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盛宠医妃,邪王乖乖就擒 > 第323章 关己则乱

第323章 关己则乱

    因为生气,赫连晞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着。
  
      虽然赫连恪那肯定有父皇的人呢跟着,但她还是不放心。于是随手召来了的皮蛋,让它回头去找赫连恪。
  
      既然是来寻她的,那赫连恪肯定是在自己沿途走过的地方,父皇一定不会让他乱走。
  
      既然是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跟过来的,也就不怕皮蛋找不到他。
  
      皮蛋可比上官云听话多了,让它干什么就干什么,脑瓜子聪明又会办事。而且它这些年全吃肉,体积膨胀的更大,皮糙肉厚,一般的刀剑根本伤不了它,人看见了它了只会远远的躲开,所以他更不会担心。
  
      第二天早上,赫连晞出来就看见君枫天在楼上吃东西。
  
      他似乎已经起了很久了。
  
      既然两个人要一起走,赫连晞也就没装不认识,直接走了过去。
  
      没让她失望,的桌子上有两份早餐。
  
      “知道你这个时候应该起床了,所以让小二拿了早餐上来。”
  
      君枫天很体贴,自从她见着他,他的嘴角就一直含着微笑。
  
      赫连晞也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感觉还不错,相处起来不是那么累赘。
  
      就好像是天生的合适的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赫连晞皱了一下眉头,她一定是昨晚被云叔叔的所谓色 狼论给糊了眼睛,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她和君枫天也就是一对陌生人而已,很多东西在一面之缘根本看不到,她又凭什么有这样的结论呢?
  
      “麻烦丢了,今天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君枫天已经没有再吃了,放下了碗筷看着她十分认真的问。
  
      赫连晞点头:“可以了。”
  
      复而她又抬起头,皱着眉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身后有人?”
  
      上官云的武功很厉害,而且他又会御灵术,一般情况下没有哪个人能随便发现他。
  
      除非,她对面的这个人很厉害。
  
      “他临走前,我们聊了聊。”
  
      面对她的质疑,君枫天表现的很淡定。
  
      赫连晞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们能聊什么?
  
      “我让这个叔叔带了一句话给你母后,你放心不会伤到的任何人。”
  
      赫连晞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自从这个男人出现之后,让她的心里出现了一种挫败感。
  
      感觉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母后医药空间里的x光,一眼就能干把人看穿。
  
      不,比那光纤还要厉害。
  
      光线只能扫描人的肉体,他却能扫描人的心。
  
      “边境过去就是西城,那边常年有不同地方的人在做生意,有一个悠久的民族值得去一看。”
  
      “什么民族?”赫连晞抬头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君枫天耐心的解释:“说起来跟你的御灵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他们的民族悠久,而且宠物并非灵宠。”
  
      “驯兽师。”
  
      赫连晞一口说出这个名字,这个东西跟御灵术可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但君枫天明显不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
  
      “有一个人,你母后应该认识。”
  
      “谁?”
  
      “霍云铎。”
  
      赫连晞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名字,她确定没有听过这个人。
  
      君枫天知道她不清楚,所以跟她慢慢的解释:“十几年前的那场战争,引发齐国南凤大楚和秦国的战争,那个女人叫玉倾颜,这个霍云铎就是她的心腹。”
  
      “这场战争确切的时间是十二年零七个月前,那个时候你多大?你为什么会知道?”
  
      赫连晞不觉得这件事是他最近才调查清楚,名字,人员知道的这么清楚,就像是亲眼看见一样。
  
      “十二年零七个月前,我十岁。”
  
      君枫天回答的很自如。
  
      “我说过了我早慧,因为过慧易夭,曾经小命难保,是师父救了我。他是一位高人。”
  
      赫连晞已经很多次听说他嘴里的高人了,她很想问问他,这个高人到底有多高?
  
      君枫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不等她问,直接给出了答案:“我师父是知道你母亲出处的人,也很有可能知道其中的原因。”
  
      啪的一声,赫连晞折断了手上的筷子。
  
      她的眼睛里似乎在喷火:“如果他不安好心,是不是还打算让我母后回去?”
  
      “如果天命难为的话,可能就不是我师父能做的决定。”
  
      君枫天没打算瞒着她,甚至据实相告,有些事情早晚都要知道,而且他想赫连晞一定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不会让我母后见到你师父的。”
  
      赫连晞眼神突然变得狠厉,杀气顿显。
  
      “我说了天意,你杀了他也没用。”
  
      面对她凶狠的样子,君枫天依旧云淡风轻。
  
      “我十岁之前通晓天下事,结果缠 绵病榻十年,大夫断言我活不过十二岁。”
  
      赫连晞不听他这一套说辞:“可你现在还活着。”
  
      “不管你信与不信,如果我想要,这天下便是我的。蛰伏十二年,碌碌无为,师傅说这就是我的命。”
  
      如果是别人说上这一句话,赫连晞只会觉得她在吹牛,可是说话的这个人是君枫天,她的心里全然没有一丝意外。
  
      她看着他,冷笑一声道:“得了这天下你也死了,有什么用?”
  
      “对啊,有什么用?”
  
      君枫天浅笑一声,对那些过往并没有什么在意的,仿佛对于他来说,天下,其实并不算什么。
  
      “想必你母后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你父皇应该也做好了随时失去的准备。有的时候人的确很渺小,斗不过老天。”
  
      赫连晞一腔怒气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他说的很对,人的确斗不过老天爷,其实她也知道母后一直都是乐天知命的。
  
      她也知道坐在面前的整个人其实并没有恶意,他只是告诉她一些的命定的事实而已。
  
      “对不起,是我的错。”
  
      不管怎么样,她的情绪太不稳定了。
  
      “没关系,我知道,关己则乱。”
  
      君枫天丝毫不在意。
  
      赫连晞看着他,不由得有些好奇:“我想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你出现凌乱的表情,比如大悲大喜,那得是什么样的事情?”
  
      “因为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解释,所以不会悲伤。”
  
      君枫天给出答案。
  
      赫连晞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