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盛宠医妃,邪王乖乖就擒 > 第127章 似男似女叫银翘

第127章 似男似女叫银翘

    小五主动抱住了小六,十分感慨的说:“要不是你太小,真想把你也带在身边,这样冬天就不怕冷了。”
  
      本来挺感动的一个氛围,小六瞬间瞪圆了眼睛,直接推开了她:“小五姐姐,你去找别人捂脚吧,你那冰疙瘩一样的脚丫子的我可受不起。”
  
      说完,小六直接裹紧了被子,自己睡的自己的。
  
      小五推了她一下,有些不满的说:“我明天就走了,你的小五姐姐就走了,的你不在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呀,祝您一路顺风?”
  
      “小人精,真是白疼你了。”
  
      “你的脚丫子冷了,就去找你的子城哥哥给你捂去,别找我。”
  
      一听这话,小五脸上又一下的突然热了起来。
  
      “小丫头片子,你给我住嘴。”
  
      两个丫头在房间里又热闹了起来,喧闹声在院子里回响着。
  
      吵闹的声音代替了离别的愁绪。
  
      ……
  
      第二天小五一早就起来,本来说想收拾一下东西,但是左右看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带的。
  
      带些盘缠和厚重的衣服就行了,因为事情紧急,所以一切从简。
  
      他们没有坐马车,直接起马。
  
      带了两个暗卫,在加上小五,一行人拢共也才五个人。
  
      两个暗卫穿着普通人的衣裳,随行都是带着行走江湖的常用刀,只要上面有皇家印记的东西一律不准带。
  
      慕吟不想让人知道赫连城的真实身份,他插手江湖的事情本来对他也不好,但是相公想给自己媳妇出头,她也不能拦着不是,所以只能尽可能的掩藏的他的身份。
  
      钱子城一早就去了宫里值守,所以他们走得时候钱子城并没有来送小五,而他们走得更是隐秘,因为不想大张旗鼓的,所以并没有让多少人知道。
  
      一行人冒着风雪赶路,慕吟不是娇弱的人,赫连城更不是,所以中途并没有怎么停歇,直奔北方。
  
      金缕阁的总舵在一个叫宿迁的地方,慕吟直接带着人去了旗下的地方。
  
      金缕阁的外部是一个烟花之地,慕吟要带着赫连城进去,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身后的小五眉头皱的紧紧的。
  
      身边的暗卫直接忽视了,她只关注眼前的太子爷。可千万别让什么烟花女子把太子爷给缠上了,她家小姐可赔不起这买卖。
  
      外面的老 鸨并没有见过慕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还是极有眼色的。
  
      眼前的人有男有女,看穿着打扮非富即贵,所以迎着笑脸,也不敢放肆。
  
      “几位楼上雅间请,咱们这有上好的花酒,还有姑娘唱的绝佳的曲子,随您挑选。”
  
      慕吟走进去,抬眼只看向的楼上中间的一间房:“我要天字一号房,叫银翘一个来伺候就行了。”
  
      提到天字一号房,老 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立刻收起一脸谄媚的笑,变得十分严肃。
  
      “客官楼上请,我这就去叫银翘姑娘来。”
  
      赫连城跟着慕吟进天字一号,两个暗卫守在门口,不让任何进。
  
      天字一号很简单的房间,并没有那些花红柳绿的装饰,简朴的内观跟这个烟花之地格格不入。
  
      “这个房间从来不会有客人进来,场面关着,曾经有一个熟客叫价十万两白银,只要求开门一看,但还是被拒绝了。”
  
      见赫连城在四处打量着,所以慕吟主动跟他解释。
  
      “我知道,空城计嘛。天字一号常年关门不进客,自然让人好奇,虽然里面什么都没有,却还是让人心生向往。”
  
      “一间空房,原本什么也没有,可是一人说虎,二人画虎,三人成虎。于是乎,这件天字房就成了这里最神秘的存在了。”
  
      赫连城惊诧她的手段,抵着她的额头无声的笑了。
  
      不过很快,他又有新的疑问:“那个老 鸨不认识你,为什么能让你进来?”
  
      慕吟正要说话,身边的墙壁突然裂开,从中推出一个门来。
  
      “当然是因为我了,银翘的名字,没几个人知道。”
  
      一个女人缓缓的从暗门里走进来,穿的十分妖娆,红唇浓妆,一个十分艳丽的女人。
  
      赫连城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然后又看了一眼墙壁,他竟然没有发现那竟然有一个暗门,由此可见着机关得精密成了什么样子。
  
      慕吟从赫连城的怀里站起来,走到银翘面前,十分嫌弃的看着他。
  
      “你扮女人有瘾是吗?要不要我直接把你变成女的?”
  
      “那多没劲。”银翘伸手就要去搂慕吟的肩膀,却被慕吟推开了。
  
      “别动手动脚,男女授受不亲。”
  
      银翘仰天翻白眼:“知道了,你有了相公,就不要银翘这个老梆菜了。”
  
      “行了,别贫了,我没空跟你唧唧歪歪的说这些。”慕吟顺势坐在赫连城的怀里,神色变得十分严肃。
  
      赫连城默默的把慕吟给搂紧了,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个男的,可是她妖娆的有些过分了。
  
      不知道慕吟还认识哪些奇奇怪怪的人,为了避免误伤,他还是把自己人搂紧的好。
  
      对于他的动作,慕吟什么话也没说,默默将感动记在心里。
  
      银翘看着面前两个人秀恩爱,撇着嘴把脸上的面具撕下来,露出他本来的脸。
  
      是一张娃娃脸,肉嘟嘟的好像没张开一样。
  
      “银翘是个魔胎,长着一张的人畜无害的脸,实际上心狠手辣,别被他的外表骗了。”
  
      慕吟看着赫连城,十分认真的跟他讲。赫连城也没有反驳她的话,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至于吗你,每次都这样,我可是银翘,除了那些不长好心眼的人,我又没害过谁。”
  
      银翘表示十分委屈,他不过就是张了一张娃娃脸,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慕吟听了他的话,脸上挂着一抹冷笑:“也不知道是谁,扮成女人在这里招猫逗狗,引得人家公子少爷倾心不已,结果你一转身换回了男装,人家到现在还在找那位传说中的美丽姑娘。”
  
      银翘撇着嘴说:“那是他们色迷心窍。”
  
      一转眼,他又朝着慕吟抛媚眼:“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这么对你的,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绝对不失陪。”
  
      说着,手就朝着慕吟伸去,想要摸她的手。
  
      不等赫连城发话,慕吟反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银翘高呼一声,手背瞬间就红了一片。
  
      “你的色相在我这不起作用,别作。”
  
      银翘冷哼:“不解风情。”
  
      “说正事。”慕吟敲着桌子在次提醒一遍。
  
      赫连城指了指门外:“外面没事吗?”
  
      “没事。”慕吟朝着他笑着说:“隔音的,里面可以听到外面的动静,但是外面绝对听不到里面在讲什么。”
  
      看着她朝赫连城笑,银翘又撇嘴:“重色轻友。”
  
      这句话又被慕吟听见,张口就来了一句:“废话,不重相公,难道重你这个满嘴跑车的人。”
  
      银翘彻底无话可说,赫连城一句话没说,成了最大的赢家,嘴角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说也说了,闹也闹了,银翘终于正经了脸色:“我们外面被斩断了六七条线,我已经再查了,但只查到一个不知姓名,不知身份的黑衣人。”
  
      “不知身份,不知姓名,这么巧啊?”
  
      慕吟呢喃着,脑海中瞬间想起在皇宫里救走的林初九的那个人。
  
      听她这样说,银翘立刻追问:“你也遇见过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慕吟十分严肃的说:“如果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可以冲到皇宫去救林初九,又能斩断我金缕阁的暗线,那他的本事不小啊。”
  一秒记住笔(bi)下(xia)读(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