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 第十八章 霸道

第十八章 霸道


  是梦吗?
  很显然,不是的。
  高汐醒来后映入眼帘的仍然是那古典的建筑。
  “看来自己真的爱上女皇大人了!”高汐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可是燕国那方面应该如何应对,毕竟现在越过的实力还远不如燕国!”
  高汐苦恼的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内心当中充满了不甘!
  要是还能遇到时空之门,再一次的穿越就好了!
  “我一定要带着女皇回到我的世界当中,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她!”
  高汐暗自的下定决心!
  而此时此刻,突然之间传来了宫女的声音。
  “不好了,不好了,女皇大人出事”!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办呢?如果女皇大人出事了的话,我们岂不是群龙无首了,为什么女皇大人的眼睛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阵阵的喧闹不绝。
  “听说是燕国那些人派过来的间谍给我们的女皇大人下了什么诅咒”!
  “这可是现在我们越国唯一的继承人,如果女皇大人要是出事了,我们该怎么办呢?岂不是越国即将震乱了吗”!?
  “如果女皇大人真的受到了诅咒,那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灾难的,我们必须要提前下手,不然的话一定会祸G殃民的”!
  “女皇大人不除,将是我们整个越国的巨大灾难,今日我们就要替天行道”!
  身边的那一些大臣们都已经乱作了一团,其中早就已经心怀不轨的宰相率头想要争夺皇位。
  眼看着这些人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高汐停在了自己的耳中,内心变得非常的着急。
  “不可以,我绝对不能让我心爱的女人被这些想要谋朝篡位的家伙给杀掉”!
  而此时宰相早就已经带着身边的那一些玉林军,直接朝着女皇大人的寝宫方向进行了围捕。
  高汐超的小路迅速的进入到了皇宫内部,来到了女皇大人的身边,看着他现在奄奄一息的样子,眼神的瞳孔看起来真的是受到了什么诅咒的样子,可怕至极。
  “来人哪,此等妖女不出将是我越国重大的隐患给我拿下”!与此同时宰相带着御林军也同时杀到了皇宫内部。
  “你是何人?居然胆敢阻止我们为民出害”!
  宰相看到了高汐这一个穿着非常奇怪的人,非常震惊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想要伤害女皇大人谋朝篡位,你们这些乱臣贼子简直就是天必诛之,想要伤害女皇大人,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哈哈哈哈哈,汝等小儿居敢以星星之火与日月争辉,分不清情势,就是你们这种人最惨的下场”!
  “来人了,给我全部拿下”!
  话音刚落,御林军手中拿着宝刀,直接砍向了两个人的方向。
  ……
  一道光芒突然之间凭空出现耀眼无比,在场的所有人都睁不开自己的眼睛,同样也看不清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寒香,你醒一醒……”
  这是什么人?
  在女皇大人的记忆当中,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如此温柔的声音。
  此时的女皇大人只感受得到,全身酸软无力,慢慢的醒了过来,可是自己的眼睛却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伤害一样,无论自己怎样的努力,都无法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
  “王医生,寒香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救吗”?突然之间那温柔的声音,再一次的想了起来,陌生而又温暖。
  “王医生,难道说是我宫中的太医吗”?女皇大人内心当中非常疑惑的想着。
  自己不是应该马上和大燕国联姻,怎么突然之间来到了太医院了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又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
  “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需要安心静养就可以了,另外在回去的时候千万要注意清淡的饮食”!
  “好的,这两天真的是辛苦您了,非常的感谢您”!这温柔的声音很明显,如释重负一般。
  随后传到自己耳中的,就是那个人离去的声音,还有关门的声音。
  突然之间女皇大人的身子一颤,他感受得到那个人似乎握住了自己的手,这种感觉真的是特别的温暖。
  随后又突然之间猛地震惊了一下,难道说自己是被燕国派来的间谍给刺杀了吗?难道这个家伙就是要刺杀朕的人?
  “什么人……”女皇大人现在突然之间喊出了这一句话,而且已经平静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才勉强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终于醒了,是不是很口渴?我去给你倒水”!
  听到了这样的一番回答之后,女皇大人的内心当中更加的疑惑了,而且还有一些愤怒的样子,居然敢不回答朕的问题,朕明明是在问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没有说自己想喝水。
  听到了这个人还想给自己倒水,此时的越寒香心里面也已经清楚了,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刺客,而是自己身边的侍从,可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个家伙笨手笨脚的,居然连这样的礼仪都不懂。
  也或许是由于自己王者的尊严被人家挑衅了,也可能是自己内心的怒火压抑的太久,突然之间越寒香猛地睁开了眼睛,而那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再一次的传了过来。
  “我的天呐,你终于醒过来了”!
  说话的这个人从声音里面可以听得出来,非常的开心和兴奋。
  在经过了强光的照射之后,越寒香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以及环境,当他看到了周围这一切的时候,顿时的让他睁大了双眼。。
  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之前被他在宫中所拯救的那个叫做高汐的奇怪男人吗?怎么他会突然之间在这个地方,而这又是哪里呢?
  在环顾了周围的环境之后,此时的越寒香略微的沉默了起来,他不断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些事物,都让他感觉到了非常的陌生,这些人穿的衣服让他感觉到不能理解,而且房子里面摆设的这些物件也同样让他没有办法理解。最重要的是屋顶上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居然能够发出如此光亮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