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七十七章 勇敢的你,站在这里,脸庞清瘦却骄傲

第七十七章 勇敢的你,站在这里,脸庞清瘦却骄傲

    李青青用晾衣杆小心翼翼地把挂在阳台上的衣服叉了下来,然后把这些衣服紧紧抱在胸口,直到走进自己的房间后才一股脑扔到了床上。
  
      黄色的球衣、球裤、还有黄色的球袜,以及样式和校服一样,只是把黄色和蓝色的色块互换了一下的东川中学足球队运动外套。
  
      她双手叉腰看着这些衣服,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在鼻尖萦绕。
  
      再也没有了之前难以描述的臭味,这让她很满意。
  
      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散乱的衣服裤子都叠好,然后装塑料袋里给胡莱带去学校。
  
      有些可惜的是他那个黑色的运动包李青青也一并给洗了,但到现在还没干——那东西她是用刷子刷的,不像这些衣服是扔洗衣机里去搅,然后低温烘干,所以一天的时间还不足够晒干这个运动包。
  
      李青青希望这个运动包在明天的时候能够晾干,因为明天是星期二,校队要训练的。
  
      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晾干怎么办?
  
      那就只能把自己的运动包借给胡莱用了。
  
      她开始动手叠衣服,她做得很熟练,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长袖外套加短袖T恤、短裤球袜都叠得整整齐齐,放进了塑料袋里。
  
      “青青你好了吗?”
  
      楼下响起爸爸的声音。
  
      “好了好了。”李青青背上书包,提起塑料袋,出了卧室。
  
      当她跑下楼的时候,李自强站在门口,手里扶着两辆自行车。
  
      见女儿跑出来,他便把左手扶着的那辆自行车推给了她。
  
      李青青接过车龙头,将塑料袋放进龙头前的车筐里,长腿一迈,很轻盈地坐在了自行车的坐垫上,最后扭头看向自己的爸爸。
  
      “诶爸,你不穿西服的吗?”
  
      “穿西服干什么?”
  
      “今天升旗仪式的不是要上台吗?”
  
      “上台也没用不着穿西服。”李自强摇头。
  
      “可是那样会显得正式一些。”李青青皱眉嘟嘴。
  
      “没必要,爸爸不喜欢穿西服。”
  
      “我也就在你和妈妈的婚纱照上看到过,爸爸穿西服还是很帅的。爸爸什么时候能穿西服给我看看?”
  
      “西服穿着有什么好的?嘞得难受,穿上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手脚都是绷着的。”李自强摇头拒绝,然后他岔开了话题:“再不走就迟到了。”
  
      李青青这才用力蹬动自行车,摇摇晃晃地骑向了胡同外的那条马路。
  
      风吹着车筐里的塑料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她瞥了一眼,胡莱的球衣就在那里面,通过透明的塑料袋还能看到号码。
  
      她想起星期六晚上自己和爸爸讲了许多关于胡莱的事情,爸爸听得很认真,还询问了许多关于胡莱的问题,她能够为爸爸解惑的基本上都说了。
  
      爸爸这么认真的了解胡莱,一定是想要在之后的训练和比赛中对胡莱委以重任吧?
  
      一想到那样的未来,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笑容。
  
      虽然冬日的清晨寒风迎面拂来,但李青青的内心却一片火热。
  
      李自强稍后起步,在后面看到女儿骑在自行车上的婀娜背影,有些恍惚。
  
      ※※※
  
      当胡莱在自己座位上打开之前李青青给他的塑料袋时,他突然抽了抽鼻子:“咦,好香?”
  
      “别这么没出息,胡莱,那不过是洗衣液的味道而已。”同桌宋嘉佳讥讽道。
  
      “那为什么你之前给我洗过的球衣没有这股味道?”胡莱瞥了同桌一眼。
  
      “过分了,胡莱。我辛辛苦苦给你洗衣服……”宋嘉佳捂着自己的心口,表情悲愤,语气哀怨。
  
      “不是用洗衣机洗的吗,有什么辛苦的?”
  
      “洗之前我不要把衣服扔进洗衣机,我不要加洗衣液的吗!洗完我不晒的吗!”宋嘉佳正在抗议,就见胡莱把球衣递到了他面前。“干嘛?”
  
      “你闻,你之前给我的球衣真的没有这个味道。”
  
      宋嘉佳没有凑到跟前去问,而是用他的肉乎乎的大手掌在球衣上扇了扇,然后闻了一下被他扇过来的空气。
  
      他皱起眉头:“确实不一样……”
  
      “如果这是洗衣液的味道,那么问题来了——宋嘉佳同学,你给我洗衣服的时候是不是没放洗衣液?”胡莱问道。
  
      宋嘉佳大怒:“胡说什么!洗衣液味道不一样而已!我们家洗衣液是茉莉花味的!”
  
      胡莱皱着眉头用思索的语气说道:“难怪我每次穿着都觉得有人在我旁边泡茉莉花茶呢……”
  
      宋嘉佳把胡莱拿着球衣的手打了回去:“不喜欢你以后都让李青青给你洗衣服啊!你以为我愿意给你洗衣服啊?”
  
      胡莱连忙笑嘻嘻地说:“别啊,胖子,你不知道吗,我最喜欢喝的茶就是茉莉花茶了……”
  
      宋嘉佳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
  
      东川中学的星期一早晨没有早读课,早读课的时间进行的是升旗仪式。
  
      除了升国旗之外,一般来说,学校还会利用这个机会来进行一些简单的宣讲活动,比如有学生参加了什么比赛,获得了优异的成绩,那么他们就会被请上主席台,接受全校师生的祝贺。还有学生如果在学校考试中成绩优异,获得了奖学金,也会被请上台来,当众领奖。
  
      当然,也会有一些极端情况,那就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就有可能被叫上台,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检讨。
  
      今天教导主任在台上做着上一周的总结,而台下的学生们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大家,尤其是女生们都将目光投向了主席台下方的楼梯口。
  
      那里站了一群人,他们穿着统一的运动外套——正是东川中学足球队的全体成员。
  
      他们来自不同的年级不同班级,但因为同一个身份,而聚集在这里,等待登台。
  
      队长楚一帆站在人群中间,被大家的簇拥着,双手抱着沉甸甸的冠军奖杯,脸上带着让不少女生如沐春风的笑容。
  
      罗凯就站在他身边,同样带着淡淡的微笑。
  
      两大帅哥并肩而立,让球场上的女生们都忍不住把目光投了过来,完全没在乎台上的教导主任讲了什么,只顾着欣赏这令人心旷神怡的一幕。
  
      胡莱站在毛晓和孟熙两个大个子身边,显得并不起眼。
  
      他正偏头用力闻着运动外套上的味道,伴随着他嗅探的动作,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了他的鼻子。
  
      这比茉莉花香可好闻多了!也不知道李青青家里用的是什么牌子什么味道的洗衣液,课间去问问李青青,然后回家告诉妈妈,让她去买来用……
  
      胡莱在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接下来有一个大好消息要告诉同学们!”教导主任慷慨激昂地说道,“就在上周六举行的安东杯足球锦标赛的决赛中,咱们东川中学的足球队击败了锦城的嘉翔高中,获得了安东杯冠军!并且获得了参加明年全国高中生足球锦标赛的资格!他们将代表咱们东川市、安东省所有的高中足球队,出征全国大赛!接下来,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上台,展示奖杯!”
  
      教导主任话音刚落,校园广播里传来了经典的皇后乐队的那首《We Are The Champions》,操场上的各班级中也发出了欢呼和尖叫声。
  
      在这样的声势下,楚一帆捧着奖杯率先登台。
  
      严炎和罗凯紧随其后。
  
      接着是足球队的其他球员,胡莱也不再去闻身上衣服好闻的味道,而是昂首挺胸,迈步登顶。
  
      走在队伍最后的则是教练李自强,他并没有为今天特意准备什么西服,还穿着平时的那套运动服。
  
      一年二班的方阵中,李青青先是看向了自己的爸爸,觉得爸爸穿运动服的样子太普通了,她幻想中,在这个场合,爸爸应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才对。也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这么排斥穿西服,是因为穿上西服就会让他想到妈妈吗?
  
      李青青不理解地皱起眉头,直到她眼神转向胡莱的时候,眉头才舒展开来。
  
      足球队的统一运动服穿在他身上服服帖帖的,很合身,显得今天的胡莱格外精神呢……
  
      ※※※
  
      胡莱和另外三十五名队友们站在主席台上,集体簇拥着奖杯。
  
      金色的安东杯在早晨八点四十的阳光下,闪耀着灿烂的金光。
  
      教导主任还在拿着话筒慷慨陈词:“……他们克服了诸多困难,战胜了一系列的强敌!面对强大的嘉翔高中足球队,经过顽强拼搏、艰苦奋斗,最终击败了对手!打破了嘉翔高中安东杯五连冠的纪录!……他们代表了我们东川中学的精神风貌!他们在足球场上激扬青春,向世人展示了了我们东川学子的风采……”
  
      宋嘉佳左右环顾一番,发现不管是哪个班,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主席台上的人,还有人在窃窃私语:“好帅啊……”
  
      几千号人就这么仰头望着胡莱和他的队友们。
  
      宋嘉佳也看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看到胡莱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就像是那座金杯一样。
  
      他想起来之前胡莱还和自己一样,从来没有在升旗仪式上过主席台,无论是作为正面人物还是反面典型……他们在这个学校里默默无闻,无人关心。
  
      那时候胡莱问自己要怎么才能成为风云人物,他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只能给胡莱出馊主意,让他去找校花唐秀媛表白。
  
      现在呢,唐秀媛学姐和自己一样,都站在台下,仰望着台上的人们呢。
  
      后来胡莱还是成为了学校里大家都在讨论的风云人物——尽管只是暂时的——因为他在课间操的时候出了洋相,用夸张搞笑的做操动作引起了全校师生的注意。
  
      私底下宋嘉佳还听到过有人给胡莱取了个外号,叫“东川中学操帝”呢。
  
      他们谈起这个外号往往都带着戏谑的语气和夸张的讥笑,显然他们并不觉得胡莱这个名出得好。
  
      是的,胡莱依靠出洋相卖丑成了大家都知道的“风云人物”,可如果有得选,谁又愿意做个小丑呢?
  
      宋嘉佳在斜前方人群中看到了黎志群。
  
      他就想起来今天早晨胡莱在教室里和黎志群“狭路相逢”的时候,黎志群目光闪烁,竟然主动退让了……倒也是,他还能说什么呢?还说胡莱是走狗屎运进的球吗?人胡莱可是在决赛中扛着那个王光伟的贴身盯防进的球呢!
  
      宋嘉佳转回来凝视着胡莱。
  
      他的同桌此时此刻就站在那里,脸庞清瘦却骄傲。
  
      看到这一幕,宋嘉佳笑了起来。
  
      ※※※
  
      PS,注:章节名来自于新裤子乐队的单曲《生活你而火热》。
  
      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首歌,也推荐给大家。
  
      另外请大家帮个忙,作为一个常常因为取名字而卡上半天文的作者来说,这个全架空的世界有太多的名字要取了,地名、学校名、人名,所以今天我在这里征集龙套名字,大家只用留下名字,不用做任何说明,我到时候视情况来取用。另外大家如果愿意贡献一些学校名字那就更好了。
  
      大家可以在这一段的本章说里留言,也可以去书评区的龙套楼里留下你们的名字。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