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零三章 要不要提前认输?

第一百零三章 要不要提前认输?

林瑾在停车场又见到了东川中学的孩子们,她已经知道了比赛的结果,这支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来了一个非常惊艳的开场亮相,6:0大胜全国大赛的常客西子中学。
  
  她之前确实也挺担心自己负责的球队明天就要打道回府了。
  
  这会让她多少有些失落。
  
  他们这些专门负责和球队对接的工作人员有一个群,群里大家也会交流聊天,互相开玩笑调侃什么的。而且大家也都在暗自较劲,比拼自己所对接的球队的成绩。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这种“传统”。
  
  如果自己负责的球队成绩出色,就多少会觉得脸上有光,仿佛这球队的胜利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一样其实确实是有的,他们为球队提供了无微不至的服务,帮助他们排除后顾之忧,球队才能安心训练和比赛。
  
  而且在分配工作人员的时候,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如果上届大赛大家合作过,没什么问题,那么这届大赛还会继续负责对接这支球队的工作如果这支球队来还能来参加这届大赛的话。
  
  这也是为了让球队和工作人员直接少一些磨合,多一些默契,方便工作的同时也让球队可以安心备战比赛,而不用受到其他琐事的干扰。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年年都能参加大赛的球队和专门负责对接他们的工作人员自然都成为了朋友。
  
  而林瑾呢,因为是去年才入职的实习生,所以今年的大赛其实算是她第一次带队。
  
  在和东川中学的孩子们接触之前,她是有些忐忑被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这群少年接触。
  
  不过在机场那个叫做“胡莱”的少年喊了一声“姐姐”就让她把心放了下来就把他们看做是自己的弟弟不就行了了吗?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多,但她却喜欢上了这群可爱的少年们,希望他们能够在全国大赛上越走越远。
  
  只是作为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她也很清楚情况可能不会太乐观。
  
  没想到今天这群少年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在比赛结果出来之后,她所在的那个微信群里全都爆了,大家纷纷@她,恭喜她,以及表达自己的惊讶。
  
  当时就在车上坐着的林瑾笑得,一张脸啊,跟开了花一样。
  
  现在她就站在大巴车旁,看着兴奋的东川中学球员们向她奔来,再伸出手:“恭喜你们旗开得胜!来击掌庆祝一下!”
  
  然后她和每一个上车的东川中学球员们击掌相庆。
  
  在上车后,看着那些还在闹腾的孩子们,她脸上就不自觉地浮现出了微笑。
  
  她其实很喜欢这份工作的,因为和这些少年们待在一起,总能让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对未来充满梦想和憧憬的青春时代。
  
  青春真好……
  
  就在她这么感慨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她后面一排的东川中学主教练李自强站了起来,向她借话筒来用。
  
  把话筒递给李自强之后,林瑾也在想这位不苟言笑的主教练会说些什么,恐怕就算是他这么严厉的主教练也会被队员们的青春朝气所感染,狠狠地夸奖他们一番吧?
  
  拿着话筒的李自强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看着后面车厢里的所有球员。
  
  在他的平静注视下,那些闹腾喧嚣逐渐消失,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看着主教练,知道主教练肯定是有话要对他们说了。
  
  等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并且确认过每一个眼神都是看着自己的之后,李自强才开口说道:“赢了西子中学,进入第二轮,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你们在比赛中的表现都很好,作为你们的教练,我也为你们的表现感到高兴。”
  
  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的,但李自强脸上的表情却非常严肃,一点要高兴的意思都没有。
  
  球员们到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教练不苟言笑的样子,所以反而没有大惊小怪。
  
  倒是林瑾在旁边听着李自强教练的这番话,从语气中怎么也没听出来“高兴”的情绪来,有些犯嘀咕这主教练是在说反话吗?难道他就没有被车厢里的青春气息所感染?
  
  “接下来我们会在比赛中遇到上届全国大赛的第四名,梅岭的惠堂中学。作为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我在来首都之前,并没有为大家设置什么具体的目标。现在我们已经打进了第二轮,成为了全国十六强。可以说,作为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我们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比西子中学强。”
  
  李自强冷着脸说到这里,车厢里却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李自强也没让大家不许笑,而是等笑声小了一些之后继续说道:“如今我们在第二轮遇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这是一个输掉比赛的好理由毕竟对手太强大,如果输在这样的球队脚下,似乎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所以我想在这里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你们觉得,要不要干脆就输给惠堂中学,止步于十六强?”
  
  说完,李自强放下话筒,静静地看着队员们。
  
  林瑾在旁边听得都要疯了哪有主教练这么给自己球队说话的?虽然他说的都挺有道理的……但这么说不是打击球队士气和信心吗?
  
  就在这时,她看到坐在后排的胡莱跳了起来:“那还用说?肯定是干翻惠堂中学啊!比赛都还没踢,为啥就在考虑要不要输掉比赛的事情了?教练你肯定是在对我们用激将法是不是?”
  
  本来还挺安静的球员们听到胡莱最后一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连林瑾也噗嗤一声,但她很快就捂住了嘴,意识到自己在这种场合这个时间发出这样的笑声不合时宜……
  
  李自强努力板着脸,不让自己的表情管理失控,然后他狠狠地瞪了胡莱一眼,没说话。
  
  这时候楚一帆作为球队的队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教练,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就一定能战胜惠堂中学。但能够和全国第四的球队交手,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我想要在这场比赛中全力以赴,看看我们和全国第四到底差多少。然后就算输了,那我也不会后悔,因为实力不够嘛,我接受这个结果。”
  
  说完,楚一帆就坐了回去。接着严炎也站了起来:“教练,我同意楚队说的。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赢,但就是想试一下。不过在这里我和楚队有些分歧,因为……万一最后是我们赢了呢?哈哈!”
  
  就连一向话不多的罗凯这时候也举手说道:“我不会在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就认输。”
  
  其他人也纷纷表达了他们的意见,都很统一绝对不接受现在就输给惠堂中学,为输球找个冠冕堂皇理由的做法。
  
  在闹哄哄的车厢里,李自强举起了手。
  
  看到主教练这个动作,大家重新安静下来,看向他们的教练。
  
  “很好,那看来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等拿到惠堂中学和金城六中的比赛录像之后,我会结合录像和大家谈一谈这支球队。现在先休息吧。”
  
  说完他把话筒还给了林瑾,还说了一声谢谢。
  
  随后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大巴车里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不,和之前还是不一样了,有些人把目光投向窗外出神,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接下来的比赛。
  
  来自南岭省梅岭市的惠堂中学啊,那可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林瑾在心里替东川中学的少年们感到担心,但又被这些少年所展现出来的勇气所感染,对接下来的比赛产生了某种不切实际的期待……这让她内心十分纠结。
  
  ※※※
  
  同样是在从比赛第返回奥运村的大巴车上,惠堂中学的主教练吕建白正黑着脸在痛批自己的球队:“你看看你们的表现!面对上届大赛的第二十五名,你们竟然都能丢一个球!怎么着?领先四个球就觉得稳了?!就浪起来了?浪啊!接着浪!下一场比赛也继续浪好不好?!”
  
  就坐在车前门边专门负责对接惠堂中学的王昊听了吕建白这番话,心里不停吐槽:
  
  大哥,都4:0了怎么就不能觉得稳了?4:0啊!四球领先都还不能觉得稳,这世界上还有足够稳的比分吗?
  
  不过他也清楚吕建白就是这脾气,他对自己球队的要求确实很高。面对上届第一轮就被淘汰的金城六中,他可能是希望球队能够不丢球地完胜对手。
  
  毕竟他们下一轮比赛的对手,东川中学可是在第一轮比赛中6:0横扫了西子中学的。而且上一届全国大赛中,西子中学的排名比金城六中还要靠前,足足高了十个排名。
  
  是十六强和三十二强的区别。
  
  所有惠堂中学的球员被主教练骂得狗血淋头,全都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大巴车里除了他们主教练的声音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如果不明真相的人只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觉得惠堂中学是不是全国大赛首轮就被淘汰出局了……
  
  “……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对手是一支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新手球队,你们就掉以轻心!如果你们以打金城六中的心态去面对东川中学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最后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已经拿到了东川中学和西溪中学的比赛录像,等到了奥运村,我们去会议室研究一下这支球队。现在你们先好好反思一下吧!”
  
  重话说完,吕建白气呼呼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不再说话。
  
  而车内的气氛也似乎比之前更凝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