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因为表情包我成了团宠 > 第 25 章
秦阙送给林小路的东西一是他爷爷炼制的傀儡符,二是他画的替.身符。
  
  林小路没有接触过正儿八经的符修,对于这两个符箓加起来市价十个上品灵石的事实林小路并不知道。
  
  她在夜里认认真真地研究着这对符箓,傀儡符是秦家家主出手炼制的,而秦家家主已经是据说快六阶的炼符师,一张傀儡符只要符箓本身不遭到破坏可以用近百年。
  
  这是一张上品生活用傀儡师,林小路还在储物袋里发现了一沓小纸人,按照秦阙在玉简上留下的歪歪扭扭的字,只要将傀儡符滴血认主,然后将傀儡符贴在任意一张小纸人身上,小纸人就能鼓气变成一个看起来与真人一般无二的傀儡。
  
  不需要灵气,只需要神识操纵,就能让小傀儡乖乖听话,帮忙做很多事情,各种清洁洞穴啊,缝补衣裳啊,拔院子野草都不在话下,时间久了,小傀儡不需要神识操纵也能有习惯性地动作。
  
  而那个替.身符是秦阙自己捣鼓出来的,虽然是出自秦阙之手,却是秦阙现在最拿手的符箓之一,已经是一个中品符箓。
  
  比较有意思的是,尽管秦阙管这叫替.身符,但并非是替代攻击等作用,而是可以将替.身符贴到任意物品上,自己的神识就能附着在那个物品上。
  
  滴血认主后还可以将替.身符随意地改变大小,据秦阙自己介绍,他用这个替.身符听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不过也有风险,就是替.身到物品上的神识还是很容易被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发现的,同时也比较耗费灵气和精力。
  
  看到这介绍的时候,林小路就想这替.身符绝对很适合大师姐,如果有得卖话,大师姐绝对是头号下单选手。
  
  只可惜现在这符箓秦阙也还在完善中,林小路将两个符箓滴血认主后,烤冷面沉迷话本子,新出的《清冷仙尊毛绒控》,让它废寝忘食,因此林小路并不知道她的表情包好友列表里,还多了两个符箓好友。
  
  小纸人贴着傀儡符身形轻巧地落在地上,转眼就变成了一个比她还要高上不少,看着约莫豆蔻年华的少女,一身杏黄襦裙,只不过双眼无神。
  
  林小路看得新奇,她如今不过练气四层,由于没有专门的神识练习,对神识的使用还不熟练。
  
  她一连尝试了十几次,才成功让呆愣愣站了半天的小纸人同手同脚地走起路来,这一走路还往前跌了个趔趄,哪怕小纸人两眼无神,看到小纸人跌得脸都沾了灰,林小路看到就疼。
  
  迈着小短腿,就上前把小纸人扶了起来,她用神识操纵小纸人在地上坐好后,轻轻帮小纸人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又给小纸人用了个清洁术,就对着小纸人道:“你等等,我再练练,就不会让你跌倒了。”
  
  此时看完了一个话本子心满意足的烤冷面,见到此情此景刚想说,纸人不过是死物,用神识操纵纸人原理上来说和隔空取物一般无二,但烤冷面留意到了小主人的好友列表。
  
  “静音消息提醒:您对您的好友‘傀儡符’使用了表情包‘摸摸头.jpg’,已被您的好友‘傀儡符’成功接收。”
  
  下一刻,只见上面本来写着“傀儡符”三个字的好友昵称,发生了改变,变成“小小傀儡(待成长)”,瞬间就与玄轮宝壶一般无二了。
  
  烤冷面看到这默了默,它呀,等了好久好久,除了小主人之外,却再也没有等来一个陪它说话的,看来可能以后就热闹起来了。
  
  ……
  
  林小路的修炼一贯都是她小师弟李翰宸主要负责,大师姐苏晏涵师傅陆衡冽次要负责,其他师兄师姐师叔师伯们辅助负责,归一楼的修炼虽然看着懒散,却极为讲究夯实基础。
  
  因此林小路能够接触到神识训练的功法也是最基础的功法,甚至乍一看起来还十分简单。
  
  而实际上,稍微有点难度的神识训练按照她小师弟给她的规划,都要在练气期后期才会开始。
  
  林小路在修炼这一块,相对起来很让人省心了,不会自己乱寻功法,也不会乱跑,她不会觉得基础神识功法不够用,只会觉得是自己修炼得还不够。
  
  一整晚,林小路翻来覆去都练习着神识功法,一遍一遍地尝试,小纸人走起来路来也越来越熟练。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练了一个晚上神识功法,没有睡觉的林小路打了个哈欠,困得眼皮打架,在不知不觉中抱着和她相处了一晚的小纸人睡得香甜。
  
  ……
  
  “亲亲小师妹,我们要到了!”苏晏涵轻敲了一下林小路的房门,等了一会儿只能听到里面小师妹睡得香甜的绵长呼吸,苏晏涵听着嘴角轻扬,然后就忍不住神识外放,看看她的小师妹。
  
  接着,就“看”到她的亲亲小师妹和一个人抱着睡觉?!
  
  要知道小师妹可是她苏晏涵,小师妹却在自己会走路以后,就抱着小枕头,一定要自己一个人睡觉,死活不肯和她一起睡!
  
  现在却抱着一个人睡觉?!谁啊!这个她能忍?必须不啊!
  
  “小师妹,我进来了!”苏晏涵这样喊着,然后怕吵醒小师妹,轻轻推门而入,就看到小师妹果然抱着一个人睡觉,一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穿着一身杏黄襦裙的小姑娘,闭着眼睛,却能看出眉眼的清秀,是个清秀小佳人了!
  
  可是这清秀小佳人哪里来的啊?苏晏涵皱着眉头,踏步向前,就看到小师妹埋在这清秀小佳人的胸.前,轻轻蹭了蹭,明明看着年龄和她差不多大,怎么那里差这么多?!那么大小师妹睡得岂不是硌得慌!
  
  苏晏涵轻哼了一声,正准备上前叫醒小师妹,就见小师妹半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看到是她,嘴角和眯着一条缝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奶声奶气地喊着她:“大师姐……”
  
  “嗯,”苏晏涵轻轻应着,上前后看着地板却是又皱了下眉,“怎么睡地上啊!连个热暖阵也不放一个,伤寒了怎么办?”
  
  苏晏涵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就指尖微亮,一道如沐暖阳术就落在了林小路身上,林小路瞬间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苏晏涵蹲下身,对着林小路伸出了手:“大师姐抱你去换衣服,好不好?”
  
  她这样说着,撇了撇嘴角,惯常流里流气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这个小娘子是哪家的啊?”
  
  “噗,”林小路听着大师姐这样的声音就清醒了几分,她瞥见自家大师姐一脸就差直接说这是个危险人物的神情忍俊不禁,“大师姐,这是我家的,叫小小,昨天刚刚学会走路!”
  
  说着说着,林小路的开心总是来得特别容易,这么说着又开心了起来,拉着大师姐苏晏涵的手一骨碌站起了身,就用神识操纵着小纸人站了起来,然后小纸人就有模有样地走了起来。
  
  大师姐苏晏涵一下就发现了原来这是个傀儡人。
  
  傀儡小纸人带着几分蹦蹦跳跳的,有点像林小路平日里走路的模样,不再是昨晚刚开始同手同脚还会跌倒的模样了,直到走到一条木椅前,小纸人坐了下来。
  
  林小路迈着小短腿跑到小纸人身旁,扬起她的小脑袋,脸上扬着大大的笑:“大师姐!我厉害吧!”
  
  “我的亲亲小师妹怎么这么厉害呀!”美好的一天从小师妹向她求夸奖开始,苏晏涵舒服了。
  
  然后她就看到她家小师妹拿出了一沓小纸人,对着她很认真地说:“小小可以有这么多,大师姐,等我厉害了,这个小小帮你按摩练琴后会疼的手。”
  
  “这个小小天天催小师弟少修炼多睡觉。”
  
  “这个小小帮师傅摆摊赚灵石。”
  
  “这个小小帮狄大师姐去分拣炼器材料。”
  
  “这个小小去后山给大师兄摘草药。”
  
  “这个小小帮小师兄试阵旗,省得小师兄老是被炸到。”
  
  “你说,好不好?”
  
  小萝卜头挠了挠头,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声音软软的,却仍旧是很认真地说:“不过你们要等等,小小才能陪你们,我很快就会厉害起来的!”
  
  晨光倾泻,苏晏涵觉得今天阳光有点过分亮了,亮得她眨眼的时候眼睛会有点泛湿,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弯下腰,摸了摸自家小师妹的头,向来流里流气的语气变得十分坚定,她说:“好啊,我们等你,我们小师妹一定会很厉害很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