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 248、干什么都不能饿着

248、干什么都不能饿着

    易海舟点燃火堆,就是让佘莹萱有个安定温暖的庇护环境。
  
      头上大片卡住的尾翼,起码能遮住雨滴。
  
      但他还是高估了正常人的胆量阈值。
  
      看眼附近树上白生生的遗体,佘莹萱再杀伐果断,商界女强人。
  
      终究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女人,不顾手臂伤痛的勉力起身:“我还是跟着你一起,可以说说话。”
  
      其实易海舟的伤势远比她重,有条腿几乎只能拖着走。
  
      只是易海舟早已习惯这种忍耐伤痛的感觉。
  
      甚至还有点熟悉的亲近。
  
      点点头用断了锁骨的左手卷起一个树枝火把,这样固定不动,还是不会引发剧痛的。
  
      但那种受伤之后自然分泌激素褪去,整个身体的匮乏跟伤口闷痛开始蔓延。
  
      他要在今天休息前尽量找到更多物资,为未来前行做准备,多一点东西就意味着少很多麻烦。
  
      有精确的方向,找寻起来并不难。
  
      之前找寻还走了些弯路,实际上坠毁的痕迹虽然拖开在几公里范围内,但左右宽度不超过一百米。
  
      飞机时速太快,哪怕坠落时候一丁点因为重量或者迎风面的速度不同,就导致碎片散落距离相差很远。
  
      但现在举着火把,更主要是因为多了一把“砍刀”。
  
      热带丛林中,枝草藤蔓交织,行进困难。
  
      所以采用“一刀两断,拨开就算”的开路前行。
  
      才是最正确最省力的方式。
  
      机翼金属件都是合金好东西,折损扭曲之后更显锋利。
  
      两人走得就不算慢,易海舟还能帮佘莹萱砍了一段手腕粗的树枝当成拐杖:“主要是用来拨打防止游蛇,这片热带雨林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一百多种蛇,特别是最……”
  
      话还没说完,两人就住嘴了。
  
      眼前出现了一排固定座椅,能够容纳十九人的商务机后半部的随员席位。
  
      三人座椅头朝下直接撞在地面!
  
      应该就是事发之前叫喊哭泣的那几名博彩集团高管。
  
      佘莹萱无声的捂住了自己那花边口罩。
  
      同样戴着口罩的易海舟却过去,艰难的半跪低身,不顾已经基本摔成一团的遗体,搜身找寻任何有用的东西。
  
      佘莹萱看到他的动态,坚持过来帮忙拿住火把。
  
      却不敢看自己曾朝夕相处的工作伙伴。
  
      周围已经漆黑的又深邃的丛林,似乎到处都张开了噬人的大嘴。
  
      好像到处都有野兽的眼睛在看着这里。
  
      这时候才愈发能感觉到易海舟的镇定跟可靠。
  
      除了摸到一部毫无用处的手机。
  
      什么都没有。
  
      那就剥衣服。
  
      哪怕只有一只手能用力,易海舟疼得满头是汗。
  
      还是把三具变形的遗体剥光,所有衣服都能在夜晚起到保暖作用,领带、皮带更是能当做绳索使用。
  
      打成包背在背上。
  
      最后用金属骨架的座椅把遗体扣住。
  
      因为这片树冠稀疏的树林,让这几位毫无缓冲的直接砸到地上。
  
      同样也会方便大型食肉猛禽来靠近。
  
      易海舟只能尽量保存遗体,他实在是没有力气挖坑掩埋。
  
      还停顿下来吃了几粒糖果,两人把那瓶水最后一点分享掉,再继续前进。
  
      易海舟的打算是:“那一刻我似乎看见有一段较大的机体整体坠落,比我们那块体积还要大,可能就飞得没那么远,上面的东西可能更多,也许还有……我们这样的幸存者,如果那是机头,甚至可能找到卫星电话,现在八点半,我们搜寻到十点就往回走,明天就只朝着东边前进。”
  
      佘莹萱坚持开朗:“刚才那点水,比我喝过的任何高级矿泉水都甜,回头也把这家厂收购了!”
  
      易海舟也尽量让自己笑:“水不是问题,这种丛林溪流很多,你想洗澡都行,但最简单就是树叶上水珠,那是最干净的,但不要喝太多,也许你的肠胃不能适应,就容易拉肚子,我们可没有高级纸巾擦屁股。”
  
      佘莹萱又想大笑,但这回知道先捂住肋部伤处:“这种吗,这种大叶子上的水珠……哇……”
  
      原始丛林,和平常接触环境是截然不同世界,只轻轻拉下旁边的树叶,上面劈头盖脸就是一汪水淋下来。
  
      吓了她一跳……
  
      可仿佛就是在静谧的丛林里面,她这点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得远了些,突然就让人听见点呼救声!
  
      “黑欧普……黑欧普米……”
  
      断断续续的声音简直就像从地狱里面传来的幽深恐怖!
  
      内心其实充满恐惧的富婆,连忙跳到易海舟身后,紧紧攥住他的腰。
  
      易海舟反倒有些喜色:“啊哟,还有人活下来了……”
  
      马上顺着声音找寻过去,却让富婆大惊失色!
  
      一条浑身网格花纹的大蟒蛇,正在缠绕吞噬人体!
  
      人类对蛇这种软绵绵的东西发自内心的会感到心悸。
  
      更不用说眼前这大得……
  
      火把下隐约能看见这身影仿佛就是那个之前安慰女性高层的空姐,上身的白色衬衫非常醒目,可双腿已经被吞噬掉!
  
      那网格状的皮纹,就跟奢侈品牌店里的真皮包包纹路一样。
  
      但这个时候却缠绕在一起,翻滚蠕动吃人啊!
  
      这种场面简直让人浑身发麻。
  
      佘莹萱终于按捺不住积存了十来个小时的惊恐。
  
      更不顾肋骨断裂的疼痛,失声尖叫!
  
      也许女性这种生物,就是能用嗓子叫喊不带动胸腔肺部吧。
  
      感觉周围丛林树枝上的鸟类都被惊扰得哗啦啦的一片翻腾,动静太大了!
  
      易海舟实在是没有余力去捂耳朵。
  
      就当带来个人形驱兽喇叭吧。
  
      他反倒是不紧不慢的伸手把火把塞到富婆手中,抢过她的木棍。
  
      直接稳准狠的朝着那条巨蟒的菊花捅过去!
  
      这是最简单又最讲究技术含量的做法。
  
      一般人根本无从分辨蟒蛇菊花的位置。
  
      瞬间就能看见那条巨蟒的肌肉开始松弛。
  
      可咬住空姐的蛇头还是不松开。
  
      拼命挣扎叫喊的空姐使劲想脱掉自己的衣服短裙躲避……
  
      动作跟脱衣舞似的妖娆……
  
      唉,对易海舟这种经历过无数次类似场面的人来说,这档口还有闲心想这些。
  
      木棍戳着不松手,却绕到空姐这边给她脸上一巴掌打清醒点:“让它再吞点,放松,放松,让它吞到你的腰部……”
  
      感觉抓到救命稻草的空姐全身血液估计都凝固了。
  
      这是要……让她喂饱了蟒蛇,让你们得到逃生机会么?
  
      还好尖叫富婆终于反应过来,她腿脚没问题就灵活得多:“照他说的做!他是世界顶尖野外生存专家!”
  
      易海舟居然还得意:“呵呵,什么野生专家,都没我经验丰富……”
  
      空姐不知道是整个情绪放松还是,惊喜交加,总之哇的哭出来,但手上想去抓易海舟,被这家伙躲开了。
  
      他这一身都是伤,疼啊。
  
      果然那巨蟒被戳了菊花,就没有全力绞缠,而是把吞噬当成唯一目标。
  
      张开那让人恐怖的大嘴,跟个垃圾袋似的包裹蠕动!
  
      佘莹萱遇见这同姓生物,感觉都要吓晕过去了。
  
      易海舟还嘿嘿嘿笑:“张开腿减缓它的力度,蟒蛇一般都是从脚开始吃人,因为人惊慌的时候会张开双臂,却会收紧腿,你就是个标准的例子,把腿再张开些……”
  
      那口气像个相国寺门口逗小萝莉的怪叔叔,他还真的伸手去摸蛇头。
  
      都不去摸人家空姐的美蛇腰。
  
      其实是掌握进度。
  
      这种大蛇搏斗收拾起来也挺麻烦的。
  
      他有伤就很难用力。
  
      当然得用这种巧劲的办法。
  
      等那巨蟒囫囵吞枣的进展到了空姐腰部时候。
  
      易海舟开始要求:“听着啊,我叫你做什么就用尽全身力气照做,爆发全身力气啊……弯膝盖!”
  
      其实得益于专业训练,空姐都有非常良好的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马上猛然照做。
  
      “用力坐起来!”
  
      “向前弯腰!”
  
      “尽量把头靠向膝盖,前滚翻!”
  
      “好咧,脖子断了,今晚有蛇肉吃了……”
  
      惊魂未定的空姐满脸泪水和懵逼,然后指着后面树冠:“那边……还有位先生……”
  
      易海舟不在意:“啊,行,再多两人都够吃。”
  
      惨剧生死,在他这里,都不如晚上吃什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