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之女皇大人在上 > 第一百二十章 危险边缘

第一百二十章 危险边缘

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一回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你选择开玩笑的我以前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见谅了,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作为你的学生,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丢脸的,所以呀,你不用这样大吃一惊的看着我,既然我选择了医生这个行业就算是跪着我也会走完的,况且我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我也能够成为别人心目当中的英雄,我在听到你刚才说那个家族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的时候,我心里面也是特别的有感触,我到现在还记得有一回我的爸爸,因为一点儿小病情,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呢”
  
  刘长强之所以说了这么多,也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在老师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只有这个样子他才能够完成刚才脑海当中那个雄厚声音的任务。
  
  “我说你脑袋没有什么毛病吧,刚才我铺天盖地的说了那么多,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话音刚落,你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了,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我也就只好实话实说了,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可能是因为在骑车的过程当中不小心就卡在了马路上面,然后鲜血就从腿里面不停的冒出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你在短时间之内不给他进行爆炸的话,或许他还真就会有生命危险,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你是不是认为我又在吓唬你呀,我真不是这么想的,作为一个医生,如果你连这点小事情你都处理不好的话,那可真有点说不过去了吧,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哦,对了,就像你这个样子来了这么久,对我医院里面的环境好像都不怎么了解,你现在从这个门口出去一直往前走就会看见这个伤者了,我也明白你说话从来都不过脑子的,等一会儿你在询问病情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人家听到了没有,不管干什么都要稳重一点,你说你这二十几岁的样子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的性格差不多呀,我要早知道你是这种人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把你当成我的学生,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既然我都已经成为你的老师了,那么我就必须要为你负责任的,尽管在我的心目当中,你始终都没有到达一个好学生的标准,可是我知道你骨子里面是怎么想的,其实每一个人要想当这个医生都挺不容易的你能够自己考入到这个学校里面,就证明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了,在我的心目当中我可从来不希望你有飘飘然的感觉,所以我也没有夸赞过你,这一回,我倒要看一看这几天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努力,结果如果你要把这件事情给我搞砸的话,你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收拾你就完了还在这个地方愣着干什么,就像你说的那个样子,现在时间跟生命都是在赛跑的过程当中,你要是稍不留神的话,这个人或许真的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这个刘长江在医院里面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所以在面对这些话语的时候,他甚至真的就这样信以为真了,看到这个远去的背影,刘长江的导师也是笑了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小伙子会变得如此积极在他的记忆深处,虽然他每天都来这个医院上班,但是偶尔接触的病人也都是有数的,今天倒好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既然这样主动请缨就证明他想成为这个医院里面的一个好医生了吧。
  
  但是没有过多久,这个小伙子又从外面回来了,然后对着这个老师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呀,本来我是想帮你好好的去处理一下这个病人的,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找了很久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个人,我的天呀,我才知道在这个医院里面我真的付出太少了,连最起码的地理位置我都搞不明白,既然我有这种选择,那么你就再帮我一次好不好?你再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走,我刚才这就是按照你说的那个样子去办了,可是我到了那个大厅里面之后,压根就没有看到你所说的那个伤者呀你是不是记错了地点呢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你看我怎么对待这件事情就晚了本来我还小兴致勃勃的去挑战一下这种技术活呢被别人包扎,我可从来没有干过这么样的一份工作,你看看现在这被你闹腾的我居然都没有找到这个病人的下落,要不然这样好不好,你直接给那个护士打一个电话看一看是不是装别的门诊的,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领,我也不能抢别的大夫的工作呀,我再来到这个医院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在这个地方是一个实习生,我可不能因为自己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医生,就跟别人对着干,那样子的话对谁都没有任何的好处,你用这种不可自信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里面我会跟你讲笑话吗?我真是没有找到那个人”
  
  刘长江的老师现在真的很想上去打这个人,两巴掌,这个医院他来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可是现在倒好了,就算是一个患者他都没有找到我的天呀,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点子也太背了吧,居然能够找到一个这样的学生,其实他曾经为了甩掉这个男人到底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他可是心知肚明的,他为了不再教他任何关于做大夫的一些技术技巧,他甚至找到了院长,可是当时院长就对这个刘长江的老师说,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你都要把这个人当成自己的学生去对待,当听到这种回话的时候,刘长江的导师真的很想上去质问两句,可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吧,既然人家都给了这种回复,而且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人家都比他厉害很多,所以也只能这样将计就计了,但是他做梦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真的是笨到了一定的程度,连一个男性的患者都找不到,想到这里之后,他对着刘长江说道。
  
  “管你叫声大哥行不行?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跟我走这些没有用的,既然你没有找到的话,那我也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你说这个医院总共也就有几百平方的样子,而且哪个男人长成什么样子,我都已经如梭的告诉你了,你现在出去没有几分钟你就回来告诉我这样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我的天呀,要不是我有一个外科的手术在等着我,我现在真的很想跟你交流一下子,刚才我还以为你是要奔着这个好医生使劲的,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的结果会这样不尽人意,你到底是来这个地方学习技术的还是过来气我的,我真的不想再跟你这样纠缠下去了,我可以实话实说的告诉你,我曾经也找过别人想解除我们之间这种师生关系,但是他们说过只要是我接手的人,就不会再让我有退缩的意思,所以我也只好这样硬着头皮当你的老师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是真不给我长脸呀,这件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他们肯定会笑掉大牙的,我自己的学生连这个医院最基本的地理位置都摸不清楚,我的天呀,我每当在想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真的就感觉特别的扎心算了,我不管你心目当中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不能在这跟你再这样继续浪费时间了,刚才你在出去的这个过程当中,那个护士都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说我接手的那个需要手术的患者现在伤情必须要我马上过去看一下子我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情而耽误了一个人治病的时间把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接下来你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择,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要是真想当一个好的大夫,那么你就必须从最基本的事情做起,你连这种简单的包扎你都弄不明白的话,我只能说你太不适合当大夫了,该说的我全都说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大,可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刘长江”
  
  刘长江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的这件事情,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他虽然每天都来这个地方学习技术,但是对于医院的事情他可从来不过问,甚至跟老师在走病房的过程当中,他都从来不记得路的,这回到好了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就在这个时候脑海当中的那个声音又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刘长江在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刚才真的出去去找那个患者了,但是走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见到这个所谓,带着伤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