少爷们,真的一回府就一大波人喊他们小姐少爷的么?那也太气派了吧!”
  
  “这很气派么?”李翰宸觉得那场景其实挺蠢的。
  
  但是小师姐一脸认真眼睛亮晶晶地道:“是啊!感觉好威风啊!”
  
  这模样让李翰宸想到了好友的契约灵兽冰蚕橘秀鼠,每次那只小白鼠想吃灵石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都是这样看着他好友的,他好友每次都心甘情愿地给了灵石。
  
  这会儿李翰宸就说不出觉得那场景很蠢的心里话,他很违心地点了点头:“嗯,还挺威风的。”
  
  “对吧!对吧!嘿嘿嘿!”
  
  ……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出七天,林小路体内的那丢丢寒气就没了,林小路再也不能躺着看特效话本表演了,又要恢复修炼了,林小路不觉有些丧气,整体心情就上辈子“不想上课”的那种心情。
  
  还没等林小路给自己打气,她就收到了师傅的传音符:“二徒弟,收拾收拾东西,来掌事峰这,我们要准备出发去太初了!”
  
  出远门=出去玩!
  
  林小路一骨碌爬起来,赶紧收拾起她的小包裹。
  
  收拾好自己小包裹的林小路,还特意给自己换了一个杏色小袄子,配了个白色小毛领,别说三大门派了,她连小门派除了皈依寺都没去过别的呢,当然要好好拾掇一下了。
  
  背好自己小包裹的林小路颠颠地迈着小短腿走向了掌事峰,远远她就看到了师兄师姐们站成了两排,从没见过的巨船凌空而立。
  
  哇!这么大的飞行法宝么?好酷!
  
  林小路正惊叹着,一路小跑过去,快要走到的时候,就看到站着的两排师兄师姐们看着她,轻轻笑着,对她齐声喊道:“小姐好~”
  
  小师弟李翰宸身材颀长,身姿挺拔,看向她,向她伸出手,笑着说:“小姐,我们要出发了。”
  
  这下好了,五岁的小萝卜头林小路,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第一次出远门的场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