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禁区之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也要加练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也要加练

“爸,妈,我先走了。”刚刚吞下最后一口牛奶,胡莱就从餐桌上起身,抓起放在旁边的书包,换鞋出门。
  
  “路上小心啊。”做妈妈的从厨房里探头出来叮嘱道。
  
  “知道!”回答这句话的时候,胡莱已经在门外了。
  
  听着楼道里回响着的脚步声,谢兰看了一眼正在吃早饭的丈夫,笑道:“咱孩子越来越懂事了,天天去学校早读,我说你也应该放心了吧?”
  
  “那要看他考试成绩。”胡立新一边剥着煮鸡蛋的壳一边说。
  
  “他上学期期末考试比高一上学期的名次上升了十位呢。而且,只要咱儿子有这个态度你就应该感到高兴了。”谢兰拿着擦桌布来到胡莱坐的位置前,收拾那一块。“胡立新,我认真的,你也应该对咱儿子稍微宽容一点。有的时候,你太严了,严厉的让我都怀疑是不是你亲生的了……”
  
  胡立新皱眉道:“我现在对他严,也是为他好。你也知道,这小子成天没个正形的,你要是敢稍微放松一点,他就敢给你上房揭瓦。”
  
  “话是这么说,你太严厉了,会让他怕你的,你们俩父子关系搞得太僵了不好,你就不怕他不爱你吗?”谢兰将胡莱吃的两个鸡蛋的壳用擦桌布扫进了他喝牛奶的杯子里。
  
  “我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爱不爱我的无所谓。”胡立新说道。
  
  “你又说这话!”谢兰盯着自己的丈夫,不满道。
  
  胡立新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说道:“我不想让他走我的老路,年纪轻轻去写踢足球,学了十几年,连场职业比赛都没打上就退役了,除了一身伤还留下了啥?出来到社会,才发现自己啥也不会,学历低,没本事。一开始卖力气,后来力气都卖不动……好好读书,去考个大学,出来工作也好找得多。”
  
  “你没听说现在大学生也不好找工作吗?”
  
  “再不好找也比我强。”
  
  见丈夫这么倔,谢兰也不好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了,她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端着胡莱用过的碗筷杯子转身走向了厨房。
  
  在她身后,穿着保安制服的胡立新将剥好的鸡蛋塞进了嘴里。
  
  ※※※
  
  当胡莱到了学校之后,把自行车停在校门外专门的车棚里,便径直跑向了足球场。
  
  李自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就像之前每一天的早晨一样。
  
  当校园里还没有多少人,体育场的跑道、看台上还没被背英语单词和政治课文的学生们占据的时候,胡莱就已经在李自强的指导下开始了训练。
  
  这次他们并没有直接在球场上训练,而是来到了单双杠区域。
  
  李自强站在一对高度最高的双杠面前对胡莱说:“上半身力量训练分手臂力量、颈部和肩膀力量、胸部力量、背部和臀部力量以及腹部力量。我们一样样练。首先从手臂力量开始。看到这个双杠了吗?”
  
  胡莱点点头。
  
  “看我做示范。”李自强转身,举起手臂,双手抓住双杠,稍稍用力跳了上去,然后伸直手臂撑起身体。
  
  在身体静止之后,他的双臂缓缓弯曲,身体慢慢往下,直到上臂和地面几乎平行才停了下来。
  
  接着他的身体又开始向上移动,手臂从九十度弯折状态慢慢伸直,完全伸直的时候,身体又恢复到了最初的位置。
  
  接下来就是重复这套屈肘又拉伸的动作。
  
  做完之后李自强从双杠上跳下来,拍拍手对胡莱说:“看清楚了吗?就这样做,有几个点需要注意,首先是身体只降到你的上臂和地面平行的时候就行了,不要再继续往下降,手肘的高度不要高过肩膀。如果你动作正确,训练得体的话,肩膀前面会有拉伸感。”
  
  “好的,我明白了,教练。”
  
  “行,那你来吧。”李自强退开,把地方让给了胡莱。
  
  胡莱朝着自己的手掌心吐了口唾沫,抓住双杠跳起来,然后用力把身体顶上去,再缓缓下降。
  
  “就这样,保持住……”李自强在下面看着他做动作,同时不断出声纠正提醒。“身体别晃,稳住!身体越晃你越累!”
  
  “手肘高度不对,继续降低位置……上臂和地面平行,就是胳膊肘呈九十度。对,诶,对了,就是这个位置,你记住这里的感觉。肩膀前面有拉伸感吗?”
  
  胡莱咬牙答道:“有,教练……”
  
  “那就对了,继续,顶回去!”
  
  胡莱又慢慢靠上臂的力量把自己的身体拉伸上去。
  
  当身体升到顶的时候,他迅速进系统看一眼自己现在的“BUFF”:在他的虚拟形象右边空间里,由力量训练卷轴的效果显示,图标下面的倒计时告诉他还剩下九节课。
  
  看到这个卷轴效果,胡莱感到安心。
  
  来吧特训,等我练出了一身肌肉,一定要买那种紧身T恤来穿!
  
  就像陈锐那个炫肌狂魔一样!
  
  ※※※
  
  “小宇,胡副竟然被教练要求加练力量了,大中午的,就在那儿举铁呢……”午休时间,陈锐专门来找夏小宇聊天。
  
  而话题自然是他们副队长的特训。
  
  实际上自从加入球队之后,每个高一球员都逐渐接受了他们的副队长还要额外接受训练,并且被主教练骂得狗血淋头这个事实。
  
  人家其他球队的队长、副队长似乎都是这支球队里水平最高的人,但在东川中学却不是这样的。
  
  他们的副队长是一个高一入校队才开始接触足球训练的菜鸟,他基础薄弱,落下了很多功课需要补。
  
  所以他每天的早读前和午休时间,都会在主教练的指导监督下进行特殊训练。
  
  之前是训练他的跑位和射门,而现在则练他的力量。
  
  高一的球员们私底下会讨论他们的副队长。
  
  按理说这样的人在其他球队别说做副队长了,连比赛恐怕都踢不上。
  
  但胡副不仅在东川中学是球员,还三场比赛打进了五个球。
  
  在大家看来,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好了,主教练却还是不满意,或者说胡副自己也不满意。
  
  于是他们两个一拍即合,继续加练。
  
  “要不怎么说胡副能够在才刚刚接触足球半年的时间,就在全国大赛上打进了三个球呢?”夏小宇说道,“我想去看胡副的训练,你要去看吗,陈锐?”
  
  “去呗,反正我也没事儿。”
  
  ※※※
  
  两人刚刚走进操场,就听到主教练的声音:“速度快点,不要慢。你慢了我给你说,你就下巴着地,到时候毁容了别怪我……不过你小子也无容可毁……”
  
  接着是他们副队长气喘吁吁的声音:“教练,你别这么说……男大十八变……”
  
  随后,夏小宇和陈锐就看到他们的副队长用很诡异的姿势从他们眼前爬了过去他的双手弯曲撑着身体,交错前行,仿佛蜥蜴,而他的双腿则被主教练搂在手中,正被推着往前爬。
  
  “我去……老汉推车啊!”陈锐骚话脱口而出。
  
  随后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过无论是教练还是副队长都没理会他,就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
  
  “呼,好险……”陈锐拍了拍胸口。
  
  “什么老汉推车?这是在训练胡副的上肢力量。”夏小宇白了陈锐一眼,解释道。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球场入口的门洞下的阴影里,看着胡莱被主教练推着绕了足球场一圈。
  
  当主教练松开手的时候,胡莱直接趴在人工草皮上一动不动,和死了一样。
  
  “训练量真大……小宇啊,我有时候都怀疑咱们主教练是不是和胡副有仇,练起他来那叫一个狠……还记得咱们刚进队时主教练说的那些话吗?当时不少人被吓得都打了退堂鼓,结果真到了训练的时候,大家一看胡副的待遇,不少人心里就平衡了……”陈锐看着这一幕喃喃道。
  
  “但这样的训练确实有用。我不知道胡副高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我猜他能够在全国大赛中打进三球,一定和这样的训练有关。陈锐,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你要听吗?”夏小宇看着场上的胡莱说道。
  
  “什么想法?”
  
  “教练不是说了吗?球队的目标是全国大赛,但我想总不可能是去全国大赛一轮游的吧?教练的野心怎么着也不会仅限于追平上届全国大赛的成绩。而如果想要在全国大赛中有更好的表现,那就需要在训练中投入更多。我想,我也可以和胡副一样早晨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中午的时候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那为什么我不能加入教练的特训呢?”
  
  陈锐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位高一新人队员中的佼佼者:“可是小宇,你已经很厉害了,没必要吧?”
  
  “厉害?我不觉得。”夏小宇摇头。“我们的目标是全国大赛,而全国大赛上一定有比安东杯中的对手更强大的对手,如果我们原地踏步的话,怎么能够保证能击败全国大赛的强敌?所以我想应该努力提升自己,只有这样,去了全国大赛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那块短板。你要一起来吗?每天早晨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再利用午休的时间来做特训。”
  
  陈锐有些犹豫,在看到胡莱的样子之后,他对这样的训练心生畏惧。
  
  见陈锐没吭声,夏小宇径直走出了阴影,向着阳光灿烂的足球场走去,走向主教练。
  
  “啧,算了!”陈锐见状也追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走在了夏小宇的身边。“你这小身板儿都能,那我也能!”
  
  夏小宇看着自己的中场搭档,笑了起来。
  
  然后他们两人一起走到了主教练面前。
  
  “教练!”
  
  李自强看着他们两个人:“什么事儿?”
  
  “教练,我们知道你在给胡副做加练,我想申请加入,可以吗?”夏小宇说道。
  
  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胡莱听见夏小宇这么说,被惊得用胳膊撑起上本身,向他们投去了诧异的目光怎么这年头还有主动来找虐的呢?
  
  “为什么?”李自强脸上却没露出诧异的表情,而是问道。
  
  “因为我想努力提升自己,这样才能在全国大赛中有更好的发挥,我不想只是去全国大赛见见世面而已。”夏小宇说道。
  
  李自强又把目光投向了陈锐,后者连忙点头:“我也一样,教练!”
  
  “我想教练你教胡副一个人也是教,教我们也是教。我也能够每天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我不用睡午觉,所以午休时间也可以拿来训练,希望教练你同意。”
  
  陈锐收回了看着夏小宇的目光,转而看向主教练,点头道:“我也一样,教练!”
  
  李自强把两个人上下打量了一番。
  
  他在这里给胡莱做特训不是第一天了,从三月份开始,除了暑假,也有快六个月。这还是第一次有球队的其他人主动提出来要跟着加练的。
  
  他问道:“你们中午吃的多吗?”
  
  “啊?”这次连夏小宇都没反应过来,不明白主教练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陈锐则想教练这是不是在委婉地骂他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事儿”?
  
  已经坐了起来的胡莱替主教练给他们解释道:“他是怕你们一会儿把午饭都吐出来,那多浪费粮食啊。”
  
  听见胡副这么说,陈锐被吓住了训练而已,还能给练吐了?这训练量得多大?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身边的夏小宇说:“我没吃多少,教练,保证不会吐!”
  
  陈锐一咬牙:“我也一样,教练!”
  
  :。: