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22 章
要说归一楼的一群师兄师姐们去哪儿了,始于狄虹雨狄大师姐兴高采烈的一句话:“二师伯要和人比试!我们去不去看?”
  
  “哪儿啊!我去我去!”
  
  “就在我们腾云上面练功场,是纯剑招比斗!”
  
  纯剑招比斗是剑修特有的一种比斗方式,指的是在比斗过程中不动用术法、灵气、剑气,如同凡人武林高手一样,纯粹以剑招比试,算是比较温和的比斗,不会和其他形式的剑修比斗一样动不动就直接劈了半座山。
  
  柳嘉手一扬,啥阵旗都不琢磨了,看热闹要紧:“当然要去看!我要看二师叔被打的模样!省得他天天追着我打!”
  
  于是一群人就不约而同地都向练功场涌去,余祥大师兄更是瓜子小板凳都准备好了:“坚果十灵珠一份,灵茶两灵珠一壶,板凳自取啊,留影石十灵石一块啊!”
  
  众人到练功场的时候,陆衡冽仍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双手抱剑,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而站在陆衡冽对面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靛青长衫,头戴青玉发簪,眉眼冷凝,五官俊毅,站若松,气质清冷的男子。
  
  “哇,这是谁啊?看着比师傅也好看太多了吧?”苏晏涵伸手戳了戳一旁狄虹雨的衣袖,向来爱美人的她也不得不赞叹一句好一个宛如青松的美男子,心中的八卦之心就瞬间熊熊燃烧,“他修为几何?可有道侣?”
  
  狄虹雨看了几眼,不由轻声道:“他全身一丝灵气也无,但骨龄却不止五十岁,所以显然不是凡人,应该和楼主修为一样,至少是个元婴期修士,才能做到返璞归真,毫无灵气。”
  
  柳嘉闻言也跟着说道:“他身上的法衣少说也是个上品法衣,印着不下五个阵法,头戴的发簪也有至少两个阵法,肯定是哪个大门派的前辈了。”
  
  狄虹雨和柳嘉异口同声道:“二师伯/二师叔要被打了!”
  
  虽然是纯剑招比斗,但越是纯剑招比斗就越看修为和功法,修为高的剑修及时不动用灵气也能让把自己的剑挥舞到极致,而功法越好,就越能做到人剑合一。
  
  他们说着,脸上神情也都逐渐严肃起来,这绝对是让他们看了受益匪浅的一场比斗。
  
  话音刚落,刚刚还吊儿郎当的陆衡冽,眼神一凝,抱着的青铜长剑出鞘了。
  
  他的动作轻松闲适,仿佛毫无杀机,却让看着的比斗的狄虹雨等人都纷纷感受到了一阵凛冽的杀意,一瞬间仿佛寒风刺骨,修为低的弟子们感受到这刺骨寒风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往后退了两步。
  
  柳嘉小师兄眼疾手快地给小弟子们扬起了了防护阵法,眉头微蹙这人到底是谁?竟然需要让二师叔一上来就是自己的自创剑招——横扫千军。
  
  而被长剑直接刺中的男人却是身形一闪,眼中闪过一丝亮芒,这小辈不愧是云融前辈的徒弟,他这样想着,本不欲出剑的动作一变,闪着淡淡寒光的宝剑一出便是刃如秋霜,锋芒毕露。
  
  他脚尖轻点,动作轻盈,动作极快,叫人看不清他的身影,只能看到剑光闪烁。
  
  一直静默围观的小师弟李翰宸,双眸微睁,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这是玄山十八剑!
  
  玄山十八剑乃是太初派开山祖师爷之一的玄山祖师爷独创的剑法,据说整套剑法只有十八招,却每一招都蕴含着万千变化,每一剑中都藏着数百剑,有道是天下武学唯快不破,而玄山十八剑就是一个以快名扬天下的顶尖剑法。
  
  端看男人似乎只动了两下,两剑相碰,发出清脆声响。
  
  只见男人站定不动,陆衡冽却轻咳一声,嘴角划过一丝血丝,叼着的狗尾巴草早已化成粉末。
  
  陆衡冽哈哈大笑,笑中满是畅快:“够劲儿!多谢华舜前辈手下留情!”
  
  男人的宝剑已经在收手剑就归了鞘,背在了身后,闻言嘴角轻扬:“你很不错。”
  
  华舜前辈?!
  
  就是那个传说中获得了风云大会三次榜首,在筑基期待了两百年,却五十年内接连突破金丹元婴,常驻风云榜前十,还曾经为了拒绝沧海双姝之一的绝色美人吕凝月,直接连挑了沧海派十一人的那个华舜道君?!
  
  “狄大头,你快掐我一下,”苏晏涵很是激动,没有什么比爱看八卦的人,看到八卦主人公更激动的事情了,“今天真是让人有修炼冲动的一天!”
  
  向来不会苟同自家大师姐的李翰宸,此刻也冷淡着脸点了点头,刚刚那一招一式,在他脑海里不断挥舞,霎时间他浑身灵气涌现。
  
  一旁的余祥大师兄当即给他护了法,与有荣焉道:“小师弟要顿悟了!修为又该涨了!”
  
  顿悟并不常见,常言道一次顿悟抵十年修行,并非空口白话,而剑修的顿悟更是难得,往往都会有以外的惊喜,不是修为大涨,就是剑意明晰,这都是让人十分欣羡的事,顿悟需要机缘,更需要天赋。
  
  剑修的顿悟之所以难得,便是剑修往往都是心志坚定坚持己道的人,很难被其他人所影响。
  
  “他是剑修?”华舜道君注意到李翰宸腰间别着的长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陆衡冽点了点头,恢复了他惯常吊儿郎当的模样,语气轻快:“是的,是我小徒弟,平日里就喜欢玩玩剑。”
  
  华舜道君看着李翰宸,眼中的诧异越发明显:“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剑意。”
  
  便是他,也是在突破金丹后才拥有了自己的剑意,华舜道君这般想着,他想到刚刚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晚辈能够勉强接住他的一招一式,不由想到他临行前师兄与他说的话:“这归一楼啊,总是能让人出乎意料。”
  
  他本是不信,如今,却不得不信。
  
  今年的风云大会,有的看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兴味,然后手心里的印记微微发热,就听到了他那向来无法无天的小师侄秦阙发出了惨烈的哭声:“小师叔,我要回去!”
  
  这哭声之响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可闻,而哭声之后在场的归一楼众人都听到了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奶声奶气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不准哭!憋回去!”
  
  华舜道君抽了抽嘴角,看着都把目光投向他的众人说道:“哭的是我小师侄,平日里不哭的,可能出了什么事,我去看看他,各位失陪了。”
  
  陆衡冽挠了挠头:“前辈一起吧,说话的是我二徒弟。”
  
  “对对对一起,我们也去,我们小师妹可乖了,突然这么凶肯定是被吓到了!”
  
  “是啊,小师妹这声音听着都有点抖,肯定是在努力坚强!”
  
  “我的亲亲小师妹,不要怕,你大师姐来了!”
  
  元婴修为,听力极好,每一个人的呢喃都清晰入耳的华舜道君:不是,怎么回事?!被欺负的应该是我小师侄吧?你们小师妹怎么听都不像是有事的模样啊!你们在担心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