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十三章 开挂的人生

第十三章 开挂的人生

    胡莱人老老实实地坐在书桌前,感觉到旁边的灯光暗了一下,有手伸了过来,将一个盘子放在了他旁边的桌子上。
  
      胡莱扭头看到了妈妈。
  
      妈妈谢兰放下盘子之后,并没有急着走开,而是在书桌旁的床边坐了下来。
  
      “妈,有事儿吗?”胡莱疑惑地问道。
  
      以前妈妈来送水果什么的,都是放下就走,生怕打扰到自己的学习了,所以今天坐下来的妈妈就显得有些反常。
  
      面对儿子疑惑的目光,谢兰斟酌了一番之后开口道:“妈妈知道你喜欢踢球,但你的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妈妈的注意到儿子这两天回来身上都要比往常脏了,汗水把脸上的尘土都犁出了一道道沟壑。
  
      她怎么会不知道儿子这两天在搞什么。
  
      以前就知道儿子在偷偷踢球,出于对儿子的宠溺,当妈的没说什么,甚至还帮着儿子遮掩。毕竟她和自己的丈夫想法不一样,觉得儿子有个爱好也好过什么爱好都没有,只要不走职业路子,踢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现在看来,儿子对足球好像越来越上心,投入的也越来越多。她担心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会瞒不过自己的丈夫,也会影响到儿子的学习成绩。
  
      “我知道,妈,我一直都在学呢。”胡莱没想到妈妈来找自己是为了说这个。
  
      在家里,“足球”是禁语,他在外面踢球也是偷偷瞒着家人,他觉得自己的妈妈肯定知道了,只不过却一直没捅破。不知道今天妈妈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你爸爸反对你踢球,希望你认真学习,也有他的道理……”谢兰想了想,补充道,“他不希望你走他的老路。”
  
      “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再说了,我不觉得做保安有什么丢人的,不都是凭自己劳动赚钱养家吗?”胡莱笑嘻嘻地说道。
  
      他的爸爸在一家高档住宅小区做保安。
  
      听到儿子这么说,谢兰瞪了他一眼:“你这话别当着你爸说!做父母的当然都希望孩子比自己更有出息,要不然当初我们为啥把你送进东川中学?”
  
      东川中学作为东川市最好的中学之一,想上并不容易,要么在中考中考过东川中学超高的分数线,要么花钱找关系托人把孩子塞进去。
  
      胡莱没吭声,但从他撇嘴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有些不以为然。
  
      谢兰也知道儿子的想法,她轻声叹了口气:“总之,别太疯了。”
  
      什么别太疯,她没说,但胡莱知道。
  
      妈妈起身离去了,胡莱继续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着刚才妈妈端过来的盘子,盘子里是妈妈精心为他准备的苹果,皮全都削掉了,核也没有,果肉被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上面插着牙签,方便他直接拿来吃,吃完不用擦手也不用洗手,不耽误他学习做作业。
  
      苹果是红富士的,很脆,很甜,汁水也很多,就是不好保存,这么削了皮放着,和空气接触时间长一点,果肉表面就会氧化变色,应该要尽快吃完。
  
      但胡莱没吃。
  
      他其实挺喜欢吃苹果的,可在听完妈妈那番话之后,他不想吃了。
  
      他知道妈妈给他削苹果是为他好,为他准备的这么充分,是不想耽误他时间。
  
      就像当初父母借钱花高价把他送进东川中学一样。
  
      也是为他好,把他送进最好的中学,为他创造一个最好的学习条件。因为东川中学的本科上线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重本上线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也就是说,只要你能迈进东川中学的大门,就几乎肯定可以考上本科。
  
      为此,胡莱的父母不惜四处借钱,还托人转了好几层关系才把他送进了这所东川市的省级重点中学。
  
      因为欠了一屁股债,他爸爸主动申请多加两天夜班,就为了能够多赚点奖金和加班费,早日还掉四处找亲戚朋友借来的那三十五万巨款——这事儿胡莱的父母没告诉他,是他偷听到的。偷听到的当时他就冲进去和自己的父母大吵了一架。
  
      本来他就不想上什么东川中学,他更想在原来就读的初中的高中部上,虽然那所中学相当一般,但凭借他的学习成绩,他可以较为轻松地直升高中部,那里有和他相处了三年的初中同学,有他的朋友们,离家更近,也不用他的父母跑出去求爷爷告奶奶地借钱,忍受亲戚们的白眼。
  
      最关键的是,做完这些父母却反过来用语重心长的语气,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对他说:“我们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这让胡莱非常委屈。
  
      “但我没让你们这么做啊!我没要求你们为我借那么多钱!我不想你们付出一切为我创造好条件!我不想上什么狗屁省重点中学!是你们擅自替我做了决定!”
  
      那天,当他对着自己的父母吼出这句话之后,爸爸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争吵结束了,胡莱冲进自己的卧室,反锁起了门。爸爸在客厅中咆哮:“你看看他!你看看他!他还觉得委屈?!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我们这么做为了谁啊!养了十几年,就他妈养了个白眼狼!”
  
      “行啦!少说几句吧!你喝多了!”妈妈尖叫着把丈夫往他们的卧室里推,然后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尖叫和怒吼声都被关在了那间屋子里。
  
      胡莱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委屈和愤怒,明明是他的父母强加给他的东西,到最后却好像变成了他自作自受……
  
      凭什么?
  
      为什么?
  
      这个问题胡莱一直想不通。
  
      但他知道,以后不在自己父母面前提起这事儿。
  
      所以刚才妈妈又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回答憋在了心里。
  
      他当然知道妈妈是为自己好,但他不要这样的好。
  
      从小到大,他们打着“还不是为你好”的旗号强迫自己做了多少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就像是踢足球,明明他这么喜欢,就被爸爸以“踢球没用,耽误学习”为由,强行禁止了。其他小伙伴在院子里踢球,他连看都不能看,更别说踢了。要是偷偷踢了球被发现,轻则被骂,重则一顿打。
  
      骂我打我都说是为我好。可为什么为我好却不允许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这是为我好吗?
  
      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觉得父母付出一切为孩子创造好条件就是为了孩子好,胡莱也不接受这个观点。
  
      政治正确不代表真的正确。
  
      ※※※
  
      将目光从那盘削好的苹果中收回来,胡莱盯着自己面前摊开的课本出神。
  
      在妈妈进来之前,他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其实也不是在看书,而是在脑海中反复浏览系统界面。
  
      并不是说系统里面又有了什么新东西——还和之前一样,一个他的虚拟角色,一个只有一件商品的官方商城,一个没有兔女郎只有跑马灯的幸运大转盘。
  
      他只不过是通过系统沉浸在对未来的各种美好憧憬中。
  
      以前嘛,他是没什么办法,他虽然喜欢足球,但在足球上确实没什么天赋,所以只能老老实实按照父母为他规划好的路子走着,哪怕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得通——虽说东川中学本科上线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但万一很不幸他成了那百分之二呢?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都有系统了,为什么不走自己喜欢的路呢?
  
      他切实感受到了系统给予的【洗髓药剂】的效果,这说明系统是真的可以改变他的体质的,既然可以改变他的体质,那也就可以改变他的人生。
  
      对此,胡莱坚信。
  
      他就是要走这条路,哪怕他的爸爸再怎么反对,就算他再扇自己耳光,也要走这条路。
  
      拥有了这系统,一定不是为了让自己再走那条父母给他规划好的路的。
  
      老子的人生……要开挂了!
  
      ※※※
  
      PS,继续利用书还没上架,章节末尾可以随便加字数,不用担心多收大家钱的机会,和大家聊一聊主角,胡莱这个人。
  
      这个人最初的灵感原型来自于我高一时期的一位同学。
  
      我们俩姓一样,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仅一字只差。和我一样戴着眼镜,甚至连体型容貌都有些相似。
  
      他喜欢足球爱好军事。
  
      男生嘛,基本上都爱这两样,于是我们踢球的时候带他一起踢。
  
      但是这位爱好足球的同学,却并不会踢球,在球场上的表现非常……拙劣。
  
      场下足球知识说得头头是道,上场踢球就能把足球踢进自家球门。
  
      动作滑稽,抡圆了腿都踢不到球,用脚尖捅球是他的标准操作。
  
      喜欢足球是真喜欢,但踢得烂也是真踢得烂。
  
      当时大家还嘲笑他来着,而面对别人的嘲笑,他也只是笑,不反驳也似乎并不生气。
  
      因为踢得太烂,后来大家就渐渐不爱带他一起踢球了。
  
      再后来,高二文理分班,我留在了原来的班级,成为了文科生,而他被分了出去。
  
      后来再见是高三快毕业了时他在学校外面的报亭里买军事杂志,我遇到他,和他聊了两句。
  
      “还喜欢足球吗?”
  
      “不喜欢了。”他笑着摇头,然后拿着军事杂志走了。
  
      那之后我就把这个同学忘记了,但是在我打算写新书的时候,他的形象以及他的故事却又重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要承认,当时年少的我也嘲笑过这位同学,笑话他踢球踢得烂,也笑话他面对我们的批评就知道笑的傻样。
  
      现在想想,这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校园霸凌?
  
      当时没有人在乎被嘲笑的他的想法,没人在乎他高兴不高兴,也没人能够从他的憨笑中看出他的窘迫。
  
      他喜欢足球,对足坛发生的那些事情和知识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高中三年后,他不喜欢足球了。
  
      我当时还觉得惋惜,现在想来那不是挺正常的吗?
  
      喜欢足球却无法在足球身上获得快乐,想要踢球还被同学嘲笑、排挤,有多少人能够无怨无悔,不计回报的持续这种热爱呢?
  
      所以他不喜欢足球了。
  
      后来我与他再也没有联系——那次对话成了我们最后一次说话。
  
      但是想来,现在作为一个军迷的他而不是球迷的他,一定很幸福吧?毕竟我们的歼二十上天了,航母下海了,052D出道即过气,DF17又成了新宠……
  
      而中国足球呢?
  
      怀着对当年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愧疚,我决定把这位同学作为主角的原型,写进小说中。
  
      让他热爱足球,在不断被人嘲笑被人排挤的时候,还能有个外挂来帮助他。
  
      也让胡莱比他当年更倔强和强硬,哪怕被人嘲笑了也还能保持一个强大的心脏来应对那些不怀好意的笑声。
  
      我以前描写过太多意气风发被周围人的爱拥抱着的足球少年,他们的故事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经历,是我的幻想和YY。
  
      但这本书,我想写一个被很多人忽略了的人,他也喜欢足球,但他不讨人喜欢,他是我以前的足球故事中被有意无意隐去了的足球少年。
  
      最后就有了这么一个让读者觉得“莽”“欠”的胡莱。
  
      他人如其名,很胡来,但他的这种胡来只不过是他面对这个对他不太友善的世界的武器而已,唯一的武器。
  
      他拿着这个武器面对世界时,他不打算投降认输。
  
      去年初春,我在成都和会说话的肘子吃饭,聊起在我脑子里的一个故事,我给他说:“我想要写一个和全世界作对的故事。”
  
      而胡莱,就是这个和全世界作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