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谋之演义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潘大人反弹 奇门遁甲

第二百八十一章 潘大人反弹 奇门遁甲


  “皇后,这朝堂需贤能之人领衔,可这当务之急,当首推军中选贤任能,将来北伐事成,需要大量的忠勇之将才主政一方,总不能事事由皇后分心,皇后毕意是皇后,总要回归联的身边,母仪天下,与皇后天各一方,联也是于心不忍哪,皇后放心,赵普之事,联定会让皇后满意,好了,离早朝之时不远了,联需要歇息,养精蓄锐,皇后也要调养哟。“
  皇上话锋一转,总算是暂且搪塞过去了。
  朝堂上,面对群臣,皇上精神焕发,扫视一圈,大家的精气神儿也不错,静心以待。
  “众爱卿,今日早朝,两件事,一件就是皇后,求胜心切,联意已决,授皇后征讨大将军印,明日誓师,举李之旗,代联出征……“
  皇上故顿了那么一下,看看下面有什么反应,大家似乎没有谁感觉奇怪,意料之中。
  潘大人一拱手,挺身而出。
  “皇上圣明,威武!“
  其他臣子,也跟着喊。皇上非常开心。
  这第一件事,皇后给联举荐一人,联欲委以重任,想听听诸位的看法,赵普这个人,你们可都听说过?“
  赵普,那不是宋廷为官吗,而且还身居要职啊?
  曾经官居宰辅,一品大员,可前日已经被罢了官。
  对呀,听说还被赶出了汴梁。
  要不是跟那宋之皇上为结拜兄弟,沾亲带故,早被菜市口问斩了。
  怎么,这个人跑到咱建康来了?
  “皇上,天朝一罪臣,如今一草芥,怎么可以于我朝为官,于情于理都不适宜啊。”
  “皇上,这宋向来诡计多端,如日中天的朝廷重臣,突然之间,革职罢官,还撵到咱建康来,这会不会是又一个阴谋呢,细作,躲还来不及呢,断不能用啊。”
  “皇上,臣斗胆谏言,李大将军为周后时,这赵普为兵部侍郎,兼参政,就是一个实权人物,可谓周后之心腹,现在李大将军为唐之皇后,军中威望极高,可以说功高震主,这个时候又要皇上起用其曾经的心腹,于朝中安插亲信,怕是要大权独揽把持朝政啊,万万不可。”
  你一言我一语,无不击中要害,皇上想了不敢说,想说又不便说的,大臣们都抖了出来,而且更加危言耸听,让人不寒而栗。
  可臣子对于皇后的含沙射影,皇上显得大为不悦,脸色很是夸张地拉了下来。
  可你一言,我一语,唯独潘大人不发一言。这么一个人来了,威胁最大的该是他潘大人啊,一心往上爬,却有人来劫杀。
  “潘爱卿,以你之见呢?”
  潘大人出班,深拾一礼。
  “陛下,以臣愚见,细作也罢,心腹也好,强将手下无弱兵,只能说这个赵普是个能人,陛下素来爱才,惜才,只要于我大唐兴盛有利,英雄不问出处,不妨用之,许以高官厚禄,可设大将军一职,授之,请陛下圣裁!“
  潘大人此言一出,群臣愕然,怎么,一向嫉贤妒能之人,这会儿面对可能的对手,竟是如此胸怀宽广,这还是那个潘大人吗?
  你?……
  皇上也是一时语塞,索性一摆手,今天先到这儿,退朝,潘大人留下,皇上有话要问。
  “潘爱卿,何出此言?“
  潘大人唱的是哪出啊?
  潘大人小声说话。
  “陛下,李大将军要您用,您不得不用啊,她这是对后方的支持不放心哪,只有陛下您用了这个人,她才能放心地领兵打仗。”
  “以你的意思,这个人真要用,还得重用?”
  潘大人阴险地一笑。
  “陛下,刚才朝堂上臣说新设大将军一职,此大将军非彼大将军,别看好听,但可实可虚,权可大可小,李大将军在,咱就实,她走了,咱就虚,需要的时候大,不放心的时候小,虚虚实实,大大小小,全在陛下。“
  哦,这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还是潘爱卿想的周到,脑子转的快啊。
  “李大将军不是担心后勤补给吗,陛下何不就让这个人负责粮草筹措,押运,一旦这当中出了差错,那他可就是罪责难逃,到时候,李大将军只怕是有口难言,治他的罪,国法纲纪,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哎呀,危急也是机缘,就看谁来掌握,谁来操办了。
  “陛下要是信得过,这件事就由臣来操办,陛下只管封官许愿就是。“
  好,好,好,一件棘手的事,就这么迎刃而解,好痛快啊。
  唐主当下授意,潘大人全权运作。
  其实有件事,潘大人并没有跟皇上提起,在当初抄王爷家时,他得到一份王爷府家眷的名册,那里也有一个叫赵普的人,但这个人并不在列,潘大人非常怀疑这两个赵普就是同一个人,从皇后对此人的器重看,此赵普应该就是彼赵普,是王爷当初秘密安插至汴梁的亲信,可以说是皇后欲成大事的内应。这个人真是不简单哪,一个王爷府的下人,竟然混到了兵部侍郎,一朝宰辅的位置。
  此人当小心应对才是,要是让皇后与这个人再合起伙来,那还不让建康变了天,定成了他潘大人的死对头,也好,那咱就来个顺水推舟,一网打尽。
  可,这个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谁又是赵普呢?既如此,那何不来个装疯卖傻,抓个姓赵的,来个偷梁换柱,为他潘大人所用,被动变主动,翻云覆雨,都由了他,手心手背,哈哈。。
  潘大人得意极了,传令下去,各城门严加盘查,同时派出自己的便衣小队,前出最近的驿站,迎接赵大人大驾光临。
  这一切当然,赵普一无所知,他也没有走官道,老百姓走什么道,他赵普就走什么道,越是默默无闻,越是安全,既不是高头大马,也不是考究的马车,与夫人,孩子皆是一身平民百姓的打扮,毫不起眼,步行,搭便车,又换船,一路劳顿,平平安安地就到了建康城下,远远地就见城门口排起了长队,大呼小叫,小孩哭啼,大人埋怨,此起彼伏,看来盘查的好严哪,不知是防贼,还是城里有什么异动,对于建康,这种情况可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