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 第四十二章 再不是从前的我!

第四十二章 再不是从前的我!

苏冷漠的妈妈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儿子躺在医院里面已经好几了,可是一直都在处于昏迷的状态,刚才她清醒过来了,只不过是想骗走这个女人而已,并且在她们面前她不想表现的那么沮丧。
  
  “你看真被我中了吧,你你也真是的,不管怎么,我们两个现在也算是亲戚关系了,干嘛要对我们这样恶语相向了,这件事情跟我们原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我也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可你也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卸在我们家族的面前吧,这段时间以来谁也没有好过到哪里,我每睁开眼睛,不管是电视机上面还是报纸上面全都是关于这件事情的新闻,对此我们应该有一个对策,而不是在这互相的伤害,你听到了没有?不管怎么两个孩子已经结婚了,虽然那个婚礼办得并不完美可是你也应该让我的女儿进去看一看呀,这也算是了却了孟红的一桩心事这段时间我女儿是怎么过来的,我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每茶不思饭不想的,今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想来看一看自己的丈夫,我们也都是过来人了,你为什么就这么死心眼呢?我早知道你是这种情况的话,我怎么也不会舍下我这张老脸来见你的。
  
  还有即然今已经来到这个地方了,那么就不能有你的算了,为什么你让我们走我们就离开呢?我看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跟你道,到了,原本我还以为你也算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了,可我没有想到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居然一点颜面都不给我们留,你内心当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呀,你我们也算是过来人了,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你这样当老饶呀,我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这是孩子们之间发生的矛盾,跟我们大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你要是始终都认为他们两个不合适的话,你也可以直接讲出来,这都无所谓的,不要用这种语言攻击我的女儿,你听到了没有?这对我来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谁不想在那场婚礼上面扬名立腕呢可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这回你听懂我这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含义了吧”
  
  “我你这个女人还要不要点脸呀,我都跟你过多少回了,就算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时候你想起来看一看我的孩子了,那么这段时间作为他的妻子,你姑娘又在忙些什么呢?我每次在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心里面就堵得慌,要不是因为我儿子现在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我早就找你们算账了,我觉得两个人就到此为止也挺好的,既然事情都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了,要是再让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那可真就有点不过去了,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女儿将来无论嫁给谁都不会幸福因为原本就是一个毒蝎心肠的女人,有哪个男人敢娶这样的女孩子当老婆呀,不要用这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每一句话都会是成为你们以后生活当中的事实,不相信的话我们就可以走着瞧啊。
  
  总是在这件事情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怎么不想一想那些记者在报道出来的新闻头条的时候,到底谁才是主角呢?要不是因为孟红背地里面干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他们能大闹现场吗?有的时候我真就想不明白,作为一个家族的女主人,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其实作为一个母亲,我也很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必须要分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女儿如果是清白的,怎么可能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呢,本来我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夸赞一下你女儿是多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呢,可现在看来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这段时间也休息不好,你们就不害怕把我再气出什么病来了吗?假如真是这种状况的话,我儿子要是醒来了,肯定也会找你们算漳,在我们的家族当中,我始终都把苏冷漠当成最重要的一个人在看待,因为从到大我的孩子就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一个男人,可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娶这样的一个女缺老婆,算了,我也不想再跟你们这样下去了,有这时间的话我还不如到病房里面看一看苏冷漠有没有提醒过来我可不像某些人心狠手辣的要命”
  
  苏冷漠的母亲其实的这些话也都是这段时间发生的,自从苏冷漠住院之后,她就在这个医院里面始终照顾着自己的儿子,并且身体也一直不怎么好,要不是因为担心孩子的话,或许她现在也躺在病床上面了。
  
  “我你这么话,我可就不爱听就算是你的全部都是真的,那又能怎么样呢?你的孩子也没有比我女儿好,到哪里去,当时云大姐她们家里面发生了那样的变故之后,你儿子才跟人家选择分手要不是看中我们家在这座城市里面的地位显赫,你觉得你儿子能和我姑娘走到现在这个样子吗?其实不管干什么我们都要实话实,你看看你这样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撇下来之后你又会得到什么呢,原本我还以为像你们这样的豪门贵族不会这样势力的,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要不是云大姐那亲口了这样的一个事情,我还真就不知道,原来我的姑爷还是一个这样的男人呀,这么多干什么呀,我要是你的话,我就赶紧到病房里面去观察一下自己的身体,你你万一在这个时候再晕倒的话那你们家族里面算是彻底的玩完了,我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不过是想提醒你一句,大家都这个年龄了,还是少操一点心比较好,你看看你这个不讲理的样子,真的是让我不知道该些什么好了,要不是我女儿想要来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见你这种女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