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六十九章 变数出现了

第六十九章 变数出现了

    王光伟很烦,他正在用深呼吸来强迫自己情绪平复下来。
  
      打了三年安东杯,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让他如此失态的事情。
  
      辛辛苦苦保持的信心标志被对方用如此儿戏的手段弄乱,倒显得他之前的维护就和儿戏一样了……
  
      而且更让人感到愤怒的,这个人刚刚做完这种卑鄙的事情之后,竟然还可以镇定自若地对裁判撒谎!
  
      到最后要不是自己拦着,搞不好武岳的身上都会有一张黄牌,那就真的麻烦了。
  
      一想到身上这张黄牌,王光伟的呼吸就差点又乱了。
  
      他倒不是觉得主裁判不应该给自己黄牌,从他推倒那个卑鄙小人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他只是一想起来接下来的比赛中,他要背着这么一张黄牌和罗凯纠缠,就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他都忘记了最开始是谁提及他的发型问题了——他以前确实有在比赛前用发胶把头发都梳向脑后的习惯,因为那样在比赛中,才不至于让头发甩来甩去的遮挡住视线。
  
      至于为什么不剃成平头、板寸这样的发型……那纯粹是因为从个人审美的角度出发,他不喜欢那些发型而已。
  
      好像是在一场比赛之后,有人半开玩笑地说王光伟打完一场比赛,发型都没乱,简直稳得可怕。当然,那场比赛对手实力应该不强。
  
      不过这句话却给了他一个大胆的想法——这难道不是大家对他的一种期望吗?如果他能把这个形象一直维持下去,那反过来也能让大家感到安心吧?
  
      毕竟无论什么对手,都不能弄乱他的头发……想一想确实挺带感的。
  
      从那之后,王光伟就很刻意地打理自己的头发了,哪怕用掉再多的发胶也在所不惜。
  
      最开始硬邦邦的头发贴在头皮上让他感觉不舒服,但如今已完全适应。
  
      就像唱京剧的演员出场之前要化好妆,这是专业的态度。而这坚固的发型对于王光伟来说,就像是唱戏的脸谱一样,是必须要有的一道程序,也是一种专业态度的体现。
  
      哪怕有人会腹诽他爱打扮、臭美什么的他也全不在乎。
  
      为了球队的整体利益,这些评价他都无所谓。
  
      但他不能让队友们觉得他是刻意地小心翼翼地在维持这个形象,所以他从不和大家讨论他每场比赛前用了多少发胶这种八卦但无聊的问题。
  
      就像京剧演员上场之后就不会和台下观众讲解自己是怎么画脸谱的一样,那些准备工作在后台化妆师室里都做完了,这同样是专业态度。
  
      可惜他辛辛苦苦维持到今天的形象却被一个卑鄙小人搞得跟笑话一样了,就在他三年安东杯生涯结束的最后一场比赛里。
  
      固然,他可以自我安慰对方只是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弄乱自己的头发,而不是在比赛中通过堂堂正正的较量让他陷入了困境。
  
      但如果有京剧演员在台上被一个冲上来的傻逼观众抹花了脸,众目睽睽下,这戏又还要怎么继续演下去呢?
  
      王光伟努力用自己的手去把乱掉的头发都重新归位,尽管武岳告诉他发型已经抹平了,但在他的心中,却还是有些疙瘩,没能轻易地被抹平。
  
      他用似乎能令空气都凝结的冰冷眼神注视着罪魁祸首,但在他的“死亡凝视”下,这个无耻之徒却完全没感受到王光伟的愤怒,反而还咧嘴冲他笑了笑,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王光伟又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让自己的心绪在这个过程中恢复平静。
  
      “别上当了,队长!那小子就是要激怒你,让你失去冷静!”武岳见状在旁边提醒道。
  
      “我知道,别担心。”王光伟回应道,用平静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中后卫搭档。
  
      武岳看到王光伟的眼神,这才稍微放了点心。
  
      ※※※
  
      领先一球的嘉翔高中继续稳守,然后伺机反击。
  
      落后的东川中学没有资格再像上半场那样也收回去,放慢节奏和嘉翔高中周旋了。
  
      他们现在需要尽快进球,因为只有扳平了比分才能重振士气,否则胡莱搞的这一出,给大家提振起来的士气很快就会跌落下去。
  
      楚一帆把足球传给了罗凯。
  
      罗凯从左边路横向盘带,内切寻找射门机会。
  
      王光伟就像之前那样顶上去,准备帮助队友一起协防罗凯。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喊:“把球传给我啊!”
  
      他听出来了,那是对方十四号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他也看到,正在横向盘带的罗凯确实抬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方向!
  
      糟了!
  
      王光伟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差一点犯了个错——他就这么上去了,身后可就出现了空当,他现在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也没办法回头。万一这次自己的队友没有及时补防呢?
  
      他这一顿却让罗凯找到了机会。
  
      面对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门,他靠速度强行突破,从王光伟和武岳两个人之间的缝隙中钻了过去,杀入禁区!
  
      东川中学的机会!
  
      王光伟连忙转身,从斜后方追向了罗凯。
  
      杀入禁区的罗凯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斜后方的压力,没有继续调整,而是直接起脚射门!
  
      足球直奔近角而去!
  
      嘉翔高中的门将周阳在罗凯射门的同时就侧身扑出去,单掌把罗凯的射门给挡出了底线!
  
      看台上的嘉翔啦啦队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惊呼。
  
      “呼——好险好险!”夏武连续拍打着胸口。刚才罗凯突然从王光伟和武岳之间穿过去的时候,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当时他死死咬着牙齿,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似乎生怕心脏会跟着声音从喉咙里蹦出来。
  
      “你应该把球传给我的!”场上的胡莱再次向罗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刚才明明身处一个空当,结果罗凯光顾着自己爽了,对他的跑位视而不见。
  
      罗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跑走了。
  
      “呸!”冲着罗凯的背影,胡莱狠狠地啐了一口。
  
      ※※※
  
      “王光伟的动作慢了半拍,似乎是犹豫了。”场边,嘉翔的助理教练对冯元常说道。
  
      “应该还是受到了刚才那件事情的影响……”冯元常叹了口气,然后身体前倾,扭头看向东川中学教练席前方。
  
      李自强派上这个人,就是为了让他来和王光伟玩心理战吗?
  
      “靠,东川也太脏了!”助理教练不忿地骂道。“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冯元常没说话,而是起身从教练席上起身,这还是他本场比赛里除了上半场结束之外第一次离开教练席。
  
      他的这一举动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其中就包括场上的嘉翔球员们。
  
      王光伟也在其中。
  
      只见冯元常缓步走到场边,抬起右手,然后轻轻下压。
  
      王光伟发现主教练一直盯着自己看,他明白了教练的意思——这就是专门来提醒自己的呢,让他不要急躁,稳一下。
  
      他感到有些惭愧,竟然让主教练为自己担心了……
  
      他抿着嘴唇,表情严肃地向主教练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虽然刚才他是因为担心那个十四号利用自己身后的空当才犹豫了一下,但不得不说,他现在哪怕是听到那个十四号的声音,气血都会稍微翻腾一下,这就说明他还没有真正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作为一个队长,这是他的失职。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辩解,只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已经把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
  
      当罗凯再次在大禁区边缘拿球的时候,这一次王光伟上的非常果断和迅猛,一下子就堵死了罗凯继续发展下去的路径。
  
      罗凯害怕被断球,连忙一个转身,护住了足球,但也变成了背对进攻方向,让东川中学的这次进攻面临夭折。
  
      看到这一幕,场下的冯元常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这才是王光伟的正常水平。
  
      面对对方的羞辱,只有胜利才是最有力的回击。在我们的胜利衬托下,对方就只是跳梁小丑而已。如果我们赢不了,那跳梁小丑就可能走上舞台中央,摇身一变成为主角,那才是对我们最大的羞辱……
  
      场上的楚一帆也看到了这一幕,但他还看到了更多。
  
      他发现胡莱在跑位。
  
      想起之前的四分之一决赛,胡莱多次跑位,有几次跑到了空当中,但没有人给他传球,导致全队都被教练臭骂了一顿。
  
      楚一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向罗凯要球。
  
      已经背对进攻方向的罗凯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把足球传回给楚一帆。
  
      楚一帆在足球向自己滚来的时候,还专门快速地向胡莱投去了一瞥。他发现胡莱已经换了个位置,在向王光伟和武岳两个人的身后移动,远离了嘉翔的第三名中后卫六号黄政。
  
      当然了,黄政应该也看到了。所以说机会只有一瞬,自己必须把足球传过去!
  
      想到这里,楚一帆决定不停球了,他在接球的时候就调整好自己的步伐,然后迎着被罗凯传回来的足球抡起了右腿,脚内侧准确削中了足球,他在大禁区右肋的位置,把足球斜着传向了嘉翔禁区的后方!
  
      足球贴着草皮飞速滚动,劈开柔软的天然草皮,留下一道呈弧形的轨迹,就从王光伟和黄政之间窜了过去!
  
      从他传球的这个角度他已经看不太清楚胡莱是否已经就位了,但他愿意相信一把这个菜鸟。
  
      武岳回头就看到了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东川中学十四号球员,他条件反射地举起手臂,想要示意裁判这人越位了。但他马上就看到了一脸惊恐正跑过来的黄政,他拖在了自己和王光伟的身后!
  
      那不是越位!
  
      他连忙放下举到一半的手臂,冲向胡莱。
  
      一道身影却已经比他更快的射了过去,是队长!
  
      只见王光伟一个箭步就把身体甩了出去,铲向对方!
  
      胡莱看到足球朝着自己飞过来,他抬左脚把来球停下,足球在撞上他的左脚内侧之后弹跳回来。他在左脚刚刚踩到草皮的时候,就抡起了右腿,踢向足球!
  
      在他低头观察足球的视野里,一道残影闯进来,那是一只脚,一条腿!
  
      胡莱没有要躲避的意思,他要坚持做完射门这个动作!
  
      他绷直的右脚脚弓接触到了足球。
  
      嘭!
  
      足球被用力射向球门!
  
      几乎是同时,那条腿彻底占据了胡莱上半部分的视野,挡在了他的前方。
  
      但足球已经飞了出去,他还是晚了一步!
  
      嘉翔门将周阳面对这一脚射门,没能做出扑救的动作,他仰头看着足球从自己的头顶上方高高飞过,越过横梁,坠向了身后的跑道……
  
      “啊啊啊啊啊!”射完门的胡莱看到这一幕,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他双手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
  
      他刚才射门太用力,打了飞机……
  
      虽然他在训练中不知道已经完成了多少次射门动作,但真到了比赛中,面对有人贴身飞铲过来的情况,他还是不自觉地将身体里的所有力量都宣泄了出去。
  
      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沉重有力,又急促。
  
      当胡莱跪在地上揪着头发懊恼的时候,王光伟完成飞铲阻挡的动作,由于惯性他整个人没刹住,最终翻了个身趴在胡莱斜前方的草皮上,微微抬起头望向球门后方。
  
      虽然没有能够阻挡住足球,但这小子还是在自己的干扰下打高了,万幸……
  
      在他的视线里,门将周阳高举双手,双腿叉开站立在门线前,保持着仰头向后望的样子。
  
      回追到一半的武岳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一切,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嘴巴来了。
  
      他身体微微后仰,长出了口气。
  
      ※※※
  
      “呼——好险好险!”夏武轻轻拍打着胸膛,随后他疑惑的歪了歪头,总觉得这套动作和台词自己刚才好像才做过说过……
  
      就站在他旁边的夏小宇炯炯有神地看着球场里。
  
      刚才那个球……楚一帆传的是漂亮,那个十四号跑得也精彩,那是真的把嘉翔的马奇诺防线给打穿了啊!
  
      同为东川的中学生,夏小宇是知道楚一帆的。这个人当初进入东川高中的时候可也是被寄予厚望的。结果也不知道是时运不济还是怎么的,第一年东川中学止步安东杯第一轮,第二年又碰上了如日中天的王光伟和嘉翔高中。
  
      作为一个传球能力出色的球员,却没遇上能够让他送出妙传的锋线队友,或许也是他的悲哀吧。
  
      同为传球手的夏小宇很能体会那种无奈的感觉——在这届初中组的安东杯上,如果他们球队里能够多一个出色的前锋,最终成绩肯定不会只是第三名……
  
      ※※※
  
      楚一帆看着还跪在地上揪头发的胡莱,忍不住笑了,然后他大声喊道:“胡莱!胡莱!!”
  
      听见队长的呼喊声,胡莱这才抬起身子,疑惑地看过去。
  
      他看到队长向自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跑得好!”他还冲自己大喊道。
  
      于是胡莱也笑了起来,回应了队长一个大拇指:“传得漂亮啊,楚队!”
  
      在场下看到这一幕的李自强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用力的抽动了一下。
  
      他有所期待却又不敢期待的事情……好像有门儿?
  
      最起码变数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