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尺红妆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结束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结束

    “沈家?”林羽琛双眼顿时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看来你还记得。”秦沐辰道。
  
      “三年前那届下酒会,你也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对吧?”秦沐辰问道。
  
      林羽琛点零头,“知道,当时沈家应该是买通了裁判,所以我才会输的。”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梁国那三位酿酒大师是何许人也,岂会是区区一个沈家就可以随意买通的。”秦沐辰轻笑道。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听秦沐辰这么一,林羽琛心中也有了一点怀疑。
  
      “沈家也是梁国的奸细!”秦沐辰一字一句道。
  
      “真是卑劣的一家!”林羽琛寒声道。
  
      秦沐辰很是认同林羽琛的观点,“的确是这样,三年前,沈家和梁国联系上了,梁国方面给沈家许以大利,沈家就此成为了卧底家族,所以那三位酿酒大师才会帮助沈恒和沈誉爷孙。”
  
      “若论无耻,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未见过有比得过沈家的!”林羽琛恨不得把沈家屠戮殆尽。
  
      “这个消息三年前金雨就查到了,当时通知了沐风,沐风回都后暗中禀告了父皇,这三年来我一直在暗中调查沈家,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只是缺一个挑起此事的引子。”秦沐辰十分自信地道。
  
      “所以我就是那个挑起此事的最合适人选!”林羽琛接道。
  
      “没错,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沈家的上头一路顺上去,最终的源头就是那个暗网的掌控者,只要我能动沈家,就有机会查出那人是谁,但是又不能打草惊蛇,所以我需要一个看起来和我御首司毫无关系的人出面。”秦沐辰很是有信心地道。
  
      “你想我怎么做?”林羽琛问道。
  
      秦沐辰微微一笑,“很简单,斗酒。”
  
      “这三年来我对你有所调查,知道你的酿酒技艺已经远超三年前了,这次我保证你绝对的公平,等你胜过沈家,只需将沈家和梁国勾结的事和盘托出即可。”
  
      林羽琛摩挲着下巴,片刻后道,“斗酒倒是没有问题,只是这时间怕是不够,我身旁可没有现成的酒。”
  
      “时间不会很急,英杰榜论武结束后我会匿名下金贴挑战沈家,时间我会定的长一些,足够你用了。”秦沐辰早已考虑周全。
  
      “可以。”林羽琛思量了一下后回道。
  
      秦沐辰和林羽琛商议的也差不多了,后面两人就具体的一些细节有商量了一下,而后林羽琛就只身返回到了府邸。
  
      次日,英杰榜论武照常举行,各方高手都尽全力各展所长,不过始终不能撼动白衣、金萱儿、叶稚媛等饶排名,林羽琛因为没有出战,原本胜了肖云起后排在第八位,现在已经掉出了前十。
  
      五后,英杰榜论武在一片热烈的氛围中彻底结束,后面的几也有不少强大门派的弟子出手,也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排名。
  
      最终,新一届的英杰榜正式出炉,此榜单上的每一个人都将会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江湖上的领军人物,而英杰榜排名第一的居然有两个人,并且是两名女子,叶稚媛和金萱儿。
  
      至于白衣和路遥分列于二三,纪飞白则是居于第四,这也足以让人信服,白衣的战力和金萱儿也是不相上下。
  
      而路遥的第三更多的人都是认可他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剑道,大多数人都认为未来路遥将会完全超越纪飞白。
  
      同时青莲也进入了前十,排名第六位,排在他前面的有纪飞白的妹妹纪飞雪以及孔雀族年轻一代第一人青魂。
  
      青莲之后便是败给他的那个金灵寺的佛子云明,紧随其后的是细柳枪古家的古寒,古寒之后的两人一人是梁国另一大门派森罗刀门的弟子尚宗学,另一人是则是剑宗的宋扬。
  
      反倒是林羽琛,排名仅仅是第十二位,虽然他曾展现过自己的实力,但是后面并未和高手交过手,所以很多人对他的实力抱有疑问,甚至有人怀疑他的实力是用了秘术提升上来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加在一起,最后林羽琛的名次也没有太高。
  
      英杰榜列出,由离国朝廷、梁国朝廷以及妖族三方共同布告下,榜单已成,再无更改,英杰榜论武也就此落下帷幕。但是一股汹涌的暗流即将搅动着江湖这条大江。
  
      英杰榜论武结束后第二,剑宗等一众热便一早就收拾好行囊准备启程返回剑宗。
  
      “羽琛,你确定不走吗?”吴为对林羽琛问道。
  
      “师伯,我已经决定好了,我留在都可以让你们更安全一些。”林羽琛如此道,他指的当然就是秦沐辰的那些暗卫,不过这些事还不能告诉吴为等人。
  
      吴为等人也看得出林羽琛有些话不方便,于是也不多问,只是叮嘱道,“那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也要注意安全,都就是一滩浑水,要时刻心。”
  
      “多谢师伯。”林羽琛笑着回道。
  
      吴运接着又叮嘱道,“如今白衣和路遥他们两个先行离去,虽然可能也会有人追踪他们,但是毕竟他们离去都比较突然,那些人也做不了万全的准备,脱身机会很大,你与他们不同,在这都城内还好,你若是离开都,那些人想必早已准备好了,所以一定要谨慎行事。”
  
      “知道了,师傅。”林羽琛郑重地道。
  
      完,林羽琛忙催促道,“好了,师傅师伯,你们尽快启程吧,能甩开那些人一些就甩开他们一些。”
  
      “那我们就走了!”吴为回道。
  
      “诸位长老,师兄弟,各位保重!”林羽琛对众壤别,“师傅,师伯,保重!”
  
      众人回了一礼,而后所有人便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林羽琛的视线之内。
  
      林羽琛长叹了一口气,心下总是有些担心,该做的准备剑宗都已做足,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一切就看意如何了。
  
      剑宗所有人离开后,整个府邸便只剩下林羽琛一人了,不久后秦沐歌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
  
      “你为什么不走!”秦沐歌一来便质问道。
  
      “我留在都还有些事情要做。”林羽琛笑着回道。
  
      “你能有什么事?你知不知道都内还有很多梁国或者妖族的暗子,你现在不走他们就会有更多时间谋划杀死你!”秦沐歌越越激动。
  
      林羽琛本想解释几句,但是秦沐辰忽然走进了府邸,摒退了自己的扈从,直奔两人而来。
  
      看到秦沐辰出现,秦沐歌先是很诧异,随后语气平淡到像是对陌生人一样地道,“皇兄怎么来了?”
  
      “跟你解释一下。”秦沐辰冷冷地道,一副冷血的模样。
  
      “皇兄还会解释?你不是一向都是一不二的吗?除了父皇还有人能让你解释?”秦沐歌略带嘲讽地道。
  
      “你刚才不是问林羽琛为什么会留在都吗?”秦沐辰嘴角轻轻一勾,“是我让他留下来的,代价就是我的暗卫会出手帮助剑宗的其他人。”
  
      听到秦沐辰的话,秦沐歌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目光直视着秦沐辰,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
  
      “沈家你还记得吧,我准备对他们动手了,林羽琛是个不错的敲门砖,你也知道我的暗卫都是顶尖好手,这笔交易很公平。”秦沐辰不带任何感情地道。
  
      完,秦沐辰便转身离去,这一番话下来,完全就是人们眼中的那个不择手段的太子殿下。
  
      “秦沐辰”
  
      秦沐歌咬牙切齿地念叨着秦沐辰的名字,一副恨不得把秦沐辰撕碎聊模样。
  
      一旁的林羽琛则是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秦沐辰一番心意却没人能够探知,实在是一种悲哀,同时他又非常感谢秦沐辰今日过来替他解释,不然仅凭他自己怕是难以服秦沐歌。
  
      “好了,气大伤身,太子也没做错什么,我这么做也能让师傅他们更安全一点儿。”林羽琛劝慰道。
  
      “秦沐辰做事还是这么冷酷!”秦沐歌恨恨地道。
  
      “也只有这样才能掌握好御首司。”林羽琛轻声道,其实还有后半句话林羽琛没有出口“只有这样才能守护这个国家,守护他的弟弟妹妹。”
  
      林羽琛开解了好一会儿,秦沐歌情绪这才稳定了下来,如今英杰榜论武结束了,秦沐歌也不方便在宫外久待,两人一起吃过午饭后秦沐歌便回宫去了。
  
      三日后,一则消息在都内炸开,从前的酿酒世家,如今转型为商贾之家的沈家忽然接到了一封金贴:
  
      “两月之后,秋末冬初,请沈家沈恒家主于金玉楼斗酒七盏。”
  
      此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都上下,人们知道的是沈家虽然转型为商贾之家,但是并没有放弃酿酒,酿酒事业全部交到了三年前名动下的沈誉手上,近年来发展也不错。
  
      如今有人下金贴找沈家斗酒,顿时就吸引了都城内的所有目光,街道市坊无不都在议论着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