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八十四章 集训

第八十四章 集训

    胡莱是真没想到自己本来是想要参加球队集训的,结果还搭进去了更多的时间要上补习班……
  
      他甚至怀疑妈妈是不是故意在这里等着他呢——其实一切都在他妈妈的掌控中吧,只等他自己开口求助,妈妈就顺水推舟地送出寒假英语、数学补习大礼包。
  
      而且他还没办法阳奉阴违,不去上补习班。
  
      现在的课外补习APP功能发达,老师上课前会点一次名,下课的时候还会点一次名。两次点名都在,补习老师才会在APP利用老师功能给学生牵到。
  
      当老师签完到之后,家长则马上就会收到APP的消息推送,告诉他们孩子已经完成了在补习班的课程。
  
      校方这么做其实是为了避免争议,免得有学生明明没来上课,但却对家长撒谎说来了,要是出了事儿,还要学校负责。
  
      而家长们则可以通过这个功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孩子究竟有没有去上补习班。
  
      毕竟和小学生的补习班不同,高中生一般都自己去上补习班,并不需要家长接送。如果有学生在半路上拐去了网吧、游戏厅什么的,家长就完全不知道了。
  
      如果胡莱想要欺骗自己的妈妈,假装去上补习班,但实际上在外面晃到了校队集训的时间直接去学校参加集训,那么只要一天,他和妈妈所组成的攻守同盟就会宣告瓦解。
  
      失去了信任之后,一切合作基础都将不复存在。
  
      胡莱自己显然也是很清楚这事儿的。
  
      他当初让妈妈帮自己瞒着爸爸他去打决赛的事情,妈妈信守了承诺。他就不能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毕竟在这个三口之家里,妈妈算是他唯一能争取,也必须争取到的盟友。
  
      就这样,在期末考试之后,胡莱就开始了自己在补习班和球队集训之间来回赶场的苦逼生涯。
  
      因为确实有上补习班,妈妈还拿出了报名所缴的学费,所以爸爸也没怀疑过胡莱这些日子天天下午往外跑有什么不对的。
  
      只是别的球员来训练,背个包只需要装训练服、球鞋就行了。胡莱却要背个装了教材课本的书包来。
  
      至于他训练用的装备……当然由他的好朋友宋嘉佳专门来学校门口给他送到咯。
  
      送完之后还要在学校等着,等胡莱训练完之后再把脏衣服臭袜子和鞋子给他背回去……
  
      具体到训练内容,在集训中,李自强没有让胡莱继续进行基础训练,而是允许他和球队一起合练。
  
      但却依然没有把他当做普通的球队一员来看待。
  
      除了和球队一起合练的部分之外,他还要做专属于他的训练。
  
      专项训练内容很简单,在原来就有的射门训练之外,又增加了传接球训练。
  
      同时他给胡莱设定的训练任务的目标也明显要高过其他人,如果胡莱有一次没有达标的,就马上会被教练劈头盖脸一通训斥。
  
      本来在胡莱绝杀了嘉翔高中,帮助球队打进全国大赛之后,队友们都以为主教练对胡来的态度应该会有所转变了。
  
      哪想到好像胡莱的处境完全没有变化——看看教练给他安排的训练量吧,换到他们身上可没几个人受得了……
  
      以前看到教练这么对待胡莱,队友们对胡莱只有不屑和调侃,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心想你个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也就只配这种待遇!
  
      但现在看到同样的情况,他们反而都纷纷同情起了胡莱。
  
      只有严炎有不同看法,每次看到主教练冲胡莱大吼大叫,他的眼睛都在闪光,并在心里默默背诵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最著名的那一段:“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至于胡莱自己呢,他倒不是很在乎主教练对自己的大喊大叫,教练吼球员不是很正常的吗?
  
      他之前虽然没接受过正规训练,但也通过各种途径了解过训练中会发生的事情。
  
      他不在意主教练对他什么态度,反正只要让他上场就行。
  
      所以对于主教练给他安排的训练内容,他不仅没有怨言,反而每天都斗志昂扬的出现在训练场上。
  
      况且这两个训练内容正好让他可以充分发挥他手头两张初级训练卷轴的效果。
  
      在训练卷轴的加持下,胡莱不怕训练强度大,只怕训练强度不够。因为有卷轴的训练效果提升作用,他自己在训练中的收益也就越高。
  
      对别人来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对于有训练效果增幅BUFF的胡莱来说,临阵磨枪又快又光。
  
      全国大赛在新学期开学之后没多久的三月十一日就要开打了,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
  
      所以当其他队友都在同情胡莱的处境时,胡莱却只想说:
  
      请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来,尽情的操练我吧!
  
      ※※※
  
      日子就在这种朴实无华且枯燥的补习班和球队集训中过去了。
  
      在这之间还夹了一个春节。
  
      尽管胡莱妈妈的娘家就在高铁三十五分钟车程的锦城,但今年春节胡莱一家却丝毫没有要去锦城过年的打算——实际上他们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娘家过过春节了,似乎是因为娘家人瞧不起胡立新,当初强烈反对谢兰嫁给胡立新。结婚之后他们对胡立新的鄙夷也丝毫未见,每次见面总会有些冷嘲热讽,让人心里不舒服。
  
      为了不让丈夫受委屈,谢兰就干脆很少回去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回娘家,也是她一个人去,并且很快回来。
  
      胡莱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对于不能去外公外婆家过年这种事情他一点都不在意,那些人瞧不起他们家,他还瞧不起那些人呢。
  
      至于胡莱的爸爸的老家,因为离得很远,他们也很少回去。
  
      于是一家三口就在自己家的小房子里过了个年,妈妈炒上几个拿手菜,去超市买了一条石斑鱼清蒸,说是要“年年有鱼”。爸爸再喝点酒,提前说好过年不提考试成绩,不提别人家孩子怎么怎么样这种糟心话题。
  
      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放着春晚,偶尔才抬头看一两眼,更多的时候大家各自拿着手机。
  
      在十二点的时候,爸爸、妈妈分别在就他们三个人在的家庭群里发一个拼手气红包,大家抢一下,看谁手气好。
  
      抢完红包,就各回各房,洗洗睡了。
  
      而这恐怕是一年之中胡莱和他爸爸关系最好的一段时间了。
  
      毕竟过年嘛,就要开开心心的,不能打骂孩子,也不能夫妻吵架,要不然只怕是未来一年都会走霉运——胡莱还是挺喜欢这种封建迷信的。
  
      这年过得是否冷清,有没有所谓的年味,胡莱压根儿不在乎。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全国大赛。
  
      他甚至恨不得睡一觉起来,一睁眼,就到全国大赛的前夕了。
  
      至于去参加全国大赛要离家好多天这事儿要怎么办,他也已经和妈妈商量好了。
  
      到时候就说他跟着学校里的科技小组去外地参加比赛顺便参观学习了。
  
      反正学校里同期确实有这样一个活动,毕竟这是推进素质教育的要求,不让学生们在教室里死读书,读死书,鼓励学生们多走出校园,多进行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多参加各类竞赛……
  
      只要他不踢足球,他爸爸倒也不反对他参加这样的学校社团活动。
  
      经过春节前认认真真地去上补习班,胡莱已经充分赢得了妈妈的信任和配合。
  
      去全国大赛最大的障碍也因此被解除。
  
      胡莱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认真训练,等待全国大赛来临而已。
  
      ※※※
  
      PS,下午六点还有一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