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巨星从诗词大会开始 > 第216章 作品全国售罄

第216章 作品全国售罄

    相较于女孩,李亦儒更喜欢少妇,轻熟女等。
  
      女孩一切都是新的,但缺少磨合,所以和女孩谈恋爱有兼容性差的问题,包括脾气秉性。
  
      而轻熟女则不一样,你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包容、理解、温柔、体贴,以及配合。
  
      此时,李亦儒正在感受来自于洪荒少女的不配合。
  
      “你撒开我!”
  
      “我不撒,就一下,就亲一下,我发誓,我就亲亲!”
  
      “不行!”
  
      “那我让你亲亲。”
  
      “不行!李亦儒,你要在耍流氓,我就……我就……”
  
      “你就能怎样,啊,啊,啊!”李亦儒躺在地上一阵呻吟,他被踢了。
  
      “跆拳道四品,夏雨晴!”夏雨晴斜躺在床上,腿伸那么高,那么直。
  
      李亦儒揉着额头,觉得这个姿势不错哈。
  
      “夏雨晴,我要是知道你这么暴力,我早喜欢别人去了。”
  
      “你竟然想喜欢别人!”夏雨晴泪眼朦胧地望着李亦儒,双眸闪啊闪的,萌萌的。
  
      李亦儒没占到什么便宜,还是心有不甘。
  
      哎,李亦儒一声长叹,这要是轻熟女啊,上一句是我们在一起吧,下一句就是你好棒了,女孩和女人的差别太大了。
  
      没办法,想要拥有女孩的纯粹,就要承受女孩的幼稚、固执、天真等一系列弱点。
  
      李亦儒抬手看了下时间,道:“算了,吃点儿早餐吧!你别逞能做早餐了,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
  
      “好吧,我订吧!”夏雨晴只好听话了。
  
      “今天就放过你了,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
  
      李亦儒话音落,手机铃声响起,是王艺霏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激动极了:“李老师,新书上架抖乐平台,仅仅3秒,9999本全部售罄!”
  
      “我?3秒钟?”李亦儒指了指自己,“我这么厉害么?”
  
      咦,好像哪里不对。
  
      李亦儒扭头望向夏雨晴,发现夏雨晴正惊讶地看着自己,不过她目光清冽,应该没多想吧?应该是吧?
  
      “对,就是您!刚上架3秒钟,秒光啊!9999本一本不剩啊!粉丝们实在太给力了!”王艺霏激动万分,“现在,我们营销部负责人正在紧急联系人民文学出版社,可惜的是,情况貌似不太乐观。看这销售速度,估计线下也会很快卖光的。李老师,您太厉害了,3秒钟啊,3秒钟!”
  
      “你就别总强调3秒了,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去书店看看情况。”
  
      新书大卖,李亦儒还是很激动的。
  
      其实现在的出版业不赚钱,首版10万本书,李亦儒能拿到手的也就40多万的稿酬而已,但是这种成就感不一样。
  
      现在实体书市场陨落,已经很少有现象级图书了,前十几年,一年卖100万册的还大有人在,但现在这个市场下,能卖10万本就够吹一通牛逼了。
  
      时代变了,互联网时代都过去了,互联网+来了。
  
      而李亦儒这本书是纯粹的学术作品,正常来说是没有什么市场的。
  
      楼下的书店8点开门,李亦儒决定下楼去看看。
  
      “跆拳道姑娘,跟我下楼去看星星么?”
  
      “现在是白天……”
  
      “我说的是看我的粉丝啊,我的粉丝都是可爱的星星啊!”
  
      “那我是什么?”夏雨晴跳下床,嘴里有声,“嘿!”
  
      李亦儒看了看她干净的动作,“你是跳跳糖!”
  
      “你才是跳跳糖呢!”
  
      关上家门的时候,李亦儒随手牵起了夏雨晴的小手,李亦儒细细地品味了这滑腻的手感,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棒极了、温呼呼的、仿若无骨的……一个词形容不全啊。
  
      “你在笑什么?为什么这么猥琐?”夏雨晴疑惑地看着他。
  
      “我在思索身体的奥义和宇宙的神秘!”
  
      来到公众场合后,李亦儒就不得不撒开手了,他还不想刚恋爱就被曝光,他需要一段时间来过渡。
  
      楼下书店8点开门,他们刚赶到的时候,已经7点50多了。
  
      为了不被大众发现,李亦儒特意和夏雨晴保持了距离,因为夏雨晴实在太引人瞩目了,就算李亦儒戴10层口罩,他站在夏雨晴身边都会被发现,因为大家看过夏雨晴后,都会把目光聚焦在她身边男人的身上,大家要研究研究,究竟什么样的猪有资格拱这颗极品白菜。
  
      此时,书店门前排着一百多人的队伍,李亦儒混在其中,而夏雨晴则在街对岸的地摊吃着烤肠。
  
      她穿着一条黑色紧身裤,浅蓝色的衬衫包裹着玲珑有致的上身,一双标配的椰子鞋是那么小巧,李亦儒一度怀疑个子高脚小的女孩子,是否容易被风走。
  
      自从高考之后,她已经解开了伴她很久的双马尾了,此时一头乌黑的秀发轻轻搭在她的肩后。
  
      她正处在从青涩向成熟的过渡期,这个18周岁的年纪,是所有女孩子最好的年纪。
  
      青春、靓丽、明媚、娇艳……李亦儒愿意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用在18岁姑娘的身上,不仅限于夏雨晴。
  
      周边人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落在夏雨晴身上,包括一些女人。
  
      李亦儒明白一个道理,这样优秀的女孩,她注定会遇到极多的优秀男人,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她至少也得嫁个富豪。
  
      他前世足够优秀了,但说实话那时的自己如果遇到夏雨晴一样的姑娘,他也会自卑。
  
      李亦儒正在想着,就听前排有人说了一句:“就100本啊!”
  
      紧接着,整个队伍一阵叹息。
  
      “啊?”
  
      “太少了吧?”
  
      “能不能轮到我啊?”
  
      “早知道上网上买去了!”
  
      “网上你也抢不到,抢光了!”
  
      ……
  
      紧接着,书店的卷帘门“咯吱吱”卷起,还未升到最高处,排队的人瞬间冲进去了,本来有序的队形,一时间自动解散,纷纷挤进书店。
  
      工作人员喊道:“大家排队啊!秩序呢?这里是京城,首都,形象呢?”
  
      李亦儒前后的排队者瞬间清空,整个场地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他,他惊讶地望着这一幕,再一次充分认识到了为什么有些明星能躺着赚钱。
  
      自己这部《轴心时代理论》,在学术作品之中,是相对通俗易懂的,粉丝们抢购还有一定道理,等下一部论文合集出版的时候,估计很多人看了会头大啊。
  
      书店门口,众人又纷纷全都出来了,大家唉声叹气的,都各自走了。
  
      “去联合书城看看吧。”
  
      “联合书城也够呛,那边排队的人据说达到了400多人。”
  
      “吾悦书馆呢?”
  
      “也不行,我媳妇在那边排队,结果刚刚也抢光了。”
  
      “李亦儒这孙子也不知道多印刷几本,我这咋跟我女儿交差?”
  
      话音刚落,几十个女孩子恶狠狠的目光,落在了那位大哥身上,大哥连忙低头走人了,惹不起惹不起。
  
      ……
  
      人民文学出版社一间办公室内,此时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来自于吉森省新华书店总店的电话非常急躁:“我多了不要,只要1万本,1万本不多吧?一周内,我要这一万本!”
  
      “您别急,我记录下来,尽快给您安排!”
  
      ……
  
      来自于天锦市联合书城的电话热情洋溢:“我从来没想到这本作品会大卖,毕竟学术作品成绩都很惨淡。我没想到竟然卖到爆啊!
  
      我原先还在疑惑,为什么学术作品的定价只有39.9这么低,毕竟学术作品的定价向来很高,因为销量少受众窄。我现在明白了,这是出自于贵方对李亦儒的自信啊!我们要5000本,越快越好,我们亲自派车去取货!”
  
      ……
  
      工作人员的笔记上,记载了全国各地书店的催单信息。
  
      在今天上午,全国各地各大书店,总计10万本书倾销一空!
  
      线上线下,一书难求!
  
      社长连忙开会,商讨再版数量,经过大家仔细推敲,大家觉得市场上应该还有40万左右的缺口。
  
      毕竟是学术作品,如果是李亦儒的个人写真集啊、自传啊、通俗小说啊什么的,出版社会认为将卖出100万本开外。
  
      但学术作品因为相对晦涩无趣,受众面小,所以一般都销量极地。
  
      李亦儒这本卖的比较好,是因为李亦儒的身份特质,名声,以及热度。但就算卖得再好,也是有一定限度的。
  
      总不能学术作品卖出通俗作品的销量吧?那不符合市场规律啊。
  
      所以出版社认为再版30万就差不多满足市场主体需求了,后续再版10万册,估计能满足年内的市场。
  
      总计50万册的销量,对于一本学术作品而言,用一句话来形容:现象级的成功。
  
      在华国出版业,只有那些大名鼎鼎的学术作品,销量能突破50万册的,比如说人尽皆知的《人间词话》这种。
  
      社长对《轴心时代理论》的后续销量非常有信心,广泛听取大家的意见后,大手一挥,再版30万册!
  
      李亦儒在晚上的时候,就得到了再版消息,于是拿着计算器,窝在沙发里算版税。
  
      李爸气得直撇嘴:“30万册X39.9X0.15X0.8=140万左右!这么简单的加减乘除还用计算器算?”
  
      李亦儒抬起头,一惊:“爸你好厉害啊!”
  
      “呵。就你这数学,我一度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要不是咱爷俩儿长得太像,我就带你去做亲子鉴定去了。”
  
      李妈在炒菜,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探出头:“老李你别不要脸啊,儿子长得像你就完了,就你那大饼子脸,你能别侮辱人么?”
  
      “我这是胖了!胖了!要不是咱家伙食太好,我至于长胖么?我瘦下来后,那颜值也是能打的。”
  
      “爸你说这话我信!”李亦儒点头附和。
  
      李爸笑了:“信吧?!哈哈!关键这是事实啊!”
  
      李亦儒又道:“咱家的伙食的确是太好了,这个我信。”
  
      李爸:“……”
  
      李妈听到这话,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盘肉丝,“再给你们来个鸡蛋炒肉,堵住你们爷俩儿滔滔不绝的嘴。诶?家里的鸡蛋怎么少了几个?”
  
      “你儿媳妇来了,非要给我煎蛋。”
  
      “雨晴来啦,这姑娘还会做饭?”
  
      “嗯,会做,但是我不敢吃。”
  
      “你跟老妈交个底儿,你究竟想不想追人家?”
  
      李亦儒不干了:“凭啥一谈到恋爱,总是第一反应男人追女人啊!就不能女人追男人么?”
  
      “女孩子不是矜持么?当年你妈那么喜欢我,也得我主动开口她才迫不及待投怀送抱!”李爸笑道。
  
      “别臭不要脸!”李妈翻着白眼。
  
      “矜持?”李亦儒抱怨道,“她打我的时候咋不矜持呢?”
  
      “打你?哈哈!女孩子打人能多疼?”
  
      “多疼?跆拳道四品给您一脚,您觉得疼不疼。家庭暴力啊,我也要去学功夫,我要去找马大师学太极,找武当陈大师学跑酷,找二龙学假拳!找网友学喷术!
  
      反正,我坚决不把怕老婆的家学传承过来!”
  
      “……”李爸,“你要知道,怕老婆是门艺术,怕只是表象,深层次上,那是尊重,那是爱啊。”
  
      李妈又拉开冰箱,“再给你们炖条鱼吧!”
  
      果然是艺术啊,这不大功夫,4个菜变成6个菜了,简直太艺术了。
  
      李亦儒突然收到了同学的信息,说自己的《轴心时代理论》在豆芽里有了版面,于是点击进去。
  
      老爸这时问:“儿子,你究竟啥时候追人家姑娘啊,别回避啊!”
  
      “我已经和你们儿媳妇在一起了啊!”
  
      “说正经的。”
  
      李亦儒抬起头,一字一顿地道:“我和夏雨晴,在,一,起,了。而且,她追的我!”
  
      李爸:“真的?不可能!”
  
      李妈:“呵呵!”
  
      “那就我追的她,反正在一起了,爱信不信!”李亦儒很无奈。
  
      李妈大喜:“快叫雨晴过来吃晚饭!”
  
      李亦儒忙道:“你们太刻意了,不合适!”
  
      李爸也道:“对,不合适!”
  
      李妈纳闷儿:“怎么不合适?咱们和这丫头的关系都这么好了,有这喜事儿,不得庆祝一下啊,老李,再给你一次机会,合不合适?”
  
      “不合适!”
  
      李亦儒大喜:“我爸就是刚正不阿啊!”
  
      李爸:“我的意思是,就6个菜,不合适!再加两道!”
  
      李亦儒哀叹一声,还之彼身了啊,他去独自上网了。
  
      此时,豆芽上《轴心时代理论》的评分,达到了9.1分的成绩。
  
      这个评分很高了,但是读者的评价不可能永远都是正面的,这本书也有一些人给差评。
  
      其中有一个大V的评价非常引人注意,方舟紫写了一篇长评,从“专业”角度分析轴心时代理论不靠谱。
  
      方舟紫是个很神奇的打假狂人,在各行各业都能插上一脚,估计这个长评或者是团队人写的或者请的抢手吧,总是把李亦儒批得一无是处。
  
      前些天李亦儒高考作文事件的时候,这孙子就跳出来大放厥词,坚决号召各大高校不能搞特殊,要遵守规则,对所有考生一碗水端平。
  
      此时这货又出现了。
  
      李亦儒一度认为方舟紫对于曾经的事情记恨在心,所以总不放过自己。柳依依则不这么认为,柳依依说是因为李亦儒热度太高,所以方舟紫才不放过他。
  
      对于方舟紫这类人,只要能火能有流量就行,至于脸面的问题,不重要,至于怎么火的,也不太重要。
  
      关键,一切在于利益!
  
      如果李亦儒不火了,方舟紫这类人一定没时间揪住他不放。
  
      都不用李亦儒出手,他的粉丝们就已经给方舟紫团灭了。
  
      李亦儒看到方舟紫的名字,就又想cosplay了,想起cosplay,就又想起方舟紫老婆的人偶服网店里的HelloKitty了。
  
      想当年他穿着HelloKitty简直风骚得不要不要的啊!
  
      ……
  
      一周后。
  
      方舟紫老婆正在办公室工作,库管激动地敲门进来:“老板,去年买HelloKitty人偶服并退货的一个顾客,他前几天又买了一次。”
  
      “嗯,怎么了?”
  
      “然后他又以质量问题,申请退货了。”
  
      “他神经病吧?”
  
      “绝对是个神经病啊,这次还把咱们的猫胡须都剪掉了啊!太孙子啦!”
  
      方舟紫老婆问道:“为啥啊?他谁啊?”
  
      “改了个昵称,叫‘替天行道’!”
  
      “以前的昵称呢?”
  
      “叫‘专治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