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 第三十六章 女皇风范

第三十六章 女皇风范

而这几个人在被点穴之后,瞬间都开始哈哈的大笑起来,原地的打着滚,可是他们现在身体上的穴道还没有完全的解开,不能够自由的活动,他们也只能非常难受的在进行着哭笑不得的表演。
  
  “这就是我刚刚给你服下的药效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前期的症状,如果说你们要是不听话的话,可能会就这样一直笑到死,但是你们要是有一些懂事识相的话,或许我还可以给你们一点解药呢”!
  
  看你眼前的这几个人越很像非常得意的样子,可是这样的一副表情,让在场的这几个人看到之后,都感觉到了有一种非常害怕的感觉。
  
  现在的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根本就不像表面上的那一种温文尔雅的样子,而内心当中的这一种狠毒早就已经让他们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了。
  
  而这几个人也不是普通的身份,既然能够手上拿着一把手枪,也就证明了他们的身份肯定不是什么善类,让这样的一群人和眼前的一个小姑娘求情的话,对于他们的尊严都是一种挑战。
  
  或许眼前的这一些人身体的素质都是非常的强大的,就算是在剧烈的痛感,在于他们来讲的话也是可以进行忍受的,可是被点中的笑穴就这样不断的哈哈大笑,他们现在都已经感觉到了,非常的难受了,这一种感觉让他们感觉到了生不如死。
  
  面对着这眼前者非人的折磨,这几个男人也只能委曲求全,非常的哀求着,继续的说道。
  
  “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我们了,赶快把你配置好的酒要给我们吧,不要再对我们这个样子了,我们又无冤无仇的!”带头的这一个黑衣男子率先忍不住了,朝着越寒香的方向乞求的说道。
  
  “你让我给你解药,我就给你解药,那我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吗?只不过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做亏本的买卖,你知不知道刚刚我给你们吃的那几个药品,费了多少的心血才炼制出来的,如果说你们要是没有给我相应的回报的话,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呢”?
  
  “你想要什么回报你就直说吧,不要再折磨我们了就可以”!
  
  现在的这几个男人还在不断的大笑着,但是这一种感觉只是让他们感受到了非常的痛苦,甚至面对着这眼前堂堂的气质男儿,都没有办法能够及时的进行忍受。如果说他们现在的手脚要是没有被封印住的话,估计他们早就已经开始手舞足蹈了起来,他们的内心当中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的这一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的温文尔雅,为什么内心当中如此的狠毒,简直就是表里不一的一个典型的代表啊,看来以后遇到这样的女人还真的要小心呢,至少此时的月份想早就已经在他们的内心当中留下了最深刻的阴影,要让他们知道,表面上看起来非常温柔的女人,实际上并不像他们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以貌取人是他们最大的禁忌。
  
  “我要的回报就是你们跟随着我成为我的手下”!
  
  越寒香冰冷的说道。
  
  领到了这样的一番要求之后,这个人并没有做出回答,而好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可是他们脸上的表情还是哈哈大笑,这样的笑声从最初到现在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看起来你们好像并不喜欢的样子,如果说你们要是不喜欢的话,那也不需要追随我了,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强人所难,那就算了吧,高汐我们还是先走吧”!看到了这几个人,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岳寒生故意装作要走的一副架势,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一个地方,这几个男人见状之后慌忙的喊住了越寒香。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们什么都答应你不要走”这个男人现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也已经是声嘶力竭了的样子,他现在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了,因为任何一个人在持续的笑了这么久之后,估计浑身上下的力气早就已经是消耗殆尽了,而此时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似乎都已经用尽了自己浑身上下最后的一点力气了。
  
  听到了,这几个人答应了之后,也还将直接拿出了另外的一种药片,送到了他们的嘴里面,让他们把这一些药全部给吃下了,紧接着就是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直接将他们的身上穴道全部进行了解开,而在经过了这一番的动作之后,眼前的这几个人,身上的那一些症状已经迅速的消失了。
  
  “看来你都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你剩下的这几个兄弟又怎么样呢”
  
  ?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刚刚经历过那样的一番事情,他们对于自己的大哥是非常的理解,像是大哥这样的一种意志坚定的人都没有办法忍受得住这样的一种折磨,这几个小弟自然也是可以感受得到那一种连续的大笑有多么的恐怖。
  
  “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并不愿意呀”?越寒香就是要盯着另外的几个人,尤其是最初的时候,在电梯里面拿着手枪威胁着自己的那一个家伙。
  
  看到了越寒香就露出这样的一副表情,之后这几个人快速的点头表示了答应,刚刚他们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语言,完全是由于所发生这一些事情,让他们感觉到没有办法理解,都一个个的愣在了原地。
  
  “可是原来的时候,我们是有自己的雇主的如果这样跟你的话,那我们之前的那些雇主应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非常的简单呢,你可以告诉我你之前的雇主是谁,他在什么地方,我去把它给解决掉就可以了呀”?于涵想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严肃,并没有任何想要开玩笑的样子,可是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眼前的这几个人只觉得蕴含,现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好像连大脑都没有,经过看他的这一副语气和样子就好像是随便干掉一个人都是非常轻松的样子,并且不管对方的身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