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半路跑去做妖 > 第156章苦战

第156章苦战


  “一起上!”
  持剑修士大叫道,如今已经没有人敢小觑以前不带正眼看的小小五品境。
  众人虽门派不同但还是点了点头,各握兵器将十鬼围在最中间,一旦中间此人有所动静,必然尽数动手。
  他们一步一步屏息凝神的走剑提防着,拿出基本功来对敌,哪里还有过往跨越仙凡之隔的骄傲,就怕一个不注意掉了脑袋。
  甘云和胭脂放不下身段去参与围剿一个小辈,故而只是静静站在那里看着,若是真不行,再由他们两地境一同出手。
  “你们哪里还有修仙的样子?分明就是一群小丑,真搞不懂你们平日修炼带来的骄傲跑哪去了?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
  正当人打算反驳时,我脚尖踢在枪头,长枪受力朝上,双臂绷紧握住反手就砸向一人。
  近乎千斤重的臂力将我炼化出来的长枪挥成弓形,威力自然不同凡响。
  受袭者毕竟是实打实上过战场修为也不弱,依靠一侧刀背卸力,竟然刀罡凌厉还想顺势划开我的腹部。
  我双脚一蹬枪尖点地,右腿如长鞭甩在那人头上,刹那间一声咯吱闷响开来,就这么埋进了尘烟之中,不知生死。
  此时我双脚离地,仅靠一把长枪撑起自身,尚未落地时,便有三人朝我攻来。
  虽然我战力极猛,但负伤打伤实属下策,双掌握住长枪,硬生生在空中搬正了身形。
  一人双掌呈现蓝光灵气有种流水般的感觉,想趁我不进也不能退时攻上一手。
  右手极快过我握枪的缝隙穿插而来,我见状连忙手臂夹紧,谁知此人竟左手推来,将我好似缸中漂浮的圆球拨动起来。
  依靠对灵气的运用,仅凭四两之力就将我接近两百斤的我上下颠倒。
  而后两人,一刀一剑砍来势要为刚才的兄弟报仇。
  也许你觉得这是在过家家,但是这是修炼者在用最朴实的方法将实力发挥的最大化。
  刀剑切过之处皆留下一条白线慢慢消散,是空气在燃烧的证明。
  刀光剑影之下,只留下了一道残影漂浮不定,随时都可能维持不住自己的存在。
  淡淡的紫烟散去。
  我半蹲在他们背后,长枪一动三连刺点在他们胸前,鲜血如涌泉一般止不住流出来。
  “走好!”
  古朴的邢台前再度倒下三人。
  鲜血滴点不剩化作圆球漂浮在我身后,我眯着眼睛看着还守护在前的人,对他们的杀意毫不遮掩。
  漆黑不见的表情上,只有一双猩红的眼睛如同野兽一般凝视着该被狩猎的猎物。
  “魔鬼!啊,这就是邪修吗?太可怕了!”
  “要不还是让地仙出手,咱不是个,上去就是死!”
  “放屁,降妖除魔乃是我们的使命,要是我们都退了,他必将祸害人间。”
  熙熙攘攘的声息,各自不同的想法,一时间使本该肃静的邢台热闹起来。
  “快看,那是诸葛家族的人,传闻诸葛青云已经做到人阵合一,哪怕无法获取气运,亦有着地仙的势运。”
  势运集合天地之力特有的一种能力,用气运连绵不断的势成压倒性的领域,甘云的阴阳两道形似磨盘一样的碾压着其中的东西,胭脂的粉红色迷烟更是蛊惑人心神,都能证明这是拥有气运之人。
  与单纯用灵气模拟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它可以将你生命高层次由内而外的展示出来,就如同一方小天地一样。
  我挥舞着长枪,抖落枪尖鲜血看着来者问道:“你就是那头猪?”
  飘飘的蓝色绸带系在一身惨绿罗衣上,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
  行走在人群中,却又总是与这些凡夫俗子格格不入。
  “勒个让一让,让一让好吗?”
  高瘦男子两手从傻眼的人群中挤了出来正站在我面前,若是捧本书的话,儒家的身份呼之欲出。
  “你好,我就是那诸葛青云,不过不是猪。”和煦的笑容温柔的语调,这家伙不简单。
  不会为凡事轻易动容。
  “我管你是什么!挡我者死。”
  拖枪快奔的我打算第一时间解决唯一一个在人群中不畏惧我的家伙,时间已经等不及了,他们所有人都在等良辰吉日正午时分斩灭帮住妖患祸害人间的叛徒张地瓜。
  光影极速倒退,就我个人感觉现在的速度已经快到了具有物体生命所能达到最高层次了。
  诸葛青云仅是跺脚,刹那间来的多快退的便有多快,我嗅到了异常浓烈的死亡气息。
  这是在甘云和胭脂身上都没有感觉到的,这家伙竟然也想靠杀我扬名立万。
  胭脂抽了一口烟,性感的嘴唇笑说道:“这家伙现在收拾起来更废手脚了。”
  甘云看了看胭脂妖娆的身形,蔓延向上,直到看见粉红色眼影下有一双和入侵者一模一样的眼睛,打着冷颤道:“是啊,不过我应该还是能撕开他家的八卦阵。”
  胭脂没有管这差点色心上头的老色胚,反而绕有兴致的看着屠云苏。
  若不是她也被道盟监管着,恐怕就能将这四品之上潜力不凡的天剑山弟子给奴役,仅凭她的身躯便能。
  现在的屠云苏满眼都是憎恨,他作为剑神陈温良的三代弟子,未报师门仇是一恨,二恨还有人族子弟勾结杀害他师尊的妖皇。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却又青筋暴起,终于他丢下手中的那柄捡来的破剑,换上了昔日剑神手把手教他的那柄赤乌。
  赤乌乃是赤金石和乌金石打造出来的,金乌色便就是它最大的特点,像极了皇帝用来修饰自己的饰品。
  但屠云苏的剑道却并非如此。
  “剑是用来杀人的。”
  我刚翻滚几圈退后时,他便二度在我背后斩来,凌厉的剑气不由令人发冷。
  枪尖不知何时从后反刺过去,屠云苏愿用换伤的方式应付我,殊不知我一脚踢在枪尾,左臂奋力这么一揽他整个人就被我拍了出去。
  “哼,地境我都不放在眼里,你算什么?”我不屑的说道,有了一次又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次得手的机会,难不成这老家伙时时刻刻都抱着侥幸的心理。
  诸葛青云伸手护住了戾气大增的屠云苏道:“这位公子,还是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此时所有人都觉得这位诸葛青云乃是君子,护住了受重伤的屠云苏。但甘云一直有句话想说,若是不让屠云苏现在出手,败不能败胜不能胜,这辈子都可以会毁在这个心魔上。
  “好啊,我张海倒是想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我一脸痞气的笑着说道,左手抹过鲜血在眉心之间,一只金色的瞳孔赫然睁开充斥着智慧与威严。
  诸葛青云身旁更是风云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