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盛宠医妃,邪王乖乖就擒 > 第128章 情敌宣战

第128章 情敌宣战

    “行为诡异,穿着打扮跟寻常人都不一样,所以他是想故意的吸引你的注意吗?”
  
      赫连城淡淡的开口,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吓了银翘一跳。
  
      “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吟,你被人盯上了?”
  
      “被人盯上很惊讶吗?”慕吟看着银翘的反应,觉得他有些过激了。
  
      “当然惊诧了,肯定是你在京城里的行事太高调,不然怎么会让别人注意到你?”
  
      银翘一脸愤慨:“当初让你不要插手朝堂的事情,你不听。虽然江湖人跟朝廷上的人没有什么瓜葛,但谁也无法保证的朝廷里的人就一定没有江湖人,你不知道你的本事很招风啊?”
  
      他说一连串的话,都不带停歇的,慕吟的脸越来越来难看,气氛越来越低压,他这才有所收敛。
  
      参与朝中的事情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位太子爷,让他从一个纨绔王爷成了眼前一手遮天的太子爷,可是她的身份暴露了,总有人会查她过往的事情,只要有怀疑,就会有破绽。
  
      “说这些有什么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敢在我慕吟头上动土,我看是找死。”
  
      手中的茶杯被她一下就捏碎了,凶狠的眼神看的银翘心口发,好像她手上捏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查到夜倾城去哪了吗?”
  
      慕吟再问,银翘可不敢在侃大山了,立刻说道:“不知道,不过目测没有危险。北方的生意乱套,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行事古怪的黑衣人在北方出现了。”
  
      “查林初九,林初九跟那个黑衣人在一起,找到她就等于找黑衣人。现在到处都在追捕她,她不敢光明正大的露面,小心行事。”
  
      银翘立刻去办,不过临走的时候,看着心情不好的慕吟,又主动凑了上去,讨好的说道:“房间给您备好了,您和太子爷去休息吧。一路奔波,真是辛苦了。”
  
      看着他谄媚的脸,慕吟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滚。”
  
      见她是真的生气了,银翘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立刻从暗道里离开。
  
      虽然银翘离开了,但是房间里的氛围依旧很寂静,有些沉重。
  
      慕吟扭头盯着赫连城,双手捧住他的脸,不允许他躲开,直接追问:“你在想什么?”
  
      两个人的眼睛互相对视着,彼此在想什么都逃不脱对方的眼神。
  
      “没有想什么,只是在想我上辈子到底了做了什么好事,老天爷会让我这辈子遇见这么一个能干的女人。”
  
      “真的吗?”
  
      慕吟有些不相信,他的眼睛深处,明明是很沉重的颜色。
  
      “不然呢,我要想什么才是真的。”赫连城帮她把耳边的碎发给拢到耳后:“我知道你付出了多少,我把你留在身边,你又失去了什么,所以我打算用我一辈子来偿还。所以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坚定地站在你身后,哪怕你说天下人是错的,我也一样支持你。”
  
      慕吟高兴的搂住他的脖子:“我就喜欢你这样跟我说话,我想你这辈子都应该觉得欠着我,然后宠着我。”
  
      其实对于这些,慕吟心里是一点都不在意的。
  
      两个人在一起,难道他就没有付出吗?
  
      他对她从一而终,从来都是为她考虑,她不喜欢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他直接推掉。就像他说的一样,为了她,他可以得罪天下人,那么她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我想宠着你,没有人比你重要,哪怕是天下人。”
  
      赫连城说着,慕吟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前她不喜欢听这些话,可是现在从赫连城的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别扭,而且心里还特别美。
  
      “赫连城,我困了,洗洗睡吧。”
  
      她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那副娇俏的模样看的赫连城立刻就变得心猿意马起来。
  
      青 楼的后面是一间独栋的宅院,是专门为慕吟准备,从暗道里出去可以直通房间。
  
      寻了间有地暖的房间,慕吟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风尘,然后窝在楚萧煜的身上,安心的睡了。
  
      她已经来了这里,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明天再说,让她先好好的睡一觉。
  
      赫连城并没有怎么睡,等她睡着了以后,又起来了。
  
      穿着整齐的打开了卧室的门,不远处站着银翘,他恢复了男装,只是一张脸长得实在出挑,看着与他的金缕阁负责人的身份不符。
  
      有那么一刹那间,他竟然觉得这个银翘还不如换回女装呢。
  
      看到赫连城走了过来,银翘恢复了严肃的神色,恭恭敬敬的朝着他行礼:“太子殿下。”
  
      “出门在外,不必行礼。”赫连城十分平静的免了他的礼数,没有了慕吟在身边,他身上威严的气势又出现了。
  
      银翘自然明白,眼前的男人是把阁主当成了宝贝在宠着,有她在的地方,他永远不会显露自己城府和深浅。
  
      阁主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从不反驳。他是下属得主子,但他同时也只当慕吟是主子,
  
      京城中的事情,银翘了解的差不多,当初阁主要离开,跟夜公子去游荡江湖的时候,其实他也是高兴的,原本这是一个人人都乐见其成的结果,可是她却回去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甘愿回到京城里的那个牢笼里去,可想而知,她有多爱眼前的男人。
  
      赫连城看着银翘,十分真诚的开口:“今天的话似乎没说完,不如找个地方,继续说?”
  
      “王爷,这边请。”银翘理解他的意思,朝着旁边的一间房走去。
  
      推开了门,银翘带他来的房间是一间书房,十分宽敞,也很大气。
  
      不过风格一贯是简朴的样子,没有过多的奢华。
  
      “王爷想问什么都可以问,银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银翘给他上了茶,似乎是经过的特殊炮制的,味道很香。
  
      “金缕阁,不光被斩断了暗线了吧,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赫连城不是傻子,如果只是银翘能查出的黑衣人,慕吟不会千里迢迢的宿迁来。
  
      银翘看了他一眼,然后喝了一口茶。
  
      赫连城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喝着茶。这茶味香,口感更好。
  
      他从小品过无数种山珍海味,却尝不出来这是什么茶。
  
      银翘喝了茶,这才开口说道:“你说的没错,斩断暗线没多大事,是有人给金缕阁下挑战书了。”
  
      赫连城问:“不知姓名,不知身份?”
  
      银翘点头:“是。”
  
      “看来是有人宣战。”赫连城皱起了眉头,心里却在细细的思量。
  
      难不成是为了给林初九报仇,所以下的挑战书?
  
      银翘冷冷一笑,道:“难道是阁主的情敌?”
  
      赫连城看了他一眼,十分平静:“或许是。”
  
      世上少不了那些自作多情的人,出现了他也没办法,所以只能去应对。
  
      不过他赫连城可以发誓,谁敢动慕吟一根毫毛,他绝对将他抽皮拔筋。
  
      银翘没继续再说这个话题,而是端起了茶杯问:“天底下的花茶千万种,香味也各不相同,王爷知道这款茶为什么这么香的让人流连忘返吗?”
  
      赫连城摇摇头,十分诚实的说:“不知道。”
  
      “茶叶其实是一样的,只是水不一样。上好的山泉水,经过蒸发,本身就有一种香味,在混合茶叶,自然就与众不同。”
  
      银翘说:“其实人也一样,生下来都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经历的不一样,所以品行也不一样。天底下女人很多的,却找不出第二个慕吟。”
  
      赫连城说:“本王知道。”
  
      这个不需要提醒,情敌只是自以为是的情敌而已,他们的出现并不能影响他和慕吟的感情。
  一秒记住笔(bi)下(xia)读(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