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八强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八强

被打出了鼻血的胡莱在主裁判的要求下,到场边去做止血处理和更换球衣他的球衣上也已经被滴上了鼻血,虽然不多,但根据大赛组委会的要求,只要球衣有血迹,就必须换掉。
  
  在他去场边接受止血治疗以及更换球衣的时候,东川中学在场上就少了一个人。
  
  而李自强也早就在球队庆祝进球的时候做出了调整,这下他可以让球队全线回收,死守到比赛结束了。
  
  惠堂中学就像是被激怒的蜂群一样,倾巢而出,向东川中学的球门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势。
  
  在时间所剩无几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在中前场耐心倒脚,寻找东川中学在防守中的漏洞。惠堂中学的球员们现在十分焦急,拿到球就恨不得直接一脚射门洞穿东川中学的球门呢,要让他们按照原来的既定战术来慢慢倒脚,根本不现实。
  
  但惠堂中学一直坚持这套打法,现在要求他们在最后几分钟时间里迅速转变战术打法,开始简单粗暴的长传冲吊、边路传中和直接远射的话,进攻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的。
  
  相信这一点惠堂中学的主教练吕建白一定很明白,但他没得选择。
  
  实际上任何球队放到这种处境下,都会做出和惠堂中学一样的选择,哪怕是那些豪门职业球队也大抵如此。
  
  因为这是最适合在这种情况下的打法,追求更多的进攻次数,然后寄希望于在这么多进攻次数中最少能有一次命中目标……说白了,就是撞大运。
  
  看着自己的球队被对手围在半场狂轰滥炸,在场边接受治疗的胡莱显得有些焦急。
  
  他不停问医疗组的医生:“好了吗?可以了吗?我没觉得鼻子在流血了……”
  
  “别着急,小伙子。你急着上场,如果再流血,你不是还要下来?”医疗组的医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医生了,一头白发,言谈举止都有一种从容不迫的自信和悠然。如果是坐在诊室里,那真是让病人一看到就能有一股信任感和安全感油然而生。
  
  但现在在激烈的比赛场边,他的慢吞吞却只能让胡莱这样的少年感觉到不耐烦。
  
  “那不是更好吗?”他回道。
  
  “更好?”老医生有些理解不了鼻子又流血了怎么更好……
  
  “那我就可以再下来接受一次治疗,等我因失血过多而慢吞吞从球场上走下来的时候,比赛时间就已经不剩多少秒了。”胡莱给出了他的解释。
  
  “……”老医生很无语,现在的小孩子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用力拍了拍胡莱的肩膀:“好了,上场去吧!”
  
  胡莱连忙上前一步,站到场边,高高举起手臂向主裁判挥舞,希望他能早点看到。
  
  就在他举手的同时,主裁判就已经向他做了一个勾手的手势,示意他可以上场了。
  
  这个时候的惠堂中学几乎已经把这场比赛打成了半场攻防战了。
  
  当胡莱跑上场的时候,在他身后的东川中学替补席上,所有的替补球员们都已经离开位置,肩并肩地站在场边,对比赛结束的哨音翘首以盼。
  
  在李自强的身边,领队老师也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等待比赛结束。
  
  ※※※
  
  李青青抬眼看了一眼比赛时间,第四官员已经举起了伤停补时的牌子,伤停补时三分钟。
  
  还有三分钟,比赛就将结束。
  
  换句话说,东川中学距离他们闯入全国大赛的八强也仅差三分钟而已了。
  
  作为第一次打进全国大赛的球队,就能够成为八强,这样的表现是非常了不起的。
  
  她为自己的爸爸感到高兴,能够在从全顺出来之后,马上就在一家高中足球队里带队取得这样的成绩,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
  
  同时她也为胡莱感到高兴。
  
  当初看着他在那块小空地上笨拙的独自训练时,自己可绝对想不到有朝一日,这个笨拙少年,竟然会在全国大赛中打进三个球,帮助球队杀进全国八强。
  
  而她当初第一次见,却只觉得人家像叼飞盘的狗……
  
  一想到那初见的情景,李青青就忍不住又要笑。
  
  她从来没给胡莱说过,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是什么她怕说了胡莱生气,肯定没有人会喜欢被别人觉得像狗吧?
  
  她面带微笑地看着电视机屏幕中那个小小的身影。
  
  ※※※
  
  随着时间的流逝,惠堂中学的球员们越来越急躁,而东川中学的对策则非常简单,以安全为主,拿到球就直接一个大脚踢向前场边线,争取能让足球出界。
  
  这样一来重新发界外球需要时间,比赛时间就这么被合理的消耗掉了。
  
  胡莱喘着粗气在球场上奔跑,哪儿有球他就往哪儿跑,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站位了,哪怕是能干扰到一下对方的进攻也是好的。
  
  他不擅长防守,也就只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来为球队做出一点微小的贡献。
  
  在这个过程中,他完全没空去关注比赛还剩下多少时间。
  
  直到他突然听到三声哨响,看台上的呼喊声增大了一些,他才意识到比赛结束了!
  
  他们成为了全国大赛的八强球队!
  
  于是他不再追逐着足球,而是张开双臂跑向了最近的队友,去和他们拥抱庆祝。
  
  “比赛结束!比赛结束!难以置信!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东川中学竟然在第二轮3:2击败了上届全国大赛的第四名惠堂中学!”解说员兴奋地吼道,他并没有明显的偏向性,但谁都喜欢看到爆冷,他也不例外。
  
  “赛前的双方实力对比,惠堂中学是强于东川中学的。但这就是足球比赛的魅力,在终场哨响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最终是谁输谁赢!惠堂中学的开局很棒,他们在上半场曾经一度两球领先东川中学,但随后东川中学展开绝地反击,连扳三球!现在来看,罗凯在上半场的那个进球非常关键,将分差缩小到了一分,提振了东川中学全队的士气和信心,为下半场的绝地反击打好了基础……当然,下半场替补出场的十四号胡莱,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的第一个球直接帮助球队扳平了比分,第二个进球虽然有些运气的成分,但总归是进了球的……”
  
  当解说员还在滔滔不绝的时候,场边的东川中学球员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球场,他们欢呼、尖叫、跳跃、旋转,有人甚至热泪盈眶。
  
  楚一帆的眼眶就红了。
  
  严炎一把搂住了他:“怎么了,楚队?怎么红了?”
  
  楚一帆揉揉眼:“有草屑进眼睛里了。”
  
  严炎哈哈大笑:“明白明白,理解理解。”
  
  楚一帆看着正在和队友们拥抱的罗凯、胡莱,深深叹了口气:“安东杯的时候,我觉得这辈子能参加一次全国大赛就知足了。对我来说,全国大赛是非常遥远,非常神圣的舞台……但凡能够参加全国大赛的都是最好的球队,从进入东川中学开始,我就在做这个梦……”
  
  严炎没说话,只是笑着拍了拍队长的肩膀。
  
  “我应该谢谢罗凯,谢谢胡莱,他们不仅帮助我实现了梦想,还远超我当初的预计。我只是想参加全国大赛,可也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打进八强……以前听别人说嘉翔高中在全国大赛上拿到了十六强、八强的时候,觉得真是好厉害……”
  
  “所以现在我们也和嘉翔一样了!”严炎说道。
  
  ※※※
  
  “嘭啪!”
  
  紧锁的校长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地上一样。
  
  这让坐在远处的校长秘书有些紧张地站起来,看向那扇门。
  
  他知道老校长这个时候关起门来是在做什么,因为在这段时间,已经不是校长第一次这么做了。
  
  当然是看球咯。
  
  不过看球看到有什么东西摔了……
  
  秘书脑子里蹦出来个念头:该不会是咱们东川中学输球了吧?老校长一怒之下摔了东西?
  
  想到这里,他快步走到门口,但就在手要搭上门把手的时候却停住了老校长反锁了,自己打不开……
  
  他抬手敲门:“翟校长?翟校长?”
  
  他还隐约听到了门后面电视机里传来的嘶吼声,不过具体说了什么,就听不清楚了……
  
  正在他打算再敲门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了,翟校长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对他说:“小王啊,叫保洁阿姨来打扫一下我房间里。”
  
  秘书看着眼前的翟校长,他的头发上有水迹,衣服上的肩膀和胸口也有一些没擦赶紧的水迹。
  
  “翟校长您这是……”他奇怪地问道。
  
  “哦,太激动了,不小心把茶杯打翻了。”翟校长侧身一让,他的秘书就看到了身后地板上摔成几瓣的陶瓷茶杯,以及从办公桌延伸到地板上呈喷射状的茶水……
  
  “这个,翟校长,咱们是……输球了?”秘书小心翼翼地问道。
  
  “输球?怎么可能……”
  
  翟校长话还没说完,秘书就听到屋内的电视机里传来了解说员兴奋的声音:“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东川中学创造了了不起的成绩!他们3:2淘汰上届大赛的第四名惠堂中学,杀入了大赛八强!”
  
  听见这番话的秘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站在他面前的翟校长的脸上笑容却越来越灿烂,仿佛盛开的花儿一样。
  
  ※※※
  
  在东川中学球员们疯狂庆祝晋级的时候,他们的对手惠堂中学全都瘫坐在地上。
  
  包括队长王朝林和副队长柯研在内,很多人仰头望天,也止不住眼泪往下流。
  
  上届全国第四,这届大赛的他们却止步于第二轮。
  
  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尤其是王朝林这样的高三球员。这场比赛的失败就意味着他们的高中足球生涯宣告结束。
  
  回到学校之后,他们都会从球队退役,全心全意地投入到高考备战中。
  
  除非他们中有人会选择往职业足球方向发展……
  
  惠堂中学的主教练吕建白在和李自强握过手之后,就走上了球场。
  
  他走到那些失魂落魄的球员们面前,看着哭作一团的球员们,抿着嘴唇好半天都没说话。
  
  他就这样安静地给予那些孩子们哭泣的时间。
  
  作为男孩子,这可能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可以尽情哭泣而不会被人嘲笑的时候。
  
  他没有打扰他们。
  
  直到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都起来吧,还要和对手握手呢。”
  
  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冲着他们大吼大叫,骂他们、批评他们。
  
  在球员们集合起来之后,看着那些伤心又带着畏惧的球员们说道:“放心,我不骂你们。我不骂你们,并不是因为你们在这场比赛中拼尽全力,所以无怨无悔了。你们在这场比赛的问题还有很多,有些甚至比较严重,否则我们也不会输掉比赛了。我不骂你们,是因为比赛已经输掉了,现在把你们骂成龟孙儿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我们还有下一场比赛的话,我一定会骂得你们晚上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保证,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子的教练。”
  
  球员们抿着嘴看着自己已经习惯了的凶神恶煞的主教练。
  
  身为队长的王朝林有些哽咽:“教练,我们……”
  
  吕建白摆摆手:“别急着道歉。你们在比赛中犯了错,我也在比赛中犯了错我不应该忽视那个被换上来的十四号。我忽视了他,所以你们也忽视了他……不过现在这些不重要了。同学们,青春就是这样,像足球比赛,总会犯错,不是在这里犯错,就是在那里犯错,甚至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再次犯错。”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记住这些错误吧,别用那些自欺欺人的借口骗自己。记住,因为犯了错,所以输掉了比赛,犯了错是会一定付出代价的,这就是代价。如果你们因为被淘汰出局而伤心的话,就一定要记住这件事情,然后在以后的人生中不光是足球,也包括其他的东西都给我记住这一点,不要心存侥幸,以为犯了错只要没被发现就没事儿。我告诉你们,只要你犯错,就一定会有代价在等着你付出,不是在当时,就是在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时候。希望我这些话能够对你们有些帮助,现在去和对手握手吧,大度一些,人家踢得就是比你们好!”
  
  ※※※
  
  嘉翔高中的球员们并没有在比赛结束之后就关掉投影离开,当他们看到去年被他们在三四名决赛击败的对手,如今却倒在了十六进八的路上,也难免有些唏嘘。
  
  单场淘汰制的全国大赛太残酷了,一支球队精心准备了一年,没想到只踢了一两场比赛就得打道回府。
  
  实际上从全国大赛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都有一种争议的声音,认为全国大赛应该采取世界杯那样的小组赛加淘汰赛的赛制,这样可以让球队多打几场比赛,拥有更多的参与感。
  
  但这样做会拉长赛事时间,存在耽误学生们准备高考的顾虑。可能会让高三球员们直接退出全国大赛。
  
  所以全国大赛一直坚持现在这样的单场淘汰赛赛制。
  
  虽然残酷,虽然有缺憾,但只要是竞技体育,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残酷性和遗憾呢?
  
  上上届的全国大赛冠军崇文中学在上届大赛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比如今的惠堂中学更残酷更遗憾呢。
  
  大家总是要习惯和接受这种残酷与遗憾的,毕竟去了社会上有比全国大赛更残酷更遗憾的事情在等着他们呢。
  
  见大家的情绪受到了影响,队长武岳站起来拍了拍巴掌:“喂,大家要端正自己的位置啊,我们可是安东省的球队,东川中学代表我们安东省,大家应该为他们的出色表现感到高兴才对!”
  
  就在这时,投影屏幕中的直播还在继续进行,胡莱出现在了画面中,正在接受采访。
  
  看到这一幕的嘉翔高中球员们都有点意外:“我去,今天赛后竟然采访胡莱?!这小子……”
  
  “也正常嘛,人家在比赛中打进两个球,单看进球的话,他才是东川中学能够晋级八强的最大功臣呢……”
  
  “真是想不到啊,当初对咱们时,上场竟然用手去拨队长的头发,完全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小屁孩儿嘛……结果现在竟然是能在全国大赛中打进三球的球员了……”
  
  音箱中传出来现场的采访声:“胡莱同学,首先恭喜你们球队晋级八强。赛前很多人都觉得东川中学是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碰上上届第四恐怕很难再继续前进了。但你们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斗志和水平都令人难忘,请问你对于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就打进八强有什么感想吗?”
  
  听到这个问题,正在议论纷纷的嘉翔高中球员们都闭上了嘴,扭头看向大屏幕上那个人。
  
  只见胡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打败上届第四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我倒是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诶……毕竟我们在省里是淘汰了上届第三来的全国大赛呢。”
  
  见记者表情有些古怪,他以为对方不相信,于是连忙说道:“就是嘉翔高中啊,不是上届全国大赛的第三名吗?我们都赢了他们。所以你看,赢个上届全国大赛第四名,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他摊开了手。
  
  记者:“呃……”
  
  视听室里的嘉翔高中球员们集体愣住了几秒钟之后,集体炸了锅。
  
  “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这还是一个不靠谱的小屁孩儿!”
  
  “哇!欺人太甚!不带这样鞭尸的!”
  
  “妈的!才八强就这么拽!你拽个屁啊!”
  
  “小子等着瞧,下届安东杯让你知道谁才是安东高中足球的老大!”
  
  “武岳,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让这样的小屁孩代表我们安东,我才不干呢!”
  
  武岳捂着脸,心说你们爱咋咋的吧……
  
  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冯元常看到这一幕,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下一届安东杯,他这个做教练的倒是完全不用担心动员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