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外卖小哥到全球教父 > 第117章:案件进展!

第117章:案件进展!

什么?
  
  老警员几人闻言,皆是一惊,激动地问道:“你确定?”
  
  钟长安更是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道:“你真得找到死者被害的证据了?”
  
  周政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沉重道:“人命关天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
  
  钟长安闻言,此刻内心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还是惊喜!
  
  周政提出要看一下案发现场,让他有些疑惑,同时也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让他试一试。
  
  毕竟周政以往几次的出手帮助给他留下了一个不一般的印象,但钟长安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以他们警队这些受过专门学习的警务人员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恐怕他也很难会有所发现。
  
  可事实证明钟长安错了!
  
  仅仅十几分钟内,周政就给他带来了惊喜,而且这个惊喜一点都不小!
  
  连他们专业人员都没有发现的地方,竟然被周政发现,这份洞察力简直也太恐怖了!
  
  这时,率先反应过来的钟长安轻咳一声,突然开口道:“小周,警察办案是需要证据的。”
  
  正处在震惊中的几名警员回过神来,闻声点了点头,望向了周政。
  
  周政闻言,露出了一副自信的笑容,道:“证据?有!跟我来!”
  
  说着,周政便自顾自的重新回到了案发的所在地,而钟长安几人也紧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在众人的瞩目下,周政直接来到了一个空调的下方,指了指地上的平淡无奇的插头,道:“整个房间我看了一个遍,只有这个地方让我很是奇怪。”
  
  听到这话,刚才跟着周政进入房间的女警员这才想起,好像周政确实在这个插头地方呆了几分钟。
  
  但这又有什么好奇的?
  
  周政看着一脸蒙圈的众人,嘴角微微上翘,接着说道:“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插头一般都会插在插座上,根本不会平白无故将插头拔下来!”
  
  站在一旁的小张还是有些疑惑,道:“拔掉插头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不正常!”
  
  周政闻言,直接否定了小张的结论。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钟长安却突然开口道:“死者身高一米六左右,而空调插头位置却在二米左右,以她的个子,拔插头应该是一件很费事的事情,所以能尽量不拔绝对不会为自己增添麻烦。”
  
  这时小张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而惟一的女警员这时候又问道:“也许死者为了节省开销,插头一直是被拔掉的呢?”
  
  钟长安听闻,点了点头:“的确也有这种可能!”
  
  周政看了一眼众人,笑了笑道:“你们说的都对,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对你们说,这个空调插头是今天才被拔掉的,而且距离死者死前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一惊!
  
  “不可能!”
  
  还没等周政将话说完,老警员沉声说道:“经法医鉴定,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超过四个小时,空调的插头不可能是在两小时之前被拔掉的!”
  
  “为什么不可能?”周政见状反问一句。
  
  “就是不可能,除非两小时之前在房间内的还有另外一个人!”老警员强词夺理道。
  
  “没错,房间内确实还有一个人!”
  
  周政此刻语气十分坚定,这么半天一直围绕插头讨论,为的就是引出这一句话。
  
  钟长安闻言脸色一变,皱了皱眉道:“小周,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就是凶手!”
  
  周政点了点头,道:“没有错!”
  
  “这只不过是你的一番推理,证据才是立案侦查的根本。”
  
  老警员此刻依旧有些不相信,认为这只不过是周政的一番推论而已,根本没有证据可言。
  
  “证据当然有!”
  
  周政十分自信的说道,边说便向着窗户走去,来到窗台边之后,将窗帘拉了起来,这时的房间内顿时明亮了许多。
  
  他指着窗台上的一盆开着淡白色花朵的盆栽,转过身去对着众人询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站在一旁的小张开口道:“应该是一种用来装饰的花朵吧!”
  
  “寡逼!这叫樱花草,什么装饰用的花朵?”这时女警员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打击小张直接说道。
  
  “……”
  
  众人一阵汗颜,周政闻言还是点了点头,道:“没错,这的确是樱花草,同样这也是凶手留下的唯一痕迹,不得不说,这家伙犯案过程很完美,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将这盆樱花草留下,这将是他犯下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这么说?”钟长安问道。
  
  周政看着一脸懵逼的众人,摇了摇头,说道:“樱花草有一个特点,它的花瓣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如果温度是二十度左右,那么樱花草的颜色是红的,但如果它的颜色变成白色,那么就说明周围的温度超过了三十度,不知你们发现没有,今天一天的天气都是阴天,拿出你们的手机看一下,今天一天外面的温度都不会超过二十度,那么试问一下,既然空调一直是拔掉的状态,那么花瓣的颜色为什么会是白色!”
  
  闻听此言,众人皆是露出一副思考的神色。
  
  钟长安脸上也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你是说尸体?”
  
  周政笑了笑,道:“没有错,屋里的温度是那个凶手通过调控空调改变的,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法医做尸检时做出错的判断,从而扰乱你们的办案思路。”
  
  “钟局长,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越听越不懂!”女警员满脸疑惑的说道。。
  
  钟长安闻言,随即便解释道:“因为温度的不同,尸体腐化的快慢也会不同,因为法医在作报告时忽略了空调的缘故,所以才做出了四小时的死亡时间,但是实际上,在高温的作用下,死者的尸体或许才刚刚死亡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这话,年轻小警员小张表情有些激动地说道:“那也就是说,咱们看的四小时之前的监控录像,根本不会有凶手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