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 第四十章 为何要躲?

第四十章 为何要躲?

本来由于花了妆容的越美丽,现在早就已经变成像是一个花大姐一样,非常的狼狈不堪,再加上脸上的这几个字真的是让她感觉到了非常的尴尬。
  
  此时的越美丽内心当中简直已经快要进入到了一个崩溃的状态,他的内心当中波涛汹涌的,看到了自己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他慌忙捂着自己的脸朝着卫生间的这一个方向跑了过去,想要补一补妆。
  
  在经过了10多分钟的整理之后,他再一次走到了这一个地方,可是在这一次看到的场景之后,却出乎他的意料,此时的越寒香,居然和身边的这一些采访的人谈的好像非常融洽的样子,而且甚至在场的这一些的人都感觉到此时的焦点已经完全的变成了越寒香这一个人身边的这一些人好像都对他非常恭敬的样子。
  
  这一点就直接让越美丽直接呆呆的愣在了原地,因为在自己的内心当中,自己的姐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一种风范,能够成为全场的焦点呢,这要是换做以前的月寒,相似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情,可是今天却突然之间在自己的眼前浮现,她甚至都感觉这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像在做梦一样。
  
  如果说眼前的这一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之前的姐姐,可是从现在他任何细节上来进行观察的话,根本就是无懈可击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呀,因为一直在昏迷的时候,高汐都跟在他的身边,要是换了一个人的话,自己也肯定会收到一些消息的。
  
  而此时越美丽直接把目光投向了李云的这一个位置,但是他却逐渐的发现,此时的李云也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越寒香的这一个方向,而且眼神当中已经充满了爱慕的神情,这一点让越美丽自己的内心当中感觉到了非常的崩溃和难受,他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就这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另外的一个女人,而且是和自己有着竞争利益方面的一个对岸的领域。
  
  再加上刚刚的时候越寒香在自己的脸上写出的那几个字让自己当众出丑,现在早就已经打破了他自己的底线,他内心当中的所有怒火时,时刻已经全部的爆发了出来,他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怒火全部朝着蕴含向那几个方向进行了释放。
  
  “越寒香,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下流了吧,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对付我,你难道就不怕良心受到谴责吗”!
  
  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呐喊,已经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越美丽的这一个方向,甚至有一些采访的人,看到事情不妙,已经纷纷的朝着后面的方向进行了理智性的撤退,他们可不想参与到这一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的真人大战之中。
  
  而与此同时,欢迎刚落下,越美丽手里面拿着的包裹就直接扔上了越寒香的这一个方向,而高汐刚刚想要上前面进行一番抵挡,却没有想到,李云居然如此迅速的就直接挡在了这一个地方,一手就抓住了飞过来的这一个包包,在现场就直接做出了一个好像是电视剧当中才会出现的一幕。
  
  而此时自己已经感觉到英雄救美成功的女人,现在转身看向了越寒香的那一个方向,在转身之前,她在自己的内心当中已经想象了之前,越寒香,看着自己那一种含情脉脉的表情,而此时此刻自己又做了如此风光的事情,现在的越寒香一定会对自己更加的崇拜吧,那一种让他感觉到极大满足的眼神,此时此刻应该浮现在越寒香的脸上才对。
  
  而当他看到了约翰逊的那一刻,他却完全的失望了,自己所预想的所想看到的那一副表情根本就没有浮现,而此时的越寒香,只不过是非常平静,没有任何波澜的看了一眼李云,然后就好像这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继续在和他身边的那些人进行了交谈。
  
  “李云”!
  
  而此时的越美丽,看到了自己的进攻,居然直接被李云给打断了,这一点让他感觉到了非常的生气,直接开始指着李云的鼻子就开始骂了起来。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我已经把价格做到了这么高,来对你们的公司集团来进行收购,本可以让你狠狠的赚上一笔的。但是你不但不站在我的这个立场,反而去帮助那个一直压低你价格的越寒香,你简直就是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的小人”!!
  
  “开出一个高价,这是怎么回事啊,之前的时候越美丽和我们透露的消息是说你们公司只不过是用了一个非常低廉的价格就直接把这个公司来进行商谈收购的,难道说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其他的一方面原因吗”?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身边的这一些采访的人员们纷纷表示出了自己的疑问,而高汐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是感觉到了,非常的震惊,因为他们心里面非常的清楚,刚刚所谈论的这一个价格,是不可能就把这个公司全部给进行收购的,因为之前王氏集团他们所开出的这个价格早就已经是他们的预算的两倍了,在这个价格想要收购王氏集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其实越寒香刚刚所说出的这一个价格,他也是不能够完全确定的,这样的一个价格的出处还是源自于他在苏醒之后,在医院里面看到的,电脑里面所记载出的那一些资料,才能够给出来的这一些价格,虽然说有很多的地方,他还是只能够做到一知半解的地方,但是他还是非常清晰的记出了这一个数字,所以今天才会说出来。
  
  而今天所说出的这样的一个收购的数字,对于他来讲是没有任何的具体的理解的,他也不知道现在所记录的这一个数字,究竟可能会是意味着什么样的意见,事情也不知道这么多的钱可以做些什么,但是他心里面非常的清楚,凡是商人肯定会对利益看得更加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