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六十八章 没人能弄乱他的头发?

第六十八章 没人能弄乱他的头发?

    胡莱正在观察着他身边那个嘉翔高中队长王光伟的头顶。
  
      就在刚才他上场跑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王光伟向他投来了目光,但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开了,现在把目光放到了足球所在的地方,正密切关注着场上的形势。
  
      胡莱没管那么多,他的目光停留在王光伟的发型上。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之前毛晓对他说的话:
  
      “在安东杯的比赛中,没有人能够让他的头发变乱分毫。”
  
      胡莱总觉得这太装逼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近距离观察了之后,他发现这个王光伟可能倒了半瓶发胶在自己的头发上,头发快板结成一块了,那些发胶在他的头发表层甚至形成了一层外壳,反射着阳光,有和头发不一样的光泽。
  
      真夸张……
  
      胡莱在心里吐槽道。
  
      他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在一场比赛之后,偶尔发型没乱,被大家注意到,就让这个人有了偶像包袱,于是为了让自己发型不乱,他每场比赛之前都要这么精心打理自己的头发……
  
      但其实要想发型不乱很简单啊,你把这一头的头发都剃了,剃成平头不就不会乱了吗?
  
      再进一步,剃成光头,不光发型绝对不会乱,还有防御加成呢——在阳光下,让自己脑门儿上的反光晃瞎对方前锋的眼睛,不就可以趁机断球了吗?
  
      现在这样不是浪费发胶吗!
  
      没人能够在比赛中弄乱他的发型吗……
  
      胡莱盯着王光伟的头发皱起眉头。
  
      谁说不能的?
  
      这不是很容易吗?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把手伸向了王光伟的头顶……
  
      ※※※
  
      当东川中学的替补中锋上来之后,王光伟还专门很认真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十四号球员。
  
      他知道对方在安东杯中有一个进球,但看看他的身材,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这样的前锋能够对自己所带领的后防线带来什么冲击啊?
  
      钟世昊虽然射门不行,但好歹还占了身体素质这一项优势。
  
      眼前这个人实在是让他看不到有任何创造威胁的可能。
  
      他也想不明白东川中学的主教练为什么要换这个人上来。不是说那个叫李自强的教练是水平很高的专业教练吗?但是在这次换人中完全没看出来他水平高在哪儿嘛……
  
      所以王光伟只瞥了胡莱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开始关注起比赛本身来。
  
      但就在这时,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下一秒,他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抓了起来,有一只手在自己头顶揉搓!
  
      他看到站在对面的武岳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身后!
  
      王光伟终于反应过来了——有人在他的头上动土……不,是动手!
  
      几乎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他转身推了一把,将他身后拨弄自己头发的人推开来。
  
      那人被推得连退几步,最后还是没能抵得过惯性,一屁股坐倒在地。
  
      这是王光伟才看清楚了,正是那个刚刚被换上场的东川中学的十四号!
  
      “啊呀!”他跌坐在地的时候还不忘大叫一声。
  
      这一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包括主裁判。
  
      看到场上突然出现了肢体冲突,哪怕比赛还在进行中,他也果断吹停了比赛,奔赴事发现场。
  
      中学生比赛的判罚尺度和职业比赛不一样,对身体接触的判罚更严格,对打架斗殴这样的事情更是严厉禁止的。毕竟中国足协想要重新打造中国足球的新形象,自然不能允许在高中生联赛中出现球队打架群殴的事情,到时候被媒体们大肆报道、渲染一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高中足球联赛形象就全完了。
  
      所以每一个执法中学生足球联赛的裁判,在接受培训的时候,第一课就是如何快速处置球场上的冲突,如何将双方可能出现的斗殴扼杀在摇篮中。
  
      因此哪怕现在明明是嘉翔好不容易打出了一次反击,都快攻到东川中学的防守三区了,本场比赛的主裁判还是果断鸣哨中断比赛,而没有等比赛自己变成死球状态……
  
      看台上的嘉翔高中啦啦队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嘘声。
  
      他们的一次进攻就这么被吹没了。而当他们的目光投向主裁判跑过去的地方时,嘘声先是一滞,然后变得更大了。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的队长王光伟顶着一头“鸡窝”站在那儿,在他不远处,刚刚上场的东川中学十四号球员正坐在地上,面带惊讶地看向王光伟。
  
      这表情让王光伟有些恍惚,要不是身边就这个人距离自己最近,他真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推错了人……
  
      ※※※
  
      “啊哈哈哈!”夏小宇大笑起来,然后对自己的表哥夏武说道:“表哥你不是说没有人可以在比赛中弄乱王光伟的发型吗?”
  
      夏武一头黑线:“我说的不是这种弄乱法!哪有这样上手直接薅头发的啊!这除非是光头,否则谁的发型都得乱!”
  
      他旁边的同伴们也纷纷气氛地说:“就是就是!这也太不讲究了!”
  
      “王队的头发也是他能摸的吗?他以为他是谁!”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吧!”
  
      “怎么可能有人脑回路是这样的啊?”
  
      “神经病吗!东川中学派了个神经病上场,就为了这么弄乱我们王队的发型?!”
  
      但是在大家的抗议声中,夏小宇盯着那个坐在草皮上的身影却还在笑,笑得身子都在发抖。
  
      他到现在还不是嘉翔高中的一员,对嘉翔也没什么归属感,所以嘉翔队长的遭遇并不能让他产生同仇敌忾的情绪。
  
      他只是觉得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滑稽,太有意思了。
  
      ※※※
  
      “我操,胡莱那小子在干什么?!”东川中学的替补席上,也响起了阵阵惊呼。
  
      “我没看错吧?他竟然真的跑去拨王光伟的头发?!”
  
      “噗!突然觉得真不愧是胡莱,人如其名的胡来啊!”
  
      “但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其实挺解气的吗?”
  
      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反问。
  
      不少人都沉默了,随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胡莱这么做让他们觉得很爽。虽然他们平日里对胡莱都是一副瞧不起的样子,毕竟来球队三个月了,除了一个走狗屎运的进球之外,也完全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表现,实力低下,性格还有些没溜儿……这样的人要是能有好人缘,那就奇怪了。
  
      不过现在,当他们的球队遭遇嘉翔高中,被对方打的完全没脾气的时候,胡莱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让那个看起来总是高高在上的王光伟十分狼狈,大家却感到身心舒适。
  
      再看看那些嘉翔高中的球员,甭管他们在比赛中表现多么出色,现在也一个个就跟被吓傻了一样,呆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尤其是那个武岳,他的嘴巴里简直可以塞下一个完整的灯泡了……
  
      之前东川中学不少球员觉得嘉翔高中能够连续五年参加全国大赛,上一届还拿了全国大赛的第三名,肯定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遇到过?这种丰富的经验所塑造的稳定从容让东川中学的球员隐隐感到绝望。
  
      但现在,大家才发现,原来这群人也有没见识过的东西,原来这群人在胡莱面前也如此无力,原来这群人和我们都一样!
  
      顿时不少人之前低落的情绪就好转了许多。
  
      还有一种“胡莱帮他们出了口气”的微妙感觉。
  
      “胡莱是真牛逼,换我上场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
  
      有人喃喃道。
  
      是啊,大家只是听到王光伟的那些光辉成绩和传说,就会心生畏惧,自惭形秽。怎么还会想到其实用手去拨就能弄乱他的发型呢?
  
      ※※※
  
      李自强面对这一幕很无语,他让胡莱上场,确实是心存让这个人去搅浑嘉翔高中禁区里水的想法的。毕竟胡莱在门前对空当的捕捉能力要强过其他人,他上去之后说不定可以牵制一些嘉翔高中的防守兵力,这样不就让罗凯所面对的压力减轻了吗?
  
      但他没想到胡莱那小子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去搅混水……
  
      你小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啊?怎么总动这种歪脑筋?
  
      他扭头瞥了一眼嘉翔高中的教练席,发现经验丰富的冯元常竟然也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场上,这让李自强内心感受很复杂——他是真没想到让嘉翔高中集体吃瘪的竟然是胡莱那小子。
  
      虽然只是暂时的吃瘪,但也确实让嘉翔高中本来高昂的气势有所下降。
  
      而在这种比赛中,士气能够发挥什么样子的作用,李自强这个专业教练很清楚。
  
      胡莱可能真是在胡来,但他这一下却歪打正着地打击到了嘉翔高中的士气。
  
      ※※※
  
      当胡莱把王光伟的发型弄乱之后,嘉翔高中教练席上就陷入了一片沉默——这些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教练们真是没想到有人竟然会对王光伟这么做。
  
      直到他们看到主裁判一路跑过去,然后从口袋里向王光伟出示了一张黄牌!
  
      这些呆若木鸡的人才反应过来,助理教练马上冲向了场边,向主裁判大声抗议:“是对方先挑衅的!!”
  
      嘉翔高中的替补席上也是沸反盈天,热闹非常。
  
      更不要说看台上的嘘声了,震耳欲聋,简直能够把健康人的心脏病都给嘘出来。
  
      明明是那个十四号先动手的,为什么给我们王队黄牌?!
  
      场上的王光伟呆呆地看着主裁判手中的黄牌,他没想到自己本届安东杯的第一张黄牌竟然就这么诞生了……因为他推倒了那个手欠的小子。
  
      愣了大约一秒钟之后,他指着还坐在地上的胡莱对主裁判抗议道:“是他先动的手!他弄乱了我的头发!”
  
      主裁判将目光投向了胡莱。
  
      坐在地上的胡莱一脸无辜地摊手摇头道:“没有,裁判,我没有这么做。”
  
      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的武岳急了,他一个箭步冲到主裁判的面前,指着胡莱说:“我可以作证,裁判!我可以作证,是他先上手抓了我们队长的头发!”
  
      还坐在地上的胡莱语气平静地辩驳道:“裁判,他和王光伟是一伙的,你不能听信同伙的证言,他们是利益相关方。”
  
      不过胡莱的镇定自若和这番听起来倍儿专业的说辞并没有唬住主裁判,这位主裁判也向胡莱出示了一张黄牌。
  
      两人各打五十大板。
  
      看起来谁也没占着便宜,但嘉翔高中的支持者们可并不接受这个结果,看台上针对胡莱的嘘声和叫骂声并没有停止。
  
      夏武和他的同伴们也在抱怨主裁判的判罚:“为什么只是一张黄牌?!”
  
      “就是!明明应该给红牌!他刚才的动作太恶劣了!”
  
      “完全不尊重自己的对手,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踢球!”
  
      “我操,王队的头也是他能随便摸的吗!”
  
      夏小宇没有加入他们慷慨激昂的声讨活动中去,他只是面带浅浅的微笑,看着那个人影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
  
      绝大多数人在听到关于王光伟的发型的传说之后,恐怕都会认为这是指没有人能够在比赛中迫使王光伟竭尽全力,抛下形象的去防守。
  
      对王光伟来说,这可能不是发型的问题,而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他在比赛中永远都游刃有余,镇定从容。当他的队友们在比赛中扭头看到他们的队长一丝不苟的发型,就会生出强大的信心,觉得眼前的对手没什么了不起的,连我们队长的发型都弄不乱。
  
      所以他才会在赛前花那么多时间和发胶去打理自己的头发吧,他精心维护的不是自己的发型,而是全队的信心。
  
      可无论是王光伟还是嘉翔高中的其他球员,恐怕都没想过会有人就这么直接上手去拨弄他头发……他不仅弄乱了王光伟的头发,说不定还弄乱了王光伟的心呢,没看王光伟反应过来之后直接一把就推倒了那个人吗?
  
      是该说他脑子一根筋呢,还是说他狡猾?
  
      夏小宇想到这里,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嘴角高高翘了起来。
  
      ※※※
  
      严炎兴奋地跑到楚一帆跟前,对他大声喊道:“看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那小子给我们带来了好运!王光伟现在身上有一张黄牌了!”
  
      楚一帆也内心火热——在嘉翔高中进球之后,东川中学迟迟找不到扳平比分的机会,拿嘉翔高中那堪称“马奇诺防线”的防守体系束手无措,就连罗凯也越踢越急,士气陷入低落……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胡莱上场了,而且他一上场就让王光伟吃到一张黄牌。
  
      一个中后卫,这套防守体系中的核心人物,却身背一张黄牌,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
  
      这说不定就是千里之堤上的蚁穴啊!
  
      ※※※
  
      PS,胡莱的决赛,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