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七十九章 东川中学的光荣岁月

第七十九章 东川中学的光荣岁月

    翟校长站在学校荣誉室的内室里,这是一个和外面那间荣誉室气质完全不同的地方。
  
      外面大厅里全都是东川中学所获得的各种荣誉和成绩的证明,有教育上的也有文体方面的荣誉。
  
      这座大厅灯光充足,宽敞明亮,被摆放在玻璃柜和架子上的各种奖杯、奖状、奖牌,还有锦旗,在灯光照耀下,非常醒目。
  
      这就是一个在几乎所有学校都很常见的荣誉室,没什么稀奇的,作为东川市最好的高中,拥有这些荣誉也很正常。
  
      只是在这间荣誉大厅的另外一边,有一扇双开门,那不是荣誉室的出口,打开之后则是一个相对昏暗的内室。
  
      步入这间大部分地方都是黑暗的房间里,有两排各自靠墙连成L型的柜子,被透明玻璃封闭,灯光从柜顶上方的天花板打下来,将柜中的东西笼罩其中,令它们看起来熠熠生辉。
  
      它们是这座房间里仅有的光明区域,也是最吸引人的布置。
  
      “这些都是安东杯的冠军。”翟校长回头看了一眼对着柜子内陈设的单反相机说道,相机顶端有红色的灯光在反复闪烁,表示这台机器正在工作。
  
      “它们看起来都不一样,因为安东杯的冠军奖杯外形也是经过一些变化的。最开始甚至都不是奖杯,而是一面锦旗……”一头白发的翟校长指了指最靠近门口的射灯下的一面颜色暗沉的红色锦旗,上面用黄色的楷体字写着:
  
      第五届安东省高中足球锦标赛冠军·东川中学。
  
      左边还有行小字:一九八九·〇四·十九。
  
      有些字体的边缘已经从绒面的红色锦旗上脱离翘起,即使是在强光的照耀下,无论旗面还是字体的颜色都显得黯淡无光,这些都是岁月在它身上所留下的痕迹,毕竟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东西了。
  
      “一直到1994年,咱们国家足球开始职业化,安东杯也发生了一次变革。镀银的奖杯代替了寒酸的锦旗。”翟校长带着单反相机走过了四面锦旗之后,指着一尊小巧的银色奖杯说道。
  
      奖杯真的很小,能被单手轻易握住。银色奖杯下面有个底座,底座上的金属牌上铭刻着:
  
      第十届安东省高中足球锦标赛·安东杯
  
      冠军
  
      东川中学
  
      一九九四·〇四·十六
  
      奖杯造型普通,属于那种量大管饱工厂批发货的形制,可能全国不少比赛的奖杯都长这个样子……
  
      “这是我们拿到的第十座安东杯。这座安东杯很特殊,因为从这届开始,安东杯的比赛时间被调整到了每年上学期,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放到下学期。这也是为了不影响下学期的高考。所以我们东川中学一年之内拿了两个安东杯——上半年四月份拿了第九届安东杯冠军,下半年十二月份拿到了第十个。”翟校长说着就笑了起来,将两尊紧邻的奖杯指给了相机看。
  
      相机凑了上去,果然在左边一尊奖杯底座上日期是一九九七年的四月,右边奖杯的底座上日期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
  
      “在安东杯的历史上,这是独一份,前无古人,后面恐怕也不会有来者了。”翟校长说起这段往事还有些骄傲。
  
      “十连冠后,进入二十一世纪东川中学还是拿到过两次冠军的,不过那都是2005年前的事情了。从2005年之后一直到2018年,整整十三年,我们和安东杯冠军无缘,直到……今年。”
  
      说到这里,翟校长转身,相机镜头随着一起,转向这屋子的中央。一道光从天而降,将原来漆黑的房屋中间照亮,一个独立的玻璃柜和柜中的金杯一起出现在了镜头中。
  
      “2019年第三十二届安东杯冠军。”翟校长看着灯光下每一个角度都在闪闪发光的冠军金杯,语气平淡中还隐约有丝骄傲地说道。
  
      摄像师用手持稳定器架着摄像用单反相机,缓步绕着玻璃展示柜走了一圈,将这座金杯的身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拍了下来。
  
      到最后,他将镜头稍微抬了抬,拧动无极对焦环,从一个较低的角度,透过柜中的金杯,将焦点从金杯本身顺滑地对焦到了站在柜子对面的翟校长脸上。
  
      在相机背后的显示屏上,金杯那些闪光点逐渐变成了一颗颗圆形光斑,而站在金杯后面的老校长的身影则从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实时画面中的他微微低头,凝视着眼前的冠军奖杯,灯光打在金杯上再反射开来,映亮了老校长布满皱纹的脸,也照进了他的双眸。
  
      相机的焦点最终对在了翟校长的眼睛上,那对褐色的瞳孔中仿佛倒映出了金杯的模样,在镜头中熠熠生辉,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年人应有的眼神。
  
      摄影师保持这个画面三秒钟之后,举起一只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一直跟在旁边但没说话的孙永刚这才轻声说道:“好了,翟校长,谢谢您百忙中抽空来帮我们录制,也谢谢您的介绍……”
  
      翟校长又看了一眼玻璃柜中的金杯,这才移开了眼神,笑着问:“这段录的效果还好吧?”
  
      孙永刚竖起大拇指:“好,非常好。一气呵成!翟校长您刚才真是感情充沛,尤其最后凝视着奖杯的那个镜头……简直完美!这就是真情流露吧!”
  
      翟校长笑呵呵地说道:“主要是这个冠军等得太久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去采访李教练了……”在孙永刚这么说的时候,他旁边的摄影师就在收拾器材。
  
      “去吧,学校已经和李教练打过招呼了,你们直接去找他就行。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体育场主席台下他的办公室里。我就不带你们去了……”
  
      孙永刚连忙说:“您忙您的,翟校长,我们自己去就行。”
  
      将两位《进球》网的人送出了昏暗的球队荣誉室,翟校长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又转身走到最开始出镜的第一面锦旗那里,然后就像是刚才面对镜头介绍的那样,从头漫步于这间荣誉室里。
  
      他的目光长久地流连在那些象征东川中学足球队三十年光荣岁月的奖杯和旗帜上。
  
      ※※※
  
      “可算是采访完了,哎妈呀,这个李教练给人感觉老严厉了。”
  
      在收拾好器材,跟着孙永刚走出李自强的办公室后,摄影师长出了口气。
  
      孙永刚也有同感,在采访的时候他总觉得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李自强教练自始至终都板着脸,不苟言笑,哪怕他这个记者想要说一些轻松的话题,也不能逗笑对方。
  
      “不过或许正是这种严厉,才能只用三个月时间就把东川中学打造成安东省的冠军球队吧。”孙永刚说道。“其实他们那些专业足球教练很多都是这个性子,不好打交道,说话难听,对球员一言不合就又打又骂的……”
  
      “这么夸张吗?”刚入行没多久的摄影师咋舌道。
  
      孙永刚点头道:“嗯,老一辈教练更是如此。我刚入行的时候,跟着一个记者老师去采访当时某个老教练。这个教练在咱们国家也算是挺有名气的,培养出了许多优秀的职业球员。后来从一线退下来之后自己搞了一个足球学校,做青少年足球的培养工作,成绩很不错,所以我们才去采访他。当时我们就在训练场采访他,他一边接受我们采访一边关注场上的训练。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训练中有个小球员犯了错,他二话不说,上去一脚把那个小球员踹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臭骂,骂得有多难听……我都没办法给你转述。那孩子被骂的一声不敢吭,甚至都不敢站起来,只能继续趴在地上。被骂完之后,又被老教练踹了一脚,才爬起来继续跑去训练。而全程我和那位记者老师就站在旁边看,我是看得目瞪口呆,但记者老师却似乎习以为常了,那表情甚至还像是在看戏一样……”
  
      见年轻的摄影师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孙永刚笑了笑:“当然,这种情况现在改善多了,毕竟社会在进步嘛。你瞧现在就连学校里都不让体罚学生了——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差生被老师打骂不也很常见嘛。”
  
      摄影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足球训练,但也是从学生过来的,对于学校生活并不陌生。
  
      “那些教练简单粗暴的做法也是有原因的,以前学踢球的孩子很多人文化素质不高,水平参差不齐的——你想想以前踢球是不是很多学习不好的所谓‘差生’才走的路?教练与其和球员做知心哥哥,还不如直接一脚踹过去效果好呢……教练如果妄图和自己的球员做朋友,最后很有可能是不被球员们放在眼里。这事情很矛盾的,粗暴不好,但不粗暴好像又没效果……其实不光是咱们国家了,你看看国外,那些年纪大了的教练大多数都脾气不好……”孙永刚继续对摄影师说道。
  
      “当然了,现在搞足球进校园,大力发展校园足球。专门针对校园足球的教练人才还是比较短缺的,所以才会有各种以前专业队的教练们成为了校园足球教练,他们也很自然地把专业队里的那套工作作风和习惯带到了校园中来。其实校园足球和专业足球是不一样的,里面有很多细节上的不同,需要磨合适应,需要我们的教练转变工作观念和作风……这也有一个互相磨合的过程。校园足球刚刚开展的时候,足球教练体罚学生的事情时常发生,最近一两年才稍微好了点……算了,这个就不说了,话题太大了。走吧?”
  
      摄影师端起相机指向了空无一人的球场:“稍等一下,孙老师,我这边再拍几个空镜头做素材。”
  
      “行。”孙永刚就站在旁边,安静地等待摄影师工作完。
  
      “诶,孙老师。我刚才拍李教练的时候有个发现……”一边工作的摄影师,一边和他闲聊。
  
      “什么发现?”
  
      “就是你问他作为全顺足校的精英教练,在全顺足校工作那么多年,却为什么突然辞职离开,来这所普通高中任教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有大约两秒钟的失神——当时我正好在给他眼睛推特写,所以看得很清楚。”
  
      孙永刚想了起来,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自强就好像突然陷入什么情绪中一样,没有马上回答自己,而是过了大约几秒钟才说出了一个并不让他意外的回答。
  
      他说因为国家现在大力支持发展校园足球,他认为中国足球的未来在基础更大的普通中学中,而不在高专精的足球学校里,所以他毅然决然辞掉在全顺足校前途一片光明的工作,回到了这所他曾经的母校,想要为中国的校园足球事业尽一份微薄之力。
  
      这是一份非常官方,非常正确的回答,回答的内容无可挑剔,回答者的态度也无懈可击。
  
      但孙永刚总觉得真正的理由恐怕不像这位不苟言笑的教练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那大约两秒钟的失神背后恐怕另有隐情……
  
      不过那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是来全方位报道明年全国大赛的新军东川中学的,而不是来挖掘一个教练的个人隐私。
  
      于是他对摄影师说道:“或许被采访搞得有些疲惫了吧。拍完了吗?我们要去吃饭了。”
  
      他看到体育场入口出现了一个人,他们之前见过的,是专门负责学校宣传工作的老师,正在向他们这边张望。
  
      “好了好了。”摄影师收起机器。
  
      两个人向那位老师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足球队教练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李自强出现在门口,一言不发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