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盛宠医妃,邪王乖乖就擒 > 第319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第319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赫连晞在路上洋洋洒洒的走,终于在荒郊野外的时候忍不住了,一鞭子把身后跟着的人给抽了出来。
  
      一个鬼鬼祟祟跟在她身后的小鬼头,武功不高,道行不深。
  
      “跟着我做什么?”
  
      赫连晞平静的问,皮蛋突然溜出来一张大嘴就把那人吓得够呛,不敢跑,不敢逃,只能实话实说。
  
      “我们家公子让我跟着姑娘,让我记着路线。”小鬼头坐在地上都吓哭了:“姑娘,我真没有恶意,真的没有,手下留情,饶小的一条命吧。”
  
      姑娘看着漂亮,可是这蟒蛇实在让人害怕。
  
      那双眼睛,真的很吓人。
  
      赫连晞想了半天,又才问了一句:“你家公子是谁?”
  
      “我家公子是……是君少爷啊!”
  
      “君枫天?”
  
      赫连晞满脑子问号,这个一面之缘的男人跟踪她做什么?‘
  
      有什么目的?
  
      这下不等赫连晞问,只是看了他一眼,小鬼头立刻说道:“少爷说了,这两天他暂时挪不开身,等过两天他会跟姑娘一起同行。”
  
      “同行?”赫连晞笑了:“我为什么要跟他同行?”
  
      小鬼头说不出话了,最后只能把袖子里的玉佩拿出来。他想靠近慕吟,却被呲牙的皮蛋给吓了一跳,连忙把东西放在地上,皮蛋直接的衔给赫连晞。
  
      小鬼头都快要哭死了,真希望这个姑娘是个人美心善的,这一刻能饶了他的小命,别让这个大蟒蛇吞了他。
  
      赫连晞拿过玉佩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圣王令三个字。
  
      这个东西赫连晞听母后说过,是御灵人遗失了几百年的令牌。当年假的御灵术害人不浅,真的御灵术却消失不见。
  
      自从鲁一叔叔会说话之后,一直在惦记着找圣王令。
  
      不过这个叫君枫天的男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圣王令交给她是安得什么心?
  
      她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小鬼头,知道他说也说不清楚,这个人应该是故意让她寻一个答案。
  
      “回去告诉你们公子,我在秦楚边境等他,三天之内不来,再见就是敌人。”
  
      小鬼头听到这话,立刻知道这个姑娘是打算饶自己一命了,于是立刻感恩戴德:“知道了知道了,小的一定把的话带到。”
  
      说完,立刻就爬起来就走。
  
      天啊,太可怕了,他再也不要见这个姑娘了。
  
      君少爷,救命啊!
  
      赫连晞握着圣王令,也没有多过在意,这个东西给她了就是她的了,原因愿意解释就听,不愿意解释就不听。
  
      反正找到了这个东西,到时候给了鲁一叔叔就好。
  
      对于赫连晞的态度,君枫天是一直知道的。
  
      小鬼头回了话,他坐在院子里只是笑,什么也没说。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胡须和头发都十分花白的老者,两个人喝着香茗,下着棋局,时光悠悠然的过。
  
      老者听完了小鬼头的话,捻着胡须问:“这个丫头,就是那人的女儿吗?”
  
      “是。”君枫天浅淡的回了一句,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你将圣王令交给她了?”
  
      “恩!”
  
      一个问的轻松,一个回答的轻松,仿佛圣王令就是一件不足轻重的小玩意儿。
  
      棋局还没下完,老者就不下了,一手推了棋盘,笑道;“我该闭关了,年轻人,还是多出去玩玩的好。”
  
      君枫天直接把后面的那句话省略了,看着乱糟糟的棋盘,不禁哑然失笑:“您这是耍赖!”
  
      老者站了起来,回首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你是年轻人,我都老了,更要谦让。”
  
      “师父,谦让不是这么用的。”
  
      君枫天依旧是那副淡的激不起浪花的样子。
  
      老者看他,摇头一脸失望:“你自小都是我教导你,虽然看惯人间冷暖,但为师也不希望你如此一副冷漠心肠的样子。”
  
      说完又感叹一句:“你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怎么去追小姑娘哦?”
  
      “这个就不劳师父费心了。”
  
      君枫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老者叹了两口气,然后进屋闭门思过去了。
  
      虽然城府淡定是好事,但是好好一个孩子,整日这样一副老人家的样子,看着也心痛啊。
  
      瞧瞧别人家的孩子,活泼可爱又伶俐。
  
      君枫天只是面冷心冷,除了他感兴趣的东西,他会多看一眼之外,其余的就在也入不了眼,放不了心。
  
      师父走了,君枫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
  
      手上拿着一颗棋子,脑海中却想着那个俏丽的姑娘。
  
      他早就窥的天机,自己与一女子有缘,却没有想到是那人之后。
  
      身在俗世中,就不能一直与世隔绝。娶了三房妻妾全都死于非命,也到绝了那些女人心思。如今他二十四岁,本以为是他早慧伤及缘分,那女子不会在出现,却没有想到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三天,太晚了,一天足矣。”
  
      君枫天看向远处,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像是沉淀积厚的高人一样,处处都透着一股年少老成的悠然。
  
      他年少聪慧异常,却十分病弱,都以为是娘胎里带来的病。可是后来遇到师父,他才知晓原来是早慧伤及命根。
  
      原来,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
  
      君枫天本不姓君,他爹姓叶,这个君字是师父改的,后来也就叫了君家。而当年的君家不过是小康之家,后来在君枫天的经营下变成了一方首富,几乎可以比肩当年的夜家。
  
      十几年前的夜家是天下首富,只是后来独子失踪,夜家也就没落了。就此君家发迹,成了一方传奇。
  
      师父说与他有缘,所以将所有本领都传授给他。
  
      他曾问过师父是从何来,本来又要到哪里去,可师父却说这些都是天机,不能泄露。
  
      君枫天也曾窥的天机,只是他年少根基弱,因此差点丧命。
  
      师父摇头晃脑的说:“时机未到,不要着急。”
  
      君枫天自此沉淀下来,如今却又说他冰冷不幽默。
  
      哎,真是爱之深,责之切,只当师父都是为了自己好吧。
  
      君枫天不在耽误,直接出发去找赫连晞。
  
      不要让姑娘等急了,否则后期会很困难。
  
      这个第一印象肯定是要留好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